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反腐风暴发酵 国王侄孙被曝逃往“死敌”伊朗

沙特反腐风暴发酵 国王侄孙被曝逃往“死敌”伊朗

现任沙特国王的侄孙图尔基·本·穆罕默德

海外网11月8日电 日前,沙特阿拉伯掀起一阵“反腐风暴”,十多名王子和高级官员涉贪被捕,被囚禁在酒店会议厅,王室成员人人自危。在此紧张时刻,现任沙特国王侄孙图尔基·本·穆罕默德(Turki binMohamed bin Fahd)竟被曝已逃离该国,向沙特“死敌”伊朗寻求庇护。

据《今日印度》报道,在沙特“反腐风暴”造成的紧张局势下,现任沙特国王的侄孙图尔基·本·穆罕默德(Turki binMohamed bin Fahd)王子被曝已经逃离了沙特,有密切关注局势的人士称,他此次应该是逃往了伊朗。

报道称,如果事实如此,可能会为伊朗与沙特之间本就剑拔弩张的局势再点上一把火。这位王子竟宁可向自己国家的“死敌”伊朗寻求庇护,其中缘由引起媒体的极大好奇。媒体称,他逃走的时机特别,正好是沙特航空公司被通知不许让沙特的许多王室成员飞离国家的时候,沙特机场目前已经叫停了私人飞机起飞。

据此前报道,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4日宣布成立以王储穆罕默德为主席的最高反腐委员会,该委员会当日就以涉嫌腐败和洗钱等犯罪行为为由,逮捕了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数十名前大臣。时隔2天又有6名王室成员被抓,同时,落马的非王室高官人数也在持续增加。

5日,一架载有一名沙特王子和数名政府官员的直升机在沙特靠近也门边界的阿西尔省坠毁,包括王子在内的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6日,多家媒体报道称,沙特阿拉伯已故国王法赫德最小的儿子阿齐兹王子(Abdulasis bin Fahd)因拒捕而发生交火导致身亡。不过利雅得方面表示,有关阿齐兹王子死亡的传闻是假的,王子仍“活着并且安然无恙”。但当地媒体还是认为,沙特王储极可能以反腐为名,清除沙特统治集团内部的潜在王位竞争者、反对经济和社会改革、反对也门战争的人士。

媒体称,沙特阿拉伯近日的逮捕浪潮引发了巨大动荡。这种做法在沙特阿拉伯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来源:海外网

这很沙特!团结堂兄弟打外人 团结亲兄弟打堂兄弟

沙特反腐风暴发酵 国王侄孙被曝逃往“死敌”伊朗

“团结堂兄弟打外人,团结亲兄弟打堂兄弟。”这是沙特著名的谚语,用以形容当下的沙特王室“宫斗”一点都不为过。

始于刚过去的这个周末的沙特 “反腐风暴”正在持续发酵,波及的政商高层之广、打击力度之大,令人咋舌。

在起初的11名王子被捕后,时隔2天又有6名王室成员被关押到作为临时“监狱”的沙特首都利雅得使馆区丽思卡尔顿酒店,同时,落马的非王室高官人数也在持续增加。《纽约时报》11月6日援引美国官员的消息称,沙特刚刚成立的、由王储本·萨勒曼担任主席的沙特国家反腐败委员会在短短两天已抓捕了500多人。

同日,有沙特王室背景的阿拉伯卫星电视台报道称,沙特当局将冻结在反腐行动中被捕人员的的银行账户,并称案件处理过程中将“没有优待”。据悉,被捕人员已受到了详细的秘密讯问。

《纽约时报》还援引了关注事态发展的美国官员的话说,沙特所有王室成员现已全部被禁止出境。此前,沙特国家安全部门已下令禁止私人飞机从机场起飞,以防止涉案人员离境。由此可以看出,沙特针对国内政商高层人员的打击还远远没有结束。

