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23

(23)“你们的每一个字都关系到千千万万同志的生命……”

每天去食堂吃饭都会经过报务室,从早到晚都能看到几个报务员在报务室里戴着耳机收发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辛勤工作的报务员

我们这些学通讯的人中就有人发出感叹:“搞通讯太苦了,一天到晚关在屋子里发报,我可受不了。我喜欢户外活动。”我也有同感(其实他们是轮流上机,轮班倒,我们那时候不懂)。

真正弄懂是在开学的那一天。那天,省军区通讯处处长跟我们讲了话。通讯处长是师级干部,也只有30几岁的样子,人长得蛮英俊,笑眯眯的,脸色白净,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他告诉我们:“调你们来是让你们来学习翻译电报,也就是说,通过密码本把汉字变成密码,交给报务员发出去;报务员收到的电报,交给你们,你们再把它翻译成汉字交给首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密 码

报务员能收能发,但不知道电报的内容;你们知道电报的内容,但不能收发电报。互相配合,互相制约,既能完成通讯任务,又能做到保守机密。让你们做这个工作,是党对你们的信任,是非常光荣的,又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搞错一点点,不能泄露一点点机密。有时候搞错一字,譬如说,“令×部西进”,你译成了“令×部东进”,就要坏大事,就要造成战斗的失败,造成部队的重大损失。还譬如说,你把电报中的机密泄露了,被敌人知道了我军的军事意图和行动路线,他给你来个伏击、包围,也会使我军造成重大伤亡。古人说,‘一字值千金’,你们的每一个字却都是无价的,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你们的每一个字都关系到战斗的胜败,关系到千千万万革命同志的生命安危。所以我要求你们,不要辜负党的信任和期望,努力学习,认真工作,严守机密,出色地完成任务,做一个优秀的译电人员!……”

通讯处长语重心长的谆谆教诲,使我们大为感动,大为兴奋,开学后学习的热情十分高涨。

学译电并不难,教员稍作指点,我们就都懂了;难的是要练基本功,要能极其熟练,要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上级首长的指示翻译出来,把本部队首长的报告或指示翻译过去。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套一句现代的流行语:“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如果我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电报准确无误地翻译过来或翻译过去,就是对战斗的一种巨大的、无形的贡献;如果电报在我们手里给耽误了,从而贻误了战机,那就是极大的、不可饶恕的犯罪。懂得了其中的道理后,我们就发奋学习,苦练基本功。一些看似平常的琐事对我们来说都是大事,都是应该苦练的基本功。譬如说,书写0—9的10个阿拉伯数字,A—Z的26个英文字母,要练得手指上起老茧,做到既快又清楚;练习削铅笔(规定不得使用削铅笔的小机具,说是那样削出来的铅笔尖容易折断;在紧要时刻铅笔尖一断,就会影响战斗所需要的争分夺秒的速度),要做到迅速、美观,每支铅笔削得整整齐齐,铅笔芯削得长短适中、粗细适中。太短太粗了不好用,用不久;太长太细了容易断,反而误事。就象战士擦抢一样,不仅是为了美观,更是战斗的需要。战士是拿起枪来战斗,我们是拿起铅笔来战斗。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削铅笔,一削就削好几十支,以备急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背电报明码也属于基本功。电报明码本上有数千个常用字,每个字由4个阿拉伯字组成。我们要能把明码本上的字全部背下来,做到读报纸时,看着汉字,读出来的却是每个汉字的4个阿拉伯字,用不着翻电码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种速成的强记之功,需要在手头上、脑子里经常使用,如果久久不用就会遗忘。60年后的今天我在写到这段内容时,曾尝试回忆一下当时熟记的明码:记得滚瓜烂熟的数千明码被岁月淘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两个字:0001是“一”,0002是“丁”。

