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杀倭寇 冒弹雨忘生死 干工作 淡名利脱尘俗 ——抗战老兵徐凤雄的跌宕岁月(一)

杀倭寇 冒弹雨忘生死

干工作 淡名利脱尘俗

——黄埔抗战老兵徐凤雄的跌宕岁月

顾少俊

黄埔抗战老兵徐凤雄是苏州城里人,他的父亲徐民康是安徽省督学、滁县中学校长。徐民康为了培养徐凤雄,送他到上海读小学。

“八·一三”淞沪抗战后,日军进驻上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黄埔老兵徐凤雄

一个星期天,徐凤雄和同学到上海娄门玩,娄门是上海较繁华的一个地段,俗称“娄门塘”,长约三里,在这条街上有两座古石桥,街面较宽,两边是造型古雅的二层小楼,楼上住人,楼下开店。有木行、油坊、陶器店、米行等。

那天,日军在娄门石桥上站岗,中国人想过石桥必须向他们鞠躬才能过去。

一个60多岁的老人,中等身材,头发花白,脸上布满深深皱纹,手里提着一个大玻璃瓶,里面装满菜油。

“站住!什么的干活!”一个日本兵端着刺刀对着老人的胸口问。

“回家,我家在桥那边。”老人不卑不亢。

那日本兵拿过老人手上的玻璃瓶问:“什么的玩意?”

“菜籽油。”

“吆西!这个留下!你的,可以走了!”

“油不能给你!”老人上前一步,把油瓶抢了过来。

“叭格!”日本兵端着刺刀就刺,老人灵活地转身闪过,一伸手抓住枪杆,一脚踹去,日本兵一个踉跄倒地。另一个日本兵在老人身后一声不响地一个突刺。老人倒在地上,鲜血很快染红了地面,那日本兵跨步上前,再次举起刺刀……

徐风雄目睹一个60多岁的老人悲壮地倒在脚下的土地上,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把鬼子赶出中国,让他们跪在自己脚下认罪。

徐民康和胡宗南是朋友。南京失守后,徐民康听说胡宗南在西安创办黄埔7分校,写信给徐凤雄让他到西安找胡宗南。

徐凤雄到西安找到胡宗南。胡宗南让他进炮兵队。徐凤雄摇摇头,不干。胡宗南又让他学工兵,他还是不同意,说:“我要进步兵队,将来上战场和鬼子面对面地干。”

徐凤雄所在步兵队的总教练姓张,脸上有道刀疤。他原是宪兵部队的一个连长,参加过南京保卫战。胡宗南见他武功好,请他担任教练。

张教练对学员训练非常严格,常挂在他嘴边的一句话是“训练要像实战一样”。巷战、攻城训练的基本动作反复练习,每一个动作都要符合标准;做俯卧撑的次数天天增加,学员们的膀子都撑肿了;武装越野,从一开始的5公里加到10公里,后来又增加到15公里;拼刺训练更严格,要求快、准、狠……为了接近实战,张教练经常把学员们带到野外进行格斗擒拿练习。不到一个月,学员们个个晒爆了几层皮,没有一个身上不挂彩。

高危险、高强度的严格训练,提高了学员们的心理素质,提高了他们的作战能力。一年以后,这批学员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军校毕业后,徐凤雄分到第7军171师512团任排长。第7军是广西部队。广西人尚武,没有武功的,他们根本看不起。徐凤雄心中暗暗感谢“魔鬼张”的严格训练。

512团团长莫敌,士兵们背后称他“莫天王”。莫敌手上有一支100多人的特战队,队员个个能“上刀山,下火海”。“上刀山,下火海”是广西民间的密门功夫,必须从小练习。“上刀山”是用藤条将大刀横绑在两根20多米高的长木上,刀口一律向上,成一刀梯。“上刀山”的人空手赤足,脚踏刀刃口攀上顶端,到顶端后脚踏刀口再下来。“下火海”是光着脚直接踩到通红的火炭上。

