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原创]陈帅为什么失去了战役指挥权

一般认为,陈毅在指挥失误,失掉两淮以后,被拿去了“战役指挥权”。其实不然。是之后的一些更不着边际的事情。

9月30日陈毅致中共中央并张云逸、黎玉、舒同、陈士榘、袁仲贤电,通报与华中分局商定的作战部署:集中山野、华野主力于宿迁、沭阳之间,如敌东进即歼敌于运河东岸,敌如不进即西渡运河恢复淮北,说明“此部署是着重集中主力出击,并确保和坚持华中地区为严重战争任务”。

并因为新败作了自我检讨:“两次到分局会谈,他们战争方针很正确。但我至淮北,战局顾虑太多,决心不够,未能发挥山野力量,有负党与人民的付托。今后集结张、邓、粟在一起,军事上多由粟下决心,定可改变局面。”

过了没几天,10月9日陈毅变卦了:“我意山野必须迅速回鲁,华野应迅速北上或派队巩固淮海区”,“或竟不顾淮海糜烂,让山野北上打仗之后再南下”。

当日张鼎丞、邓子恢、曾山致中共中央电,报告对陈毅10月9日电意见,认为“山野、华野分开行动,对将来战局无法改变,对全国战局亦有害处”,因此“坚决反对陈这种布置”。第二天又发电报给在涟水前线的粟裕、谭震林并报中共中央,说他们不同意山野主力回鲁,即日去陈毅军长处商谈。

10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复陈毅并告粟裕、谭震林电,指示:“山野以适当兵力回鲁南,配合叶飞歼敌,这是必要的。但山野全部回鲁南,则与华野平分兵力,于目前形势下作战不利”。“八师可立即北上。其余各部行动待考虑后再告”。

中间经过反复,还是要回鲁南,于是10月14日中共中央于未时给陈毅:“现在因感渡运向西作战困难,而主张全军入鲁,假如入鲁后仍感作战困难,打不好仗,而苏北各城尽失,那时结果将如何?且渡运作战是你自己曾经同意之方案。此次你与张、邓、曾会商,亦以渡运作战列为方案之一。 何以元亥(10月13日)电又不相同?如按元亥电实行,你与张、邓、粟、谭诸同志间关系是否将生影响?请对各方利害分析再告。”

被军委质问以后,终于不得不同意了:

10月15日子时,陈毅与张鼎丞、邓子恢、曾山将商讨取得的一致意见报告中共中央。电报说:“我们的商讨共同认为,速出淮北,因华野鱼夜南移涟水北返费时,且敌在运西警戒日严,已不好实施。已令粟率一、六两师北回沭阳集结,可能打几个好仗。如敌东进快,而华野来不及北返时,则就地相机打击敌侧背。山野拟选蒋军一路,从一个团到二个团着手,亦可能打一二个胜仗。故回鲁南的打算已暂缓。”

中共中央当天复电并告粟裕、谭震林,指示:

“决心在淮海打仗,甚慰。南京息,蒋方计划,引我去山东,我久不去,乃决心与我在淮北决战。此种情况于我有利。望你们集中山野、华野全力(决不可分散)歼灭东进之敌,然后全军西渡收复运西,于二至三个月内务歼薛岳七至十个旅,就一定能转变局势,收复两淮,并准备将来向中原出动。为执行此神圣任务,陈、张、邓、曾、粟、谭团结协和极为必要。在陈领导下,大政方针共同决定(你们六人经常在一起以免往返电商贻误戎机),战役指挥交粟负责

10月16日张云逸、黎玉、舒同、袁仲贤致中共中央军委、南指电,认为山野、华野集中力量歼敌以改变华中战局为有利,山野入鲁对整个华东战局不利。所以,陈是孤家寡人,没有人同意他的意见。

从此可以看出,陈失去战役指挥权完全是因为自己固执己见,与山东局、华中局、军委全都唱反调的原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