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克开封 再战睢杞—华野八纵在豫东战役

1948年夏,中原和华东战场的国民党军,由于受到我军的连续打击,被迫采取分区防御,力图“坚守中原”。为此,蒋介石将其34个整编师,70个旅调集到各个战略要点和交通线上,并以26个旅编成几个机动兵团,妄图抵御解放军的进攻。为了打破国民党的中原防御体系,正在河南濮阳休整的华东野战军第一、第四、第六纵队、特种兵纵队和两广纵队,在粟裕代司令员的率领下,于5月31日日南渡黄河。这时,北线国民党军邱清泉的第五军(辖整编第五师,第七十师)、整编第七十五师、整编第八十八师之新二十一旅等部,猬集于鲁西南定陶一带。此外,国民党整编第八十三师在金乡一带,整编第七十二、第二十五师在徐州、新安镇一带。

此时,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命令华东野战军围歼邱清泉的第五军与鲁西南地区。战役意图是:以华东野战军第一、第四、第六纵队、特种兵纵队和两广纵队从北面;以华东野战军陈唐兵团的第三、第八、第十纵队兼程北上,夹击围歼邱清泉的第五军于鲁西南地区。

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在副(代)司令员张仁初、副(代)政治委员王一平的率领下(第八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王建安于5月下旬奉命上调),6月上旬刚刚结束了在西平、遂平阻击国民党整编十一师的任务,正移动至临颍待命。12日,就接到了上级命令,向徐州和开封之间的考城、成武地区挺进,准备参加歼灭邱清泉第五军的战斗。与第八纵队同时从临颍地区向鲁西南开进的还有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代司令员孙继先、政委丁秋生)。为了完成中央军委交给的歼灭国民党第五军的任务,第八、第三两纵队日夜兼程,向鲁西南地区快速行进着。

六月十五日,张仁初和王一平率领第八纵队经过黄泛区,进到了圉镇地区。中午休息时间,突然接到中央军委和粟裕司令员的命令,要第八、第三纵队攻打开封。张仁初和王一平立即下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宿营待命。随后,陈士榘司令员和唐亮政治委员,召集第三纵队代司令员孙继先、政治委员丁秋生,第八纵队副(代)司令员张仁初、副(代)政治委员王一平等开会,布置攻打开封的任务。

开封是河南省省会,也是中原政治、军事、文化重镇及其反动统治的神经中枢,是敌人长期设防的城市。蒋介石在其“国大”会议上,更是亲自向河南“国大”代表拍着胸脯保证,开封决不会丢失。国民党军在开封的守备力量比较强。以整编第六十六师第十三旅所辖的三个团为主力,再加上第六十八师一个团和河南保安部队七个团,共4万余人驻守开封。担任城防主力的六十六师,装备优良,擅长防守和冲击,常以少数步兵及自动武器配备于城墙、城门,主力则隐蔽于附近机动,炮火配合也较为密切。他们从城关到城内构筑了三道防线。设置了大量永久性或半永久性工事。第六十六师师部设置在城内制高点龙亭之上,组成核心防御系统,敌人自吹为“固若金汤”,“可保无虞”。

在兵团的作战会议上,陈士榘司令员站在五万分之一的开封城区地图前向张仁初和孙继先部署攻城任务:“17日晚7点半,向开封发起总攻。三纵向曹关曹门,宋关宋门、北门实施攻击,八纵向南关大南门、小南门、西关西门实施攻击。同志哥,这和打洛阳不同,开封地处黄泛平原,有利于敌人增援,不利我军攻坚。这就决定了我们的战法,连续爆破,连续突击,不惜牺牲,速战速决。力争五天之内拿下开封!”

接着,陈士榘司令员加重语气说道:“开封,是河南省省会,也是我军将要攻占的国民党在关内的第一个省会城市。打好了我们立功去见主席;打不好,我、老张、老孙我们自己捆起来,去见军事法庭。”

这时,张仁初和孙继先相对无言,默默的抽着香烟。突然,张仁初首先发问:“谁是主攻方向?”孙继先也接着问道:“谁是主攻部队?”

