[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77

(77)航校毕业话证书

颁发跳伞纪念章的仪式结束后,回到宿舍,一个领航学员忽然说起他们陆军部队的一位师长,据说那位师长也调到伞兵部队来了。他向我们讲了那位师长的一个很有趣的小故事。

当时部队里有几个年纪大些的营、连干部对团以下干部不准谈恋爱、不准结婚有怨言,在背后发牢骚,部队情绪有点动荡不安。师长就在一次作大报告时公开表态:“同志们,为了革命事业的需要,为了解放战争的胜利,我们要牺牲一些个人的利益去顾全‘争取革命胜利’的大局。不就是暂时不能谈恋爱、不能结婚吗?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今天向大家表个态:和大家同甘共苦,不到你们都可以结婚的时候,我不结婚!”台下掌声雷动。会后反响良好,部队情绪趋向稳定。

全国解放后,和平环境中,团以上干部纷纷恋爱、结婚、生儿育女,团以下人员仍然没有解禁。此时,这位师长继续信守诺言,虽然有了满意的对象,但坚持不结婚。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四年过去了,这位师长仍然是个单身汉……

师政委劝说多次无效后,就设了一个“计”:一面叫人布置新房,请进新娘;一面通知师长来开会。师长一脚踏进门,发现有“情况”,转身要逃……师政委大喝一声:“警卫员,把师长抓起来!”两旁闪出几名身强力壮的警卫员,不由分说,抓住师长就往新房里推。师长个小体弱、力薄势单,哪是几个年轻警卫员的对手?连拉带架地推进新房后,把门一关、一反锁。

师长在里面锤门,喊着“快开门!快开门!……”师政委在门外嬉笑地说:“老伙计,安心当新郎官吧。记住,明天补我们一餐喜酒,喝二锅头。”

就这样,这位师长才结了婚。

听了那个学员讲的小故事,我们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大家发表看法:有的说:“这位师长作风好,身教重于言教,言必信,行必果。”有的说:“这位师政委关心同志,又有计谋,还挺幽默的。”有的说:“这可能是师长和政委联手设计的,好让师长下台阶,堵下面人的嘴。”拿现在的流行语来说,就是认为师长是在“作秀”。我倒认为,不管是不是“设计”的,能这样把下级的事放在心上,把自己的诺言放在心上,也还是难能可贵的。想想现在,某些当领导的,疯狂地谋取个人的利益,根本就不顾及下面群众的反响,眼睛盯上不看下,明目张胆,独断专行,你奈他何?他是连“作秀”都顾不上了!我倒是盼望着这种“关心群众利益,倾听群众呼声”的“作秀”能多一点!

~~~

跳伞任务完成后,回航空学校参加毕业考试。

毕业考试分理论和实践两大部分。

理论部分是对十几门功课逐一地进行口头问答式考试:将一个教室布置得庄严肃穆,把几张课桌拼成一个长条桌,上面铺上红布,这便是考官席。考官由该门课的任课教员及该教研组的正副组长组成。考试时把学员逐个叫进去:让你先抽题签,然后按照题签上的几个问题作答。答完后由考官即兴提问,提到什么就要回答什么。直到考官们认为不需要再问什么了,该学员才可以退出。最后由考官们各自打分,打分时不得互相参阅。那时实行的是5分制:5分为优秀,4分为良好,3分为及格,2分为不及格,1分为很差。将各考官所打的分数进行平均后,就是该学员该门功课的成绩。

这种考试方法的好处是:学员无法猜题,必须全面复习;现场问现场答,学员无法作弊;教员的打分比较公正,不是由某一个人说了算;通过刨根究底的提问,能看出该学员的真才实学及其对知识的灵活运用能力;考察了该学员的口才和随机应变能力。不足之处是:每张签只有三两道题目,只占该门学科内容的百分之几,难与易,懂与不懂,有碰运气的成份;看不到学员的书面写作功夫。不过一般学员都不敢靠运气,而是被逼着全面地进行复习,每个人在叫到自己的名字之前还都在兢兢业业地复习、背诵,每个人考试出来都会紧张得满脸通红——那几个教员,只要一人提一个问题,就够你“招架”的了!学员们称其为“三堂会审”,对学员的学习还是很有促进作用的。这种考试方法是学苏联的,确有它的可取之处。

考实践则是看你在飞行中的实际操作能力,教员坐在一旁观察、监听、打分。考试科目有各种飞行、气象条件下的无线电收发报、空靶射击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实践考试

各门功课的毕业考试及格后,航校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毕业证书,里面印有毛主席、朱总司令的照片,还有他们为新创建的空军的亲笔题词。这本毕业证我至今保存完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八十年代高校评职称时要验看毕业证书。我这辈子只得到过这么一份毕业证书(小学毕业证书不见了,有也没用,档次太低;初中是读了一年就参军了,没有毕业证书,即使有也没有什么用场;军大是提前结业,没发证书;函授大学是没学完就“文革”了,停掉了,也没有什么证书,手头只有几本函授教材以资证明。一辈子就这么“蜻蜓点水,学而无成。”),就把它交了上去。上面把它定为“中专”。当年层层选拔、层层审查、层层把关、层层淘汰,历尽千辛万苦、闯过九九八十一难得来的毕业证书,时过境迁,已经“不值钱”了,还不如业余时间轻松读读的函授、电大呢。我业余读的师院中文系函授,算本科,但还差一年没毕业就因“文革”而停办了,被沾光定为“大专”;再加上一些作品和教学年限,居然评到了一个“副教授”。我是全校教师中学历最低的,能给我一个副教授,那是学校领导照顾、省里那些德高望重的评委老先生开恩啊!谢谢!谢谢!

我的儿女问我:“老爸,什么时候再弄个正教授当当?”我说:“别做梦了!评职称停了几十年,积压了一大批老知识分子。现在每年评一次,每次都有指标限制,多少个五六十年代大学本科毕业的老教师都还在排队呢!没咱的份儿了!天上掉下一块‘副教授’蛋糕刚好砸在我的嘴里,吃着还挺香的,该满足了。这也算是运气吧,不应该再有什么奢望了。”

事实果然如此,一些五六十年代大学本科毕业的老教师们,年年评职称排队,比资格,比贡献,比水平,比能力……比得头昏脑胀的!可是“粥少和尚多”,有些人年年参加排队,却年年排不上号,排到退休也没领到“正教授”那张船票,上不了那艘知识分子终身为之奋斗的“光荣之船”。

听说现在有不少年轻人30几岁就评上了正教授。你们幸福呀,生得早不如生得巧,你们赶上了好时代!

老头子嘴碎,说起题外的话来就没完没了。不啰嗦了,话回正题,言归正传:

航校那时是根据考试成绩和平时表现,经群众评定、教员审查、校领导批准,评出“优秀学员”的。我有幸被评为“优秀学员”。“优秀学员”的名额是在全班50个人中评4名,指标是很紧的,我居然评上了!那是因为我在辅导同学的学习上下了点功夫,选我的人多,所以把我给选上了,了却了我入校时在心中暗暗许下的那个心愿。学校的摄影师为我们4个人照了相。虚荣心使我很想看看自己的照片是挂在教学大楼的什么地方,照片上的那个人是个什么傻样;可是没等到照片挂出来,我们就奉命奔赴祖国的各支空军部队或其他的航空部门去了,后来就没再得到机会回母校去看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真想再回母校去看看

虚荣心很强的我还常常会想起那张照片:不知它挂出来没有?……呵呵,好笑!好笑!(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