徐凤雄刚分到部队,莫敌就让他带一个排在一个叫“老虎嘴”山谷南边的隘口打援。莫敌亲自带特战队在老虎嘴两边设伏。

莫敌亲自带特战队与100多日军白刃战,特战队骁勇异常,100多日军全部被砍死,这次战斗干净利落,特战队只有十几个人受伤,无一阵亡。莫敌一个人砍死30多个日军。

徐凤雄带的一个排成功阻击赶来增援的日军两个多小时,为全歼老虎嘴的日军赢得了时间。战后,莫敌宣布:徐凤雄任连长,缴获的枪支全部补充到徐凤雄连队。

日军非常重视拼刺。日本小学生就开始练习拼刺刀,参军后又经过严格的训练。每一个日本兵都是拼刺高手。三个日军一组,背靠背组成三角形,可以对付十几个中国士兵。100多个日本兵被100多个中国兵砍死,而中国军队无一阵亡,这对日军来说是奇耻大辱。日本人恨死莫敌,派狙击手暗杀他。

徐凤雄的连队驻扎在大别山一个叫钱庄的小山村。一天,莫敌带王大麻子和钱小狗两个警卫和一个会日语的参谋过来找徐凤雄谈事情。突然,村前一块大岩石后面火光一闪,“呯”的一声枪响,莫敌身后的土墙上赫然开了个透明的窟窿。

“有狙击手!”徐凤雄脱口而出。

话音未落,王大麻子手中的冲锋枪对着前面的岩石打过去,岩石周围的低矮的树木被打得枝飞叶散。钱小狗从另一边狂风般地冲过去。

王大麻子和钱小狗不愧为莫敌的哼哈二将,两个配合默契。王大麻子连续不断地点射,将狙击手压制在岩石下,在钱小狗离岩石只有几米时,王大麻子停止射击。钱小狗上前一把将那日军狙击手从岩石后面揪出来。整个过程前后不到两分钟。

那狙击手嘴里“叽里呱啦”的。参谋告诉莫敌,这个狙击手说,他杀过很多中国军官,从未失过手,不知道这次怎么栽了。”莫敌冷冷一笑,对参谋说:“告诉他,打我莫敌的子弹,你们日本还没有造出来呢!”

刺客除了交待是奉安庆司令长官之令刺杀莫敌外,其它什么都不肯讲。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鬼子派人来行刺我,我也该回敬点什么。”莫敌正琢磨着到安庆县域干点什么,战区司令部的一个警卫给莫敌送来一封信,信中命令莫敌十天之内,把安庆司令官妻舅上村尊照抓起来,送战区司令部。

莫敌看完信后,警卫员从包里拿出十几张上村的照片,并把情况作了介绍。这个上村是安庆商会会长,每天上午到县城银行上班,一个叫佐藤的日军小头目负责他的安全。

上个月,司令部派出几个精干特工到县城抓上村。他们选择在上村上班的一条巷子两边伏击。那条巷子,侦察员反复看过地形,两边几户老百姓平时经常关门,很偏僻,本来以为万无一失,想不到刚动手,大批日军就赶到了,人没抓到,几个特工全部被日军打死。原来,佐藤在巷子里安排了暗哨。

莫敌问清情况后,决定亲自出马。莫敌把王副团长喊过来:“我去县城把上村请过来,你安排徐凤雄在县城南门外接应。”

王副团长说:“你带多少人进城?要准备多少枪支弹药?怎么配合?您讲,我现在就去安排。”

“什么都不要,我只带王大麻子。”

“团长,你开什么玩笑,上一次,司令部派出精干特工,外围还有那么多弟兄配合,结果都失败了。现在您只带一个警卫去,您把抓上村当儿戏?”王副团长脸都急红了。

莫敌对王副团长说:“上次,他们动刀动枪的,人家当然不肯来。这次,我去请人家,人家怎会不来?”

