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6年1月8日是周恩来同志逝世40周年纪念日,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的《周恩来答问录》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在全国发行。本书收录了从1936年到1971年期间周恩来的谈话答问内容,无论是建国前从事统战、谈判工作,还是建国后从事外交工作,无论是与对手,还是与国际友人、新闻记者在一起,都体现出周恩来高超的交往艺术、精湛的语言艺术。其中,在1936年,周恩来接受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采访时,曾评价蒋介石“作为一个战术家,他是拙劣的外行,而作为一个战略家则或许好一点”。

书摘精选:

埃德加·斯诺:你认为蒋介石现在的地位比几年前是强些还是弱些?

周恩来:蒋介石在一九三四年到达了他权力的顶峰,现在正迅速下降。当他在江西发动第五次战争的时候,他能动员五十万军队进攻和封锁我们。那是他力量最强大的时期。在他消灭了十九路军并迫使我们撤退的时候,他在长江流域主宰一切。但是,他为取得这一切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自那时以来,他的内战口号已经完全失去了吸引力。在国民党的上次代表大会上,他已不敢用反共口号,因为害怕遭到批评。

蒋介石试图把他的势力扩大到所有边界,因而愈来愈分散他的兵力。这样做,就是到处削弱他自己,他缺乏集中的能力,现已成为他的弱点。从求得政治上的真正巩固这个意义来说,他自己承担了过于广泛的责任。如果他容许红军在西北建立一块根据地,那么,最后他就不可能像他在江西所做的那样来集中力量进攻我们。他现在既不能阻止这个根据地的建立,也不可能阻止它的迅速扩展和巩固。

第二点要记住的是:假如抗日运动发展起来,蒋介石的独裁权几乎一定会被剥夺(丧失独裁式的控制)。他的军队既不像在第五次反共战役时那么大、那么集中,也不像那时那样忠诚于他。如果抗日战争发生,抗日部队(那就是红军)将取得他的指挥权的一大部分。蒋介石很知道,抗日战争的第一天就将在他的控制权上打上毁灭的印记。无需举出国民党军队的将军们和部队会在什么地方首先发生这种背离。然而,他的最有才干的指挥官之一陈诚,对于同红军打仗没有什么热情,则是众所周知的。胡宗南甚至更少热情。他们两人都是黄埔的左派学生,并且是许多红军将领从前的同事,都是爱国的。蒋介石是不能长期依靠他们两人把他个人的反对红军的战争进行下去的。如果抗日战争发生,他们几乎肯定会拥护统一战线的。

埃德加·斯诺:你对蒋介石作为一个军人,看法如何?

周恩来:不怎么样。作为一个战术家,他是拙劣的外行,而作为一个战略家则或许好一点。

作为一个战术家,蒋介石采用拿破仑的方法。拿破仑的战术需要极大地依靠士兵的高昂士气和战斗精神,依靠必胜的意志。而蒋介石正是在这方面老犯错误,他过于喜欢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带领敢死队的突击英雄。只要他带领一个团或一个师,他总是把他们弄得一团糟。他老是把他的士兵们集中起来,试图用猛攻来夺取阵地。一九二七年的武汉战役中,蒋介石带领一个师在别人失败后进攻那个城市,把全部力量用于进攻敌人的防御工事,这个师全部被打垮。

在南昌,他又重复了那种错误。他袭击了由孙传芳防守的那个城市,并拒绝等待增援而用了他的第一师。孙传芳撤退,让蒋介石进入部分城区,然后反击,把蒋军赶入城墙和河流之间的陷阱。蒋的军队被消灭了。蒋介石拥有第一师、第二师和第二十一师三个师,但他只用了第一师。叶剑英(现在是东征的红军参谋长)那时统率第二十一师。蒋的愚蠢使叶厌恶,不久就离开了他的指挥部。

在这次陕西战役中,蒋介石命令陈诚将军派两个师进攻红军并歼灭他们。陈诚是个比较高明的战术家,他拒绝这么做,怕遭伏击。我们截取到他给蒋介石的复信。我们实在欢迎这种集中,正是在这种进攻中,我们于去年(一九三五年)十二月把张学良部队六千人解除了武装。对南京说来幸运的是,蒋介石并不经常亲自在前线指挥,原因之一,是他不会骑马。

蒋介石是一个较高明的战略家,却不是一个高明的战术家。他的政治意识比军事意识强,这是他能争取其他军阀的原因。他常常相当熟练地制定一次战役的全面计划。

埃德加·斯诺:你认为南京最有才干的野战指挥官们是谁?

周恩来:陈诚是一个很坚定的苦干的人,但是他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胡宗南或许是蒋介石最有才干的指挥官,他进行了攻打红军的最有效的战斗。何应钦从前不是一个太蹩脚的指挥官,但是一九二七年他遭到严重的挫败,吓破了胆,丧失了战斗勇气,自从那时以来,他(在战场上)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