陈士榘断然地说:“这次攻坚,根据开封地形,根据敌人指挥状况,我不预定主攻和佯攻方向。因此,也不指定主攻和协同部队,哪个部队先突进去,哪个部队就是主攻部队!”

张仁初用近乎挑衅的口气说:“老孙,就看你的了。”孙继先回应道:“什么话,还是看你的。”陈士榘说道:“你们都别谦虚了,我就看你们俩的!”

与此同时,兵团政治委员唐亮在组织第八、第三纵队的政工干部王一平、丁秋生、李耀文、刘春等召开政工会议。

圉镇位于杞县以南,要攻打开封,陈唐兵团就得转头向西北方向前进,因时间紧迫,各方面的准备工作都在紧张的进行。兵团将作战计划和部署情况分别报告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华野指挥部,并将安民布告和有关城市政策的主要内容报请中央审批。党中央对开封战役非常重视,毛主席亲自拟定安民布告和对开封守敌的喊话材料,由新华社发给随同兵团行动的新华社华东分社,由该社社长康矛召转交给陈士榘和唐亮。

根据中央军委和华野指挥部批准的开封战役作战部署。陈士榘和唐亮对攻击开封的所属部队做出了部署:暂归陈唐兵团指挥的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进至中牟、张庄街地区,并指挥豫皖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第五军分区(原华野八纵第二十四师组成)七十一团(原华野八纵第七十一团)破袭陇海路汴郑路段,阻击可能由郑州东援之敌;第八纵队从赤仓、陈留地区,以两天行程,于十六日晚完成对开封以西以南的包围;第三纵队从杞县、高阳地区,以两天行程,于十六日晚完成对开封以东以北的包围;兵团指挥部于六月十五日晚自圉镇出发,以两天行程进至开封附近指挥。

此外,在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首长的统一部署下,中原野战军第一、第三纵队和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在位于开封西南的上蔡、西平地区阻击敌十八军。华东野战军北线兵团主力第一、第四、第六、两广纵队、特种兵纵队直插开封东面的曹县、民权、兰封地区,正面阻击敌第五军、整编第七十五、第八十三师。豫皖苏军区独立旅及第一军分区地方武装,负责破袭内黄、民权至商丘段陇海路,并相机袭击兰封。

万事俱备,夺取中原战略要地开封的战斗就要打响了。攻城部队决心以实际行动响应华野首长号召:在夏季“打几个好仗,打开中原战局,改变中原形势,便利而后作战行动。”

6月15日,国民党军空军侦察,在尉氏、通许发现华野陈唐兵团部队;6月16日,在长葛、邸阁附近亦发现我军有大部队向东行动;杞县附近也有我军出现。但国民党军首脑错误的判断我军第三、第八纵队向鲁西南运动,是为了参加鲁西南会战。

6月15日下午,张仁初、王一平在兵团参加了作战会议回到纵队以后,立刻就组织有关人员,研究作战部署和打法,并草拟安民布告,制定城市政策、入城纪律和注意事项等攻击开封的准备工作。次日晨,部队开始行动,张仁初、王一平率领第八纵队第二十二、第二十三师及纵队特务团、炮兵团,共9个团的兵力,快速向开封挺进。

6月16日,第八纵队第二十二师在由赤仓向开封进发的途中,途经陈留歼灭了驻该县县城的国民党保安团,打响了攻克开封的第一枪,揭开了开封战役的序幕。16日晚,张仁初、王一平率领第八纵队,完成了对开封以西、以南的包围;同时,第三纵队也完成了对开封以东、以北的包围。

陈唐兵团攻城各部队以这样快的速度就包围了开封,大出敌人的意料。整编第六十八师第一一九旅由考城而来,第八纵队正在组织勘察地形,正巧碰上了该旅的运输部队。只见来了一队国民党军,领头的军官歪戴着帽子,叼着香烟,还挽着妖艳的女人,他们立即成了八纵的俘虏,随行护送的弹药,也成了八纵额外的战利品。

