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文明、守法意识的养成,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3楼 潇湘逝水
前提是



道路要以方便行人和非机动车的出行为设计依据



你就看一个老太太在人行道上过马路,结果连续7辆都不让的情况就知道



交法76条的规定是有合理之处



行人过马路为啥不走斑马线?是自己想找死吗?



当然不是,而是斑马线和斑马线之间的距离过长,在主干道上,至少都在100米以上,有的大城市,如杭州,有200米都不见一个斑马线,天桥,地下通道的情况。这意为着,有时候过个马路就得走三四百米的路,这合理吗?



当一个城市的出行只以机动车的方便的为考虑的时候,那就必须有法律来让机动车不方便,那才能保证行人的方便。



的确,交法76条不合理,让司机得小心翼翼的。但城市的道路建设就合理了?



要是没有交法76条,行人恐怕就没有路权了



要是10米就一个斑马线,谁还会去违法翻护栏?

18楼 5v
多少天前的一个回复,自己都把它忘了,没想到会被设置成为主帖。



你的回复是一种有代表性的看法。就此也谈谈我的认识。



首先你的“前提”我不完全赞同。道路系统(特别是城市道路)的设计应该以能够提高交通通行效率为原则,而不只是为了方便某一交通参与群体。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北京的长安街。在这条大街上,特别是临近天安门的路段,别说10米一条斑马线,就算间隔100米也没有斑马线——这里基本上都是地下过街通道,而且间隔也不是10米、100米,而是几百米才有一个。这里从来没人乱穿马路、乱翻护栏,原因很简单——共和国第一街,警察管得严。走在这里的行人,不管是不是本地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一点,没人敢为了自己的方便而面对警察的管理置之不理。



正象某位网友回复的:要是10米就一个斑马线,那还不如干脆直接在道路上禁行机动车算了。



社会上的交通参与人群,并非是截然分别、互相对立的,而是“你中有我”、互相转化的。以我自己来说,我有车,开车出行时就是司机(机动车驾驶员);可是,到家里附近的超市去买东西,我从不开车,不是走路,就是自行车出行,这时候,我又成了行人、非机动车驾驶人。同样的我,能够因为所采取的交通方式不同,而要求每一条法规、每一项城市道路设施,都要优先满足我作为某个交通参与群体的需求而设计吗?显然不能。开车时,遇到行人通过人行横道,肯定要让(尽管有时他闯红灯,我会心里不痛快);骑车、走路时,也要求自己不要逆行、不要闯红灯(因为自己是司机,知道当司机的是多么讨厌这样的事情);夜间过马路,因为自己是司机,知道在很多时候即使亮着路灯、开着大灯,司机在夜间驾驶时的视线条件依然很不好,也会注意不随意横穿马路;在路上车流遇阻排队等候时,从两辆车之间过马路时会注意先探头看看对向车道有无车辆驶来,而不会直接飞跑过去(开车的都知道,这种情况俗称“鬼探头”,对司机而言是防不胜防的;如果行人在距离车辆一两米之内冲出来,汽车根本站不住)......因为我曾是司机,知道作为行人在很多情况下要给驾驶员留反应时间,不能为了自己方便而不管不顾;同时,也因为我曾是行人,知道作为司机在很多情况下不能盲目加速、脚下要“备刹车”(特别是在路口和对向车辆拥堵的情况下,防止突然有行人和非机动车“鬼探头”)。



说这些,不是想说我自己多么“高大上”。实际上,我这样的人在今天数不胜数,绝大多数有车一族都是在不同时刻扮演不同的交通参与者角色(真的“出家门就上车、下车就进家门”的,不说绝对没有,恐怕是少之又少)。而现代交通之所以分为多种形式,也是因为不同的需求需要不同的交通方式来满足。人与人是平等的,不同的交通方式之间也是平等的,从来没有谁更高贵、或者谁优先级更高一说。无论是法律法规,还是道路设计,都要以能够提高交通通行效率作为前提,而不是以优先满足某一群体的通行需要作为前提;作为法规,还要以公平公正、能够在社会上倡导正确的价值观作为前提。



