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秒排除5把手枪故障精准射击,他震惊了世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迎向利剑之刃

■王 甜

如果时光逆转,可以回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河南郑州,也许可以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总是低着头走路。他羞怯、敏感,目光回避着别人,走得静静悄悄;在人群里他通常是不发言的那个,别人争吵半天都不会发现,现场还有这么一个人。

初中时的他敏感、脆弱,得到的肯定与鼓励实在微薄,远远少于羞愧与惶然。然而在内心深处里,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故事中的“超级英雄”。

也许每个人的青春期里都有过迷茫的一段。从小学起,他的学习成绩一般,在学校表现也一般。他有时会泄气地想,成绩不好又有什么关系?因为全家务农,经济条件不好,就算他能够考上大学,恐怕家里也负担不起学费。他索性放开来玩,捉虫子啦,养小兔子啦,跟着朋友到处疯啊,还一口气跑到黄河边,高兴了就往水里投石子,静下来就钓鱼。黄河水滚滚而至,一言不发地奔向远方。那浑浊的水里,映不出他的未来。

高中的时候,舅舅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一家搞机电维修的小店铺。那时,学一门手艺,是农村孩子惯常走的路。它现实、可靠、有着基本的安全感。如果没有意外,等他高中毕业,就会成为那家小店铺的学徒,他会在师傅调教下、在维修实践中慢慢有了技术,有了经验,渐渐成为行家里手,再自己开家维修小店铺……他叫王永法。很可能,就是未来的机电维修师王永法。直到2002年冬天,那天回家,妈妈告诉他,招兵了。

“招兵了”,这三个字,对于千千万万处于迷茫中的农村青年来说,就像是一道光芒,是带着神奇意味的。王永法当时就兴奋起来。去报名的时候,发现有三种选择:空军、陆军、武警。王永法在这几个选项面前踌躇。半晌,他向四周的人打听:哪一个最苦?被问的人都一头雾水。没人搭理他,他就自个儿寻思:电视新闻节目里老是播放武警救援的消息,武警肯定是最累的、最苦的——那就报名当武警吧!

是的,他要选择最苦最累的。他对前来家访的接兵干部说:“我就是想当兵!”又咬着牙,一字一字地强调:“很想、很想。”越苦,越累,才越能尝到当兵的滋味。而王永法还有一个小心思:越苦、越累,才越有机会展示自己,凸显出他的长处来。要说明的是,虽然他学习成绩不算好,但体育成绩一直拔尖,从小学到高中,参加过大大小小各种级别的体育比赛,特别是在他擅长的中长跑项目中,他拿奖拿到手软。

他没有想错。招收他入伍的,是武警四川总队一支队反恐特战大队,这里的军人叫特战队员。每一名特战队员都必须保证,能够随时出发,在第一时间冲到第一线,与最危险的恐怖分子战斗。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恐怖分子会出现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与你对抗。

在这支又苦又累的部队里,王永法知道,只有刻苦磨练,才能触摸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新兵训练时,中队要求“3个200”: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分别做200个。别人都做得咬牙切齿,只有他,不但刷刷刷地完成了,还另外给自己加压加码;5公里武装越野,他穿沙背心,扎沙绑腿;400米障碍,每次都多跑三五个来回;擒敌术训练,别人在沙坑练,他敢在硬地上练;为练瞄准,炎炎烈日下,他在枪管上挂两块砖头,盯针眼一盯就是半小时。

渐渐地,经过实实在在的摸爬滚打,他的天赋显露了出来,跑步、器械,都远远超出了同龄兵。当兵第一年,他就和另外两名战友一起,被选入比武集训队。心里那个激动啊!要知道比武集训队里,全是老班长、军事尖子,平时你只能用崇拜的眼光远远望着他们的。

就在2010年的总队比武中,全装5公里项目要求他们背着长、短枪各一支,另外带挎包、水壶、弹袋、空弹匣、防暴弹,一样不少,在一个镇子里往返跑。一起参加比赛的有个来自阿坝州的藏族小伙子,是众人眼中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没想到,王永法只用了16分半跑下来了,跑下来还清醒得很,不觉得多累,把第二名足足落下了三百米!16分半,一个值得纪念的数字。“是我在这个项目上的最好纪录。”

可以说,就是从这个数字开始,他一步步地前行、一次次冲刺,迎向利剑之刃般的挑战,也迎来了卓越不凡的军旅生涯。他曾经在总队比武中13次夺得四百米障碍、全副武装攀登、5公里越野、射击等课目第一名,5次被表彰为“军事训练标兵”;2009年10月,他率6名战友代表总队参加武警部队首届特战比武,取得团体总分第二名;2013年,他和12名官兵参加武警部队特勤分队干部骨干比武,获得总决赛第二名;2014年5月,他与战友参加第六届“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夺得团体亚军。是的,他再也不是郑州那个为未来迷茫的小男孩了。

2011年,王永法参加武警总部组织的特勤分队“魔鬼周”极限训练。在腰伤复发的情况下,他负重40余公斤,行程330公里,完成47个特战课目训练任务,为四川总队赢得了首枚“勇士勋章”。

因成绩骄人,在那之后,王永法又作为中国特警的优秀代表,被选送到以色列边防警察培训中心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那是跨出国门、与外部世界的一次握手。参训者来自多个国家,培训课程包括战术、射击、搏击、体能、处突、伪装与潜行等等,每周训练五天。带他们训练的教官中有一名是俄罗斯人,总是用苛刻的标准来要求大家。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叫王永法的中国人,不声不响的,竟能在短短时间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另有一次,是进行伪装课目训练。受训人员每两人一组,要在树林里一条必经之路上,通过各种伪装手段,把组内其中一人藏起来。而教官将在这条路上搜寻,一旦找到伪装者,该小组的任务就宣告失败。