6月17日,陈士榘、唐亮向第八、第三纵队下达了发起攻击开封的部署命令。命令各纵要吸取攻克洛阳的打法和经验,力求以奔袭手段袭占各关,尔后有依托地迅速突破城门进行速战速决,争取三至五天内解决夺取开封的战斗。

6月17日7点30分,攻击开封的外围战斗在开封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打响。战斗开始以后,张仁初指挥第八纵队第二十三师,首先肃清了南关车站、飞机场、南大堤等据点的敌人,并攻占了南关;第二十二师攻占了西关,而后由南面、西面实施攻城。第三纵队则攻击了曹门关、宋门关区域之敌,其中八师攻占了曹门关、九师抢占了宋门关,而后由东面、北面实施攻城。

17日上午,第八纵队二十三师六十九团三营占领开封车站以后,正在追歼敌保安第二旅。刚追到铁路旁边,就听得一声怪叫,从西面飞速的开来了一辆铁甲列车。列车上的山炮、六零炮、轻重机枪猛烈射击,企图截断我九连的追击道路。九连连长刘兆春立即组织2挺重机枪,6挺轻机枪和排子手榴弹向这个庞然大物开火。九连的全团“射击模范”——机枪班副班长王成高则用钢芯弹封锁住了装甲列车的机枪射孔,这个庞然大物见势不妙,想夺路逃跑,可是列车前后的铁轨已被我军切断,在九连一阵狠狠地打击下,它就瘫痪在了铁道上。敌军连长带着50多名士兵缴械投降。铁甲列车和车上的武器弹药,都被九连缴获。仅山炮弹一项,就缴获了近千发。

17日上午,二十三师六十七团四连,在纵队炮兵团猛烈的炮火支援下,仅用了20分钟,就越过了3道壕沟,接着又击退了敌军3次反冲锋,突破了福音堂的外围工事,为攻城部队打下了立足点。当日下午1点,四连再战南关邮电局大楼,敌保安第二旅旅部和两个营固守在这座大楼里。四连用连续爆破打开通道,战士们端起刺刀,喊着震天的杀声冲进大楼,在连队的配合下全歼守敌。

截止18日晚6时,开封的各关大部守敌都被我军肃清,第八、第三两纵队的攻击部队已靠近城墙,“在奔袭中攻占开封城外各关”的战术成功的得到了实施。

18日晚11时,总攻开封的战斗开始了。张仁初指挥的第八纵队,趁守敌惊慌失措,不给守敌以进一步加强城关防御的机会,采取了突然袭击的战法。仅用了5分钟的时间,就首先突破了敌军的防御。

当时,在我军总攻击开始以后,第二十三师第六十九团三营在我军炮火压制敌人之时,没等炮火停息,就绕过小(新)南门外两侧的火力点,进行了连续爆破。八连连长尹作范、指导员王元洪把全连编成10个爆破组,尹作范率领3个爆破组首先进行爆破,他们英勇顽强,用60斤重的炸药包,连续进行了11次爆破,终于将小南门的东门洞炸开。接着,四连连长孟宪文立即带领一排突击队,穿过弹雨和爆炸后的烟幕,在总攻开始后仅用了5分钟就突入城内,他们冒着敌人的机枪扫射,冲过了百米的开阔地,登上了小南门的城楼。

当时敌人在小南门城楼上筑有环形防御工事,这对我军攻占城楼后利用原有工事打击城内敌人反扑,巩固突破口并扩大战果,是十分有利的。英雄连长孟宪文迅速将突击队兵分两路,一路依托小南门城楼西部、另一路依托东部的工事,顽强的抗击着敌人的疯狂反扑。在他们顽强的抗击着敌军反冲锋的同时,六十九团一连“李干排”、三连“张怀圣排”、二连1个班以及第六十八团二营六连的2个排,共约5个多排的兵力,从小南门快速涌入城内。他们迅速占领了部分民房,随后转入了巷战......

