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1)飞行大队长舍己救群众

哈尔滨的冬天来得早,来得猛,来得烈,机场是一个很大的空旷场所,无风天也能感受到寒风习习,有风天更是寒风凛冽,直往骨头里面刺,我们就早早地穿上了冬季飞行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零下40几度的严寒

上级又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套毛线衣裤。藏青色的毛线衣裤,厚实、柔软、暖和;学员们用手抚摸着,十分喜爱。有的说:“我从来没穿过这种衣服。”有的说:“当兵的还发毛线衣,真是想不到。”有的说:“这玩意儿过去是地主、老财穿的,现在咱也享受享受。”大家兴冲冲地穿上后,又有人说:“这玩意儿真暖和,又轻,又贴身,就象是身上长了一层油膘,抗寒啊!”说得大家哈哈大笑。同学们绝大多数是穷人家的孩子,他们对生活要求不高,是很容易满足的。

使学员们感到特别开心的是,脏衣服由学校的洗衣房洗。只要在衣服里夹一张纸条,写上自己的姓名,洗衣房就会用洗不掉的药水在你的衣服里面不显眼处写上你的名字,以后就每次给你洗好、烘干、烫平,折好,然后给你送回来。

这些学员们最怕的就是洗衣服,即使是穷苦农家的孩子在家里也用不着自己洗衣服,有妈妈、姐姐给洗嘛。所以在洗衣服时,那“洋相”可就多啦:有的把衣服放在水中掂几下,就算洗好了;有的拿两只鞋对搓,说是新发明,不需要用刷子了;有的干脆两套军衣轮流穿,一套干了(请注意,干了,是指汗干了,不是洗干净后晒干了),一套湿了(淋雨了,出汗了),就轮换,用不着洗。对这样的学员,班组长就会管:“身上都有味儿了,还不去好好洗洗?懒鬼!”现在好了,有洗衣房了,学员们都大喜过望。

所谓“滴水成冰”,那绝不是夸张,而是事实,不信你试试看:只要朝地下吐口唾沫,“啪”的一声,落地便成冰!连吐几口,“啪!啪!啪!”吐口水就象打机关枪似的,真好玩儿。这时候,奔腾的松花江也凝固了、静止了,江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不能行船了。但江面上的运输却更加繁忙了:汽车的轮子被拆掉,换成雪橇,后面拖上一串拖车,把大江大河当铁路使唤,汽车变成火车了,无轨火车,多拉快跑。这也成了我们这些南方人看稀奇的哈尔滨市一景。还有很多人脚登冰刀鞋在松花江上滑冰,这个滑冰场可真大啊,你有本事可以在这里尽情表演:或疾速滑行,或花样变幻,或二人携手同滑,人人矫健灵巧,个个姿势优美,把一条朔风怒号、寒气刺骨的松花江搅得人声鼎沸、热气腾腾……啊,好一个“天寒人心热,江冻运输忙”的北国之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热气腾腾的松花江

在这样的天气里,我们仍然坚持天天飞行。哈尔滨的冬季日短夜长,为了抢白天的时间多飞,我们天不亮就起床。匆匆洗漱后,到食堂吃罢早早饭,天还没亮。坐上大卡车去机场,车上虽然装了帆布蓬,但卡车开动起来,寒风还是直往车里钻。“天刚发白,冻死小鬼。”这时候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刻,刺骨的寒风无孔不入地钻进每个人的衣服里,虽然穿着毛线衣裤,外加毛皮飞行服,仍然觉得背脊梁上冷嗖嗖的。车行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到达机场,在这一个小时里,无法活动,只能干挨冻。这时,一位教员拉开他的飞行服上的拉链,对学员们说:“你们看看,我穿的是什么?”哟,教员的穿着真奇怪,飞行服穿在大衣外!难怪他不喊冷。到底是在哈尔滨飞行过几个冬天的人,有经验呀。后来我们也学教员的办法,把厚厚的毛皮大衣穿在飞行服里面,虽然鼓鼓囊囊地不大好看,但能抗严寒呀!

由于人多飞机少,到机场后,要站在方块地上等候,等轮到自己时才能上飞机。所谓的“方块地”,就是在机场上用几十面小红旗围成一个方块,既无房子,也无帐篷,就在“方块地”里放几条长凳,让我们在寒风中等候。天太冷了,有凳子也没人愿坐,大家就在“方块地”里蹦蹦跳跳取暖。

“方块地”旁边是学员飞行大队的大队长指挥飞行的塔台。那时候还没有塔台车,所谓的“指挥塔台”就是露天摆一张桌子、几张凳子,桌上放个报话机。大队长坐在凳子上,两眼注视着起降的每一架飞机,两耳聆听着空中飞行学员的请示、报告,嘴里不断地回答问题、发出指令。他比我们更冷,我们可以蹦蹦跳跳,他要从早坐到晚,连吃饭都是坐在报话机旁吃,真是太辛苦了!

