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7年12月末,新年将至,人们欢聚一堂准备迎接2018年到来。西安的于文萍和所有人一样,等待着新年开始,也等待着儿子郑宇哲的判决结果。

郑宇哲,1986年出生,刚刚在看守所度过了自己的第31个生日。2015年从俄罗斯学成回国,开始自己研究设计了火柴枪,并在电商平台上出售。2017年7月,上海公安局宝山分局扣押了郑宇哲车上四把火柴枪,经鉴定,这些火柴枪被认定为枪支。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于2017年12月17日提起公诉,郑宇哲被追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面临刑罚。

网售“火柴枪”被鉴定为枪支 陕西海归被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

海归军迷痴情制作“火柴枪”

2017年12月28日,于文萍在悟空问答平台上针对“网传男子自制火柴枪被追诉非法制造枪支罪,你怎么看?”的提问,简单介绍了这件事的起因经过。

郑宇哲,高中毕业后赴俄罗斯留学,8年间从预科读到了硕士,2015年回国从事设计工作。于文萍回忆,儿子从小就是个军迷,动手能力非常强。回国以后,电商平台上的火柴枪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工作闲暇时间,他开始自己手工制作火柴枪,并在网上出售。单价在300元左右,平均一个月能卖出10到20把。

在机械工程师于文萍看来,火柴枪的构造非常简单,很多人购买用作收藏或摆设用,也有很多类似的火柴枪在网上公开出售。但就是这个巴掌大的火柴枪,却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遭遇。

小小“火柴枪”惹祸端

2017年中,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抓捕嫌疑人郭某,并搜出四把玩具枪,其中一把枪从郑宇哲处购得。经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郑宇哲制造出售的那把玩具不是枪支,其余三把玩具认定为枪支。同时,三把枪支中的其中一把,被认定为改装枪支,可以发射钢弹。7月,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赶赴西安找郑宇哲。“他们来是因为怀疑是我儿子改装的这把枪,并不是因为他卖火柴枪”。

“我儿子还信心满满跟我说,妈妈,绝对不会,我从来没有改过,也从来没有做过那么大口径的枪轮。”上海公安一次来了四个人,表示只是让郑宇哲去比对一下,看看是不是他做的改装。到上海后经警方核实,郑宇哲没有参与改装枪支。

听到这个消息,于文萍以为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了。但后续事情的发展却超出了她的想象。上海警方在西安找到郑宇哲时,还在他的车里找到了四把火柴枪。这四把火柴枪和郑宇哲一起被带到了上海。同时也是这四把火柴枪,改变了他的生活。

“火柴枪”鉴定为枪支

郑宇哲在接受警方调查时,四把火柴枪被送到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7年8月7日,鉴定结果出炉,这四把火柴枪,被认定为“以火药发射为动力的枪支,可以击发并具有致伤力。”在鉴定通知书签名栏,郑宇哲表示自己要申请重新鉴定。

网售“火柴枪”被鉴定为枪支 陕西海归被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

网售“火柴枪”被鉴定为枪支 陕西海归被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

网售“火柴枪”被鉴定为枪支 陕西海归被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

网售“火柴枪”被鉴定为枪支 陕西海归被诉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

郑宇哲的代理律师王贵祥办理过多起火柴枪案件,他曾为2016年齐齐哈尔火柴枪案件当事人李占霖进行辩护。王贵祥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李占霖是河北人,案发后被黑龙江警方带走,但河北警方留下了几把火柴枪作为物证,并将其提交至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申请鉴定。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认为,火柴枪不属于枪支鉴定范畴,没有对提交的物证进行相关鉴定。

上海市宝山区检察院起诉书显示,郑宇哲非法制造、买卖以火药为发射动力的非军用枪支4支,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制造、买卖枪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王贵祥表示,郑宇哲案件火柴枪鉴定结果出来后,他曾两度提出过重新鉴定的申请,但两次申请均被驳回。他认为,同样的鉴定人员前后两次对同一种火柴枪进行鉴定但结果不同,明显不合理。于是,在郑宇哲案件开庭审理前,他提出了两个申请,一是请鉴定人出庭作证,二是将卖给郭某的火柴枪和郑宇哲车上找到的火柴枪进行比对。

2017年12月21日,该案在上海市开庭,鉴定人出庭,但当庭比对枪支的申请被驳回。王贵祥透露,鉴定人在法庭上表示,卖给郭某的火柴枪与郑宇哲车上的火柴枪内部构造不同,所以鉴定结果不一样。

目前,法院还未对郑宇哲进行宣判。根据以往的辩护经验,王贵祥律师本来对此案的走向充满信心,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认为这起案件操作起来可能会比较周折。

郑母于文萍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判决结果如不理想,她会选择继续上诉。(文中图片由于文萍提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