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了烈士的裤子(原创)

往事如烟,但是,有的事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随着时间的久远,仍然会在脑海里留下深刻的记忆。1979年2月26日,广州军区炮一师26团,从复和战场撤离,参加谅山战役总攻。

27日早上,我一营指挥连侦察一班在811高地西侧占领观察所后,立即架好仪器,接通电话,连测战斗队形,向营指挥所报告观察所坐标,高程,一切战斗准备完毕后,留下值班人员,其他人整理住地。

全班七人,为了安全,防止敌人偷袭时一锅端,分散在一条堑壕的几个坑道里,整个山头,朝向南方的一面,只有我们一个班。在堑壕上方不远有一个猫耳洞,地势高,便于观察地形,控制全局,我就把自己的背包放在里面,看到里面还有一个小背包,也没有多想。以为可能是越南人逃跑时丢下的。

这时,到处炮声隆隆,战斗已经向同登县以南发展,我团配属55军163师,正在向同登以南6公里,谅山至同登的战略要点扣马山进攻。

扣马山标高800米,是谅山地域的第二高峰,在同登县至谅山的必经之路上,东南距离越北重镇谅山省省会约4公里。东有同(登)谅(山)公路和铁路,西有同(登)太(原)公路,是谅山外围的主要制高点和屏障,扣马山是谅山的大门,谅山是河内的大门。

2月27日上午9时30分,进攻扣马山主峰的总攻开始了,我用16倍炮队镜观察战场,看到我军上百门大炮一起怒吼,天崩地裂。在强大炮火的支援下,我军向扣马山主峰冲击,在拿下扣马山主峰后,谅山大门洞开,各路大军快速向谅山逼近。

随着战线的向前推进,我们在811高地的观察所已经起不到支援步兵的作用了,这时营指挥所命令我连派出前进观察所,我按作战预案派出了我班的侦察兵,有连长蔡忠养带领,向谅山外围出发。

去前观的侦察兵走后,我也进入自己的猫耳洞整理住处,猫耳洞面积小,里面的小背包挺碍事,我拿出来后,觉得好奇,打开一看,是我军的,不是越军的,发现里面有几件衣服,一件雨衣,还有一个小布包,里面包的啥东西,我也没有来得及看。我想,这可能是兄弟部队丢失的,我重新捆好,放在一头,好在这个猫耳洞比较长,我能够躺下,腿虽然不能伸直,但也差的不多。

在我的猫耳洞里,有一部电话机,连接营指挥所、计算组、我班下面堑壕里的坑道。一有情况,马上可以通知到上级和本班。

自打开始向谅山方向进攻,天上淅淅沥沥下毛毛雨,很冷,道路泥泞,我的猫耳洞,每次进出时都跪着爬,弄得裤上沾满了泥巴,到了晚上,特别冷,因为占领观察所时,负重很大,没有带棉被,好在开战时,下发了一条绿色军用毛毯,睡觉时,下面铺上塑料布,再铺上褥子,和衣躺下,头下枕的是来路不明的小背包,盖上毛毯,再在毛毯上盖上雨衣。两只胳膊放在外面,枪支横在肚子上,子弹上膛,关上保险,右手拇指在保险上,食指在扳机部位,枪口朝向洞口位置,洞口拉上手榴弹。一有情况,打开保险就开枪。虽然睡觉不大舒服,但在战争情况下,比起步兵来,已经好多了。

连续几天,雨不断的下,裤腿很湿了,把里面的绒裤也洇湿了,没法穿了,我突然想起那个来路不明的小背包里面有裤子,也不管是谁的了,拿出来我就换上了,还好,和我的裤子一样长,是三号裤子。

