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苏武为什么牧羊北海边?

文/邢哲夫

苏武牧羊是一段悲壮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恐怕知道的人不是很多。

苏武是汉代功臣平陵侯苏建的儿子。年纪轻轻便崭露头角。汉武帝天汉元年(公元前100年),匈奴的新单于且鞮刚刚即位。为了巩固地位,赢得机动,且鞮单于主动与汉通好,便归还了之前羁留在匈奴的汉使路充国。汉武帝基于对等礼遇,也将扣押的匈奴使者释放回国。护送匈奴使者归国的使命便落在了四十出头的苏武身上。武帝拜苏武为中郎将,并派遣副中郎将常惠和属官张胜等百余人一同前往。到了匈奴,苏武一行归还了匈奴使节并赐给单于不菲的钱币。单于有些顺竿子往上爬,对苏武一行越来越傲慢。苏武的和平使命受到了无情的嘲弄。

正在苏武准备回国之际,匈奴正酝酿着一场风暴。匈奴的一个亲王缑王与一个叫虞常的胡人密谋反叛单于。这本是匈奴的内政。可偏偏虞常和与苏武同行的副中郎将张胜认识,虞常找到张胜,想要得到张胜的支持。因为他们的计划和汉朝密切关系。缑王曾经归降过汉朝,但又在后来的战争中被虏到匈奴。估计在匈奴也比较屈辱,还不如回归大汉朝。于是缑王想发动与汉将卫律一起投降匈奴的汉兵们一起举事。当然,举事并不是要杀单于自立,而是劫持单于的母亲阏氏回归汉朝。缑王之所以如此计划,估计是因为自身力量不足,只能借助于汉朝的降兵,利用他们思归的心理举事。而劫持阏氏归汉,一方面要挟了单于,一方面又向汉朝邀功。这盘棋不可谓不完美。

缑王让虞常要求张胜协助,给的条件就是杀死投降匈奴的卫律。因为汉武帝非常痛恨卫律。按道理,作为汉使的张胜不应该趟这浑水。虽说扶友损敌乃是外交原则,但缑王的计划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对于汉朝除了出口恶气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好处,相反会惹恼匈奴,陷汉于不义,最终让朝廷背锅。但张胜头脑发热就答应了,还出资赞助虞常。后来举事之际,他们被叛徒告发,被单于一锅端掉。缑王被杀,虞常被逮捕。张胜害怕被供出来,于是把前前后后告诉苏武。

虽然之前毫不知情,但苏武不愧是风雨一肩挑的男子汉。苏武拿起剑,说:“这件事情如果暴露,一定会连及到我。与其做阶下囚辱没使命,不如一死了之。”于是拔剑想要自刎。张胜、常惠忙夺了剑,阻止了苏武赴死。果不其然,虞常将张胜供出。单于大怒,想要将汉朝使团统统斩首。这时一个亲王劝阻说:“他们只是密谋劫持阏氏,如果这就判死,那以后更严重的罪比如谋杀单于您,那处罚就无以复加了。”于是单于先命汉奸卫律提审苏武一行。审判时,苏武说:“我已辱没了使命,又忍心苟且偷生,又有何面目回到汉朝?”于是趁人不备拔刀自刺,殷红的鲜血流了一地。卫律吓了一跳,忙命人抢救。众人将苏武送到生火的地下室,在苏武的背上踢捶,才让苏武吐出了淤血。这大概是匈奴特有的急救方法。总之苏武最终醒了过来。

苏武的硬气让单于震惊。单于逮捕张胜、杀死虞常后只能派汉奸卫律好言劝降苏武。卫律讲了自己投降后的荣华富贵,劝苏武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否则你就见不到我了”。苏武指着卫律大骂:“你作为臣子,不顾恩义,叛主背亲,谁愿意见到你?单于信任你,你不为汉匈的和平努力,却反而要拘杀我们以挑起战争。你没听说南越杀了汉使者,立刻被汉朝打下,成为大汉边郡?你没听说大宛杀了汉使者,国王脑袋立马被砍下悬在北阙?你没听说朝鲜杀了汉使者,国家立马灭亡?只有匈奴还没到这一步。如果知道我不会投降,那么你们杀了我吧。匈奴的末日不远了。”卫律只好将苏武的原话告诉了单于。

单于刚刚即位,实在不想和汉朝搞僵,所以不敢杀苏武,而只好将苏武囚禁,想用高寒地区的冰刀雪剑来磨掉苏武的忠贞。单于对苏武的精神肉体折磨可谓煞费苦心。他先将苏武囚禁在一个地窖里,断绝了饮食。苏武为了充饥解渴,只好将渗下来的雨雪就着毛毡的毛吃下肚,那种感觉可想而知。过了许久,苏武还活着。单于觉得真是神了,于是将他转移到北海边,令苏武牧羊。

