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国民党镇压台湾起义:“暴徒”被装入麻袋投海

摘要:第二十一军到达后,从基隆杀起,一直杀到屏东,凡台湾人民起义斗争过的地方,都无一不杀,整整杀了半个月。其中台北、基隆、嘉义和高雄杀得最惨。基隆市长指挥警察到处搜捕“奸匪暴徒”,抓到后用铁线串足,每三五人为一组,捆绑一起,单人则装入麻袋,投入海中。海面上天天都有死尸浮出。要塞司令也率武装人员逐日大捕杀,20多名青年学生被割去耳鼻及生*器,然后用刺刀戳死。

1947年3月2日,蒋介石正在为宋子文内阁倒台后的混乱局面而犯愁,突然又接到了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陈仪的急电:

“奸匪煽动,挑拨政府与人民间之感情,勾结日寇残余势力,致无知平民胁从者颇众,祈即派大军,以平匪氛。”

这封电报,对已经被抗暴运动、黄金风潮、宋子文倒台几件事情搞得焦头烂额的蒋介石来说,无疑又是当头一棒。

刚刚回归祖国不到两年的台湾岛,“匪氛”怎么一下子就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呢?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自从1895年的《马关条约》签订之后,台湾就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之下。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取得了伟大胜利。10月17日,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和武装部队在美国30余艘军舰和数十架飞机的护送下,威风凛凛地开赴台湾。25日,日本“台湾总督”安藤利吉签署了投降书。至此,遭受日寇铁蹄践踏达50年之久的台湾重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台湾岛沸腾了。做了半个世纪亡国奴的台湾人民热泪横流,欢喜若狂,他们敲锣击鼓,燃放鞭炮,欢迎中央的官员和军队,庆祝台湾的光复。“但这样的好兴致没维持多久,就化为一阵春风了。”

1946年1月16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处抄送行政院及各部的《台湾现状报告书》指出:“自日寇投降台湾得以收复后,台胞欢喜情绪特别深刻,感谢祖国再造之恩,尤为热切,故拥护政府无微不至。最近热情渐转冷淡,由热烈欢迎而冷眼旁观。”

光复还不到3个月,民心变化竟如此之大,这完全是国民党政府对台湾的统治政策造成的。

台湾民心生变,始于接收。

国民党的接收大员们怀着大发胜利财的欲望来到台湾,不仅接收了占台湾全省企业90%的全部日产和70%以上的耕地,而且巧取豪夺,敲诈勒索,掠夺他人而中饱私囊。1946年4月3日,《新闻快报》刊登记者汪潴的评论《台湾人民为什么要哄走陈仪》。评论说:“接收人员到达台湾的时候,和在其他光复区的情形一样,一方面是混水摸鱼,豪强夺取;一方面是秦楼楚馆,花天酒地,这怎么不使台胞失望呢?”“他们到台湾的口号是‘实行三民主义’,没有好久这口号就变成了‘三民取利’了。”

国民党不仅接收了日产,而且还以台湾没有高级行政人才为借口,接受了日本殖民统治机构的一班人马,一万多名日警日官和为数众多的台奸仍被奉为上宾,安置于警备、工矿企业和地方行政岗位上。“日本的技术专家和警务人员比起国人,他们受着特别优待”;当台湾人民为米价高涨、生活无着而犯愁的时候,日人则能享受配制的低价粮食。台湾舆论指出:“政府接管各级机关后,又用日警日官治台,实出台胞意料之外,令台胞痛心疾首。”

在政治制度方面,国民党政府全盘接受了日本殖民主义的一套统治办法,并变本加厉地推行封建法西斯专政。收复台湾的当天,国民党政府颁布了“台湾省行政长官组织大纲”,设立了“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的特别行政建制,规定行政长官掌握军事、行政和司法大权。被授命为台湾行政长官兼警备司令的政学系亲日分子陈仪,集军事、行政、立法大权于一身,实行独裁统治。同时,国民党又派遣大批特务赴台,迅速建立起遍布全岛的特务网,加强了对台胞的监视和迫害。“台人对长官公署呼之为新总督府”;更有人在大门上挂了一幅巨大的漫画:后门有一只丧家之犬垂头丧气地溜走,而前门有一头蠢猪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表现了台湾人民对国民党独裁统治制度的强烈不满。

在经济上,台湾当局继承了日本统治时代的专卖制度,成立了贸易局和专卖局,独揽内外贸易和烟酒专卖权,垄断了全岛的经济。“弄得事业停顿,货运不畅,形成经济的自我封锁。用这种固步自封的办法来建设新台湾,台人称之为‘三眠主义’。”国民党政府官僚资本的劫夺和垄断,排挤了台湾的中小企业,致使大批工厂、商店倒闭,工业生产下降,农业歉收。从1945年10月至1946年12月,仅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台湾的物价就上涨了一百多倍。大米是台湾的主要农产品,日本投降时,1台币可买10斤大米,到1946年12月,却要用120台币才能买到10斤大米。以谷仓著称的台湾岛竟也闹起了粮荒,出现了抢米风潮。在当时600万台湾人口中,约有80万失业工人和300万饥民。所以,台湾的舆论界惊呼:“人民承受的生活的重压,远过于日本统治时代。”

