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血战湘江,危如累卵

在湘粤边界地区,有两条南北流向的大江,一条是潇水,一条是湘江。1934年初冬,蒋介石企图利用潇水和湘江这两道天然屏障,将红军全歼。与湘江平行,有一条桂黄公路。为了阻止红军西进,敌人在湘江与桂黄公路之间连绵不断的丘陵上赶修了140多座碉堡,有20多个师的敌军布防在全州、界首、灌阳之间的“铁三角”地区,构成了第四道封锁线中最严密的部分。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1934年11月20日,白崇禧见红军的一支部分占领了湘南的江华,又向广西恭城奔来。白崇禧同粤军和湘军一样,不愿同红军硬打而消耗实力,以防红军进入本省或被蒋介石吞掉,就借口兵力不够及防止红军南进广西,在11月21日忽然从兴安、全州、灌阳撤兵,使湘桂军阀联合防守的湘江防线出现了一个缺口。何键为求自保,也不尽快派兵南移接防,致使这65公里防线无兵防守达七天之久。

红军向西长驱直进,于22日攻克道县,其前锋已达到湘桂边境的永安关时,从全州至兴安60公里的湘江,已无兵防守。湘江防线已完全向红军敞开。

搬运辎重错过良机

11月25日,中央军委才下达抢渡湘江的命令,当天红军先头部队就在全州以南跨过了湘江。一军团和三军团的部队26日也都过了江。红一军团先头部队于27日赶到界首,未经战斗就占领了这一渡口,很快控制了界首以北30公里的湘江两岸。在他们之后,九军团、八军团先后地江,中央纵队跟随在他们中间行动。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笨重的、不适当的辎重队伍拖在后面长达几十公里,红军几乎肯定可以越过湘江,通过蒋介石的最后一道封锁线。最高三人团是想将中央苏区整个地搬到湘西去,临突围前,雇了几千名挑夫,绑了三千多副担子,凡是能够搬走的值线的东西都装在骡子和驴子的背上带走,组成了庞大的运输队。对于临时中央的这种行进阵式,毛泽东戏称为“叫花子搬家”,刘伯承讥笑是“抬轿子行军”。彭得怀更干脆,说这是“抬棺材送死”。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惨烈的战斗

11月23日,湘军刘建绪得知湘江无兵防守,立即报告何键。何键极为恼火,即令刘建绪部四个师立即南下全州,令各路追击部队加紧追击,企图拖住红军,以便刘建绪部赶到全州,抢占湘江沿线渡口,实现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东岸的计划。

红军于11月25日夜间11点半,才知道全州、兴安一带并无大股敌军,也获悉何键的三个帅正全力南下挺进。但红军指挥机关并没有立即相应改变部署,仍按原来为打破敌人在湘江堵截而制定的四路进军的计划执行。直到27日夜,红军才改变了作战部署,形成红军主力从永安关、雷口关进入广西,以林彪、聂荣臻的一军团为右翼,彭德怀、杨尚昆的三军团为左翼,向湘江挺进,并迅速抢占了湘江渡口。但,湘军已抢在红军之前到达了全州。红军一军团的一、二师在全州南边的脚山铺阻击湘军南下,三军团的四师抢占了界首以南的光华铺,向南警戒兴安的桂军。尽管红军已经抢占湘江部分渡口,而且先头部队已经渡过湘江;但是,从总的情况看,敌人已经形成南北两方一头一尾夹击我军的态势。形势十分险恶。

蒋介石从何键“追剿总部”的报告中得知湘江无兵防守情报后,对桂系的做法大为震怒。11月28日,坐镇在桂林的白崇禧命令从恭城返回灌阳的15军,全力向红军的后续部队发起攻击。这样,桂军既不会冒红军回头打击的风险,又可以向蒋介石交差。11月29日,湘军和桂军蜂拥而来,向正在渡江的红军发起了进攻。两岸的红军战士,为掩护中共中央安全过江,与优势的敌军展开了殊死决战。红军的阵地上,炮弹和重磅炸弹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装备单一的红军要用血肉之躯抵挡敌人飞机和重炮,战斗的残酷可想而知。但“保卫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口号仍响彻在阵地上空。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12月1日,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程度,敌人对红军发起了全线进攻,企图夺回渡口,歼红军于半渡中。这是生死存亡的一战。红军将士硬是用刺手榴弹打垮了敌军整连、整营的一次次进攻,湘江两岸洒下了无数红军将士的鲜血,渡口始终牢牢地掌握在红军手中。至当日17时,中央机关和红军大部队终于拼死渡过了湘江。

