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是日本人眼中的英雄,中国人心中的罪人

蒋介石到底是抗日英雄还是民族罪人?本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毫无争议的,但近些年来一直有各路学者为其平反,他们最大的招数就是拿出老蒋的日记,说日记里清清楚楚地写着什么什么,足以说明老蒋一直在奋力抗日,还将他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加以美化,说他是为了扫除障碍专心抗日云云……

确实,老蒋有写日记的习惯,据说他写第一篇日记时是28岁,当时他正在从事反对袁世凯的革命活动,他写下最后一篇日记时是85岁,那时是流亡台湾的“中华民国”总统。说他的一生都与中国的战争、政治、国家联系在一起,倒也不足为过,但到底他做的贡献有多大,却是另一回事了。众所周知,写日记的习惯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很多人都有,但日记里的内容只是内心真实感受还是已付诸行动,甚至虚构杜撰,都是有可能的。我不敢说老蒋日记里的内容是虚构杜撰的,但说很多只是“内心的挣扎,并无付诸实践的可能甚至在实践中是反其道而行之的”,应该完全是有可能的吧? 中国自古就有“听其言而观其行”之说,即使是日记里的内容也并不能真正体现其实际的行动。

老蒋到底如何?我们就只看他抗战胜利后对待日本人的举措跟抗战初期对待中共的态度,便不难得出结论了。

1975年4月5日,蒋介石在台湾病逝,时年88岁。日本多家媒体便纷纷刊登了这一消息,《朝日新闻》更大赞蒋介石为“英雄”:“战争结束初期,由于蒋氏‘以德报怨’的政策,诸多日本人得以生还故国,这乃是日本国民无法忘却的大事。”《产经新闻》、《读卖新闻》等也对其“在对日处理问题上的以德报怨与大度宽容”大加赞赏。

日本前首相岸信介(安倍晋三的外公)说蒋介石对日本有“四大恩情”:一是让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留在中国的数百万日本军民平安返日;二是坚决反对出兵占领日本,使日本避免了被分割的命运;三是尊重日本主权与独立,不主张废除日本的天皇制;四是放弃对日战争赔偿。

看看那时候老蒋写下的日记吧!1945年9月2日,老蒋在日本受降仪式结束后写道:“今日,我国最大的敌国日本已经在横滨港口向我们联合国无条件的投降了,五十年来最大之国耻与余个人历年所受之逼迫与侮辱,至此自可湔雪净尽。”第二天他又写道:“十一时半由军委会起检阅沿途民众,其发乎内心之一种情绪,对余所表示敬慕爱戴之精神狂欢热烈,实非笔墨所能形容,卅年之苦心与奋斗,惟见此略得宽慰耳。”

9月9日,他又在中国战区受降仪式举行时写道:“本日为革命第一次在广州起义纪念日,而日本在南京投降典礼正于今日举行,实为本党五十年革命光荣与胜利的一日。”可见,老蒋跟当时的所有中国人民一样,对抗战胜利的喜悦之情可见一斑,写日记就像喝酒、蹦迪、K歌一样,正是老蒋宣泄情绪的方式。但当杜鲁门在大喊“今天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报复日,就和我们纪念耻辱的珍珠港事件日一样。”斯大林在大吼“1904年俄军所遭受的耻辱、俄国人民心中悲痛的记忆、老一辈人期待抹去的污点,终于在今日得以洗刷。”之时,老蒋却早已先他俩一步发表了《抗战胜利告全国军民及世界人士书》。宣称“我中国同胞们必知‘不念旧恶’及‘与人为善’为我民族传统至高至贵的德性。我们一贯声言,只认日本黩武的军阀为敌,不以日本的人民为敌。今天敌军已被我们打倒了,我们当然要严密责成他忠实执行所有的投降条款,但是我们并不要报复,更不可对敌国无辜人民加以污辱,我们只有对他们为他的纳粹军阀所愚弄所驱迫而表示怜悯,使他们能自拔于错误与罪恶。要知道如果以暴行答复敌人从前的暴行,以奴辱来答复他们从前错误的优越感,则冤冤相报,永无终止,决不是我们仁义之师的目的。”