这可不同于小孩的藏猫猫游戏,是正经八百的军事训练。在实战中,如果被敌人识破伪装,将会置于危险的境地。受训人员们分散开去,各自忙乎起来。王永法的这组,由队友当隐藏者,而他负责为队友进行伪装。王永法仔细观察,这是一片针叶林,位于丘陵地带,植被并不茂盛,伪装有相当大的难度。他很快放弃了大多数人采用的用草丛、草皮作掩盖物的方法,不走寻常路,和队友一起去拖了几根大圆木来,堆在一块大石头旁边,他让队友钻进大圆木的缝隙中,又去远处找了些枯掉的小树枝来,撒在圆木上面,看上去这只是一堆被伐木工随便堆在路边的木材。

教官来了,瞪着一双经验丰富的、狡黠的眼睛,像寻找猎物踪迹的猎人,不放过任何一丝线索。他特别关注草皮、草丛被破坏的痕迹——断掉的草茎、被踏过的草丛、被铲掉的草皮,都是重要的信息。靠着这样的判断,教官不慌不忙地拎出了一个又一个伪装者,受训小组几乎全军覆没——除了一个人。正是被王永法藏起来的队友。教官找了一遍又一遍,死活找不到。学员们都笑嘻嘻地跟着他,看他如何着急地观察四周,如何绞尽脑汁地分析情况,王永法也跟着他,不时给一点提示:“就在这方圆30米之内。”“方圆25米之内。”这么一小点一小点地缩小范围,直到方圆5米之内,教官才找到藏得好好的队员。他们赢了!大家欢呼起来,教官在欢呼声里无奈地摇头。

在以色列的这次集训中,有5大类20多个课目的考核,而王永法取得了全优成绩!在17国特战队员里,他无疑是颗耀眼的明星。这也是为什么,在离别之际,教官特意对王永法说了一句:“我记得你!”

他的光芒开始越来越多地闪耀在国际比武场上。2014年5月,他与队友们一起赴约旦参加了第六届“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比武持续5天时间,全程贴近实战。教官都有实战经验,而对手是包括俄罗斯“山猫”突击队在内的、来自18个国家的33支代表队。在一个名为“国王的挑战”的课目中,每队选送5名队员参加,每人使用不同的枪支,进行接力式跑步与射击。如果哪个队员射击未中,必须罚跑200米后再次射击。王永法在本队的第二棒位置,第一名队员在跑步800米后连续射击失误,两次被罚跑。出师不利,王永法接棒跑1200米时已被对手落下300米。但他沉着冷静,发挥自己跑步优势,在跑到目标位置时把自己与对方的距离缩小到了50米,紧接着,他拔出手枪对几个不同距离的半身靶进行射击:15米、25米、35米、45米、50米,5发子弹全部命中!而且比对手射击速度更快!他的这一棒力挽狂澜,为后继队友争取了优势和时间,最终这个项目他们拿到了第一!谁也想不到,王永法是在腰椎错位达五分之一的情况下参加的那次比武,而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团队最后勇夺亚军。

都知道,特战队员的训练与比武,都是奔着任务而去的。而任务,都意味着危险,意味着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他永远记得“5·12”汶川大地震的抗震救灾,在余震不断、器材不全、施救难度大的情况下,他带领全排官兵,用手挖、肩扛,从北川中学废墟中搜救出3名幸存学生和2位农民。在“4·20”芦山地震发生后,他又主动请战,第一时间带领特战分队投入救灾, 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里他连续奋战60多小时,带领官兵紧急运送153名重伤员,搬运救灾物资300余吨。种种突出表现,让他先后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5次,被表彰为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被武警部队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荣获第十五届、第十七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提名奖,2012年被授予“四川青年五四奖章”,2015年被表彰为第十八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

王永法还拥有别的“奖章”。他的弟弟是位勤勉上进的发型师,经过一番打拼,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漂亮的发型店。在发廊的墙上,留着一块,郑重地贴上了王永法的军装照。每当有客人问起照片,弟弟就会微笑着,用骄傲的声音告诉对方:“那是我哥——一名优秀的武警。”

王永法成名了,就算在傲视群雄的特战队里,他也属于拔尖的人物。虽然他来到部队后自信多了,给一百多人上课也能流利自如,说起军事专业来滔滔不绝;虽然成名后他站在闪光灯下的次数越来越多;虽然他因表现出色而晋升为四川总队第一支队反恐特战大队副大队长,但他仍然习惯低调。像小时候喜欢低头走路一样,他不爱张扬,对待周围很多人,他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态度:敬畏。

他喜欢谈自己带的兵,那些像他自家兄弟的家伙。一个战士在障碍训练中,不小心腿撞木板上了,当时没怎么在意,可后来的训练进度都拖得很慢。王永法觉得不对劲,坚持让战士去医院看病,结果出来,竟然是小腿骨折!说到这里他都忍不住心疼。一个安徽籍的战士,平时和谁都不爱说话,偏偏到了王永法的房间里,可以一口气说上好大一通;一个战士受了班长误解,直接就来找他诉苦,一边诉一边哭,全是掏心窝子的话。

在他当中队长时,曾有一名排长激动地对他说:如果是在战场上,我一定是第一个站出来为你挡子弹的人!那一刻,他感觉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他觉得,这才是自己获得过的最大的荣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