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仿宋_GB2312]去年的一天上午,一名四十多岁妇女来到我办公室,说自己身份证上的姓名和年龄都错了,立即拿出了身份证和结婚证。[/face]
[face=仿宋_GB2312][face=宋体]我接过一看,身份证上叫谷莉英,1975年10月出生,结婚证上叫谷莲英,1972年10月出生,俩人确实属于同一个人。经了解得知:她原先是凤联村人,后来嫁到了惠丰村。于是告诉她,等哪天有空,我要到她的娘家凤联村调查走访。[/face]
[face=宋体]户籍民警火眼金睛[/face]
[face=宋体]结婚证作为更正年龄的依据,我已解决多人,不过都是些老年人,像这种新式结婚证,真还是第一次遇到。走访之前,我特意来到户籍室,带着不解和疑问请教户籍员,两个身份证号怎么不一致?马世国一看,十分肯定地说:这结婚证上的年龄明显改了。我一听便说:上面根本就没有涂改的痕迹,怎么可能是改了呢?马世国向我解释说:你仔细地推算一下,她当时就没有达到结婚的年龄,婚姻登记部门根据一代身份证号码,有意把她的年龄进行了更改,这样就正好达到结婚的年龄,否则她就领不到结婚证。听他这么一解释,我虽然明白了,但并不相信这是事实。[/face]
[face=宋体]于是,我打通了谷莉英的电话,明确的告诉她:户籍员说她的结婚证有问题,不能作为更正年龄的依据。她没有说什么,我便叫她到派出所把结婚证取回,给我提供上学时的毕业证、团员证等,能够证明年龄的依据。然而,谷莉英却一直没有来派出所,我以为她已放弃了对年龄的更正。[/face]
[face=宋体]谁知,事隔一年之久,谷莉英再次来到我的办公室,我把上次留下的结婚证立即找到还给了她。她这次带上了初中毕业证,我仔细地查看了一下,毕业证不会是假,那张陈旧的黑白相片,正是她本人,你18岁才初中毕业,我问道。她回答说:“我小时候在家里放牛,11岁才开始上学,读书比较晚。”这次我变得更加谨慎起来,告诉她不知能否作为依据,要去户籍室问一下,马上就给她答复。我立即来到户籍室,户籍员马世国告诉我,毕业证只是辅助依据,并不能作为更改的证据。[/face]
[face=宋体]她流下委曲的泪水[/face]
[face=宋体]我回到办公室,把情况告诉了谷莉英,她一听十分失望。我问道:“你的一代身份证找不到了吗?”她说:“早就丢掉了,我的年龄肯定搞错了,怎么可能是假的,不信你到我们村里去调查。”通过毕业证判断,我认为她说的不会是假。于是,我拔通了行政审批科的电话,把这一情况向史科长进行了汇报。史科长听了,叫我到户籍室查一查编码表,如真得是搞错了,一定要帮助群众更正过来,我也不懂所谓的编码表,连忙向史科长致谢。[/face]
[face=宋体]于是,我带着谷莉英一道来到了户籍大厅,把马世国叫到一旁,史科长让查一下什么编码表。马世国不愧是老户籍员,他懂得比较多,一听便说:这是社区很早搞的,像她这种情况肯定查不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户籍室,他找到一个编码本,打开一看说,这也是假的,社区后来补登的。我急忙问:那怎么办啊?马世国说:既然史科长都说了,那接下来好好的调查一下,如真的就给她改,否则就不给改。[/face]
[face=宋体]走出户籍室,马世国当着谷莉英的面指出,她结婚证上的年龄明显是假的,为了领取结婚证才改大3岁。她一听十分生气地说:怎么可能是假的,我去年就来过了,你们光说,也不下去调查。我儿子的名字搞错了,他多次来派出所要求更改,你们就是不给更改,他气得现在不改了。这个女的真是太不神气了,刚刚告诉她,我会想办法帮助更改,没想到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一边说着气话,一边从包里翻找着什么,并遮隐着不让人看。这一动作立即引起我的注意,我瞧见她翻到张一代身份证,又连忙放回去。我立即上前拿过身份证一看,真得就是1975年出生,我对户籍员正确的判断,不禁感到由衷的佩服。[/face]
[face=宋体]这时,我笑着问她:“你不是说自己的一代身份证丢了吗?”她却狡辩说:“我以为这是二代证。”我指责道:“一个初中毕业生,怎么可能连一代身份证不知道,户籍的判断没有错,你还有什么理由在这吵闹?还扯到儿子的名字,成年人的名字可随便更改的吗?如果按照你现在一代证上的年龄,随便你反映到哪里,我们公安机关完全有理由不予更改。”谷莉英听了说:“我的年龄明明就是错了,他却说是假的,听了十分生气,一时失去了控制。”我问她:明知一代身份证错了,为什么早不更改?她解释说:因为现在能拿养老金,所以想改正过来。原来对你有利就改,对你没利就不改,哪有自己想改就改的好事?说着说着,谷莉英顿时哭了起来,她流下了委曲的泪水。[/face]
[face=宋体]社区民警认真负责[/face]
[face=宋体]每次更正年龄的错误,在他们提供证据的情况下,我找两个人谈两份话,也只是走一下过场而已。面对谷莉英这种情况,我必须认真的做一次走访调查。[/face]
[face=宋体]那天上午,我并没有通知谷莉英,而是单独骑车来到了她的娘家凤联村。为了搞清年龄真相,一走进村口,我开始找四十多岁,与她年龄相仿的人明察暗访。见一棋牌室门前坐着好几个人,我便问他们是否熟悉谷莉英,她是不是1975年出生的。一个男同志听了说:“不是,她比我大一点,大概四十五、六岁。”现场的一个女同志便说:“让我来想一想,她和村里的小某一样大,今年应该是46岁。”我听了便说:“好的,那我就找你谈份话吧。”女的却推辞说自己有事,谁都不愿意给谷莉英做证人。[/face]
[face=宋体]于是,我直接骑车来到她娘家所在的村民组,村里除了见到几个老人,并没有见到一个年轻人。找了一圈终于见到一位,我十分高兴地走上前,谁知她是从外地嫁过来的,对谷莉英的年龄并不清楚。当她得知我的来意,却十分热情地对我说:“她堂妹知道,我来打电话问一下她。”于是拔通了电话,对方一听便问,你问她的年龄干什么?我们几个人在这闲聊聊到了她,女子解释道。电话那边回答说,她今年46岁了,站在一旁的我听得一清二楚。年龄再次得到证实,可仍旧找不到人做谈话笔录,我不得不打电话给谷莉英,让她找两个熟人立即和我联系。[/face]
[face=宋体]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谷莉英的儿子开着车,急急忙忙地把她送到了凤联村,说对她熟悉的两个同学,都在外做事回不来。于是,我告诉她:年龄已调查清楚,现没人愿意作证,必须让她出面找人。最终找到了两位老人,总算完成了调查走访。[/face]
[face=仿宋_GB2312]11月29日下午,当我得知谷莉英的年龄已审批,便及时打电话告诉了她。谷莉英听了激动不已,不停地向我致谢,立即到派出所重新办理了户口本和身份证,多年的错误年龄终于得到更正。[/face]
[/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