小南门的丢失,使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整编第六十六师师长李仲新像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发起疯来,他们枪毙了防守小南门的营长,慌乱中又急令保安七旅旅长亲自率部配合整编第六十六师工兵营、辎重营,对小南门进行疯狂的反扑,连续几次都未成功,刘茂恩恼羞成怒,又枪毙了组织反扑的团长。然后,继续增调兵力,并增派第六十六师副师长亲自督战。

敌人竭尽全力的企图夺回小南门,他们以密集炮火封锁了小南门我军后续部队的进城道路,切断了已突入城中的我军五个排与城外部队的联系,然后全力反冲锋,以图拔除这个楔入敌人内部的钉子,

此时,由于小南门门外两侧敌人的火力点尚未被扫清,打开的通道天亮后为敌内外火力封锁,遮断了我城内外部队的联系,我入城部队5个排陷于孤立,后续部队不能投入城内,情况异常危急。但在城头上,我军登城部队可以通过喊话同城外部队联系。

此时,张仁初亲临小南门攻城第一线,他一面组织纵队炮兵团和其它轻重火力,向城内反扑的敌人实施攻击,支援突入城内的部队固守突破口;一面组织城外的部队,加强火力,集中力量向城门外两侧的火力点全力攻击,力图为后续部队攻进城内扫清障碍。同时,他命令攻击西门的第二十二师加强攻势,力争突破城门并减轻小南门方向攻击部队的压力。

同时,张仁初命令入城部队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坚守到19日下午4时,以保证后续部队的进入和突破点的巩固。登上城楼的勇士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在瓦砾和浓烟中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第六十八团六连副政治指导员梁绪德主动指挥突入各部,组织30名重伤员坚守城楼,其余轻伤员下城反冲锋。他们尽管伤亡惨重,但还是死顶不退,始终没有让敌人夺去阵地......

第八纵队夺取了小南门,造成了城内敌军的极大恐慌,他们调兵遣将,竭力增援小南门方向,因此,造成了城内其他方向敌军防御的削弱。

陈士榘司令员立即发现了敌人的这一动向,他命令正在攻击宋门的第三纵队,要充分利用敌人集中火力向小南门轰击和组织反扑的机会,加强对宋门的攻击,要乘敌人注意力分散之机,一举突破开封城防。

19日凌晨,第三纵队在经过猛烈的炮火准备以后,该纵队的突击部队突破了宋门,当敌军指挥部发现宋门被第三纵队突破时,又马上调转炮火对宋门进行猛轰,企图消灭第三纵队突击队于城门口,阻止我军前进。而第三纵队则利用敌人炮火间隙一下子突进两个团,随后又将攻曹门的两个团迅速调到宋门投入城内,在站稳脚跟后,即分两路,一部向纵深发展,一部向小南门方向突击。

此时,第八纵队乘第三纵队突破宋门,原封锁小南门的敌人火力部分转向宋门之际,组织力量迅速扫清了小南门外两侧敌地堡群,两度控制突破口,主力部队随即打入城内与在城楼坚持部队会合。19日晨6时,第八纵队坚守小南门城楼阵地的勇士们在整整坚持了7个小时之后,终于和大部队会合了。

19日上午,第八纵队又相继突破了大南门和西门,纵队主力随即突入城内。第二十二师第六十四团从西门突入城内后,一举俘敌近千人,缴获汽车近百辆。第八纵队突入城内的各团在巷战中,采取正面钳击、主力迂回,分割包围的战法,快速地分别把省政府、鼓楼、地方法院、绥靖公署、监狱等各要点包围。激战至20日晚9时,第八纵队全部歼灭了在其作战区域内的敌军。当晚,李仲辛见势不妙,下令其整编第六十六师所部撤至龙亭、教养院、华北运动场和城西北角等地死守。刘茂恩也将保安部队撤至省政府,企图收缩防线,固守待援。”

20日,蒋介石见守卫开封的整编第六十六师实在力不能支,便乘专机亲临开封上空督战。

“美龄”专机座舱内,蒋介石对着话筒喊:“龙亭屹立,开封乃存。开封不失,全盘皆活!仲辛弟重任千钧。我已严令邱清泉、区寿年、胡琏、孙元良、刘汝明远近各路司令官多路疾进,聚歼共军主力于开封城下,开封会战,稳操胜券。仲辛弟当立头功,万不保有怯敌弃城之举。如是,将成为千秋万世之罪人。”李仲辛则信誓旦旦咬牙切齿的回答:“确保龙亭,不成功便成仁!”

