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胜利后,莫敌为报蒋介石的知遇之恩,参加了内战。

莫敌极抱义气。因为抱义气,他团结了不少能人,在抗战中取得了一次辉煌的战绩,也因为抱义气,他一次次拒绝和解放军的谈判。

1949年,莫敌调任13军副军长兼39师师长。这期间,徐凤雄一直在莫敌身边。

解放军渡过长江后向南挺进,一路势如破竹。桂林解放后,莫敌把部队拉倒到一个叫燕子岭的地方。钟伟的大军把燕子岭包围起来,攻了几次,没有打下来,双方互有伤亡。

钟伟原是东北野战军的一个师长,因为骁勇善战,足智多谋,被林彪破格提拔为12纵队司令员,渡江后一路下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想不到碰上燕子岭这块硬骨头。钟伟调来大炮,准备继续进攻,情报处长报告:“周祖晃求见。”

周祖晃,1937年任第7军中将军长,是莫敌的顶头上司,抗战期间,曾获“云麾勋章”和“忠勤勋章”。抗战胜利后,不愿参加内战,于1946年8月退役回乡。

周祖晃对钟伟说:“不要打了!山上有1000多士兵,只要莫敌不下令停战,他们会抵抗到最后。你就是把山头拿下来,也要牺牲几千士兵。莫敌手下的士兵单兵作战能力很强。”他举了个例子。有一次,莫敌安排一个排打阻击战。后来,阵地上还剩一个士兵,那士兵一点不慌,把牺牲战友的枪和手榴弹在战壕里放好,帽子在阵地上一字排开,假造声势。日军进攻,他这里打一枪,那里扔几颗手榴弹。一个人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单枪毙敌20多名。

周祖晃主动提出,上山劝莫敌起义。

周祖晃上山后对莫敌说:“老莫,你好糊涂啊!这是内战啊!如果对面是日本鬼子,你手下这1000多号人就是全部打光了,英烈们也会含笑九泉的。现在战死,他们算什么?”

周祖晃知道,莫敌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君子,蒋介石的接见是他心中过不去的坎,继续苦口婆心地劝他:“内战的本质是什么,你知道吗?它是一个廉洁的政党取代另一个腐败政党的战争。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廉洁的政党,共产党人没有私人财产,没有腐败,他们得民心,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中华大地将会迎来全新的生命,这是大势所趋,这是民心所向啊!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抗战胜利后就离开部队吗?抗战期间,蒋介石每次给黄埔学生训话,都会强调,你们是我的学生,不要担心没有前途。他这是在培养自己的私人势力,将来他必定会坚持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思想,一个声音。他这样做必定会将中华民族拉入新的灾难,给我们的民族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共产党坚持民主专政,让人民当家作主,得到老百姓真心的拥护,队伍由小到大,由弱到强。这一切,你应该都看到了。

“不要再打了!现在解放军已将你的部队包围了。不要让你的部队做无谓的牺牲!如果你前面是日本侵略者,你手下的弟兄即使全拼光了,也虽败犹荣。军人不怕死,但不能死得没有价值。军人为国家独立不惧死亡,是崇高的美德。军人的枪口不是对着自己同胞的,是抵御外敌入侵的。

“卷入二战中的国家,现在都在战争的废墟上重建家园。我们呢?我们却在抗战胜利后的废墟上,重新制造废墟、流血和死亡。这不是太荒唐吗?蒋家王朝大势已去,你难道看不出来?”

周祖晃与莫敌谈了几个小时的话,莫敌的思想渐渐发生了变化。第二天大早,莫敌召集连长以上军官开会,会上主战派和主张起义的两派争吵激烈,双方谁也不能说服谁。最后,他们把目光投向莫敌。

