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兴42岁员工坠亡:出事前一天是母亲生日,曾跟妻子提到有人事变动

红星新闻<更多内容2017-12-19 21:47:06

原标题:中兴42岁员工坠亡:出事前一天是母亲生日,曾跟妻子提到有人事变动

欧建新去世已经快十天了,如今,他妻子丁兰(化名)的黑眼圈日渐加重,出门时需要戴一副棕色眼镜,家属在旁边小心看护着,形影不离。

12月10日,42岁的中兴通讯研发工程师欧建新从26楼办公室坠亡。在事发的深圳市南山区中兴通讯大楼下,坠楼地点已经摆上了两套桌椅,不过,大门上方的玻璃挡板当时被砸掉一块,至今仍然空缺。

▲欧建新的坠楼地点,已经摆上了两套桌椅,被砸掉的玻璃挡板仍然缺失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事发的前一天,正是欧建新母亲的生日,他没有参加。父母在惠州跟妹妹一家生活在一起,当时,他给母亲和妹妹打了电话,妹妹让他处理好了工作上的事情,再过去给母亲祝寿。

以前每天晚上八点过,欧建新都会给9岁的儿子辅导英语,儿子正上小学四年级。睡觉之前,他还要给2岁的小女儿讲故事,丁兰回忆,“女儿最爱听他讲故事。”

▲欧建新的遗物之一:一只皮鞋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妻子回忆事发前

他上午说要去公司一趟,之前曾提到人事变动

丈夫出事以来,丁兰一天比一天憔悴,说话时声音很虚弱,走上几步就要坐下来,用手撑着额头。她最怕脑子里又浮现出当时的画面来。

12月10日,周日。那天上午,欧建新在家中告诉她要去公司一趟,之前几天,丈夫说公司有人事变动,有些担心。

欧建新是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的研发工程师,已经在那里工作了6年多,该公司是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此前,欧建新还在华为工作过8年。他本科和研究生先后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南开大学就读。

当时,丁兰开导丈夫说没事:“以你这么好的资历,在华为、中兴都做过,再找个更好的工作呗。”欧建新听了,没有说什么,就出了门。

当天下午一点过,丁兰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对方问:“你是欧建新的妻子吗?”丁兰说“是”,对方告诉她,欧建新从楼上跳下来了。当时她觉得不可能,但她还是马上赶去了现场。

现场的状况让她震惊了,确认是欧建新以后,她浑身发抖,两眼发黑,“好像有一个雷劈到了我一样,整个人都快瘫下去了。”

当时,她还是带着9岁的儿子一起过去的。

家里的支柱倒了,丁兰感到茫然无措,天崩地裂。事发之后,她开始在网上发文,讲述出事前几天丈夫在工作上遇到的情况。

据她讲述,欧建新牵涉到了公司的结构调整,12月1日,欧的直接领导找他谈话,期间流露出了劝退的意思,回家以后丈夫就闷声不吭,脸色非常难看。以后的几天里,公司人事部的同事又找到欧建新沟通,谈了N+1补偿方案,12月7日,部门负责人又找他谈了股份转让的事情。

那几天,丁兰看出了丈夫有舍不得的情绪,她劝丈夫不要焦虑:“你读了南开的MBA(工商管理硕士),又有这么好的工作背景,另外也可以找到比较好的(工作)。”

但是丁兰想不到,丈夫的生命会这样戛然而止。

▲欧建新和妻子儿子的合影 图据网络

警方排除他杀

公司方面称按正常人事流程和劳动制度执行

事发当晚,丁兰和其他几个家属去派出所看了监控视频,欧建新坠楼的时间是当天上午十点半左右。12月18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经过现场初步勘察,警方认定欧建新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不予立案,接下来有新的调查结果会向家属通报。

中兴网信公司品牌部一位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公司是按照正常的人事流程和劳动制度在执行,对员工进行劝退也属于企业正常事宜,公司目前没有大规模裁员计划。

欧建新的遗物

一只皮鞋、薄被子、茶叶,还有妻子给他买的书

欧建新出事之后,两边的亲属从各地赶来深圳,他们分了工,一方面安抚丁兰及父母,一方面和公司商讨善后处理事宜。欧建新的父母之前在惠州,跟小女儿一家住在一起,这几天也来了深圳。丁兰的父母则在深圳家中帮忙照看两个小孩。

12月14日晚上7点过,欧建新的妹妹欧雅芳(化名)跟嫂子一起,去公司收拾了哥哥的遗物。“我哥的工卡上有他的照片,我想留下来做个纪念,但是公司没同意,把工卡收走了。”欧雅芳和嫂子收拾回来了一些遗物,有一张欧建新盖的薄被子,有一些茶叶,还有两本书,其中一本是妻子买给他的,“我哥以前喜欢看书,也喜欢买书。”另外,她们还找回了一只皮鞋。