大队长是一位起义过来的军官,飞行技术高,人也长得“帅”,往指挥塔台一坐,很有气派。每当飞行教员提出要淘汰哪个学员时,都要经过他的带飞、考察、作决定,所以学员们对他都很尊敬,不敢因为他是起义过来的而轻视他。

地勤人员那就更辛苦了!他们穿着黑色的、里面是老羊皮的、耐脏的冬季工作服,围着飞机爬上爬下、钻进钻出。每天三四点钟就要起床,先烤热发动机,然后把飞机的各种部件全部检查一遍,要做到绝对的安全才敢罢手。飞行学员练习起飞、降落是最多的,每8分钟就要起飞或降落一次。每次降落后,地勤人员都要在螺旋桨的强大气流的吹刮下检查飞机的轮子,绝对的认真、负责,一次不落。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再让螺旋桨的强大气流“呼呼”吹刮,那个滋味儿自然是很不好受。结束飞行后,飞行人员坐着汽车回去休息去了,他们的最繁忙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根据飞行人员告知的飞机在飞行中的状况,对飞机作细致的检查、维修,要保证故障不过夜,故障不上天,一直要工作到很晚。反正是不干完不休息,无所谓上下班。第二天又要三四点钟起床,一个晚上睡不到几个小时。辛苦倒还在其次,更严重的是责任重大:飞行员的生死、飞机的存毁,全落在他们的肩上。如果飞行员在空中报告:××号飞机出现什么故障,××号的地勤人员就会吓得面如土色……唉,责任实在是太重大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地勤人员在辛勤工作

有一段时间,航校的飞机接连出事故。飞行事故分为三等:机毁人亡,为一等事故;机毁人存,为二等事故;机伤人存,飞机尚可修理,为三等事故。好在航校出的都是三等事故。可是在我们学习期间,航校也出过一次一等事故:独立大队的大队长在驾机飞行时,飞机突然出现严重故障,已不能坚持飞行,也来不及飞回机场,只能就地迫降。当他驾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迫降时,眼前突然出现了几个老百姓。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硬是把即将坠落的飞机拉了起来,越过群众。勉强的、突然的强制上升,使飞机猛然失速,不是迫降,而是轰然跌落地面,自然是机毁人亡!这些情况都被在场的群众亲眼目睹,群众当时就感动得不得了,都说:“咱们这些人的命是那位飞行员大哥用他自己的命给换来的!”

听说这位大队长是个久经考验的老兵,还当过贺龙的警卫员,是在贺龙这样的传奇英雄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航校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地方上也派了群众代表前来表示哀悼,感谢这位空军里的好心人用自己的生命换得了人民群众的安全。

对航校飞机的接连出事故,校领导焦急万分。后任校长是从陆军调来的,虽然学习航空业务很认真,但到底时间短,航空业务也不是学个三五天就能掌握的,只能是干着急。他对一些空地勤人员说:“你们这么个摔法,叫我怎么向空司交代?”有些调皮的学员还为此编了个顺口溜:“空勤灶,拿命换;地勤灶,提心吊胆;还是大灶最保险。”说归说,做归做,没有哪个空勤学员因为害怕飞行事故而退缩,仍然是大胆、细致地学习飞行;也没有哪个地勤人员因为害怕承担责任而不干了,仍然是日夜辛劳地维修飞机;吃大灶的也仍然希望自己能有一次体检“飞行合格”的机会,从而能跨进学飞行的行列。

后来,随着空地勤人员的业务、技术日趋熟练和提高,事故终于逐渐减少。

读者可能要问:我也经常坐民航飞机,没见过那么多事故呀?

军航和民航的性质不同、任务不同,要求也就不一样。不同之处大概有这么几点:

第一,飞机在设计时,要讲究安定性和机动性,而这两者是相矛盾的,安定性越好,机动性就越差,反之亦然。飞机设计师在设计飞机时,对民航机,极大地偏重于安定性;而对军航的战斗机种则极大地偏重于机动性,所以军航的战斗机种事故要多些。

第二,军航要练习各种特技动作,以应对空战之需,比较容易造成事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练习各种特技飞行

第三,天气不好时,民航可以停飞;而军航呢,天气不好时就练习复杂气象飞行,这也比较容易发生事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练习复杂气象飞行

练是为战,天气不好时敌机来了,你起不起飞?另一方面,在天气不好时我机群如能突然出动,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行员:把安全献给祖国和人民,把危险留给自己

有个飞行员说得好:“军人的天职是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安全,所以我们要竭尽全力地把安全献给祖国和人民,把危险留给自己。”(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