1934年12月2日这一天,在新圩文市之间的陈树湘34师阵地淹没在敌人的炮火中,山崩地裂的搏斗持续了几十个小时。整个红军主力全都过了湘江,他的34师被卡在湘江东岸,所有联络都已被切断,周围几个起伏的山地成了淹没在血海中的孤岛。他接到的最后指令是“全力突围,于凤凰嘴一带渡江、追赶前行部队,如果不能渡江,就依据兴安以南山地发展游击战争!”入夜,陈树湘率剩余的兵力突围,在渡一条小河时受阻,在一阵炮火之后,他的腹部负了重伤,肠子流出来了。警卫员为他包扎,他要求警卫员给他一枪,解决痛苦,警卫员流着泪不忍下手。凌晨,敌人发动了最后一次进攻,他们被俘虏了。敌人用担架抬着陈树湘,想回城献功。陈树湘在担架上想死去,没能找到别的办法。眼看天快亮了,他就悄悄解开衣服,用手伸进伤口,把自己的肠子扯了出来,用尽平生气力把肠子扯断……。

“左”倾教条主义破产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红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已同出发时的8.6万锐减到3万人。在告别脚山铺战场时,林彪、聂荣臻、左权、朱德等一军团首长亲自为死亡官兵安葬。

湘江一战,是红军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惨败。血的事实,宣告了“左”倾教条主义军事路线的彻底破产,使广大红军指战员对王明路线的怀疑、不满以及积极要求改变领导的情绪,达到了顶点。湘江战斗之后,李德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削弱了,周恩来更多地接管了工作。

四渡赤水 摆脱危局

1935年春,遵义会议后取得军事领导权的毛东指挥中央红军在贵州赤水河之间,巧妙地在国民党重兵中迂回穿插,忽南忽北,声东击西,在反复调动和疲惫国民党大军的过程中,成功摆脱了敌人重兵围追堵截的危局,乘隙实现了北上和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战备目标。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一渡赤水

鉴于贵州贫瘠、落后,并且多山、多河、战备周旋不便的情形,遵义会议决定改变黎平会议确定的以黔北为中心创造苏区根据地的决定,决定渡过长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苏区根据地。据此,中革军委在宜宾与泸州之间北渡长江入川。中央红军从1935年1月9日开始,向川黔交界的赤水、土城地区集中。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1月27日,中央红军推进到赤水河以东地区,并攻占土城、二元场、习水等地。但川军已先于红军占领赤水城,并置重兵在土城以东堵击红军。为打开北渡通道,中革军委以红1、红9军团阻击由赤水、习水南进的川军,以红3、5军团为主力围歼土地区的川军。28日,红3、5军团向土城、青杠坡地区的川军发起猛攻。但由于敌情有误(不是侦察的4个团6000千人,而是9个团1万多人)、对川军战斗力了解不够,红军经过激战,虽然予敌重创,但未能取得预想战果,并遭到川军疯狂反扑。由于战斗形成对峙状态,各路国民党军奔集前来,再战将使红军的处境变得十分危险。于是,毛泽东建议迅速撤出战斗,渡赤水河西进。红军随即从元厚场、土城南北地区分路西渡赤水河。此为一渡赤水,摆脱了严峻的敌情。

二渡赤水。

中央红军西渡赤水河后,向古蔺、叙永地区前进,计划经古蔺南部寻机从宜宾以上的金沙江抢渡。川敌立即以8个旅追截,以4个旅沿长江两岸布防;薛岳兵团、黔敌和滇敌分路向川南追来。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鉴于敌人已经加强长江沿岸防御,并以优势兵力分路进逼的情势,2月7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放弃渡江北上四川的计划。并命令各军团迅速脱离追敌,改向川滇边的扎西(今威信)地区集中。

这时,蒋介石重新调整部署,将湘军改为第一路军,在湘西“围剿”红2、6军团;将薛岳兵团和滇黔两省敌军组成第二路军,以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为总司令,薛岳为前敌总指挥,与川军潘文华一起,围歼中央红军于“叙蔺以南,赤水河西,仁怀、毕节以北地区”。