“刑不上亲王”被打破

值得注意的是,在沙特阿拉伯建国以来的85年间,“刑不上亲王”几乎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尽管在1975年(费萨尔·本·穆萨义德刺杀其叔叔费萨尔国王)、2014年(卡比尔王子枪杀友人)都有沙特王室成员被处刑的先例,但大范围的抓捕行动这是首次。

“近日的抓捕是对这些王室成员的正面打击,也颠覆了此前沙特实行的(王子)有罪不罚现象。”普林斯顿大学沙特阿拉伯研究教授伯纳德·海克尔(Bernard Haykel)分析称。

巧合的是,就在本·萨勒曼第一波“打虎”行动的第二天,一架载有沙特王子曼苏尔·本·穆克林(Mansur binMuqrin)的直升机在与也门接壤的阿西尔省坠毁,担任阿西尔省副省长的本·穆克林与2名机组人员、4名政府官员共7人全部遇难。本·穆克林是2015年被废王储穆克林的儿子,目前尚不清楚飞机坠机的原因,但阿拉伯卫星电视台在事发后罕见地第一时间公布了本·穆克林当天早些时候在地方视察的录像,以及其登上直升机时留下的最后的画面,稍稍平息了一些将此次事故与前一天“反腐行动”相关联的“阴谋论”。6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对本·穆克林表达了哀悼。

但无论如何,两天内十数名重量级王室成员死的死,抓的抓,将沙特的“宫廷大戏”推向了全世界媒体的头条。在王子数量庞大、政局并不透明的神秘国度里,这一颠覆传统、打击面甚广的历史性举措,无可避免成为“宫斗说”、“政变失败说”等诸多坊间猜测的温床。相比之下,此次“反腐风暴”的出师理由——审理2009年麦加省洪水案和2014年于沙特爆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两起事件背后的腐败现象,倒显得没那么受关注。

王位代际传承矛盾公开化

1932年9月,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又名伊本·沙特)带领族人征战30年后,在沙特半岛上建立起了统一的沙特阿拉伯王国。1953年伊本·沙特离世后,沙特至今已历经六任国王,皆为伊本·沙特的儿子。“兄终弟及”成为沙特王室为未成文的继承法则。

然而,当萨勒曼2015年1月以79岁高龄继任王位时,他的顺位继任者、开国君主伊本·沙特在世的最小儿子穆克林也已近70岁。

如何将政权平稳地过渡到第三代王室成员手中成为了沙特王室面临的首要难题。故事也从此变得更引人注目。

改变发生在3个月后,萨勒曼颁布国王令,称根据穆克林的“个人意愿”免去其王储职务,由原副王储本·纳伊夫接任,本·纳伊夫成为了开国君主孙辈中首个担任王储职位的。

然而,相比于长期掌管内政和反恐大权的本·纳伊夫所占有的先机,他的堂弟、副王储职位的接任者、萨勒曼国王最喜爱的儿子本·萨勒曼则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一夜间,默默无名、尚不满30岁的本·萨勒曼一跃成为了这个王国第二顺位继承人。而陆续加在他身上的实权——国防大臣、国家经济和发展委员会主席、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沙特阿美石油最高委员会主席,让全世界越来越清晰的看出,他或许才是沙特王国未来的接班人。2017年6月,萨勒曼国王再度换储,废除本·纳伊夫,将儿子扶上王储之位,证实了国际观察家的猜测,只不过,时间上比预期中的早了些。

集国防、经济、石油大权于一身的本·萨勒曼在年迈但同样雄心勃勃的父亲的支持下,两年来以铁腕重新定义了沙特的内政外交,不仅强势对待地区友敌,更制定了一系列经济社会改革政策和15年发展蓝图,在国际油价下降、民众对腐败的政权产生不满的当口,俘获了大批年轻人的支持。

然而快速的改革无疑触动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刚过30岁的年轻人迅速上位,更是无形中剥夺了这个习惯于“论资排辈”的王族中大部分成员的继位可能性。

