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下令彻查“二奶腐败案” 为何出现惊天反转?

慈禧下令彻查“二奶腐败案” 为何出现惊天反转?

核心提示:晚清时期,朝廷发生一起因“二奶”引发“性贿赂”的腐败大案,引起慈禧太后的震怒。其涉案的女主角便是当时天津当红名妓杨翠喜。

起因是当朝的庆亲王奕劻之子好色成性的载振对杨翠喜一见倾心,袁世凯手下的得力干将段芝贵以巨资将杨翠喜买下,献给载振做小妾。随后段芝贵被连升三级,由道员而被赏布政使衔,署黑龙江巡抚。当时的《京报》载文披露这起腐败案的内幕,一时轰动京城。5月7日,监察御史赵启霖奏劾段芝贵夤缘无耻,以天津歌妓杨翠喜献于载振,并以10万金为劻寿礼,遂得署黑龙江巡抚。慈禧太后闻之大怒,于是诏命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彻查此案,并撤去段芝贵布政使衔,毋庸署理黑龙江巡抚,而以程德全暂行署理。

那么,杨翠喜有何本事能让庆亲王奕劻之子载振一见倾心,以致性欲大发?段芝贵又是如何将杨翠喜买下献给载振做小妾的?披露这起“二奶”腐败大案的《京报》最后又是怎样的结局?这起“二奶”腐败大案最后为何会惊天反转?其背后究竟有着这样的惊人内幕?这里要从天津当红名妓杨翠喜说起。

慈禧下令彻查“二奶腐败案” 为何出现惊天反转?

杨翠喜,本姓陈,小名二妞儿,杨翠喜是艺名。原籍直隶北通州。杨翠喜当年家贫时被卖给杨姓乐户,取名杨翠喜。从师习艺,十四五岁出落得丰容盛鬓,圆姿如月。她生就一副好嗓子,善度淫靡冶荡的曲子,最初在“协盛园”登场献艺,《梵王宫》、《红梅阁》都是她的拿手杰作,当时对她追求最力的是风流才子李叔同。

李叔同工诗、善画、善歌唱、懂音律,对于传统戏剧的改良,曾经付出过不少心力。他每天晚上都到杨翠喜唱戏的“天仙园”为杨翠喜捧场,散戏后便提着灯笼陪着杨翠喜回家。不只是为杨翠喜解说戏曲历史背景,更指导杨翠喜唱戏的身段和唱腔。对杨翠喜而言,李叔同是她亦师亦友的至交,李叔同也以为两人可以缔结鸳盟,共度一生。他因事到上海,给杨翠喜寄来两首《菩萨蛮》也表达了这种浓情蜜意。

李叔同对杨翠喜一往情深,却换来了失望的悲凉,当他由上海回到天津以后,杨翠喜的住处早已人去楼空,李叔同的痴情落空,于是东渡扶桑,多少个樱花姑娘都曾经对他表示过好感,无奈李叔同对爱情十分执着,拼命往那牛角尖中钻,誓言终身不娶,后来终于遁迹空门,号弘一大师。

正当李叔同东渡扶桑之时,杨翠喜已经成为了载振身边最受宠的小妾。由汪康年及夫人汪禾青主编的《京报》刚于3月份创刊,即载文披露此事,一时轰动京城。5月7日,监察御史赵启霖奏劾段芝贵夤缘无耻,以天津歌妓杨翠喜献于奕劻之子载振,并以10万金为奕劻寿礼,遂得署黑龙江巡抚。

慈禧下令彻查“二奶腐败案” 为何出现惊天反转?

就这样,监察御史赵启霖的一篇奏劾,让杨翠喜声名大噪。于是,一个三四线的小明星,机缘巧合,“被”做了一次“性贿赂”的主角。涉嫌收受“性贿赂”的男主角是权倾朝野的庆亲王之子、时年31岁的贝子、御前大臣、农工商部尚书载振。他被指控接受了他人赠送的歌妓,纳为二奶。

赵启霖。在这份题为《劾署抚段芝贵及庆亲王父子折》中,赵御史写道:“上年,贝子载振往东三省,道过天津,段芝贵以一万二千金于天津大观园戏馆买歌妓杨翠喜献之载振;复从天津商会王竹林借十万金,以为庆亲王奕劻寿礼。奕劻、载振等因为之蒙蔽朝廷,遂得署理黑龙江巡

弹劾的焦点是两条:一、载振接受性贿赂;二、奕劻接受巨额金钱贿赂。奕劻时年69岁,爵位已经是最高等级的亲王,职务则兼军机大臣、外务部总理大臣、财政处总理大臣、练兵处总理大臣于一身,权势之大,独步朝廷。敢于弹劾他,等于虎口拔牙,本身就是新闻。而国人最为关切的,不只是权贵被弹劾,而是“二奶”反腐中的天津名妓杨翠喜是怎么从青楼妓院走进王府大门的。

