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69)偷偷照一张穿飞行服的照片

经过一个阶段的紧张理论学习和基础训练后,要开始飞行了。

我们和同期的飞行学员一起飞。他们已完成初级教练机和中级教练机上的飞行科目,现在开始飞高级教练机了。所谓高级教练机,实际上就是可以投入战斗的轰炸机,只是把领航员座舱改装了一下,加装了一个驾驶系统,可以在后面坐上一个飞行教员,以便于带飞学员。如果把这种飞机飞好了,就可以分配到空军部队去,成为轰炸航空部队中战斗的一员。

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和飞行学员班配合着飞。飞行学员在前舱学驾驶,我们就在后舱学通讯(杜——2飞机分前后座舱,前舱坐飞行员、领航员,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炸弹舱,后舱坐通讯员、射击员),一举两得,从而节省油料,减少机件损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杜——2轰炸机

杜——2飞机用的是航空汽油,纯度要求很高,是很昂贵的。机件损耗的代价就更大了,一台航空发动机运转200个小时后,为了保证飞行安全,不管是否完好,一律报废,换上新的。这是苏联的杜——2飞机设计者和制造者规定好的,我们不能图省钱而随便延长使用时间。杜——2有两台发动机,每运转200个小时就要换两台新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动机用200小时就要报废

所以飞行学员学飞行的成本高得吓人:飞一个航线起落,8分钟,就要花掉国家500元(新币,按当时的物价计算,可买大米5000多斤);所以有人开玩笑说:“我们几个人8分钟吃大米5000斤。”还有人作过这样的折算:培养出一个飞行员,把国家花费的钱折换成黄金,可以打一个象真人那么重的金人。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种说法:飞行员是金子做的。

开飞前,给每人发下飞行服、飞行帽、飞行靴。飞行服分夏、春秋、冬三种,夏季飞行服是布的,春、秋季飞行服是牛皮的,冬季飞行服外面是卡叽布,里面是羊皮毛(因为比较重,后来改成外面是羊皮,里面是丝棉,很暖和,很轻)。飞行靴分春夏秋和冬两种,春夏秋穿中筒牛皮靴,冬季穿狗毛毡靴(下面是毡,上面是狗毛,一直延伸到膝盖,非常暖和)。飞行帽分春夏秋和冬两种,春夏秋季的是羊皮的,冬季的里面加衬羊毛。飞行帽的结构很特殊,帽上方配备风镜,两旁是耳机,下面吊着一个送话器;送话器做成两个小小的扁圆形物件,扣在喉结的两旁,利用喉结的震动发音,而不是靠口舌说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春夏秋冬四季飞行服装

对这么一套如此高级、新颖的装备,学员们领到手后,高兴得不得了。绝大多数学员是穷人家的孩子(当然也有极个别的富家子弟。我在航空预校时听到过这样一个小故事:一个学员的父亲来探望儿子。父亲走后,同学问他:“你爸给你多少钱?”“没给钱。”同学不信:“你爸穿得那么阔气,能不给你点钱?”“真的没给钱,只给了张支票。”“支票?支票上写了多少钱?”“空白的,没写钱数,让我自己填。”哇!把同学们给吓昏了!谁见过用钱可以随便填的人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空白支票

原来那个学员出身于一个民族资产阶级家庭),他们在家时,穿的是破的、打补丁的衣服;在陆军时,冬有棉,夏有单,已经很满意了,那见过这么高级的服装?有个学员突发奇想:“穿上这套行头,照张相,寄给爸爸、妈妈看。”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全体学员的响应:“好,好,这个主意好!”有的还说:“多洗几张,再寄些给亲戚、朋友、同学、战友。”“对,对,多洗几张,多寄点。”学员们一片欢腾,觉得自己“出息”了,这么威武的照片寄出去,脸上有光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都想拍一张这样的照片

还是班长老练,他告诫大家:“先不要擅自行动,等我请示了领导再说。”请示的结果是:不允许穿飞行服照相,这是纪律。你们以后当了英雄,自然会有记者来给你们拍照,还把你们穿飞行服的大照片登到报刊杂志和画报上去,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同志看见了,岂不更光彩?

航校学员是还没出壳的“鹰蛋蛋”,老实,听说是“纪律”,谁还敢去照?那好,就等吧,等以后当了英雄再说。

后来毕业了,分配到空军部队,就变得调皮些了。有人想出了一个点子:把飞行服、飞行靴、航空帽等,用包袱皮包起来,带进照相馆,然后换装照相;照好相又换回去。同时告诫照相馆的老板:不得把这种相片放在橱窗里作宣传,否则你的照相馆要遭到查封的(吓唬吓唬他,其实是怕自己的违纪行为暴露)。我呢,到不是什么纪律观念强,而是一种惰性:玩这么一套动作要作一番准备,挺麻烦的;飞行服就在自己床头,什么时候照都可以,急什么?就没抓紧去办。

转业时,匆匆忙忙,把这个事儿给忘了。到了地方上,忽然想起这事儿,想办也办不成了。

后来终于得到一个机会:我因事去北京,路过老部队,进去探望老同学。他们听了我说的“遗憾”后,马上拿出自己的一套飞行装具,关起门来把我全副武装后,用手提照相机给我照了一张相(实行薪金制了,有些飞行人员私人买了照相机),以了却我的一个多年未了的小小心愿。后来接到老同学的来信,说是手提照相机恰巧在那天出了毛病,相片没照出来,你说我倒霉不倒霉?于是,在空军干了几年的我,始终没能留下一张穿飞行服的照片。

我的儿女长大后,翻看我的老照相簿,竟然找不到一张我的穿飞行服的照片,就奇怪地问我:“你不是飞过几年吗?怎么找不到一张你穿飞行服的照片?”我说:“纪律不允许。”儿女们都很不以为然地嘴巴一扁:“老爸真笨、真傻!”

人们对飞行服确实情有独钟。有一位飞行员,不幸因飞机失事牺牲。他的父亲是一位农民,来到部队料理儿子的后事。离队时,部队领导问他:“您有什么要求?”他的回答是:“要一套儿子的飞行服,从帽子到靴子,全身的,拿回家去留作纪念。”其实,他儿子穿的飞行服已在飞行事故中毁掉了,部队领导便从仓库里领出一套崭新的飞行服交给那位农村老伯。他将用这套飞行服去向乡亲们展示:我的儿子曾经是一个在天上飞的解放军。(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