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现在谈到两岸统一,除了“和统”和“武统”两条路径,大部分人会想到“北平模式”,意即台湾踏破政治红线,两岸走上军事对立,解放军先启动“武统”模式碾压金门、马祖,然后再冲过海峡,兵临台北城下,在被围困攻灭的巨大压力下,台湾只能效法当年傅作义北平投降案例开门献城,大陆再以“和统”方式进入接管台湾事务,原台湾官员得到妥善安置,最后完成国家形态重塑。

两岸统一  台湾最好选择“东北易帜模式”

在用这种方式接管台湾后,大陆到底会在台湾实施“一国两制”,还是会采取和内地一样的政治制度,那是后事。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就是如果采取这种方式,大陆一定会吸取在香港回归问题上的经验教训,从一开始就全面立法,严厉限制“台独”等分离主义言论与行为。甚至可能采取政权重建后“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的典型手法——用台湾流行的说法应该叫“转型正义”,对台湾现有政治法统和司法体系等先行废除,然后再重新建立新的、统一框架下政治法统和司法体系。

在香港问题上,大陆就曾因顾忌回归初期香港民意,在回归后没有进行一个政治社会转型过程,“二十三条”等立法上也因为社会反弹而暂时搁置。这一政治和法律缺失造成的不良后果这些年逐渐显现,“港独”和激进本土等分离主义从无到有,从纸上言论到形成政治纲领、付诸结党行动等,给治港工作造成极大被动,已经成为香港社会的一颗毒瘤,给“一国两制”的顺利实施造成了极大冲击。这种情况,在“北平模式”统一后的台湾应该不会出现。

台湾现有制度虽然行政效率极低,社会撕裂严重,言论自由到几乎没有任何政治边界,经济低迷到从高层到民间都横生无力感,但因为蒋时代的威权历史经历,加上对对岸政党及政治制度的敌意与疏离,如果让台湾人选择,相信十人中最少有八人都不愿再回归威权体制。

所以,台湾如果想要保留现有政治制度,保有更大范围的政治和言论自由空间,最好不要逼中国大陆走到采取“北平模式”这一步。

对台湾来说,一个自身政治自由空间可得到充分保障的办法,其实是效仿张学良当年在东北的“改旗易帜”模式。即两岸经由沟通协商,进行政治谈判,北京答应在“一中”框架下保留台湾政治法统和司法体系,以立法方式保证台湾言论自由和国际空间边界,在中央政府各主要部门给台湾保留席次;台湾则要遵守“一中”框架下的宪制性安排,承认北京为唯一代表中国的中央政府,尊重并服从中央政府,改变历史遗留的现有主权性旗帜为五星红旗,两岸实现形式下的主权统一,台湾甚至可以保留自己的军队,只是其假想敌不能再是中国大陆。

从现实层面看,这种“改旗易帜”的统一方式其实就是邓小平当年“一国两制”的构想,但是在今天的两岸,实施起来可能都会面临不小阻力。

这是因为,在中国大陆,这些年快速崛起所产生的自信可能会使民间及强硬派觉得这是对台湾的放纵,一如当年东北改旗易帜时,南京国民政府遭到的非难和压力;在台湾,因为独立实际上已成社会主流意识,现有宪政体制使得任何想要上台执政的政党都必须向代表民意的选票投降,台湾当局领导人更缺乏张学良当年所具有的大一统国家情怀,更不用说其本身可能就是“台独”的政治代理人,而且背后还有美日挑拨控制的因素,接受这一模式的难度可能更大。

但问题在于,对台湾来说,只有采用这种“改旗易帜”的方式,统一的主动权才能部分掌握在自己里,才能为自身争取更大的政治权利和自由空间。除此之外,其它任何统一模式,不管是“和统”还是“武统”,主动权根本不在台湾手里。在统一成为两岸关系发展唯一终极目标的情况下,台湾舍此之外,别无他途,否则就只有接受被统一后两岸同制。

对中国大陆,这种在台湾“改旗易帜”下的慷慨回馈,则是政治自信的展示。对中国大陆来说,必须明白自己要的目标是终结内战遗留格局,实现祖国完全统一,台湾回到大一统国家怀抱,而不是在台湾实行政治“统治”。“统一”是国家在主权和领土意义上的重塑,具有重大政治象征意义;而“统治”则要投入许多资源,要麻烦许多倍,特别是在台湾这个社会撕裂严重、国家认同混乱的选举社会。

TIPS:东北易帜是指皇姑屯事件之后,统治中国东北的奉系军阀将领张学良,在日本的威逼利诱下,于1928年12月29日通电全国,根据和南京国民政府达成的共识,宣布东北从即日起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变旗帜,将北洋政府的五色旗换成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此举标志着北伐战争结束、国民政府完成形式统一、以及北洋政府正式结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