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首先要说明,北宋灭亡关键就是赵佶父子脑残,即使开封被围困,靠着开封城坚守几个月,完全可以等到各地宋军勤王之师到达,打上几战,即使每一张宋军损失远超金匪(这里不是蔑称,而是当年的金就是一群土匪,如果说早期还是契丹人压迫起来反抗的话,后来一直到南宋金达成何谈之前,其行为就是土匪强盗)。那金兵也不得不撤兵,毕竟孤军深入。而且宋军的西军并非没有战斗力,只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罢了,如果不是童太监那个废物加上私心远远凌驾于公心之上的货色,换成由中师道全面领军,北伐辽国根本不会大败,从而被金认为战力孱弱,事实上后来南宋能维持那么长时间,就证明了北宋末期宋军战力虽然不能说好,但西军精锐绝非没战斗力。

这里说说张觉事件,现在网上有人在说什么北宋先破坏宋金海上之盟之类,根本就是屁话,金匪不过是个借口,没有张觉,也有李觉。根本在于童太监瞎指挥导致北伐宋军表现太差,让金觉得有机可乘,说实话中国古代华夏周边蛮夷都这个德行,华夏强盛的时候装孙子,然后表现恭敬,去找该死的封建皇帝的面子工程要来很多好处,这种封建遗毒到现,在某些官僚那里依然在没清理干净,我们要的是中国老百姓的实际经济好处,而不是名义上的天可汗和所谓世界贡献的美誉。。。。。就说张觉事件,整个过程,北宋时期的平州扼守辽东和燕山府,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相当于今天的山海关位置,它原本属于辽国的南京,在宋金两国达成的海上盟约中,明确平州应该归宋,但由于平州守将张觉投降了金国,使平州事实上被金兵占领。当童太监用他自己的收复燕云封王的私欲,用钱朝金匪买来一座空城燕京府后,北宋曾经提出平洲问题,但金国却不肯把平州交还给宋朝,这样一来,金国之军实际就驻扎在燕山府的东北大门内,进入燕山府的大门被金军掌握。从这里可以看出,金匪看到宋军北伐表现差,已经不把北宋放在眼里,已经事实上破坏了盟约。

攻打宋朝早已成为金国的国策,当辽国以极为羸弱之躯,临时组织四万老弱之军便击溃数十万宋军,这便使金国看透了宋朝的腐朽,这样腐朽而富庶的猎物,金国怎么能不向往。当然,金没看出本质,那就是宋军并非都如此,至少西军等的基层战力并不差,而是将熊熊一窝,所以才有后来张荣缩头湖一战直接打死5000金兵,再后来宋金义和局面。但金国也知道,宋朝不是辽国,对于这样一个人口数十倍于自己的大国,他们需要时间准备,他们需要两三年时间彻底消化辽国,将辽国的军队变成金国的战斗力。攻宋的计划已经制定,但还是需要时间准备,在这个关头平州出事,无非就是借口而已。

事实上当时如果,北宋不是脑残的赵佶这样的货色,而是强硬一点就,整军经武,不交出张觉,派兵北上坚守平洲要地,金国虽然想强势解决,但也并不想爆发战争。那样反而不让金笑话吸收辽的力量。其实金匪在燕地汉奸的建议下,派兵施压,是有目的的。那就是让燕云之地的人对宋失去信心,燕山府汉人已当了百年的辽国子民,辽国虽灭,但他们依旧怀念故国,心中痛恨灭了辽国的宋朝,张觉事件极大伤害了他们的尊严,把他们藏在心中的仇恨激发出来,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平复,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宋朝却没有看到这一点,犯下了一个极其愚蠢的错误,后来金国攻下燕山府,祭祀辽国的阵亡将士,就得到了燕山府民心,使燕山府成为金国南下灭宋的坚实后盾。

事实就是如此,张觉事件之后,郭药师成了带路党,如果不是对宋失去信心,那些燕云豪强会带金匪南下,而金匪一路南下那么顺利,出了北宋末期河北军战力差之外,就是熟悉宋的郭药师等带路党的结果。。。。再后来,几次宋金打战,宋固然损失很大,但金匪不是打不死的奥特曼,也是损失惨重,金兀术后面几次都是燕云等地汉奸为主力,再后来南宋几次北伐,抵抗南宋的主力居然是北方地主汉奸。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