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9年后潜伏大陆的台湾特工的体验,离不开一个惨字。他们的人生之路也都较为类似,他们往往:接受洗脑满怀信心的被派往大陆--->抵达之后立即被捕--->被捕之后长期服刑--->服刑期间台湾方面宣布死亡入忠烈祠--->刑满释放释放之后台湾方面不予承认--->晚景凄凉四处讨薪之前写过一个60年被空投到青海的岳正武先生的故事便是如此,虽说经过离奇荒诞不经,但对他本人而言,无疑是一出悲剧。到现在为止台湾军情局还没有给岳先生任何像样的补偿。而这些国民党特务里面,最惨的莫过于两个人,第一个是岳先生的『难友』周国骙。

周先生前前后后在大陆蹲了40年监狱。

1957年12月,上峰给周国骙发了八百元港币,让他去上海搜集情报,发展组织,架设电台。

12月26日,周回到上海,住进姐姐家中,甫一进门就知道身份已经暴露了。

在姐姐家住了一晚,周就动身逃往广州,在路上还写信汇报收集到的大陆政治、经济、对台斗争的概要。周坐火车到广州之前一站时被捕,这是他潜回上海的第二天。上海中院以反革命罪判了周十五年徒刑。入狱后周对国民党还是『忠心耿耿』,1966年在监狱里秘密发展『中华复兴社』,企图越狱,上山打游击。周物色了几个同伙,日夜密谋。三个月后事情败露,被服刑地西宁中院以反革命罪又加刑十年。1983年 12月周刑满释放,经香港回台以后降级除役。

但是周先生的悲惨人生才刚刚开始,回台湾前周有个狱友联络他,说要为『党国』效力。周之后回大陆安葬母亲时再次碰到了这个狱友,他和另外一个狱友坚决要求由周介绍加入军情局。周国骙老老实实的向军情局做了汇报,接待他的军官如是说:『我们在上海的同志,暂时派不出合适人选与其联络,还是劳烦您回香港后,通知这二人各写一份申请书,附上近照与履历。』周先生回到香港和两名狱友联络,却如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只好亲自前往广州联络,找到其中一个狱友见面之后,当晚被捕。后来才知道狱友已经被公安机关掌握,只待他自投罗网。1987年周国骙再次以特务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2001年周刑满释放,台湾军情局只肯补偿他前25年坐牢的工资三百多万新台币。之后的岁月周先生再无参与情报工作,与其他台湾获释间谍难友一起致力于向台湾军情局讨要更多补偿的工作。这里替说台当局句公道话,以周先生的工作成绩,给他三百万新台币已经够意思了。两次任务时间加起来不到48小时便宣告失败,军情局也不是冤大头,若情报人员都是如此,共军动向还怎么尽在掌握?比周国骙更可怜的是韩蔚天先生。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与周先生二进宫的悲剧不同,韩先生的不幸源于在于回台太早,赶上了白色恐怖的尾声。韩蔚天是1951年在上海被捕的,前后在大陆关了二十七年。1975年,中共开始释放国、军、特等特殊分子回台、去港,或到国外。1978年,包括韩蔚天在内的第四批「特赦和宽大释放人员」共十八人,被中共送到厦门,给了条破船让他们自行驶往金门大胆岛。但韩蔚天的噩梦并未因此结束,回台后因在北京曾有「要为解放台湾,统一祖国做出贡献」等言论,被依叛乱罪判刑五年,服刑后又送往荣民之家「监视」了一段期间才获释。后来韩先生还因为补偿的问题在台湾提起过行政诉讼,请求国防部军事情报局补发他被俘大陆期间的薪资三千多万元。台湾最高行政法院认为法无规定,判决韩败诉。类似境遇的台湾间谍还有很多,作为蒋介石『反攻大陆』的炮灰,他们的遭遇还是很值得同情的。

原文地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9484517/answer/91323957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