莫敌宣布:不战也不降。山下的解放军让开一条通道,让山上的官兵回家,枪不缴。自己去香港,请桂林军管会开通行证,行李不要检查。

周祖晃把莫敌的要求告诉钟伟,钟伟全部答应。

广西兵听说不打仗了,扛着枪就回家了,钟伟也不派人阻拦。50年代,解放军在广西剿匪时,缴获了不少武器弹药。

1951年,莫敌在香港找了份在学校教书的工作。莫敌国文基础扎实,口才好,再加上阅历丰富,讲课有声有色,教学效果特佳,学校很快给他涨了工资,并决定长期聘用。

莫敌为人谦和,师生们都喜欢他。但他们想不到,这位平时衣着朴素、温文尔雅的国文老师,曾是一位叱咤风云的抗日英雄。

在港期间,蒋介石多次带信,让莫敌来台湾。蒋介石说,想做师长、军长随时安排。莫敌婉拒了。蒋介石派人给他送钱,莫敌也谢拒了。

1962年,一代豪杰莫敌患病不治,葬于香港芙蓉山顶墓园,年仅53岁。

部队解散后,广西那一带很乱,一个广西的同学担心徐凤雄回去的路上不安全,让他在自己家住了几个月。

1950年春节后,徐凤雄回苏州。徐风雄的家在东门状元牌坊附近,门前有一座石拱桥。那天,石桥下的码头上有几个妇女一边大声地说笑,一边洗着手中的衣服,不时洒下一串串银玲般的笑声。

徐凤雄回到阔别整整12年的故乡。12年,母亲老了,腰身已不再挺拔,满头的乌发已泛起了霜花,唯有那眼神没有变,依然闪着慈祥的光华。母亲看到徐凤雄回来,高兴得说不出话来。徐凤雄感慨万千,想起自己还能见到母亲,那么多牺牲战友的母亲却永远等不到他们的儿子回来了。真是:“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徐凤雄回苏州后,派出所的户籍上填的是“失踪”两个字。徐风雄向公安部门坦白自己的经历,公安机关没有为难他。但徐风雄因为参加过内战,一直找不到工作,靠打零工过日子。

徐凤雄开始反省,自己对莫敌愚忠,莫敌对蒋介石愚忠,最后导致多少好兄弟丧命。孙中山先生创立的国军,后来全部演变成私人的势力,实在不应该!现在共产党执政十几年取得了令人信服的大好局面。徐凤雄心中由衷感叹,共产党不简单!

1966年,徐凤雄给周恩来总理写信要求工作。周恩来总理接信后很重视,作了批示,请地方上妥善解决。有人听说周总理作了批示,认为这是一个契机,给徐凤雄出主意:“你向市政府要求,让他们安排一个轻松高薪的工作。”徐凤雄摇摇头:“我只要一个可以解决温饱的工作就满意了。”

后来,徐凤雄到苏州铜材厂工作。1984年,徐凤雄从苏州铜材厂退休。徐凤雄在铜材厂工作十几年踏踏实实,勤勤恳恳,没有请过一天私假。

徐凤雄办事认真,生活低调,在单位上对领导忠心不二,再加上周恩来总理的关心,让他平安度过一次次政治风浪的冲击。

徐凤雄一辈子没有结婚。抗战期间,国事为重,考虑不到个人问题。抗战胜利后,追随莫敌辗转各战场,无暇顾及私人情感。全国解放后,一直为温饱东奔西走,等到工作后,徐凤雄已年过不惑。见过太多的生死,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徐凤雄已把红尘看破,唯有对莫敌的感恩之情犹在。

在徐凤雄心中,莫敌是他的恩人,曾把他从日军的包围圈中救出来,一次次提拔重用。夜深人静时,徐凤雄经常想起和莫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90年代初的一天早上,一个陌生人敲开徐凤雄的门,来人彬彬有礼:“请问是徐凤雄先生吗?”当确认他就是当年第7军171师512团的徐凤雄时,那人突然跪倒在地。

徐凤雄一惊:“你是什么人?”“我就是当年在您枪口下逃走的佐藤。我向你忏悔,当年我在中国杀了不少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是从香港过来的,您的老上司莫敌在60年代已经过世了,我曾到他的坟前祭拜。莫敌虽然是我们的敌人,却是个大大的英雄。我们对他很敬重……”佐藤在徐凤雄面前跪下,低下花白的头颅。

听到莫敌过世的消息,徐凤雄手中的茶杯掉到地上,打得粉碎,佐藤下面的话,徐凤雄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内心一颤,时光仿佛瞬间倒流,一下子回到几十年前,耳边炮声隆隆,眼前火光闪闪,上百支步枪同时举起,纷飞的弹雨将日军飞机罩在密集的火网中。远处,日机坠毁后扬起的尘烟遮满了半边天。莫敌团长一脸浅笑地看着自己……

佐藤还跪在地上,见徐凤雄站在那里久久不动,小心地问:“您没事吧!”徐风雄从遐思中惊醒,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佐藤,想起在上海娄门立下的誓言,今天终于实现了。他感慨万千:“几十年了,今天终于看到一个日本军官跪在自己面前认罪!”他自信,那屈辱的历史已一去不复返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