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72

(72)“内行”和“外行”

对刚从陆军调来的某些领导干部,在部分空地勤人员中存在着一些看不大起的情绪,认为他们是外行,领导不了他们这些有技术、懂航空的内行。曾经流传过这样的一些笑话:

一位从陆军调来的空军师长,对飞行人员的伙食标准如此之高有看法,认为这是在搞特殊化,是在挥霍国家的金钱。有人向他解释:“飞行员的身体消耗大。”师长说:“陆军战士摸爬滚打,消耗不大?凭什么要吃陆军战士好几倍的伙食标准?”飞行员们听了心里不服,但又不敢和师长争辩,就到苏联顾问那里去告状。那个苏联顾问也是个调皮角色,他听了后,点点头:“我知道了。”

这天,苏联顾问飞一架教练机,机上有两个座位。他就对师长说:“师长同志,到天上去玩玩,怎么样?”师长欣然同意。两人跨进座舱,戴上航空帽,披挂好降落伞,系好安全带,顾问便驾机凌空而起。

飞机上天后,顾问做起了一系列的特技动作:螺旋上升、下滑倒转、横滚、筋斗……坐在这样的飞机后座上,一般人都是吃不消的,特别是乘客,没有思想准备,反应更强烈。曾经有过这样的情况:一个飞行员,自己驾驶飞机做动作,没事;坐别人驾驶的飞机,遇上气流颠簸,或者飞行动作比较激烈时,也会晕机呕吐。师长从来没坐过飞机,又没有思想准备,自然是吐得一塌糊涂。飞机落地后,他是被人搀扶着跨出座舱的。从此后他再也不非议飞行员的伙食标准了。被人作弄了还有苦说不出。

一位领导干部,刚从陆军调来,担任飞行团政委。这是个工作很深入的好干部,一来就下基层去了解情况。他来到机场,看见一群地勤人员在说说笑笑,他就走过去跟他们攀谈:“说什么呢,这么热闹?”地勤人员不认识他,看他的样子象是个新来的领导。一个调皮家伙想戏弄他一下,就说:“我们刚才在讲一个飞行员的故事。有个飞行员,开着飞机上了天。飞机忽然出现故障,飞行员大惊,赶紧跳伞。他跳出来后,发现飞机还在飞,没掉下来;于是,他又爬回座舱,继续驾机飞行。我们刚才是在说:这小子太粗心大意了。”大家一听心里都明白,这家伙讲这么一个天方夜谭式的荒诞故事,是为了“唬”眼前这位外行领导,不禁哄然大笑。这位团政委感到挺尴尬,因为他刚刚调来空军,对空军的一切完全不懂,不知道该不该笑。他的样子越尴尬,人们就越是大笑。

这些笑话也可能不是事实,而是某些人编出来的,用以讥笑“外行”,从而显示自己是“内行”,突出自己的“优越性”。其实,这些所谓的“内行”,脱“飞盲”的帽子并不久,无非是早来空军一两年、两三年,在航空学校学过一年左右,也还都是空军里的新手,却喜欢在新来的“外行”面前充“内行”。正象俗话所说的:“一瓶醋不响,半瓶醋晃荡。”

平心而论,那些不懂航空技术的行政、政治、后勤干部在空军建设中是立了大功的,是有巨大贡献的。从陆军来的年轻人一旦掌握了航空技术,往往一头扎进业务中,别的什么都不管了,当“甩手掌柜”、“甩手伙计”。空军的组织建设、思想政治工作、机场设施、后勤保障、内政外交,以至于日常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全都是靠这些“外行”去奋力完成的。没有他们的努力,飞机就上不了天,打不了仗,工作会弄得一团糟。就拿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来说,他也不会飞,但他有极强的组织能力、活动能力,在军内外有很高的威信,工作雷厉风行。他在组建空军、创建航校、抗美援朝、外交苏联、网罗人才、争取各方支持等许多方面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空军如果没有刘亚楼这个“外行”司令,建设的步子就会缓慢许多。写到这里,我还想起一个小故事:毛主席要肖劲光(1955年授大将军衔)去当海军司令。肖劲光说:“主席,我不能去管海军,我晕船。”毛主席说:“我就是要选一个会晕船的人去当海军司令,选一个会晕飞机的人去当空军司令,这就是鄙人的干部政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毛主席:我就是要选一个会晕船的人去当海军司令,

选一个会晕飞机的人去当空军司令,这就是鄙人的干部政策。

这个小故事辩证地说明了选领导干部重在组织、领导能力,不必拘泥于是否具有某一门专业技术,特别是在建国初期懂技术的领导干部极少的那个年代。当然,政治上强、技术业务又精通,自然更好,但要有条件,要有一个发展过程。就拿空军来说,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每一任空军司令就都是会飞的了。

为了弥补从陆军调到空军来的一些领导干部、政工干部、行政干部、后勤干部不懂航空技术的缺陷,空军领导指示各航校开办短期的干部轮训班,每期几个月,开了十几门课,让他们学习航空的基本知识。这些人只不过是体检没合格,没当上飞行员,但他们的领会能力还是很强的;通过短期的学习,掌握了基本的航空知识后,他们就能更“有的放矢”地开展各自的工作了。