派出前进观察所后,我们基本观察所没有啥事干了,下雨又不能到外面去,只好躲在猫耳洞里,有些寂寞,闲来无事,我又打开那个小背包,仔细研究。

只见里面有几件衣服,都是换洗的,有上衣,有裤子,其他东西不多,只有小布包我没有仔细看,打开后,看到有一颗手枪子弹,有钢镚子钱,还有几封家信,拿出家信来我一封一封的仔细看,知道这小背包的主人好像姓张,家乡是哪里忘记了,他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老战士,信是他的姐姐写来的,告诉他家里的情况,鼓励他要向父亲学习,奋勇杀敌,为国立功,为家争光,看到这里,我肃然起敬,几十年过去了,信的其他内容记不清了,但是家人鼓励他保家卫国,英勇杀敌的内容还是记得挺清楚。

我想可能是这位姓张的战友负伤了,没有机会拿回背包,我要给他保管好,重新包裹好后,放到里面,晚上就做我的枕头。

3月4号9时30分,163师打下了谅山南市区,并向谅山以南攻击前进三、四公里。我军摆出了向河内进攻的姿态,越南高层慌了神,准备进行全国总动员,也有传言说越南准备迁都,外国大使计划撤离河内,这时的河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3月4号晚上,我营营长安纯光召开电话会议,传达上级指示,会议强调了三点:

1:要大力宣传我们的胜利。

2:中央估计两种可能,一是越南老实了,二是继续捣乱,如捣乱,可能要打到河内去。

3:从明天我军宣布单方停火,有秩序地撤出,重炮先撤,我团可能先撤。

同时,通报我军163师拿下谅山,并打出去了三、四公里,缴获了几个仓库,十多辆坦克,还有小汽车,几个火车头。(以上内容摘自3月4日当晚日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3月4日晚上写的日记

3月5日,我国向全世界宣布撤军,上午,一部分步兵撤退到811高地,从3月3号,天气好转,开始晴到多云,也暖和了,我们都在坑道外面,这时有一个人背着一个挎包,直奔我所在的猫耳洞,走到跟前问我:“里面有一个小背包,你见过吗?”

我说:“有啊,我当枕头了,你是哪个部队的?”

他说:“我是X团X连的文书,那个小背包,是我们连队牺牲的烈士的。”

我一听,吓坏了,我穿的是死人的裤子,感到很不吉利,马上告诉他:“我穿的这个裤子,也是从那个背包里拿出来的,等一下,我脱下来”。

我急急忙忙脱下了烈士的裤子,把那个小背包从猫耳洞里拿出来,打开,叫那个文书检查了一下,然后他收了起来。

这时,那个文书走累了,坐在猫耳洞外休息,跟我聊起了天。我看到他背的挎包鼓的很大,就问他:“你挎包里装的啥,鼓鼓囊囊的”。

他的回答令我大吃一惊:“装的是我们连队牺牲烈士的骨灰。”

一边说,他一边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盒子上写有人名,我一看,盒子我认识,是雷管的包装盒,部队常用的,大概7-8公分长,5-6公分宽,5-6公分厚。很小的一个小盒子。能装25枚雷管。

我疑惑的问他:“这么小的一个盒子,咋能装下一个人的骨灰”。

他说:“我们将烈士在战场上火化后,象征性的抓一把骨灰放在里面。”

我问道:“剩下的其他骨灰咋处理?”

“不要了”。他回答道。

我又问:“不会装错人吗”。

他说:“这倒不会,是我负责往盒子里装,在装盒子的时候,特别注意,不能装错了。”

我再问:“你这挎包里装了多少个烈士?”

他回答:“十三个。”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远处有人喊他,他起身就走了,我也没有问他的姓名。

近年,我通过上网查询,才知道,攻占811高地的是164师492团3营7连,在谅山战役第一阶段,于2月17日6时40分从23号界碑一线突破边境,沿坤杭、那恩方向发展进攻。在右翼488团1营的协同攻击下,当日11时30分攻占了海拔811米的谅山北面外围重要制高点扣考山。

我想,我穿过的裤子的主人,应该不是在攻占811高地时牺牲的,应该是牺牲在谅山战役第二阶段,可惜我没有在日记上写上烈士姓名,到现在一点都不记得姓啥名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