蒋介石斥责他:“哪个要你成仁,只需你再坚守24小时,各路援军就到了!”

早在我军攻击开封战斗将要打响的时候,蒋介石就命令国民党第十八军星夜兼程北上增援开封。六月十六日,第十八军进至上蔡城及东洪桥西南地区。此时,华东野战军第十纵队(司令员宋时轮)正在舞阳、叶县地区休整。陈士榘、唐亮当即令其停止休整,会同中原野战军的第一、第三纵队,向上蔡地区开进,阻击敌十八军的增援。十纵全体指战员不顾疲劳,一昼夜急行军一百八十里,十七日拂晓到达上蔡城近郊,当天与敌展开激烈战斗。指战员们顽强地坚守阵地,打退敌人多次攻击,杀伤敌人五千多名,迫使敌人不能前进一步,而后协同担任阻援任务的其它纵队,保证了夺取开封战役的胜利。

国民党军原来估计解放军即使攻打开封,也是由北面进攻,因此在城北配置了较多炮火。但我军后来由南边发起攻击,与敌人估计相反,这样,敌炮火只好隔着龙亭向南发炮,威力大减。等我军迅速突破城门之时,敌炮兵只顾转移阵地,不能压制我军。况且敌军指挥官贪生怕死,只躲在碉堡里瞎指挥,不明外面战况。在开封守敌节节败退、处境危殆的情况下,蒋介石只好借助空军的轰炸威胁我军,提高士气。蒋介石命令空军司令王叔铭不惜一切代价轰炸开封,仅六月二十日一天,就在开封投炸弹二十吨左右。美国合众国际社报道说:“国军飞机轰炸开封的结果,是使和平居民死伤达六、七万之众。”

为了避免和平居民惨遭敌机杀害,解放军一突进城内就立即命令部队打开四门,组织和协助群众疏散到城外安全地带。国民党军不但昼夜不停地进行野蛮轰炸,而且又在城内外商业繁华地区及文化机关区域,到处纵火焚烧,肆意抢掠,甚至枪杀救火群众,当我军第八、第三纵队入城时,到处火光冲天,尸臭难闻。尽管这样,我军指战员仍然一面救火,一面向敌军发起摧枯拉朽般的进攻。国民党河南省主席刘茂恩用鸭血涂抹全身,装成一个受伤的老“教授”,由他卫士的老婆扮作女儿,然后爬上一辆独轮车被人推着,混在疏散群众之中溜出了开封。

经过激烈的战斗之后,开封战役已近尾声,只剩下教养院、龙亭等地尚未解决。龙亭是一座清代建筑,相传龙亭的这个“台基”是宋太祖赵匡胤登基的金銮宝殿。这个地方是全城最高大的遗留古代建筑,四周是又高又宽的红墙。亭前左右有潘、杨两个湖。还有一条惠济河。龙亭的四周地堡群和炮兵阵地,坚固异常,易守难攻。整编第六十六师师长李仲辛和师参谋长在此指挥。

21日下午6时30分,600多门大小火炮,同时向龙亭周围射击,敌军12个大地堡,顷刻间被炸的烟消云散。第八纵队第六十五团一连副连长、战斗英雄韩耀亭和第三纵队“郭继胜连”副连长孙玉堂各率一支突击队,登上了龙亭的围墙,歼灭了顽抗的敌人。李仲辛被击毙,整编第六十六师参谋长游凌云,第十三旅旅长张洁被我军生俘。

经过5个多小时的鏖战,22日凌晨,八纵六十五团一连和三纵“郭继胜连”在龙亭上胜利会师,豫东战役的第一阶段——开封战役终于胜利结束了。我军第八、第三两个纵队,共歼敌3.9万人(除国民党河南省长刘茂恩化装潜逃外),缴获了6000多支库存步枪,3000多桶汽油,32门高射炮,以及其它大批军用物资。在开封战役中,第八纵队共毙、伤、俘敌2.1万人。