现行交法第76条无疑完全违背了公平公正的立法原则,而且在实践中已经展现出不足以在社会上倡导正确的(交通)文明观。人为定义行人和非机动车驾驶人为“弱势群体”本身就是一种立法者认识不成熟的表现。且不说不能以交通参与方式定义一个人的财富、社会地位等所谓的“强/弱势群体”的构成条件,就回归到交通本身,在发生事故时,坐在车里的,一定比走在路上的、或者是驾驶“非机动车”的安全、强势吗(我在这里给“非机动车”打上引号,是因为在今天的社会中,很多“非机动车”其实已经是如假包换的机动车)?当初的立法者无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交通实践表明,他们这样的认识是错误的,被违法的行人、“非机动车”逼迫而导致出现机动车事故、以至于机动车驾驶人/乘客在事故中伤亡的案例,在这十余年间已经不在少数(特别是还有无辜受害的机动车乘客,他们算什么群体呢?)。法律要维护的,是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而不是某一个群体的公平正义;法律(特别是民事法律)不能为了维护某一个群体的权益,而以损害另一个群体的合法权益作为代价。这就是为什么我国的交通法所谓“保护弱势群体”的立法原则在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响应者的本质性原因——法律应该保护的,不是事先人为定义的所谓“弱势群体”,是守法者的合法权益,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他以何种方式参与社会活动,只要他遵守了法律,就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所谓的“弱势群体”身份,不应该成为违法而无需担责的借口或理由。



在交通法规方面,沈阳曾经在2002年(或2003年)实行过所谓“撞了白撞”的地方性交通法规。这个被许多人刻意忽略了前言后语、仅仅简略地以“撞了白撞”概括的法规,曾经被主流媒体断章取义、大加挞伐,好象从此机动车司机就获得了可以在路上随意用汽车杀人而无需承担任何责任的特权一般,并且随着2004年“新交法”的实施而被终止。其实,所谓“撞了白撞”是有严格前提的,类似机动车在人行横道上撞人这种事情,就算行人是闯红灯通过,司机也不是无责的(汽车遇人行横道,理论上需要无条件让行行人,即使对方是闯红灯通过);既然有责,就不存在“白撞”这一说,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至于说故意驾驶汽车去撞人,那已经不是交通事故的范畴(交通事故有一个重要的成立前提,就是意外——凡是故意为之的,都不是事故,而是刑事犯罪了)。



应该说,所谓的“撞了白撞”,是世界范围内交通立法的主流,基本上所有发达国家的交通法规,都是以行为划定责任、而不是以所谓的“强势群体”“弱势群体”来划定责任的;有责赔偿,无责不赔,也是国际上通行的民法原则。



当然,建立文明交通、守法出行的社会,不是一日之功,也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它不仅需要全社会成员文明、守法意识的提高,需要相关公共设施的方便、完善(不仅仅是硬件设施,还包括“软”设施,比如已经被呼吁了十多年而一直未能建立的交通事故社会赔偿基金,用于承担实际上无法向责任者追偿的交通事故受害人的人身和财产损失),也需要法律法规的正确引导和对全社会成员公平正义的守护。作为交通参与方,行人、非机动车与机动车之间,并非是敌对的“零和”关系,而是相辅相成、“你中有我”、互相转换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换位思考和互相谅解很重要,相关法规对所有交通参与者一视同仁、公平对待(而不是以出行方式的不同加以人为的区别对待)也很关键。在法律面前,只有“守法者”与“违法者”的区别,而没有“强势群体”与“弱势群体”的不同。

19楼 潇湘逝水
其实我这样说的目的就是:城市的设计者要考虑所有人方便的平衡点,而不是之考虑机动车的方便



至于说长安街,不是啥警察管的严的问题,而是设计的合理了。因为地铁站有四个出口,而且都在长安街两边,更重要的是,没有横穿马路的需求。天安门广场直接有过街的隧道到天安门



在合理的范围内都有地铁站,只要选好出路口就可以方便



恰恰是设计的合理包括城市的规划,而不是警察管的严



当然,我认同 法律面前只有守法者,和违法者的区别



没有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的区别



但城市规划上,却有照顾 弱势群体的义务,这不属于法律,属于人文关怀。



所以,我认为,在执行交通法规的时候,要,谁的责任就谁来承担



但规划的时候,要照顾行人。



这不矛盾



而且,在没有红绿灯的斑马线上,机动车无条件让行人,几个司机做到了?