2015年9月,一名沙特第三代王子通过英国媒体发表公开信,号召叔伯兄弟发动政变,推翻国王萨勒曼。庞大的沙特家族的内部深刻矛盾被赤裸裸地暴露在全球视野下。

在接受英国《卫报》的采访中,这位未具姓名的王子称,在萨勒曼的领导下,沙特王室和公众都处在不安之中,“萨勒曼的身体状况并不稳定,现在实际统治着沙特王国的是他的儿子。我有四、五个叔伯将很快会面,就我信件的内容进行讨论。他们将和各位子侄商讨出一个计划。现在很多第二代王室成员都非常焦虑。”他说。

这一次的政变企图显然未成功。2017年,随着萨勒曼国王的身体状况愈发不如意,关于其提前禅位给儿子,自己当“太上皇”的传闻更是甚嚣尘上。今年9月,一家沙特新闻网站曾在“推特”上公开发文称,国王将在未来48小时内禅位,沙特政府不得不通过“宣布萨勒曼国王明年将访问美国”的方式来辟谣。

“反腐”之名难掩权力斗争

种种流言交错下,萨勒曼父子大规模逮捕在政、商领域拥有实权(或曾经拥有实权)的王室成员,难免不被视作为本·萨勒曼登基铺平道路。

在沙特新闻网站公布的一份被捕人员名单上,最为显眼的无疑是前任国王阿卜杜拉最青睐的第三子米特阿卜·本·阿卜杜拉(Mitaab bin Abdullah)和号称“中东巴菲特”的沙特首富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Waleed Bin Talal)。

米特阿卜长期担任沙特的精英部队——国民卫队的司令,该部队是沙特三大武装力量之一,长期保卫着王室、宗教圣地和石油基地的安全。在被捕前数小时,米特阿卜的司令一职由王室一位资历较浅的成员接任。至此本·萨勒曼通过继承父亲的国防大臣之位和今年6月从废太子本·纳伊夫手中接管的内政和反恐权力,已将部队、反恐和警卫三股重要力量全部集中于一身。过去数十年间,这三股势力一直由伊本·沙特不同派系的子孙们分别掌管着,彼此制衡。

而持自由主义立场并且与西方关系良好的阿尔瓦利德的被捕,则令人感到意外。此前他多次公开支持本·萨勒曼的经济开放计划,并通过投资国际知名企业而在全球具有一定影响力。对于他的被捕,据维基解密披露,阿尔瓦利德曾在一次内部会议中威胁称,如果本·萨勒曼不释放之前被软禁的前王储本·纳伊夫,他就将所有的资金转移到欧洲。而据《纽约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今年6月换储时,由34名家族成员组成的“效忠委员会”以31:3批准了本·萨勒曼的王储提名,3名反对者中有一人便是来自阿尔瓦利德的家族分支塔拉勒。

除了米特阿卜和阿尔瓦利德,阿卜杜拉国王的另一个儿子、前利雅得省省长图尔基·本·阿卜杜拉(Turki binAbdullah)以及沙特现任经济和计划大臣、前财政大臣、前皇家典礼局局长、前沙特航空公司总裁、前沙特电信公司总裁、前投资总署署长、中东最大媒体集团MBC董事长、沙特最大建筑商本·拉登集团主席白克尔·本·拉登(领导基地组织的奥萨马·本·拉登的亲哥哥)等政商大佬都在被捕名单上。

“这是针对旧制度的‘政变’。”美国前驻沙特大使傅立民(Chas W. Freeman)表示,“现在所有权力都集中在了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手中。”

伦敦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RUSI)研究沙特的学者迈克尔·斯蒂芬斯(Michael Stephens)向《纽约时报》指出,“或者,我们未来回顾此时时会说,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是那个看到围墙正在形成,并设法阻止它的人。”

(原标题:“团结堂兄弟打外人,团结亲兄弟打堂兄弟”,这很沙特)

来源:澎湃新闻作者:李怡清

图文来源网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