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些问题的本源,都要归咎于2004年开始实施的交通法。其第76条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或行人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负责赔偿(虽然在本条下的子条中,规定了所谓的“非机动车和行人有违法行为的,减轻机动车赔偿责任”和“机动车一方完全无责的,赔偿责任不超过10%”)。

尽管立法者言之凿凿说这一立法是为了“保护弱势群体”,然而在实际上,这一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例子的法条,不仅本身就是违法的(交通法属于民法范畴,其上位法是民法通则,而按照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民事赔偿责任由有责方或者加害方承担,现行交法第76条的规定直接违反了这一原则),而且十多年的实践证明,这样的交通法大大助长了“交通法规只管汽车”这一错误认识在全社会的扩散。不仅仅是很多没有驾照的非机动车驾驶人(在我国,极为特殊的国情导致非机动车根本不是我们一般理解意义上的没有动力的自行车之类的,很多速度很快、加速很快的三轮、四轮助动车、两轮电动自行车、三轮农用车、“残疾人代步车”之类的,在实际上都被归类于“非机动车”)和行人这样认为(其表现就是肆意地闯红灯、闯禁行、逆向行驶),就连很多经过正规驾驶培训、持有正式驾照、甚至是驾龄多年的老司机也这样认为,其表现就在于,当他们开车时,知道要遵守各种交通法规(尽管有时候是迫于警察执法的压力,不那么情愿),而当他们不开车时,也同样会成为对各种交通法规熟视无睹、肆意违法的群体成员之一。

尽管警方一再地宣传,所有交通参与者都有遵章守法的义务,交通法规不是专门只管汽车、行人和非机动车可以肆意违法的,然而从全国的角度看,收效甚微。非机动车和行人交通秩序的混乱已经成为很多大中城市交通拥堵、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行人过马路无视信号灯、翻越护栏、行人和非机动车擅闯高速路/快速路、非机动车行驶无视信号灯规定、在机动车道上行驶甚至是逆行的情况,比比皆是。十多年的实践已经证明,我国立法者发明的“无过错赔偿”这一旷古未有、世无再例的交通法规立法原则,可以说是导致我国十多年来交通事故率和交通事故死亡人数居高不下的重要祸首之一;面对这种情况,各地由于警力不足、基层交警工作压力大而导致的对于非机动车和行人的交通秩序疏于管理、放任自流则又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混乱局面的程度;自去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兴起的所谓“共享经济”的明星之一的“共享自行车”(说实话,我个人严重不看好这个行业,其所谓的“创新”只不过是几个创业者和一些资本玩家共同忽悠市场和国民的噱头,其经营方式和对特定交通习惯的依赖性更是决定了其所谓的“推向海外、占领世界市场”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梦呓——如果不是用来在资本市场上忽悠的噱头的话),更是使这样的混乱局面雪上加霜(例如在北京,越是交通密集的地方,共享自行车越多,这些五颜六色、数量庞大的自行车见缝插针般地占据了几乎所有的人行道路区域和非机动车道路,甚至在某些地方侵入到机动车道上),仿佛自80年代穿越过来一般的自行车流,叠加到今天的机动车流上(30年前的北京,虽然因号称是“自行车之城”使得高峰时段的交通非常忙碌,但是当时并无今天这般规模的汽车交通),使得非机动车不守交法的问题被急剧放大,更加加剧(而不是缓解)了很多地方的交通混乱局面。

因此,尽快修改不合理、不合法的交法第76条,才是从根本上治理国内交通乱象的有效手段之一(但绝不是唯一的手段,也不是可以立竿见影见成效的手段,这只不过是对公正的本来面目的恢复罢了)。

点击达到3000奖励10分,版主:蓝卒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