目前为止,我本人只见过一个公交司机做到了,其他的恨不得抢道

我们所处的时代,由于发展太快,变革激烈,因而有许多矛盾与不和谐的地方——这正是我们需要不断完善的。

以人车矛盾来说——我不知道你多大,但是我记得在我小时候,所受到的安全出行教育之一就是过马路时要“一慢二看三通过”。在那个汽车稀少、交通不那么拥挤、拥堵的年代,中国的司机们(那是基本上都是职业司机),就没有“车让人”的习惯。我依然记得我第一次出国时,有次准备过马路,看见一辆汽车驶来,我按照在国内的习惯站住,等它过去(那个人行横道没有红绿灯),没想到那个司机在我面前停下,挥手示意我先过;后来在美国开车(加州对短暂旅美的中国人,允许持有翻译件的中国驾照开车)之前,一再被人提醒遇有“Stop”必须停车观察,因为当地司机没有通过无红绿灯的交叉路口减速的习惯,主路司机按限速通过是正常之举,辅路司机必须停车让行,否则一旦出事,第一肯定是严重事故(因为车速快),第二辅路司机要承担全责(主路司机没有尽到观察、避免车祸责任的义务,那完全是辅路司机的责任)。

上述好象前言不搭后语,但是我想说的是,交通文明、守法意识的养成,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也不是一个违背常理和上位法的交通法规所有益于之(现在的情况是,不但无益,反而与初衷背道而驰了)。我们现有的道路体系设计有很多问题,举个简单例子来说,很多重要地区(如北京的西站、商务区等)的道路拥堵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道路设计不合理、没有交通分流缓冲区、主干道紧邻大型建筑物而造成的(说白了就是要充分利用每一寸土地的经济价值)。对这类失误的改正,既需要时间(以取得认识),也要付出很大的成本,难以一蹴而就。

对于行人的保障设施也是如此。很多城市为了实现机非分流,采用地下人行道或者过街天桥,但是还是有很多人随意翻阅隔离护栏,在车流中穿梭。他们的理由很简单:不论是地下通道,还是过街天桥,都“不方便”。同理,你在上一帖中所说的“10米一个斑马线”,也是为了随时可以“方便”,如果要走2、300米去找安全的过街设施,就“不方便”——问题是,“方便”不是可以违法的借口。

我们今天的总体经济实力已经是世界第二,但是我们的综合人文素质,文明素质,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平(我知道很多铁血网友不同意这个观点)。一方面,清末至民国一百多年的战乱破坏使得人们“仓廪不实,难知礼节”,另一方面,我们进入现代文明社会的时间比发达国家短得多,很多地方有缺漏、不适应也在所难免。就以文明出行来说,自从解放后直到8、90年代,司机基本上都未受过“车让人”的教育;同样的,人们也未普遍受过“上街走路也得讲规矩”的教育。在这样的背景下,要一夜之间达到发达国家那样的文明交通程度,就如同当年不可能在经济上在一夜之间“赶英超美”一样。你看到了汽车司机不让行人,恐怕也看得到几乎没有多少行人和非机动车能够自觉遵守交通法规吧?这其中,恐怕就有不少我在主楼所说的“有驾照的司机”。他们不知道交通法规不是只管汽车的吗?恐怕不是吧?恐怕更多的,还是只图自己方便——说白了就是文明出行、守法出行的意识不够,有人管着就守法,没人管着就不守法。更糟糕的是,我们的下一代,无论是坐汽车的、坐自行车的、还是走路的,很多孩子都被父母的言传身教所影响,从小就没有安全交通、守法出行的意识,认为那些都是“小题大做”——你能指望一个天天乘坐父母的电动车在街道上逆行、抢道、闯红灯、“两车相遇快者过”的孩子,一个天天乘坐父母的汽车不用安全带、父母开车在人行横道上与行人抢路、用喇叭催促行人的孩子,长大了会懂得出行要守法吗?

所以,问题很多,解决需要时间,需要正确的教育和引导——但是不需要事与愿违的“矫枉过正”。同时,对个人来说,“不方便”也不是可以随意违法的合理借口(交通法规的规定都是用血淋淋的事故换来的,对谁都不例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