曹振声四十多岁,在县警察局做副局长,他是莫敌的眼线,只和莫敌单独联系。

曹振声下班回家,正准备吃晚饭,莫敌一身便装突然来访,曹振声估计有大事,让夫人烧几个菜,端到后花园的一间密室里。菜在桌上摆好,家人退去。屋里只剩下曹振声和莫敌两人。曹振声拿出一瓶好酒,莫敌摇摇手:“今天不喝酒。”

晚饭后,莫敌俯身过去,低声对曹振声说:“上级要求我们把上村抓起来,带到司令部。我反复考虑,这次只可智取,不可强攻,你看这样行不行……”莫敌声音越说越小,离开尺余,就听不清楚了。

曹振声听完后,双眉紧皱,半晌无语。

“有话请讲,畅所欲言。”

“上村的性格,我略知一二,你的办法可以一试。外边的接应,安排好了吗?”

莫敌笑了,拍拍曹振声肩头:“都准备好了,你只要把我交代的事办好就行。”

曹振声看着信心十足的莫敌说:“你要的东西,明天晚上,你过来拿。后天,日军下乡,城里兵办空虚,可以动手。不过,在银行值班的王警长是个精明人,要想个办法对付。”

两人一直商量到深夜,想好了可能遇到的情况,以及对策。

第三天早上,晨雾渐散,红日初升。一辆黑色小汽车从远处开来,平稳地停在银行前面碧绿的草坪上。

身穿日军官服装的莫敌从车上下来,后面是化装成日本兵的王大麻子。莫敌兄自己心中记着的日本小轿停在离自己车不远的地方,心中一喜——上村已在办公室了。莫敌虽然第一次来银行,但他对这里了如指掌。

莫敌走进一楼大厅,守门的迎上来。王大麻子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封印有“武汉日军司令部”字样的函件。守门的见是武汉司令部的文件,不敢怠慢,赶紧报告银行办公室值班的王警长。

王警长打开信函一看,上面写着,让上村接信后,立即赶到武汉参加金融会议。上面有司令部办公室小佐一郎的亲笔签名,用的是司令部专用公函纸,盖着司令部的鲜红大印。

王警长正犹豫,桌上电话响了。电话是安庆司令部打来的,告诉王警长,今天武汉那边有人过来。王警长打消心中的疑惑,把莫敌和王大麻子带到上村办公室,泡好茶后,转身下楼。

上村把信看了两遍,最后目光停留在印章上,仔细一瞅,脸色大变,惊问:“你们是什么人?”

莫敌在上村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下,若无其事地说:“别紧张,我是莫敌,麻烦上村先生跟我们走一趟。”

“好,我跟你们走……”上村停了一下,转了个身,“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伸手就去抓话筒,就在上村的手即将拿起话筒的一瞬间,一只粗大的手抢在前面扣住了话筒,上村身后传来王大麻子冷冷的声音:“少耍花招!小心你的狗命。”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上村脖子上。上村豆大汗珠从额头上滚下。

莫敌轻轻一笑,向王大麻子挥了挥手,随手拿了条毛巾递给上村:“擦擦脸,外面人看到不好。安庆的日军虽多,可在我莫敌眼里,他们都是废物。这城里城外,就如无人之境。我想来就可以来,想走就能走,准能挡得了我?”说完,一用力,手中的茶杯被他一下子捏碎。上村心中一惊:“此人武功过人。”乖乖就范。

莫敌和王大麻子一左一右陪着上村出了办公室,连隔壁的保镖都没有惊动。

上村出门后,王警长见他身边一个保镖都没有,想想不放心,拔通安庆日军司令部的电话,想核实一下情况。司令部明确告诉他,没有听说武汉那边开什么金融会议,更没有听说武汉那边有人过来,司令部也没有给他打过电话。王警长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当再次听到肯定的答复后,王警长脸都吓白了。

小汽车开到南门要出城,站岗的日军小头目见上村在车上,正准备放行,岗亭那边电话响了,一个日军士兵接完电话后,大喊:“把那辆车拦下来!”

