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25

(25)杨勇司令员贵州遇险

在这之前,杨勇司令员也曾遭遇过土匪的伏击,情况十分凶险。20多年来,驾驭战争之舟,驶过多少大江大海、历过多少大风大浪的上将军,却险些儿在阴沟里翻了船!

1949年底,杨勇率二野的主力军——16军,配合三兵团和十八兵团解放地势险要的天府之国——四川后,于1950年初班师回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勇率兵团指挥部班师回黔

这天,杨勇及其精干的指挥部分乘20几辆卡车出发,一路上昼行夜宿。20几辆卡车上除指挥部的机关人员和一些战利品外,还有一个警卫连的兵力分散警卫,平均一辆车上也只有四五个警卫战士。杨勇则坐在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刚刚歼灭蒋军40余万的上将军凯旋归来,一路上车轮滚滚、威风凛凛,对山中的几个小土匪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杨勇喜欢坐快车,一上车就催促司机加速。可是载重卡车的速度跟不上,于是,杨勇坐的小轿车每天都要提前到达预定的宿营地,大队车辆一般要迟到两个小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勇爱坐小汽车离队前行

杨勇的轿车里只有5个人:司令员、司机、一个参谋、两个警卫员。小轿车还很新,原是国民党兵团司令黄维的座骑,淮海战役中被我军缴获,连同给黄维开车的司机也一同被俘获。这辆小轿车分配给杨勇使用后,杨勇把原来的司机留下,让他继续开这辆车。那时候相信人的觉悟,国民党军兵团司令的贴身司机转眼间就变成了解放军兵团司令的贴身司机。

这天,也是碰巧了,兵团侦察科长魏鸣森驾驶的卡车中途抛锚,被迫停下来修理,掉队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兵团侦察科长魏鸣森驾驶的卡车中途抛锚

等他修理好车子赶到宿营地遵义时,已是万家灯火,先行到达的车队上的人早已宿营休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遵义城里已是万家灯火

侦察科长驾驶着卡车行驶在遵义大街上,但见满街贴着大标语:“欢迎杨主席莅临遵义!”、“欢迎杨主席来贵州主持全省工作!”……侦察科长感到纳闷:这个杨主席是谁?怎么没听说过?……见车前走过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便停下车来打听:“请问杨主席是谁?”那位干部回答:“杨勇呀,你连他都不知道?”“杨勇不是五兵团司令员吗?”“中央最近任命的,兵团司令兼省主席。”他还告诉侦察科长:“杨主席凯旋归来,班师回黔,今日已到达遵义;在遵义休息一晚,明日继续赶路去贵阳。遵义市党政军各机关已作好充分准备,明晨举行盛大欢送仪式,欢送杨主席赴省城荣任新职。”

侦察科长闻听此言,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凭他多年从事侦察工作的经验,敏感地觉察到遵义市的所作所为,十分危险,客观上起了向土匪通风报信的作用。如果土匪得此信息,在车队必经途中的险要地段打伏击怎么办?特别是杨司令员喜欢坐快车,每日都是单车独行走在最前面,把车队远远地抛在后面。一旦遭到伏击,车上区区两个警卫员的两长两短4支枪、几百发子弹,怎能抗得住成千上万土匪的围攻?这些同志真够呛,好心办坏事啊!……想到这里,他决心挺身而出,以小小科长的身份去干预兵团首长的行程。

他将车直接开到杨勇的宿营处,停下车来,下车往里闯。

“你干什么去?”门前的警卫站出来阻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门前警卫阻拦

“我找杨司令员。”

“杨司令员已经休息了。”

“我有要事禀告。”

“有要事也得明天早晨来。”

“等到明天早晨?‘黄花菜都凉了’!”

……

一个要进,一个不让进,两人争吵起来。

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惊动了室内已经就寝的杨勇。

“谁呀?”杨勇问。

“有一名军人硬要这时候见首长。”警卫答。

“报告首长,我是兵团司令部侦察科长魏鸣森,有紧急情况要报告首长。”侦察科长抢着答话。

“让他进来。”

杨勇开口了,侦察科长才得以走进杨勇的卧室。

当侦察科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及其忧虑报告杨勇后,杨勇立即判断出事态的严重性。他入遵义城时,市内还平静如常,市内那些欢迎标语都是在他宿营休息后才刷出来的,他并不知情;对于明晨遵义市各界要组织欢送仪式,他更是无从知晓。为了破解这一危机,他立即召见负责指挥车队行动的指挥员,明确交待:明日提前起床,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全车队所有车辆,无论大车小车,一律紧紧跟随,不得独自超前,也不能掉队;通知警卫连和机关全体人员作好途中打遭遇战的准备。如果途中打起来,不要恋战,冲关夺路而行;如有车辆打坏了,不要管车子,也不要管车上的东西,人员立即上别的车子,冲出包围圈……上将军指挥若定,负责车队行动的指挥员唯唯听命。侦察科长悬起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敬了个礼,告辞而去。