针对国民党军大量被吸引到川滇边区的形势,2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转兵东进,再向敌人防守力量薄弱的黔北进军。2月11日,红军分三路由扎西秘密回师东进。18日到21日,分别由太平渡、二郎滩二渡赤水河。

红军的回师东进,乘虚直入,2月底3月初,经5日激战,红军连下桐梓、娄山关、遵义,一直打到乌江边,消灭吴奇伟纵队2个师、黔军王家烈部8个团,缴枪2000多支,俘敌3000多人。取得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并且是对“追截”的国民党中央军的大胜仗,获得大量武器弹药等物资补充,士气受到很大鼓舞。

三渡赤水

红军东进,完全出乎蒋介石意料,他恍惚、焦虑,在日记中写道:“匪向东窜乎”,其“向东回窜,颇可顾虑”,感到“局势严重”,但又自慰说“遵义又陷,是围剿良机”。3月2日,蒋介石飞赴重庆,部署对红军发动新的围攻。他认为中央红军“似拟经湄、凤东渡乌江,希与萧贺合股”,因此:令周浑元纵队和川军郭勋祺3个旅会攻遵义;令湘军何键部3个师“以主力守备乌江沿岸”,又令吴奇伟一部及黔军一部“守备乌江上游”,以“歼灭该匪于乌江以西、巴黔大道地区为目的”。把中央红军东进湘西与红2、6军团会合作为主要决策点。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为了实现在黔北建立根据地的计划,中革军委决定打击一直对红军紧追不舍的周浑元纵队。为此,3月4日中革军委特设前敌司令部,以朱德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委。3月5日,朱德、毛泽东发布《前敌司令部关于消灭(周浑元部)肖、谢两师的部署》。但由于周浑元纵队坚守不出,红军为达到目的而被迫于3月15日发起鲁班场攻坚战,结果激战一天,未能攻克。鉴于敌人蜂拥而来,中革军委决定红军“全部渡过赤水河西岸寻求新的机动”。3月17日,中央红军三渡赤水,向西进入川南古蔺、叙永地区。

四渡赤水

红军三渡赤水的目的,是要把国民党各路军队再次调动到赤水河西岸,然后乘虚寻机东进。因此,中央红军在赤水河只停留了5天,在蒋介石调动国民党军队蜂拥西来之际,3月20日下午,中革军委下达四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我野战军决秘密、迅速、坚决出敌不备折而东向,限二十一日夜由二郎滩至林滩地段渡过赤水东岸,寻求机动。”21日夜,中央红军以突然行动闪电式四渡赤水,把正在赶筑碉堡的国民党重兵抛在赤水河西。26日,红军再次迫近遵义地区。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红军四渡赤水后,决定南渡乌江。为此,中革军委令红九军团伪装红军主力部队,向西面打鼓新场一带急进,吸引乌江地区的国民党北上。在乌江沿岸设防的国民党周浑元纵队被迷惑,尾追红9军团而去。红军主力乘虚南进抢渡乌江。

转危为安的大胜利

中央红军主力南渡乌江后,毛泽东计划“调虎离山”,“把滇军调出来”,然后乘虚进军云南。即以佯攻贵阳的声势,迫使蒋介石把驻防黔西、阻挡红军进入云南的滇军孙渡部东调贵阳,以便打开红军西进云南的门户。为此以中央红军一部兵力佯攻息烽,主力进至扎佐、狗场,前锋逼近贵阳。

从湘江到赤水,毛泽东的“军事大智慧”

当滇军和其他各路敌军急速向贵阳以东开进时,红军出其不意地急转向南,以每天120里的速度向敌人兵力空虚的云南疾进,并以一部直逼昆明。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龙云在滇军东调回防不及的情况下,急调各县民团防守昆明。而红军在昆明附近虚晃一枪,乘虚迅速向西北方向前进,于5月初在皎平渡、洪门渡渡过谷深水急的金沙江,前往与四方面军会师。

四渡赤水,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变被动为主动的决定性战役。通过灵活变换作战方向,迷惑和调动敌人,掌控战场主动权,创造战机,既跳出了几十万国民党大军的包围圈,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又实现了渡江北上的战略意图,因此是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中的决定性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