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70)自种的苦果自己吃

开飞那天,正当初夏季节,天气冷暖适宜,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天空湛蓝,白云朵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微风吹过,机场边的花花草草似乎也在欢快地向我们这些即将第一次飞上蓝天的学员们不断地点头致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机场边的花草向我们点头致意

深绿色的、巨大的轰炸机一排排停在停机坪上,整齐、威武,昂然屹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深绿色的轰炸机威武雄壮、昂然屹立

穿蓝色工作服的地勤人员正在每架飞机旁忙碌地检修。

“啪!”一颗绿色信号弹飞上天,这是开飞的信号。教员便逐个地轮流带我们飞上蓝天。

轮到我了,我跟着教员跨进座舱,心情异常兴奋:盼呀,盼呀,盼了一年多,把眼睛都盼穿了!啊,今天,我终于飞起来了!

座舱里的设备我已经很熟悉,因为经过了多次的座舱实习,在座舱里练习过各种机械、器具的操作,做到了准确、熟练、运用自如。通讯员座舱里有发报机、收报机、航空照相机、氧气瓶、航空机关炮,还有一些闪闪发光的仪表。座椅是360度转动的,坐在转椅上可以一会儿收发报,一会儿转过身子坐到炮架上去开炮,十分灵活、方便。我和教员都披挂了降落伞。飞行条令规定,只要是飞上天,就一定要披挂降落伞,以防不测。

飞机“隆隆”地滑向跑道的一端,蓄势以待起飞命令。塔台指挥员一声令下,信号员令旗一挥,发动机响声大作,机身激烈震动。飞行学员把油门加到最大,一松刹车,飞机便在跑道上疾驰,速度越来越快……达到规定的速度后,飞行学员一拉驾驶杆,飞机奋力一跃,巨大的、沉重的轰炸机便在看不见的强大气流的烘托下离开了地面,大声地吼叫着,一面收起落架,一面爬高,终于飞上了蔚蓝的天空,潇洒地穿行在朵朵洁白的云彩之间。

飞机先是围着机场转了一圈,然后向远方飞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空中看机场

教员叫我朝下看:但见大地如棋盘,一个个绿色的大小方格镶嵌在辽阔的大地上,那是人们辛勤开垦、世代耕耘的良田;一根灰色的带子穿过大大小小的绿色方格通向远方,灰带上蠕动着一只只甲壳虫,那是汽车在公路上奔跑;一只长长的蜈蚣趴在大地上,蜈蚣的背上有一条黑色的长形虫子在爬,头上还冒着黑烟,那是在铁路上奔驰的蒸汽火车;一根闪光的带子蜿蜒地穿过田野、穿过公路、穿过铁路,一直向前延伸,延伸到天的尽头,那是滔滔的松花江;光带上有许多斑点,那是大大小小的船只在松花江上航行;一个个小方块组成一个大的方块,方块里有许多小蚂蚁在缓慢爬行,那是人们聚居的城镇村庄;人们正在忙乎自己的事情,他们在匆匆行走,我们在空中看,却觉得他们爬得比蚂蚁还慢,体积比蚂蚁还小;而那波涛般起伏的则是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群山,空中看山如看海,充满着动态和灵性……这些是一直生活在地面的我从来没看见过的一种特殊景象,新奇而壮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俯瞰祖国的城镇乡村、锦绣山河

正当我目不暇接地欣赏着大地的美景时,忽然觉得身上冒汗,肚子里翻翻滚滚。我知道,那个如影随形的“呕吐”钻出来找麻烦了;我早有准备,从口袋里掏出空罐头筒朝里面呕吐。吐过之后,好象舒服了些。可是过了一会儿,新的一轮呕吐又汹涌而来。教员象母亲似的,一面拍拍我的背,一面从口袋里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纸巾为我擦拭。呕吐出来的东西什么都有,有饭、有菜、有胃液,那味道肯定很不好闻。我自己不觉得,坐在我旁边的教员可就遭罪了。教员同志,对不起了!

这是我们班的第一次飞行,没有什么任务,只是由教员领着到天上去感觉感觉,谓之“感觉飞行”。“感觉”的结果是,有一部分人感到有点难过,下飞机时脸色苍白;有三四个人呕吐了。教员说:“不要紧的,飞多了,习惯了,就不会呕吐了。”

开飞这天,我们是吃了早早饭后去机场的,中饭由学员灶的炊事员送到机场。我因呕吐后没了食欲,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在每人作了一次“感觉飞行”后,第一个飞行日就早早地结束了。回到住地,吃罢早晚饭,还不到下午4点钟。我晚饭也吃不下,象征性地吃了一点点,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6点钟广播喇叭里响起起床号,才把我给叫醒了。这一觉足足睡了14个小时,我却觉得好像只是打了个瞌睡。同学们都笑话我:没见过你这么能睡的!我是感到太疲劳了,人好象被吐空了似的。

以后便是天天飞行。同学们都逐渐习惯了飞行,几个呕吐的人也都先后不吐了,唯有我还在顽固地呕吐着。飞行中,特别是在特技飞行中,先是吐饭吐菜,后是吐水、吐胃液,再后来是吐黄色的、苦涩的胆汁。以前参加体检时耍的小聪明,现在受到惩罚了:哪个叫你违反科学啊!自己种下的苦果子只能是自己吞下去:我咬紧牙关坚持着,一面呕吐,一面在空中练习收发报,练习空中射击,人却一天天瘦下来,心里还在急切地期盼着:我的“习惯飞行生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