第二天早晨,遵义各界人士熙熙攘攘地前来欢送杨主席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遵义各界人士前来欢送

杨主席的车队早已在天不亮时就出发了,已远离遵义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车队天不亮就出发了

侦察科长的忧虑似乎是“杞人忧天”,杨勇的车队一路平安顺利,并未发现任何危险迹象。伤脑筋的还是侦察科长自己,他驾驶的那辆破车子又出故障了,只好再一次停下来修理。修理好后,便加速赶路,去追赶车队。

突然,前面出现路障,大树干、大石头横亘在公路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面出现路障

接着响起激烈的枪声,公路两侧的高山上,匪徒们发射着密集的子弹,把侦察科长的车子打得叮当作响:驾驶室的玻璃被打碎了,车胎打漏了气,发动机打坏了,车子已无法开动。车上有20几个人,侦察科长立即指挥他们跳下车来,以车轮为掩护,和土匪对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跳下车来和土匪对射

打了半个小时,没能打退土匪;土匪也没敢冲下山来。

这时,前面的车队闻讯,派出30余名战士坐汽车返回支援。可是匪徒人数太多,仍没能打退土匪的进攻。激战了3个小时后,侦察科长车上的20余人已伤亡过半。

正在这危急关头,解放军的一个连恰巧步行经过此地,听到枪声,跑步前来支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军一个连路过,前来支援

这才打退了土匪,破解了匪徒们设下的包围圈。

匪徒们的这次伏击,除了截住侦察科长开的这辆卡车外,还截住了我军路过的其他一些车辆。前后共打坏了我军20多辆汽车,使我军牺牲了40余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打坏了我军20多辆汽车,使我军牺牲了40余人

事后才知道,匪反共救国军靖黔先遣司令部的一个副师长得到杨勇要率前线指挥部经过此地的情报,连同车辆的数量、押车的人数、出发的时间等均已探明,他便纠集了25路土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纠集了25路土匪

选了个险要的隘口打伏击,喊出了“活捉杨勇”的口号。悬殊的兵力、险要的地形、突然的袭击,使匪徒们信心百倍,认为此战他们必胜无疑。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杨勇的小轿车按照常规离队抢先而行,突遭成千上万的土匪伏击,杨勇将军必死无疑;后续的大车队也将蒙受重大损失,经受重大伤亡。没想到一名侦察科长的政治敏感及其勇敢建言,彻底打破了匪徒们的如意算盘。杨勇率车队提前出发,等到土匪按预定计划设置路障时,杨勇的车队已驶离险地,土匪的路障只截住了侦察科长这一辆卡车以及其他的零星路过车辆。

土匪虽然没能截住杨勇,但终归先后击毁了20几辆汽车,造成了解放军的几十名人员伤亡,便架起电台来向台湾发报,谎报战绩,邀功请赏,声称击毙了共产党的贵州省主席、五兵团司令杨勇。台湾的蒋介石获此电报,大喜过望,命令广播电台立即广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蒋介石大喜,命令广播电台立即广播

我中央军委听到台湾的广播,大惊,连忙打军用长途保密电话询问。得知杨勇及其前线指挥部已安然脱险,这才放了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央军委大惊,连忙打军用保密电话询问

兵团部的干部们议论纷纷:有的说,杨司令员命大;有的说,是马克思在天之灵;有的说,老天爷照顾,让侦察科长的车抛锚,碰巧了……那位侦察科长有贡献,自然是立了功,听说后来担任了海军某基地的司令员。此乃后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侦察科长魏鸣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侦察科长后来升任海军某基地司令员

杨勇司令员是幸运的,兵团后勤部的一个师级干部却没有这么幸运:他在去部队视察、调研后勤工作的途中,遭土匪伏击,不幸牺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位师级干部遭土匪伏击,不幸牺牲

即使在炮火连天的淮海大战中,上到师一级的干部也是不容易伤亡的;可是在不分前线后方、不分白昼黑夜的匪患中,容易顾此失彼,有时也会掉以轻心,致使我军和我政府人员会突遭袭击,造成不应有的损失,令人痛心不已!(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