6月23日,党中央给华野、中野全体指战员发来了祝贺开封大捷的电报:“庆祝你们解放开封省城及歼敌三万人的伟大胜利。尚望继续努力,为消灭蒋敌,解放全中国人民而战。”党中央的贺电,极大地鼓舞了第八、第三纵队广大指战员的斗志。

此时,华野指机关已南下进抵开封附近,粟裕同志赶到开封城,在天主教堂内我军兵团指挥部同陈士榘、唐亮以及第八、第三纵队的领导见面。在会上,粟裕司令员将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第二十六旅旅长向守志介绍给张仁初说:“张司令,你在攻打开封西门的时候,是向旅长在中牟死死地顶住了郑州来援的国民党军,如果不是他,你们八纵的屁股早就被敌人咬上一口了。”张仁初转过身,紧紧地握着向守志旅长的手说:“感谢中原老大哥,感谢你们的支援啊.....”

开封,是我军在关内夺取的第一个省会城市,我军仅用五天就胜利的攻克了开封,为我军今后解放大城市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我军占领开封后,蒋介石急令邱清泉、区寿年兵团向开封急进,企图乘我军疲劳之机,一举歼灭我第八、第三纵队于开封,挽回其惨重的失败。

面对当时的战场形势,粟裕代司令员毅然决策,放弃开封,引诱邱、区两兵团之间拉开距离,然后集中兵力围歼区寿年兵团,为了达到此战役目的,华东野战军西线兵团的任务也由攻城阻援改为弃城打援。于6月26日撤出开封。

这时,从民权地区向开封前进的区寿年兵团,由于我阻击部队东移,它也被牵着鼻子到了睢县、杞县地区。这样,就把原来齐头并进的邱、区两兵团的间隔拉开了距离。这是一个极好的战机。

6月26日,张仁初奉命率第八纵队主动撤出开封后,向通许方向运动。邱清泉兵团于当日进占开封后,随即以主力尾追第八纵队。而区寿年兵团于26日进抵睢县西北的铁佛寺、龙王店地区后,即徘徊不前,这时,邱、区两兵团之间,就形成了一个宽40公里的间隔。歼灭区兵团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这时,位于杞县西南地区的张仁初和王一平接到兵团命令:令第八、第三、第十纵队和两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由陈士榘、唐亮统一指挥,阻隔邱、区两兵团,阻击邱清泉兵团东援。27日晚,华野突击集团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叶飞)、第四纵队(司令员陶勇)、第六纵队(司令员王必成)、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在西线兵团副司令员叶飞的统一指挥下,不待查明区寿年兵团的具体分布,即乘其立足未稳,就从四面八方对其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打的区寿年兵团完全乱了阵脚。

蒋介石见区寿年兵团被围,形势岌岌可危,即严令邱清泉兵团急速东援。28日,邱清泉的第五军第二0 0旅向八纵二十二师六十五团阵地发起进攻,六十五团坚守阵地,击退了敌人数次冲锋,给敌以重大杀伤后于当晚撤出战斗。

29日,敌第七十师第九十六旅在坦克的配合下,向第二十二师第六十四团坚守的马呰、孙呰阵地发起进攻,第六十四团向敌军发起反冲击,激战两小时后,将敌击退,击毁敌军坦克两辆,缴获一辆。

同日,敌军第七十师第一三七旅向八纵的饮马池、高阳集、王固、苏所等阵地发起连续进攻,企图分割我军各阵地联系。但我军官兵以积极抗击和反冲击等手段,顽强的守住了主要阵地,粉碎了敌军的企图。

敌第五军连续两天向我军攻击无大进展,邱清泉恼羞成怒,便于6月30日和7月1日向第八纵队的阵地发起了3次更大规模的进攻。但是,张仁初指挥第八纵队顽强防御,英勇战斗,多次利用反冲击阻滞敌进攻,使敌人始终未能突破我军阵地。此时,围歼区寿年兵团的战斗已接近尾声,邱清泉见状无奈,亦怕反遭我军合围,被迫于7月1日下午败退。

