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阮少雄的文章刊载于越南的新共和国报。这是一篇检讨性的文章,在越南军事文章中,还是很少见到的。阮少雄,虽然并未被我军俘虏。但是,他的一只左眼,永远留在大凉山——

作为我军的团级指挥人员,我感到惭愧。我们第321师是当时在南亚少有的全“美械师”。是我们很多革命英雄,从美国人手里缴获的,还有南越伪政权。这些先进的装备,配属了我们的王牌师。

在发起凉山战役之前,我认为这次战役已经失去了突然性和快速性。由于几个月以来,我们遭受了接连的失败,驻扎在331高地的7811团伤亡惨重。因此,当时,我们不可能再有其他主力部队能够对中国发起反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的部队,在离开金边的时候,就被那里的通中国分子所知晓。而且,中国当时在南海上空刚刚发射了一颗通信侦察卫星。我们采取大部队开进,就等于直接告诉中共,我们在准备反击。

因此,当我们的部队到达预设阵地以后,我们还没有吃饭,部队十分疲惫。我的团的士兵们,很多都倒在地上睡觉。此时,中国军队远程炮兵开始对我们的0、1、 4号三个前沿主阵地发起炮击。他们的火炮命中率非常的高,我的团13个永备工事中9个被彻底摧毁。其中一个暗堡,我们的15名士兵在里面。中国一枚152 毫米口径的内爆加榴弹直接命中。本来苏联顾问专家团曾说,这些暗堡、碉堡可以抵御203毫米口径的北约重炮。但是,中国一门152毫米口径的大炮将整个暗堡炸飞了。我们15个兄弟一个都没有逃出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