据《异辞录》记载,1906年的一天,载振陪同徐世昌出差到东北,返回时在天津拜会直隶总督袁世凯,盘桓数日。在一次酒席上,作为主人的道员段芝贵,安排了杨翠喜的歌舞表演。也就是在这场演出中,载振对杨翠喜一见倾心。据说,杨翠喜的姿色、演技似乎都很平常,只是身材很好,但却很对载振口味。不过自始至终,杨翠喜似乎并未与载振有过什么深层次交往。

赵启霖的一篇弹劾,让杨翠喜声名大噪。于是,一个三四线的小明星,机缘巧合,“被”做了一次“性贿赂”的主角。这等于让她参与了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公关推广,而且受众群正是其目标客户群,不知其出场费因此能上调多少?而在北洋军阀内部,袁世凯若要卖官,段芝贵既非最早的

慈禧下令彻查“二奶腐败案” 为何出现惊天反转?

嫡系,也绝非最有钱的财主,毫无竞争力。而为了维持北洋内部的战斗力和凝聚力,袁世凯只能采用一种办法,那就是量才录用。

时年38岁的段芝贵,虽然在日本学习军事的时间并不长,但好歹也算海归。他并非袁世凯的子弟兵,却最终能获得袁世凯的青睐,据说是他在发掘和满足领导的各种隐秘需求方面,有独到的功夫。《清稗类钞》记载:“袁世凯有妾与其仆通,事觉自杀,仆窃藏而逃,久之不获。巡捕段芝贵为悬赏,募得之以献。袁世凯大喜,赞其才,令捐道员,密疏保荐甚力。”

这段记载如果属实,段芝贵的发迹就在于帮助领导洗去绿帽子,换来了自己的红樱子。被弹劾这年,段芝贵还只是一个捐班道员,最多无非正四品,厅局级干部。这说明,段芝贵进入袁世凯的内圈,时间并不长。而袁世凯推荐他出任黑龙江巡抚一职,至少是从二品的省部级高级官员,虽然是先代理,那也是真正的封疆大吏,这是超常规的越级提拔,这至少说明,袁世凯对其相当信任和倚重。

5月27日,慈禧诏命醇亲王载沣、大学士孙家鼐彻查“性贿赂”一案,并撤去段芝贵布政使衔,毋庸署理黑龙江巡抚,而以程德全暂行署理。载振闻讯后便将杨翠喜匿退,载沣、孙家鼐为保全皇室体面,复命查无实据。于是,赵启霖反以“奏劾不实”被革职。舆论更加哗然。

清廷遂撤段芝贵黑龙江巡抚职,载振也请辞农工商部大臣之职。而参与发动这次反腐案的瞿鸿基、岑春煊等朝廷官员与内阁总理大臣奕劻两派的斗争更加激化。奕劻开始排挤瞿鸿基和岑春煊等朝廷官员。6月17日,翰林院侍读学士恽毓鼎在奕劻的授意下,奏参协办大学士、外务部尚书、军机大臣瞿鸿基暗通《京报》报馆,授意言官,阴结外援,分布党羽,怀私挟诈,请予罢斥。慈禧太后诏命孙家鼐、铁良查明。

慈禧下令彻查“二奶腐败案” 为何出现惊天反转?

当日,慈禧太后将瞿鸿基革职回籍。鸿基固尝密请赦还康有为和梁启超,正中慈禧太后之忌。此次奕劻乘机贿恽毓鼎劾之。同时将岑春煊排挤出京。报道“二奶”反腐案 “搏击最力”的媒体,当属《京报》。但是,《京报》不久也被勒令停止出版。

当时,岑春煊为了积累争夺朝廷政改主导权的实力,此时与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有相当密切的联络,梁启超甚至专程回国面谈。而袁世凯釜底抽薪的高招,就是伪造了岑春煊与康、梁等人的合影。这张假照片,加上诸多的真情报,导致了慈禧太后痛下决心,罢免岑春煊的职务。8月12日,中央谕令开缺岑春煊,一个封疆大吏,就这样在政争中被淘汰出局,这是其在发动“二奶”反腐时,绝对没有想到的结局。

这场因“二奶”引发的反腐风波,轰轰烈烈了几个月后,随即偃旗息鼓。但是,一个极其强烈的信号却传递了出来:大清王朝的腐败,已经与改革血脉相连,并且随着朝廷改革的深入而深入。即便是作为改革攻坚战的朝廷政改,也被当作了党同伐异的机会,无论哪一派莫不如此。这正是大清王朝改革的最尴尬、最吊诡、也是最致命的地方。

多年后,著名作家张伯驹写下这样的诗章:“买赠佳人金屋娇,封疆摧任气何豪。启霖多事煞风景,却上弹章拆凤巢。”其实,在类似的折腾中,被拆的何止是藏娇的金屋凤巢,而是大清帝国即将轰然倒塌的大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