与此同时,美国也把侵略黑手伸入了台湾。国民党政府收复台湾后,美国即在台湾设立了领事馆和新闻处,派遣“美国政府考察团”,策划霸占台湾的阴谋活动。《中美商约》签订后,美国更是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侵略台湾。他们全部控制了台湾石油、黄金、铁、锑等矿产的开发权,取得了经营台湾铝业、糖业的特权,进行大规模的经济掠夺。美国的军舰、飞机进入台湾领海、领空,享有使用基隆和高雄港的特权。美国人的军事、经济侵略,进一步加重了台湾人民的灾难。

面对着台湾光复后的冷酷现实,台湾人民终于从希望到失望,又从失望到绝望,逐步产生了愤怒和仇恨。

1947年1月9日,台湾人民为响应北平学生发起的抗议美军暴行的斗争,在台北市举行了有学生和各界人士参加的集会和游行示威,高呼“美军滚出中国去”的口号。2月初,台北、台中等地出现了大量反对美国侵略和国民党独裁统治的传单。台湾当局极为恐慌,到处逮捕进步人士。2月25日,花莲港一位公共汽车司机在遭受国民党官员毒打后,气愤异常,将满载中央军的汽车驶入大海,同归于尽。

愤怒的台湾岛,犹如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反抗的风暴已成一触即发之势。

1947年2月27日晚7时,国民党专卖局武装缉私人员在台北延平北路没收了女烟贩林江迈的全部纸烟和五千余元烟款。林江迈跪求发还,竟遭缉查人员以枪杆殴打,头破血流,昏倒在地。附近群众见状大为不平,将缉私人员团团围住论理。缉私员傅学通开枪击毙市民陈文溪,随即逃之夭夭。民众群情激奋,遂涌向台北市警察局,要求惩办凶手,无结果;又至宪兵团请愿,也无结果,进一步激起了群众的怨愤。

2月28日上午,台北市民数千人用车拉着被害人的尸体,鸣锣击鼓,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游行,并捣毁了专卖局台北分局。11时左右,群众推派代表5名到行政长官公署请愿,提出惩凶、赔偿、撤销专卖局等5项要求。台湾当局一面敷衍,一面布置屠杀。下午1时,群众涌向长官公署请愿时,警宪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射击,当场打死3人,打伤3人。人民本是因为人被打死而来请愿,现在请愿不成反而又被打死人,旧恨新仇,再也无法忍耐。市民们集合在中山公园举行大会,随即占领广播电台,呼吁全省人民支援台北人民的正义斗争。

火山终于爆发了,起义风暴迅速席卷了台湾全岛。

在台北地区:2月28日晚,基隆、板桥、莺歌、宜兰等地响应台北市民,发动起义;3月1日桃园起义,阻击装载开往台北镇压起义的国民党军的列车,并扣留了国民党驻军独立团团副郭政,还占领了粮食仓库;3月2日,新竹人民袭击警察派出所,捣毁国民党党部,发动了起义。

在台南地区:3月2日晚,台南市人民起义,袭击市内各处警察派出所,第二天举行市民大会,通过决议支持台北人民的正义斗争,并要求改革政治,民选市长、县长;4日又举行示威游行,组成人民军,当晚占领市机关;3日晚,高雄起义,全市台籍警察200余人奋起参加,三青团员也全体投入;5日在第一中学成立武装总指挥部,全面进攻国民党驻军,将俘获的国民党官兵700余人集中看管起来;3月4日,屏东人民举行武装起义,占领市政府,附近的高山族人民积极参加,袭击了宪兵队和飞机场。

在台东地区:花莲人民于3月4日举行集会,组织武装,攻占了宪警机关;同日,台东市的青年学生和高山族青年夺取了当地军政机关。

在台中地区:3月1日,台中市人民开始举行武装起义,进攻警察局和驻军粮库,并将当地国民党军全部缴械。起义人民控制了台中市后,随即派代表北上参加台北人民的起义。2日召开了台中市民大会,宣告成立人民政府和作战部,组成了人民军。3日,人民军和前来镇压的国民党军激战6小时,打败了国民党军,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俘虏国民党军官兵300余人。3日,嘉义人民举行起义,占领了市政府。员林、虎屋等地也相继举行起义。

从2月28日至3月8日,除澎湖因国民党海军事先戒严未能举行起义外,武装起义的烽火燃遍了全省,起义人民在大部分地区取得了胜利。

起义风暴的来临,使国民党台湾当局惊恐万状。3月2日,陈仪在电台向全省人民广播,表示对过去的事情不加追究,释放被捕者,“恤死抚伤,依法惩凶”,并设立由台湾各界组成的“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商议善后的办法。但在这同时,又向蒋介石发出了紧急求援电。