▲妻子之前送给欧建新的一本书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家人同学眼中的欧建新

成绩好,人缘不错,之前在华为,后来去了中兴

今年初,欧建新的父亲欧华(化名)遭遇车祸,动了四次手术,目前还在恢复中,现在儿子遭遇不幸,他的精神状态很差。欧华告诉红星新闻,欧建新从小聪明、记性好,小时候看《三国演义》,能详细地讲述出来。

“他是家族里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欧华介绍,欧建新小学只上了五年,就直接跳级升入了初中。由于从小就对天文方面感兴趣,1994年高考之后,欧建新进入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大学四年里,欧建新给人的印象是勤俭好学、为人友善。他的大学同班同学张强(化名)告诉红星新闻,以前班上大大小小的集体活动,欧建新都乐于参加。“我是事发第二天知道的,觉得不可思议,一直没听说他有什么问题。”张强回忆,他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以前和欧建新有很多共同话题,闲暇时间也会一起打打扑克,看足球比赛。当时班上有30来人,欧建新的学习成绩比较靠前。

▲欧建新的大学毕业证书 图据网络

在张强的记忆中,欧建新平常一直面带微笑,人缘不错,很少跟别人发生矛盾冲突。2008年,班上在北京举行大学毕业十周年聚会,欧建新也从深圳赶过去了,席间一聊,张强感觉他混得不错,“他当时在华为工作,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1998年,欧建新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之后,回了湖南株洲一个航天研究所工作。后来,欧建新的另一个大学同班同学文一君(化名)和其他同学建议欧建新来深圳工作,他们相信,凭他的本事应该能有一番作为。2001年左右,欧建新南下深圳,进入了华为工作。文一君一直和欧建新保持着密切联系,每次出差来深圳,文一君都会找欧建新聊聊,也去过欧建新的家里吃过几次饭。

文一君介绍,在华为工作的最后两三年,欧建新被派驻到了欧洲,长期待在海外。“他当时也想着积累一点经验,多学习一下。”在华为工作八年之后,因为要顾及到家庭,欧建新从华为辞职,之后进入了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中兴通讯的子公司。

2008年,欧建新考上了南开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继续深造。他的研究生同班同学王子文(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在研究生班上,欧建新给人的印象踏实稳重,身上有典型的“技术男”特点,也不太爱出风头,“他当时的成绩挺好,当时从华为考进来好几个人,他们成绩都不错。”

▲欧建新的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 图据网络

遭遇公司人员调整

一年前曾跟同学说起想辞职

妻子丁兰介绍,欧建新在中兴网信公司是负责防火墙方面的工作,遇到产品上线时比较忙,回到家里还会加班,有时甚至会通宵加班。

文一君告诉红星新闻,早在去年,欧建新就跟他说起过想辞职的事情。去年9月的一天,文一君出差来深圳,找欧建新深聊过,那天一直聊到晚上12点。当时欧建新告诉他,公司有人员变动,他可能要辞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当时就问他,你非得离职不可吗,他当时说也不是,但就是觉得很难受。”

▲欧建新生前在手机上发的微信朋友圈内容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为了照顾家庭,他从华为离职,跳槽去了中兴,在经济上也经常帮助他妹妹。”文一君认为,欧建新是有担当的,通过这么多年奋斗也在深圳有车有房,经济条件不错,有了两个孩子,让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坠楼。

▲中兴通讯大楼,欧建新就是在这里坠亡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在家人眼中,欧建新也一直是乐观的人。母亲邱桂花(化名)回忆,欧建新经常带他们出去旅游,每年回湖南老家,欧建新都会参加同学聚会。今年国庆节回去,他还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也会到亲戚家走动。在之前,欧建新每隔两周左右,就会开车去惠州,去妹妹家看望父母。今年初父亲车祸之后,他去得更勤,基本上每周都会去一次,父亲做了四次手术,每次都需要他签字。

12月18日上午,丁兰和欧建新的父母等家属,与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的两名法务部代表一起,再次商讨了善后处理事宜。商讨过程中,丁兰面容憔悴,一直没怎么说话,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白色塑料袋,袋子里装着的正是遗物里的那只皮鞋。她和欧建新的妹妹欧雅芳(化名)头上裹着白色的头巾。

▲12月18日,欧建新家属和中兴网信公司两名法务代表进行协商,丁兰裹着白色头巾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这几天,为了便于安顿从各地赶来的家属,以及与公司协商,丁兰没怎么回家,和亲友们一起住在酒店里。12月18日晚,她强打起精神,打电话回家,轻声地对小女儿说要听话。挂了电话,疲惫和哀伤又浮现在她的脸庞。

红星新闻记者丨 王俊峰

编辑丨平静

中兴42岁员工坠亡:出事前一天是母亲生日,曾跟妻子提到有人事变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