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话说1947年春,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掩饰军事上的失败,并且企图把中共中央和西北野战军主力从陕甘宁边区赶过黄河,以便抽调兵力到华北战场。据原整编十七师(师长何文鼎)十二旅旅长陈子千在《云南文史资料,1963年第2辑》中披露:1947年3月10日前后,胡宗南部已陆续向宜川和洛川附近集结,集中到宜川附近的有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指挥的整一师、整二十七师、整九十师:集中到洛川附近的有整编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的整三十六师、整十七师(总计进犯边区的部队有整一师的第一旅、七十八旅、一六七旅,整二十七师的有三十一旅、整九十师的有五十三旅、六十一旅,整十七师的十二旅、四十八旅,整三十六师的一二三旅、一六五旅、整七十六师的二十四旅,整三十八师的五十五旅和一三五旅、一四四旅等十四个旅以上的兵力共约十三四万人)。1947年3月13日上述部队出动,在中共中央有计划的撤退下,沿途没有主力参与战斗,19日董钊率领的第一军首先进占的延安实际上是一座空城。1947年11月以后大部分部队先后调离延安,12月底二十九军军部南移洛川,留下整十七师冻结在延安这一座孤城中。整十七师参谋长梁文铁请辞,西安綏署派宋质坚任整十七师参谋长,在1948年2月27日晚上,何文鼎召开的军事会议上,宋质坚在会上说:“最好放弃延安······”。康庄和陈子千完全同意这样的主张,何文鼎也表示同意。由师部电报刘戡同西安綏署商量,接连几天没有消息,后来才知道刘戡战死。到1948年4月初西安綏署派一个上校参谋联系整十七师从延安撤退问题,其迟迟不撤退延安的原因是为了证实“蒋总统”召开“国大”会议上讲话“占领共产党政治中心延安”的真实性。后来整十七师接到21日撤退命令,是夜防守部队把带不走的器材弹药等物资炸毁,不久天渐渐亮,部队行军序列按四十八旅、师部、十二旅次序撤离延安。何文鼎除了率残部轻装南逃外重武器和大部辎重完全丢光了,到西安受到免职处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