接到陈仪的电报后,蒋介石立即给驻江苏昆山的二十一军军长刘雨卿下达命令:

“(一)台湾乱民暴动。

(二)该军全部开台平乱。

(三)军部及直属营连和一四六师即日在吴淞上船直开基隆;一四五师在连云港集结候船开高雄,并限3月8日前到达。

(四)该军到台后归陈长官(仪)指挥。”

3月8日上午,一四六师四三八团在美国军舰和飞机的护送下到达基隆港,遭到岸上群众的怒吼反对。该团在基隆要塞部队的配合下,架起机枪向群众扫射,很多人被打得头破腿断,肝肠满地。随后,二十一军其余部队陆续到达,开始了在台湾全省的血腥屠杀。在起义初期一再施展援兵之计的陈仪,这时露出了狰狞面目,指示二十一军军长,“在平息暴乱中,凡有抗拒者严厉镇压”。开始吓得不敢露面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缉也疯狂起来,指挥要塞部队和独立团展开屠杀,并说:“错杀几个人没关系,一切由我负责。”

第二十一军到达后,从基隆杀起,一直杀到屏东,凡台湾人民起义斗争过的地方,都无一不杀,整整杀了半个月。其中台北、基隆、嘉义和高雄杀得最惨。

基隆市长指挥警察到处搜捕“奸匪暴徒”,抓到后用铁线串足,每三五人为一组,捆绑一起,单人则装入麻袋,投入海中。海面上天天都有死尸浮出。要塞司令也率武装人员逐日大捕杀,20多名青年学生被割去耳鼻及生殖器,然后用刺刀戳死。

在台北方面,从3月8日到12日,整整杀了4昼夜。马路上、小巷里,到处都有死人。30余名青年被国民党军捕获后,一律从三层楼上掷下,跌得头破骨折,不死者再补一刀,无一幸免。广播里天天传达着警备司令部的命令:一切公务员必须立即上班,一切学生必须照常上课,一切工人必须照常上工。但许多人出去后,大都惨死在十字街头,尸体被投入淡水河里,以至黄色河水变成了红色,腐烂的尸体一具具浮在水面,令人惨不忍睹。

据统计,在这场血腥的镇压中,台湾同胞被杀死者至少在一万人以上,仅高雄一地就枪杀了二千七百多人。另外,全省被捕者也不下五千人。

台湾当局在屠杀台湾起义人民的同时,也洗劫了台湾的新闻界。《民报》、《人民导报》、《中外日报》、《大明报》等民办报纸都遭查封,具有民主进步思想倾向的编辑、记者和报社负责人被逮捕,台湾新闻界遭受了一场空前的浩劫。

在国民党政府的残酷镇压下,台湾人民的二二八起义失败了,但是,这场席卷台湾全岛的反抗风暴,加速了国民党独裁统治的覆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28事件其实是台独的性质,不要被教科书蒙蔽双眼

被蒋镇压的可能不是同胞,而是日杂。

咋觉得这篇文章有些民进党的味道呢?据说当时似乎凡说日语的统统不留。

2楼 381416634
2。28事件其实是台独的性质,不要被教科书蒙蔽双眼
228事件中打砸抢的主力是日本黄军。说具体一点就是二战后被解除武装从东南亚遣返回来的台籍日军。这种人有好几万,他们替日本打仗卖命,却被日本抛弃,被送回台湾后连一分钱退伍费抚恤费都拿不到,国民政府也没有适当安排他们,生活没有着落,所以窝了一肚子火。这时国民政府的接收大员又欺压台湾百姓,这些人就借机闹事,打砸抢,抢夺军火,攻击政府机关,他们的所做所为,是任何合法政府都无法容忍的。这些二等日本鬼子很有一些战斗力,所以国民政府只好调正规军去镇压。其实,国民政府对这些二鬼子的镇压很不彻底,很快就把屠刀砍向共产党。而这些二鬼子的后裔,就是现在民进党的铁杆深绿。如果当年蒋匪介石把这些人都弄到大陆上去打TG,228事件就不会发生。如果这些二等日本鬼子都被TG灭了,现在就不会有民进党做大,台独猖獗这样的事情了。历史没有如果,事后诸葛亮也没有意义。但当年蒋匪介石身边确实没有事前诸葛亮,所以现在蒋匪帮的徒子徒孙都被民进党整的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228事件的本质是台湾人要求独立,看你国府镇不镇压。

LZ的文章隔靴挠痒,只看表面,根本对台湾人民跳动的脉搏无知,可悲,可悲。

228事件时,暴民围住你,先用台语试你,再用日语试你。如果你都不会讲,就表示你是支那猪,乱拳打死,有许多光复后去台湾的教育工作者横死。

今天的台独的意识,支持度,情况与当年一样,你容忍台独吗?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