从6月28日至7月1日,张仁初和王一平指挥第八纵队,在通许至王司地区30公里的宽大正面上,以坚决的固守和连续不断的反冲击,阻滞了敌军3个旅兵力的轮番攻击,使其在4昼夜的时间里向东前进了不到5公里,有力地支援了我军突击集团的作战,使邱清泉兵团眼看着十几公里以外的区寿年兵团被我军歼灭而毫无办法。

7月2日凌晨,我华野突击集团全歼了区寿年兵团部和第75师师部,其余敌军也被我分割包围。为了尽快的歼灭全部敌军,第八纵队奉命以少部分兵力留在闫店、寺头港地区协同友邻部队继续阻击邱兵团东援,主力迅速东进,协同第六纵队第十七师歼灭据守何旗屯、榆厢铺的敌军第十六旅旅部及2个步兵团。

当日,张仁初率第二十三师、第二十二师第六十四、第七十团火速东进,于3日凌晨4时进入作战区域,进行战斗准备。另外,第二十二师师部率第六十五、第六十六团及纵队特务团,并指挥豫皖苏第五军分区第七十一团(原八纵七十一团),占领闫店、夺头岗阵地,继续执行阻援任务。

7月3日20时,第二十三师第六十七团协同第六纵队第十七师向何旗屯之敌发起进攻。第六十七团于21时30分从西北角攻入村内,与第十七师迅速将敌军分割包围。战斗进行到4日7时,敌第十六旅旅部及其第四十八团的2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被我全歼。

4日凌晨1时,第八纵队的第六十八、第六十四、第七十团向榆厢铺的敌军发起攻击。在炮火的支援下,第六十八团首先从西门突入村内,第七十团尾随突进。第六十四团从东门突入村内,从两面向敌压缩,展开激烈巷战,敌军不支,向北方向突围,我军迅速穿插包围,于4日8时将敌人全歼。此战,第八纵队仅用了8个小时的时间,就将敌第十六旅第四十七团全部及第四十三团1个营一网打尽。六十八团一营二连,在战斗中首先突破西门,并连续打退了敌人7次反扑,守住了突破口。战后,被纵队授予“榆厢铺战斗模范连”的荣誉称号。

睢杞战役打响后,蒋介石急令黄百韬兵团由山东滕县向南增援。7月1日,黄兵团在帝丘店地区被我第一、第四、第六(大部)纵队和两广纵队包围。在全歼了何旗屯、榆厢铺的敌军以后,张仁初奉命率第八纵队,发扬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于7月5日进至睢县以东地区,参加围攻黄百韬兵团的战斗。八纵第六十五、第七十团协同友邻部队歼敌一部后,因敌情变化,八纵奉命于7日撤出战斗。至此,睢杞战役圆满结束,第八纵队在此次战役中歼敌4000余人。

开封——睢杞战役,又称豫东战役,是张仁初、王一平接任第八纵队领导职务后指挥八纵进行的第一次重大战役。在这次战役中,第八纵队先是在开封连续打了5天的城市攻坚战,和第三纵队一起全歼了开封守敌;继而协同部队在睢县西南阻击敌军4昼夜,使蒋军王牌第五军寸步难行,有力地支援部队歼灭区寿年兵团;接着,又充分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的战斗作风,飞兵何旗屯、榆厢铺、帝丘店,打了3天村落攻坚战,歼敌两个团;最后,又参加了对黄百韬兵团的围攻,只是因敌情变化才撤出了战斗.....

在整个豫东战役连续20昼夜过程中,第八纵队在张仁初和王一平的率领下,在上级的正确领导以及部队的配合下:行动迅速、攻守兼备、连战皆捷、所向披靡。充分发挥了山东部队吃苦耐劳,能打硬仗的战斗作风,打出了信心,打出了军威!

豫东战役以后,国民党的机动部队几被消灭殆尽,在全国的各个战区,都丧失了主动进攻的能力,人民解放军进行大反攻的时机已经到来,蒋家王朝离彻底覆灭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摘自《一代名将张仁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