正是听到了老蒋的讲话,杀害了中国五千万无辜百姓的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就这样得以苟延,“更巧的是”代表中国战区接受日本投降的主官正是冈村宁次的“中国好友”、日本士官学校校友何应钦,让冈村宁次只感叹“向中国友人中最亲近的何应钦将军投降,颇有安全感、轻松感。”更过分的是,冈村宁次在受降仪式上连军刀都没有交出,让当时观看受降大典的中国军民大感意外、遗憾万千。而中共所列的日本战犯中,拔得头筹的正是这个冈村宁次,在中共和其他民主党派及中国人民的心中,冈村宁次比日本前首相兼陆军大臣东条英机、“九一八”事变的策划者土肥原贤二、南京大屠杀的元凶松井石根、梦想当中国皇帝的板垣征四郎等战犯更可恶可恨。

后来,老蒋还设计让冈村宁次逃脱了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1946年10月,国民政府行政院决定:“冈村宁次大将不得归国,但不得拘留,仍以联络班长名义,配属参谋若干人,于当地生活。” 但在舆论压力之下,蒋介石不得不把冈村宁次交付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却又指示外交部以冈村宁次身患疾病为由转赴上海疗养。

1948 年8月23日,冈村宁次终于开庭公审,可冈村宁次拒不认罪,更令旁听者愤慨和不能容忍的是,辩护律师江一平竟然还为冈村宁次歌功颂德,建议免罪(1961年冈村宁次访问台北时还专门拜谢了江一平),不久冈村宁次要求保外就医,得到老蒋恩准。最终,血债累累的大战犯冈村宁次被判无罪,估计连冈村宁次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蒋转逃台湾后,还跟冈村宁次有过数次互动,1961年冈村宁次还专门赴台湾感谢他的“大恩人”。真是够大度的!简直是“以德报怨”的典范啊,还有比这更大的“以德报怨”吗?但中国人民都看在眼里,正是因为老蒋的“以德报怨”,导致日本政府至今拒绝承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拒绝承认冈村宁次发动过侵华战争。日本人对老蒋感恩不尽,还在日本为他建造了一座蒋介石神社呢。“

那么,冈村宁次为何能得到蒋介石的格外“关照”? 对于这个无耻的举动,我实在不想多说,我只提供一个线索供大家思考—— 日本已败,老蒋面对的最大敌人只剩中共,此时其他任何问题都可以摆一边,而冈村宁次的军事指挥能力受到老蒋肯定,因为这厮曾让中共吃过大亏,连人人崇拜的彭德怀彭老总也真心拿这厮没办法,老蒋放他一马会不会正是借他对付中共呢?“

对待日本战犯如此宽容,如此“以德报怨”,而对中共呢?老蒋却要赶尽杀绝。 国难当头之时,他仍顽固坚持“攘外必先安内”政策,不准他的军队和人民抗战,反而加紧“剿共”。为了能集中力量对付红军,老蒋一再向日寇妥协,又是下达“侈谈抗日者杀勿赦”的反动命令,又是同日寇签订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塘沽协定》丧权辱国的程度可毫不亚于袁世凯的“二十一条”哦!这激起了广大中国人民及海外爱国侨胞的愤怒,甚至连国民党军队内部也很多官兵要求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宋哲元的29军、将光鼐蔡廷锴的19路军,纷纷北上抗日,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等抗日爱国将领,积极响应中共号召,表示愿意合作抗日。老蒋觉得这些抗日行动影响了他的“剿共”大业,气急败坏,于是疯狂镇压抗日民主运动,惨杀中共党员和抗日军民。在老蒋的逼迫下,冯玉祥被迫弃职,方振武流亡国外,吉鸿昌遭到残杀,中共更是无奈之下踏上了长征之路。当时蒋介石、汪精卫提出所谓的“治本莫若于充实国力,治标莫急于清除共产党”的方针,反共、卖国的嘴脸一览无遗。对蒋介石而言,似乎早已没有了对外,只剩下对内了。不知他是否听到了吉鸿昌将军的绝笔诗:“不为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抗战胜利一个多月后的10月10日,国共双方在重庆谈判,签订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又称“双十协定”),协定确定了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以及和平民主的途径和形式,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和平的希望。 但老蒋愣是言而无信,就在《双十协定》公布的第三天,他便发布剿共密令,告诫各级军人:对共产党“若不速与剿除,不仅八年抗战前功尽失,且必遗害无穷,使中华民族永无复兴之望”。