王大麻子一加油门,小汽车箭一般射出。

公路旁边的山坡上,徐凤雄带一个班的弟兄已在这里潜伏两天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军摩托车速度快,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小汽车拐过一个弯上了大路,日军摩托车也上来了。山坡上的徐凤雄一声令下:“放!”预先准备好的树桩、石头雨点般落下。前面两辆摩托车上的几个日本兵被砸成肉泥,路一下子堵住了。

莫敌回头对上村一笑:“感谢贵军一路相送。”

安庆日军司令给莫敌写信,愿意用大米、食盐等物资换人,否则派飞机过来轰炸。莫敌回信,爱莫能助,人已送司令部了,欢迎飞机来大别山。

日军通过测向仪锁定莫敌指挥所的位置,一架架飞机像黑色的铁乌鸦追着莫敌的部队轰炸。

莫敌手下两个连长炸死,一个营长炸伤,部队损失严重。徐风雄的那个连也伤亡了十几个士兵,他向莫敌请示:“怎么办?”“你那个连的士兵不是都用三八大盖了吗?那枪射程远,杀伤力强,如果同时开火,威力会很大。”莫敌看着天上的飞机答非所问。

“您的意思让我们用步枪打飞机?”

“对!用他们的武器,打他们的飞机。你的连装备最好,明天你带部队和团部一起行动。”莫敌看着飞远的飞机,向下用力一挥手,“明天让你们有来无回!”

第二天大早,部队往大别山深处转移,傲慢的日机追着轰炸,绝对的空中优势让他们肆无忌惮。目标在前方出现,这群铁乌鸦照例鱼贯着俯冲过来。

“打!”徐凤雄一声令下,一百多支步枪,七八挺轻机枪同时喷出愤怒的火舌,在空中交织成一道严密的火网。

一架“零式”日机猛地一颤,发出嘶裂的怪叫声,摇摇晃晃向远处低低地滑下去,身后是一股浓浓黑烟,撞到对面山崖上,“轰”的一声变成了碎片。

其它飞机见势不妙,一拉升降杠飞高了。

下午,又击落了一架日机。

莫敌一天击落两架日机的战报报到战区司令部,司令部根本不信。

莫敌带部队进大别山后,日军继续围剿。

一天中午,一架日机飞临部队上空。徐凤雄手下的士兵看到飞机手就痒,照例举枪就打。那架日机受伤后,栽到远处的山谷中。

第二天,大别山一带,突然出现两个师团的日军。“奇怪,这么多鬼子来干什么?”莫敌一下子摸不清日军来的目的,只感到这是补充装备的好机会,立即命令手下各部队利用地形地物投入战斗,缴获的物资不用上交。

一天大早,莫敌让徐凤雄带部队在狮子岭上搭帐篷。帐篷搭好后,部队悄悄撤到狮子岭对面山头。

中午,日军集中大炮,猛轰狮子岭。炮声一停,日军步兵冲上狮子岭。占领狮子岭的日军发现整个山头已被夷为平地。埋伏在狮子岭对面山头的徐凤雄见日军步兵陆续上来了,心中大喜,一挥手,几个士兵把最近缴获的4门日本山炮拉了上来。徐凤雄迅速将炮口对准狮子岭阵地上的日军,校准目标后,4门山炮不断向狮子岭上的日军开火……一颗颗炮弹从天而降,狮子岭上已没有掩体了,日军没有藏身的地方,炮弹一响,日军倒下一片。

日军山炮重量轻,两个士兵就能推着跑,机动性好。等狮子岭下的日军发现炮弹是来自狮子岭对面山头时,徐凤雄已带着山炮转移了。一伙日军冲上山头,只看到一颗颗大树、篙草和密集藤木。

日军吃了大亏,动用侦察机盯上徐凤雄的部队。日军前堵后追,把徐凤雄逼到一处山谷中。徐凤雄当机立断,命今士兵:“把山炮炸掉,往山上撤!”

徐凤雄带部队边打边退往山顶,日军在后面紧追不放。一个多小时后,警卫气喘吁吁地跑到徐凤雄身边报告:“连长,后面是断崖。”徐凤雄上前一看,高高的山崖一眼望不见底。山下的日军越来越近了。一个士兵说:“连长,我没子弹了。”另一个士兵说:“我子弹也打光了。”

徐凤雄从背上拔出大刀,下令:“准备白刃战!”这时,日军身后突然响起机关枪的怒吼,一支队伍杀了过来。莫敌听说徐凤雄被日军围困,集中几十挺轻机枪,带上特战队从日军包围圈上撕开一个口子,把徐风雄救了出来。

徐凤雄愧疚地说:“团长,4门山炮全丢了。”

莫敌说:“狮子岭上报销了100多个鬼子,值了!”