一天,班长对我说:“副班长,班主任叫你去”。我便跟着班长来到班主任住的小房间。我们一走进去,班主任就招呼我们:“来,来,坐下吃糍粑。”所谓糍粑,就是糯米饼子,贵州人叫糍粑,是当地很作兴的一种食品,味道类似江浙一带的年糕。我看见桌上是一碗煎得焦黄的糍粑,上面还撒着白糖,香味扑鼻,碗旁是三双筷子。

非年非节的,哪来的年糕?我有点纳闷。

伙食不好,肚里没油水,嘴馋,有油煎糍粑蘸白糖,自然就毫不客气地吃起来。三个人三张能吃的嘴,三双运用自如的筷子,很快就风卷残云般把一大碗油煎糍粑消灭得干干净净。吃完了,等着班主任谈正事。班主任先是闲扯几句:“译电工作很重要,要好好学、好好干。你们都是知识分子,有文化,前途不可限量。不象我,没文化,进步不快。”

班主任大概30几岁,他的文化确实不高,从他写的几个字就可以看出来,写得歪歪扭扭、拳打脚踢的;但人是个好人,关心同志,爱护下级,事事处处与人为善。

说完闲话,等他谈正事。他却说:“没事了,你们回吧。”这使我感到很意外。喊我们来干什么?啊,原来是他请客。初相识,领导便掏出自己那一点点微薄的津贴费买几个糍粑,请我俩吃一吃、聚一聚,既鼓励下级好好学习、工作,也联络联络感情。我们也就安然接受,吃完糍粑,嘴巴一抹,起身就走,连“谢”字都没说一个。这就是那个时代的上下级关系,简单朴素,自自然然,没有任何个人的功利性目的。

军区司令部还有一景:每天早晨在大操场跑步。天蒙蒙亮,哨子就吹响了,全体机关干部、战士,除军区首长外,都到大操场上去出操。叫操的是管理科长,一位长得粗黑的汉子,大概40来岁。40来岁的科长,算是年纪偏大的了。等人到齐后,他一声号令:“立正,向右转,跑步走!”队伍便沿着大操场的边沿转圈跑起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面是几个年轻力壮的军人带跑,显然是故意安排的。他们的步伐矫健有力,跑了一圈又一圈,而且越跑越快。于是,队伍中有人吃不消了,喊一声“报告”,就自动退出来,站在一旁观看。退下来的人中,女同志居多,也有一些体弱的男同志。他(她)们确实也尽力了,退下后站在场边,还不停地喘着大气。

跑到后来,几乎有近一半的人“淘汰”下来了,管理科长才发出“慢步走”的口令;队伍便松懈下来,迈着杂乱的步子,可以随便地伸伸手臂,踢踢脚。退出的同志也纷纷归队。大家都已是一身大汗、喘息不已。稍事休息后,管理科长又发出“齐步走”的口令,这是要求出操的队伍走整齐的信号。等队伍走整齐了,他才喊:“立正,向左转,稍息。”这时,管理科长开始讲评,把没能坚持到底、半途退出的人不指名地骂一顿,而且是“少爷、小姐”地乱骂一气。我吃了一惊:队伍里有不少相当级别的干部,如果放下去,那是可以当师长、团长的,你一个管理科长,在军区司令部里只能算是个芝麻绿豆官,竟敢如此地大胆放肆?

奇怪是的这位“大胆放肆”的管理科长天天早晨叫操,就天天骂,那些各科处室的干部也就天天听着,无喜无悲。你“姑妄骂之”,我“姑妄听之”,无所谓。就这么安然无事地相处着,令人惊奇。

我们译电班的十几个人都是不到20岁的小伙子,身体好,好胜心强,每天都紧跟跑步的队伍,绝对是不拉距离、不掉队,显得相当突出。站在一旁的退出者中有人夸奖我们:“这几个小青年,棒!”,还有人竖了竖大拇指。我们跑得更有劲了!心里自豪地想:我们是经过三千里进军大西南锻炼出来的,跑这点步算什么?小菜一碟!殊不知队伍中有的是行军数万里、身经百战的老革命,他们只不过是没有兴趣在这个小小的操场上较劲罢了!(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