1946年6月26日,老蒋终于按捺不住,彻底撕毁了停战协定,内战全面爆发。但让老蒋没想到的是,400万全副武装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在“小米加步枪”的人民军队面前竟落得一败涂地,不到三年,人民军队便解放了全国。尽管抗战胜利后中共付出无数努力的和平死了,但中华民族却在这血与火的考验中浴火重生。

没错,对于日本人,蒋介石是他们眼中的“大恩人”、“大英雄”,但对于中国人民和得到了民心的中共,蒋介石就是不折不扣、无可争议的卖国贼、民族罪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tkhlfk

再说一遍,彭总只说过岗村是“历来华北日军司令官中最厉害的一个” ,但可从没有“真心拿这厮没办法”!事实上,在岗村任华北驻屯军司令官的几年时间里,他也就是在“五一大扫荡”那段时间里风光过一下,等到他在任华北日军司令官之职末期时,他从八路军手中抢去的地盘已然基本丧尽,还搭上了不少原有的地盘,至于他就任期间,日本军部给他的两项最重要任务-----“肃正华北治安”及“将华北变成最大战争后勤供给基地”,他可是真没做到位,为此没少受军部斥责,之所以他后来能升任侵华日军总司令,还是跟他为何能从一个第2师团师团长的中将升任华北日军司令官的大将一样,是从国民党军队方面捞了足够的分数,毕竟他又一次横扫了国民党军队,打通了所谓“大陆交通线”。所以说在整个侵华战争中,岗村是国民党军队的最大苦主,所以老蒋才有了“能打的我够呛的人一定也能对付共产党”这种幻觉。

对于蒋介石消极抗日,积极反共这点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任何人也无法洗白的,而关于岗村宁次,蒋介石看重的是这个罪犯是个反共的能手,岗村在中国任职期间,多数时候都是在和共产党作战,可以说,这个王八蛋双手沾满了共产党、八路军的鲜血,也沾满了根据地人民的鲜血,在中国战场上,就是这个王八蛋提出的三光政策,也是这个王八蛋搞出了铁壁合围来围剿八路军。就是因为这一点,蒋介石对于这个罪恶沉重的侵华战犯可谓是感恩戴德,蒋介石亲自指挥屠杀的我抗日军民数量在抗战期间远没有这个王八蛋多,因此蒋介石对这个王八蛋是非常欣赏的。蒋介石赦免了这个王八蛋,是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一桩重大罪恶。为了他的个人目的,视人民的血海深仇开不顾。可谓不是一句千夫所指能够形容的。从蒋介石在战后对其的态度上看,战争期间他们之间是不是有狼狈为奸之事都不好说了。而何应钦一直就是国民党军队中的主和与投降派人物,只是他没有付属行动。

现在有人对蒋介石五体投地,如果是大陆的汉人,那么这个问题就不是人民内部矛盾了。

蒋介石非常像小鸟依人的小情妇,做什么都得依赖美国,离开美国支持就一事无成。

国民党就是一个比烂的党 ,没有最烂,只有更烂。从汪精卫、将介石这两个国民党领袖开始,一个比一个烂,大半个中国沦陷时,将介石多次与日本秘密和谈,汪精卫怕失了先手,则干脆先投日。。。。。抗战胜利后,党员变“大员“,全国各地的刮地皮。终于把自己给烂到台湾岛去了。到了台湾也不消停,几百万党员,几十万国军,几十年不到,又把小小的台湾政权给烂丢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