徐凤雄心中一热,想不到遇上这么好的团长,挺身敬了个礼:“团长,遇上您,我三生有幸。您的救命之恩,我这辈子不会忘。”

整个大别山一带枪炮声不断,山上的土匪也眼馋了,纷纷下山伏击小股的日军部队。

大别山一带这么大的动作,惊动了蒋介石,他看着地图问:“大别山一带搞什么名堂?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日军?”

一个参谋给战区司令部打了个电话,把事情搞清楚,向蒋介石汇报:第7军512团一个叫莫敌的团长,手下有一支特战队,在大别山老虎嘴砍死100多日军,而这支特战队只有十几个受伤,没有一个牺牲,莫敌一个人砍死30多个日军。日本人恨死莫敌,派人暗杀,没有成功。莫敌带一个警卫潜入安庆县城,把安庆司令官的妻舅抓起来,送到战区司令部。日军司令气坏了,派飞机追着他炸。莫敌让手下一个连长用步枪和机关枪打飞机,一天曾打下过两架飞机。前几天,有一架坐着日军高级军官的飞机经过大别山,也被打下来了。日军出动大部队是为了寻找那高级军官的遗骸。莫敌见有机可乘,利用地利伏击日军,斩获颇丰。

参谋告诉蒋介石,这个莫敌有真本事,能“上刀山,下火海”。

蒋介石问:“上刀山,下火海”是什么意思?

参谋说,“上刀山”是用藤条将大刀模绑在两根20多米高的长木上,刀口一律向上,成一刀梯。那莫敌空手赤足,脚踏刀刃口攀上顶端,到顶端后脚踏刀口再下来。

“下火海”呢?蒋介石继续问。

“下火海”是光着脚直接踩到通红的火炭上。

…… ……

“100多人砍死100多鬼子,无一阵亡,莫敌一个人砍死30多个日军;带一个警卫潜入安庆县城,就能把安庆司令官的妻舅抓起来;步枪打飞机,上刀山,下火海;……妈呀!我手下有这样的能人!”蒋介石像听童话故事一样,一时回不过神来。

“这个莫敌是黄埔多少期的?”

“他不是黄埔的。此人性格耿直,抗战好几年了,打了不少胜仗,还只是个团长。”

蒋介石抬手重重地拍在军用地图上,喝斥道:“娘希匹,我手下竟然有这么能打仗的军官。哪个混账长官让他现在还做团长?这个莫敌,我要见他!”

莫敌应蒋介石之邀乘飞机前往重庆。

一个军官带两个宪兵早早在重庆机场等候。莫敌下了飞机,钻进已发动的小汽车里前往蒋介石官邸。

汽车在重庆郊区黄山脚下停了下来。重庆城外的黄山上有几幢小楼,抗战前是四川商人黄云阶的私人别墅。重庆成了陪都后,黄山别墅成了蒋介石的住地。

在宪兵军官的引领下,莫敌沿着青石路向山上走去。

蒋介石的待卫官早接到通知,把莫敌迎进客厅。一会儿,蒋介石身穿真丝纺绸大褂从外面进来,莫敌赶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迎接。

“坐、坐!……你坐、你坐!……”蒋介石笑容满面。

在战场上潇洒自如的莫敌在蒋介石面前显得很拘谨,手不知道往哪放。

蒋介石心中一动,这个人很重义气,一旦忠心于谁,必能两胁插刀。

蒋介石拿过一张信纸,一边问莫敌部队装备的情况,一边快速地在纸上刷刷地写。最后,他把写好的纸递给莫敌,问:“你看这样可以吗?”

莫敌接过信纸一看,吓了一跳:“委座,这些武器?”