说到这里,我还想起一个“特例”:有位陆军的副营级干部,奉命调空军。他以为是去学飞行,满心欢喜,兴匆匆地去空军报到。谁知体检不合格(能合格吗?他在陆军时作战英勇,曾多次负伤,还是个持有证书的残废军人),上级就让他去当航空油料站站长。他当了几天后,觉得没劲儿,不想干,闹着要学飞行,否则就要回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位从陆军调来的副营级干部

最后,他不屈不挠地“闹”到空军领导那里。空军领导被他缠不过,就特批他去学飞行。心想:你这个残废人,异想天开,多少健康人学飞行还被淘汰呢。学不出来就只能怪你自己了。谁知他这个人十分机灵、勤勉,学得比健康人还要好。那时候飞行人员中领导干部奇缺,他从航校毕业后,先是担任飞行大队长,很快就被提拔为团长、副师长,并在解放沿海岛屿的战斗中率一个轰炸机编队打了个大胜仗,他自己还亲手炸沉了敌人的一艘大军舰,立了大功,当了英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炸沉敌舰

这是一个奇人,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颠覆了世界各国通行的飞行员需要特别好的身体条件的惯例。

不过体检也不是万能的,也会有漏网之鱼。我们轰炸部队有个飞行员,和我们一起打扑克时,他的拿扑克的手会微微抖动。大家都笑话他,他自己也跟着笑。真不知道他的体检是怎么过关的;更不知道他是如何冲破学飞行中的层层关卡,如何突破一道道的淘汰关,最后成为一名正式的飞行员的。看来凡事都会有特例,看着“不能为”却“为之”。只是同机组的人会跟他开几句玩笑:“你当心点,别两只手抖抖抖,把我们跟你一道抖下去了!”令人不解的是,他居然还飞得挺不错。其实我也是体检中的漏网之鱼,也就是靠那么点小聪明钻出了体检的那张严密的网。

苏联顾问在航校初办时,确实有很大的权力,因为那时候我们的许多干部对航空知识一窍不通,只能是处处听人家的。人家在沙皇时代就建设空军了,又经过二战中和强大的德国空军作生死较量,办空军的经验“老鼻子”(东北土话,意思为很多)啦,咱得虚心向人家学习。航校建校初期,从领导到空勤到地勤,苏联顾问一对一地教,一对一地带,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有很大的贡献。中国的人民空军能够从无到有,苏联老大哥功不可没。但由于他们不知中国国情,有时候也会“乱弹琴”。有一次,一位航校领导把学校的全年预算交给苏联顾问审核。苏联顾问根据当时人民币与苏联卢布的比价一折算,再对照苏联航空学校的预算规模,就提起笔来在总预算的数字后面加上两个“0”,弄得航校领导哭笑不得。这么高的预算,上哪去要这么多钱?只好向他作耐心的解释:我国的国情,我国的国力,我国的经济状况、财政状况,不能照搬苏联那一套……经过耐心的解释、说服后,苏联顾问也有了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了解中国国情,在“瞎指挥”;后来就只管业务,对航校的行政事务很少干预了。

我们入校时,苏联顾问绝大部分都已回国,只留下极少数几个人。我也只看见过一次:大热天,在飞机的阴影下,一群地勤小伙子坐在那里歇凉,其中还有一位苏联的地勤顾问。从外貌看,大概40几岁,身材魁梧,脸相非常朴实,他那气质使我想起了苏联电影中集体农庄的老庄员。他正在一本正经地用俄语向那些地勤小伙子们解说点什么。不知怎的,旁边也没一个翻译。与他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那些嬉皮笑脸的地勤小伙子们。一个地勤小伙子还怪声怪气地说:“老兄,你怎么不会说中国话呀?”旁边的人大笑,笑得那位苏联顾问木呆呆地看着他们,不知他们在笑什么。显然,这些小伙子滋长了自满情绪,认为自己已经学成了,出师了,用不着再尊敬师傅了。其实,航空知识是极其复杂的,又是日新月异的,学了一年、干了几年就认为自己行了,不用再听师傅的指导了,那实在是太浅薄了。有着多年建设空军经验的苏联顾问们,其经验之丰富、知识之渊博是值得我们的同志们认真地、长期地学习、请教的。教员给我们讲过这么一个小故事:一架飞机从机场上空飞过时,一位苏联的地勤顾问当即指出,这架飞机有故障隐患,毛病出在右发动机的第×个汽缸上。赶快命令飞机立即降落,进行检查。指挥员当即用无线电通知飞行员紧急降落。飞机着陆后,打开右发动机罩一检查,果然如该顾问所言,在第×个汽缸里发现了故障之所在。大家都很惊讶,认为这个苏联人“神”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苏联人神啦!

这样的炉火纯青的、高超的航空科技知识,够我们这些一只脚刚刚踏进航空之门的年轻人学习一辈子、钻研一辈子。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学无止境啊!(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