北海就是今天的俄罗斯贝加尔湖畔,那是北方的北方,远方的远方。这里并不像李健的《贝加尔湖畔》那么浪漫。处于东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终年寒冷,北风肆虐。虽然湖里物种丰富,但是四野茫茫,千里冰封,不要说人迹,就连动物都少见。匈奴更加歹毒的是让苏武放牧公羊,并且只有羊下崽了才放苏武回去。公羊怎么可能下崽,这说白了就是想让苏武冻馁而死。而且是自然死亡,不用对汉朝负外交责任。

但匈奴打错了算盘。他们低估了苏武的意志。匈奴想饿死苏武,苏武却冰天雪地里抓野鼠就着野草吃。匈奴想冻死苏武,苏武却全凭着一口气活着支撑着生命。苏武持的汉节上的毛毡都脱落了(我们应该还记得苏武在冰窖里拿毡毛充饥),但苏武心中的拳拳忠爱却始终不渝。“红泪文姬洛水春,白头苏武天山雪。”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当然,冰雪中也有一丝偶然的温暖。单于的弟弟於靬王射猎时经过北海,发现苏武能为他编织猎网,矫正弓箭,于是便给苏武衣食。后来於靬王得病,却不忘赐给苏武马匹、牲畜、酒器、帐篷。可惜於靬王不久便死了。供给也中断了。苏武的羊又被盗走。苏武又陷入了匮乏。

或许是这个时候,苏武遇到了汉代著名的将军李陵。李陵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与匈奴曾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全军覆没之际才投降匈奴。据说李陵投降只是诈降,但汉武帝一怒之下杀死了李陵全家老小,李陵倍感失望绝望,于是真的投降了。这是李陵后来对苏武的剖白。这时李陵已是匈奴的教官了。他带着匈奴的使命,来劝苏武投降。当然,我们可以相信李陵确实是为苏武着想。只要投降,就马上可以逃出生天,天上地下,而且免于“暴君”汉武帝的猜忌,可谓弃暗投明。“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

苏武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这位“老铁”。但是公义归公义,感情归感情。苏武与李陵并没有撕破脸皮。相反,苏武非常珍惜他乡遇故知的这份温暖。哪怕已经分道扬镳,但共同的乡愁依然不因立场而抹杀。据说苏武和李陵临别时相互赋诗赠送。苏武的诗中有“四海皆兄弟,谁为行路人”、“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黄鹄一远别,千里顾徘徊”等动人的名句。虽然这组诗真实性堪疑,但我们毋宁相信这份情感的真实。毕竟人首先是情感的动物,其次才是政治的动物。

当然,冰雪中最大的温暖或许是来自异域女子的爱。史书上记载,苏武回国后,在儿子遭逢政变身亡之后,苏武才想起了远在匈奴的另一个儿子——那是苏武和一个匈奴女子的结晶。老苏武的孤独也让新即位的汉宣帝扎心,于是派人将苏武的匈奴儿子赎了回来。如果没有苏武的异域孩子,我们或许不会知道苏武还有如此浪漫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究竟有着怎样传奇的过程和美好的细节,苏武究竟是如何与那位匈奴女子相知相爱,这些都永远掩埋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贝加尔湖畔。

苦忍了十九年,苏武终于回到了故国。苏武能够回国实在是老天有眼的传奇和幸运。十九年的最后几年,匈奴与汉和亲时想趁机要回苏武,但狡猾的匈奴害怕苏武向汉朝汇报自己的残忍,于是谎称苏武已死。这时和苏武一起羁留匈奴的常惠想了一个主意,他让汉朝谎称汉武帝打猎时打到一只匈奴飞来的大雁,大雁身上系着苏武给汉武帝的信,信中说自己还活着,希望汉朝来救自己。汉使果然依计行事。匈奴赖不掉,只好放苏武回国。“归来仍是少年”是不可能的。此时的苏武已经是六十长者,须发已被冰天雪地的苍白所同化,而他念兹在兹的汉武帝更是先他而去。最好的年华都已经埋葬在冰雪里,六十岁,还有什么好争的?

唐代大诗人写过一首著名的《苏武庙》

苏武魂销汉使前,古祠高树两茫然。

云边雁断胡天月,陇上羊归塞草烟。

回日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

茂陵不见封侯印,空向秋波哭逝川。

“哭逝川”倒未必是“不见封侯印”。毕竟汉昭帝封了苏武为二千石的典属国,相当于一郡的长官,比只领一县的“侯”要高多了。只是牧羊的十九年究竟是值还是不值?若说值,壮年的苏武没有驰骋疆场、建功立业,辜负了一身本事和大好年光,而只是像滚石头上山的西绪弗斯一样,干着一件没有结果也没有意义的事情。若说不值,苏武让匈奴领教了汉朝人的血性和气性,看到了汉朝人不可夺也不可战胜的魂魄和精神,这或许比怎样的穷兵黩武都更加有力。一人之心,天下人之心。“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

应该设想,苏武是值得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向外族人证明了。我们汉族人的肉体可以被消灭,但精神是永远征服不了的,苏武的一生,值!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