“都是给你的,你打鬼子用得着。”

“可这些武器足以装备一个师……”

“不要讲了!我都知道了,你做师长是早晚的事。”蒋介石满面春风。

莫敌感到像做梦一样,手捧着信纸说:“这些装备什么时候能到位?”当时政府办事拖拖拉拉,尤其是杂牌部队,即使有蒋介石批的条子,想领武器,还必须给办事人员送礼。要不然,不是手榴弹刚被别的部队领走了,就是子弹还没有运到库房。

“3天!”蒋介石伸出三个指头。

“3天?”

“对,3天。”蒋介石转身吩咐侍卫,“留莫将军吃饭。”

“什么,将军?”莫敌吃了一惊,“我什么时候做将军了。”

在一旁的宋美龄轻轻一笑:“将军也是早晚的事。”说着把桌上泡好的茶端起来递给莫敌,“委员长只喝白开水,这茶是专门泡给莫将军的。”

在和日军白刃战中手脚利索的莫敌,接过宋美龄递过来的茶杯,手却在颤抖。

莫敌和蒋介石夫妇分手时,眼里竟闪着点点亮光,他心中暗暗发誓,将来要以死报答委员长的知遇之恩、提携之情。

莫敌离开后,蒋介石立即给后勤部门打电话。蒋介石亲自安排,庞大的官僚机器立刻高速运转起来。3天之后,莫敌部队装备焕然一新。1个月后,莫敌任少将师长,徐凤雄调到莫敌身边做参谋。

1945年春天,佐藤奉命带一个小队的日军坚守589高地,589高地是保卫日军飞机场的一个重要据点,工事坚固。中国军队曾动用一个加强连,但最终未能拔掉这颗钉子。

1945年8月,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莫敌带师指挥部一行人来到山下,让人给佐藤带话:放下武器,下山投降!佐藤回话:愿意向莫将军投降,不过,必须派个代表上山洽谈具体事宜。莫敌让会日语的孙连长带两个警卫上去。

不到1个小时,山上的旗杆升起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他们把孙连长杀了!”莫敌旁边的警卫员惊呼。

莫敌火了:“徐参谋,你带一个连从后山上去!”回头对特战队的士兵说:“只要山头开火,你们就往上冲,山上的日军一个都别放走!那个叫佐藤的队长给我抓起来,我要剥他的皮。”

徐凤雄带队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奔到后山,连他自己都无法相像是怎样从险峻的后山崖壁上爬上去的。

徐凤雄上去后,端起冲锋枪对着战壕里的日军吼开了。这伙日军一阵慌乱后,迅速做出反应,嚎叫着散开,集中各种火器猛烈还击,企图把从后山上来的中国军队压下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伙日军枪法准,一个正在开枪的中国士兵头部中了一枪,倒在徐凤雄脚下。徐凤雄身边的一个士兵刚一探身,胸口就挨了一枪。枪战刚进行了几分钟,徐凤雄这边就牺牲了十几个战士。好在后边的士兵陆续上来,徐凤雄这边的火力越来越猛了,很快把日军火力压了下去。这时,山下的枪声也密了,莫敌指挥士兵往山头攻,前后夹击,山上的日军乱了,开始东逃西窜。

徐凤雄一跃而起,追着日军打,手中的冲锋枪不断地呼叫,毫不手软,日军一个个倒了下去。突然,他发现身上的5个弹夹全打光了,把枪一扔,随手抓起一个牺牲战友的冲锋枪,继续追赶为数不多的日军。

徐凤雄见一个日军官带两个士兵往后山跑。

“那是佐藤。”徐凤雄旁边一个战友叫了一声。

徐凤雄举枪就打,却发现枪膛里没子弹了。那日军官回身开了一枪,徐凤雄史觉得一股劲风从头上刮过。

“徐参谋小心!”一个战士一把将徐凤雄推倒,同时手中的冲锋枪打出一个点射,佐藤后边的两个日军迅速隐蔽到一块岩石后面还击。

一个战士抓起一颗手榴弹,拉开火线等了三四秒后,手一扬,手榴弹在两个日军隐蔽的岩石上空爆炸。硝烟未尽,徐凤雄猛扑过去发现,岩石后面只有两具日军士兵的尸体,佐藤不见了。

此战,中国军队阵亡30多人,20多人负伤,山上日军除佐藤逃脱外,50多个日军全部被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