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行者知天下 张雯作品 | 禁止转载

有一个偏远的小村,住着一户搬来不久的叫张善福的人家。人如其名,心性宽厚老实,待人善良。平日里劳作毫不懈怠,人又踏实,所以家里吃喝也算不愁。

那日春节,家家户户终于拿出了积攒一年的粮食,腊肉等过年的物件。年成不好,人们个个儿都视粮食为宝。

那天傍晚,村中突然来了个乞丐,跛着半条腿,拖拉着又脏又重的棉衣,在雪地中光着双脚。即使是冬天,也发出了一股恶臭,村中的人都向他恶语相向,让他赶紧滚蛋离开。

"各位行行好吧,给我些吃的。"那乞丐对路上的村民们说。"这年头,我们一家子还吃不饱肚子,有了上顿没下顿,哪还有你的份儿!别在这碍眼了!"一个妇女说罢冷哼一声,嘴里还嘀咕着"臭乞丐"的字样。

这时,一个村民突然喊住他,面带不爽和挑衅的意味对乞丐说:"哎,我给你说个好去处,村头的张善福家,他家小日子过的,切,你去了说不定能讨口饭吃咧。"

听了这话,其他村民们都怂恿他去。其实心里都是嫉妒,看不得别人过得比自己好。

乞丐听了,往村头走去,果然看到一户人家,门口一个大汉正在纳鞋。那人,便是张善福了。

乞丐见状笑道:"你一个大男人,还自己纳鞋,哈哈,真是丢脸呐。"

张善福也笑道:"没办法的事,妻子纳不得鞋。"说罢,又看了乞丐一眼,转身回屋,拿了个热气腾腾的馒头递给乞丐:"大冷的天,快吃吧。"施舍乞丐一个热馒头,乞丐次日带土匪洗劫他家,他感动的流下热泪

乞丐用黑黢黢的手接过温暖的白面馒头,心中不禁一暖,大口大口吃起来。边吃边问:"她为何纳不得鞋?莫非是手生了冻疮?哎你看我们这些叫花子,就不怕这些个事儿......"

"不是的,妻子她,年前伤了眼,失明了。"

张善福并没有抬头,而乞丐已从话中听到了他的悲伤和无奈,遂也识趣的沉默。张善福宽慰道:"人各有命,不妨的,我们的日子还是得照过。"

乞丐吃罢,站起来拍了拍屁股,笑嘻嘻的说道:"罢了,我走了。"

"等一等。"乞丐刚要转头,张善福喊住了他,手里拿着刚刚纳好的鞋。"这天寒地冻的,光着脚太冷,万一踩着冰碴子就更不好了。这鞋你拿去,不知合适不,算是为我刚患不幸的妻子积点善。"

乞丐一时愣住了,看着张善福一脸真诚,他颤抖着双手接过来,小声说了一句:"好人会有好报的。"张善福听到了一些,问是说了什么,乞丐忙说:"没有,没说什么。"

接过了鞋,乞丐两脚一蹬穿上走了,渐渐远去,张善福又回到门口继续做活。

次日,村子人们正在农作时,却见远方扬起滚滚尘烟,定眼一看,竟是一伙强盗踏尘而来。

粮食被搜刮出来,村民们畏畏缩缩的站成一团,虽然强盗的数量比不上村中壮劳力的二成,但是那些只会嘴上逞强的村民,此刻温顺的像待宰的羔羊。

强盗们将所抢的粮食装了车,准备离开,这时,一个贼头贼脑的男人突然说:"漏了一户呢!那村头的张善福家没有抢呢!"

施舍乞丐一个热馒头,乞丐次日带土匪洗劫他家,他感动的流下热泪

闻声,村民们都附和:"是啊是啊,还差他家呢,我们的都抢了,可不能漏了他,他家比我们富......"这些人见不得自己过得没人好,此刻根本不像同一个村生活的人,都开始出卖张善福。

这时,从马上下来一个强盗头头,虽然跛着脚,却仍威风凛凛。对着那个举报的男人说:"你,还有你后面那两个,跟我走,去劫了他家!"

那三人听闻,便屁颠屁颠的跟在头头后面往张善福家去。

来到门前,头头吩咐道:"把这门口的鞋摊子,给我砸了!"说罢,那三人赶忙去砸个稀巴烂。张善福闻声赶到门口,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这时,他看着那个头头,心想好生熟悉的面孔,好像,好像,是了......这不正是昨日那个乞丐。

想到这里,张善福心中五味杂陈。头头下令说道:"你们继续,我去里屋搜粮食出来!"

待一会儿过后,头头提着一袋米面,和一袋张善福积攒了多年的碎银子,扔给那三个人说:"我们走!"

待他们离开,张善福心中懊恼不已,早不该施舍那个乞丐,反过来如今成了个白眼狼,自己的积蓄也没了,这日子该怎么过。

施舍乞丐一个热馒头,乞丐次日带土匪洗劫他家,他感动的流下热泪

说时,张善福走进里屋,瘫坐在床上。却感觉身下咯的慌,褥子鼓鼓囊囊。掀起来一看,张善福傻眼了,是一袋足足量的白银锭子,还有十几双棉鞋。袋子里有封信,张善福拆开来读:

"善福,没错,我是昨日那个乞丐,也是十八年前在这个村中住过的人。那时,我家里很穷,无父,只有年迈患病的老母。

有一年,村中传染了疟疾,只有我和母亲没有染病,他们那些村民,竟诬陷我们是不干净的灾星,要驱赶我们走。

母亲身上带病,又受了这样的刺激,含泪死去。而我,想要去山上给母亲火化,他们竟死活不让,说是坏了他们的风水,我不从,要给母亲一个安葬,而他们......竟把我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打断了腿,直到现在,我还是个跛子。

之后我拖着残腿离开了村子,是一家土匪收留了我,自然而然,我也成了土匪。昨日我来蹲点,看看这村子的人,是不是还是那样冷血。

果然,他们的嘴脸都没变。不过,我遇见了一个好人,就是你。这银子,是你该得的,你妻子的眼睛不好,纳不得鞋,这些鞋,够你们穿了。"

信毕,张善福微微颤抖,生长着皱纹的脸上,留下两行热泪。

[故事完]

行者知天下

2017-11-30 16:11:54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