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陆军游骑兵部队简史

南越陆军游骑兵部队简史

1951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向法国驻印支部队指挥官德拉特雷将军建议,法国人在越盟控制的地区组建反游击战部队。法国军方否决了这种非常规作战单位的概念,但仍然在芽庄创建了一所突击队学校。到了1956年,美军顾问团将其改造为体能训练和游骑兵训练的场所。

南越陆军游骑兵部队简史

1.建立

从1960年开始,南越游骑兵部队(别动军,Biet Dong Quan)最初以独立连队的形式展开作战,以对抗越共支持的游击战争,而美军游骑兵组成机动训练小组(Mobile Training Team),以顾问的身份在训练中心工作,后来直接加入南越游骑兵连;同时,一部分表现突出的越南军官被选中前往美国本宁堡的美军游骑兵学校参加培训。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共同的经历,两国军人之间形成了持久的相互尊重与合作的关系。在战争初期,游骑兵的任务主要是在越共控制的区域,包括铁三角,阳明州等地进行突袭和埋伏,并摧毁越共的基础设施。南越游骑兵的肩徽是五角星为底的黑豹头部图案,象征游骑兵勇敢作战的精神。

2.训练

1960年5月,游骑兵课程在岘港、芽庄和毛河的训练基地创建。芽庄的训练基地在1961年搬迁至德美,并在之后于Trung Lap创建了训练营,为了确保持续的高级别的应战状态,别动军部队在两个训练基地中挑选获得游骑兵资质的士兵进行人员轮换。游骑兵训练中心进行的艰苦训练使得受训者在日后能完成各种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作为南越游骑兵的“炼炉”,其训练内容既有丛林作战,也有山地作战。

南越战斗侦察部队接受游骑兵训练指挥部的指挥,并在两个地方进行训练课程:德美(Duc My)的LRRP(长程侦察巡逻部队)训练基地和Van Kiep国家训练中心(该中心的LRP课程由澳大利亚提供支持),完成课程的士兵会获得侦察资质勋章。

3.行动

1962年,各游骑兵连组成了营一级单位:驻岘港的第10营,驻波来古的第20营和驻西贡的第30营。这些部队深入敌军腹地执行“搜索与摧毁”的任务。1963年,随着北越正规军向南方进军,以团、营的规模向南越军队发起攻势,战事进一步升级。为了与日益壮大的北越抗衡,游骑兵部队以营为单位执行平叛和轻步兵作战等任务。在1964年到1966年期间,游骑兵营参与了对敌方主力部队的截击,进攻和防御作战。在1966年7月期间,游骑兵组建了任务部队,并创建了五个游骑兵群指挥部,以指挥和调度战术行动。这提高了游骑兵的调度能力和组织能力。南越的步兵师包括民兵在内都有各自的守备区,使其作战区域非常有限。而游骑兵部队在各战区更为广阔的行动区域中承担了作为基本机动反应力量的责任。

1968年,当越共和北约正规军对越南各大城市发动新春攻势时,南越游骑兵迅速做出反应,成为在击退北越军过程中的活跃力量。第3和第5游骑兵群参与了防卫西贡的战斗,而第37游骑兵营则在溪山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并肩作战。在这之后,游骑兵继续在越南战场上证明自己的能力,例如1970年在柬埔寨的侵袭和在老挝展开的“蓝山719”行动。60年代末开始,美军地面部队开始撤出越南,在越战中发挥的战术作用逐渐减少,南越游骑兵因此开始承担额外的任务。1970年5月22日,南越民众自卫队(CIDG)被整编为游骑兵部队,承担边界防卫的任务;在这之前,CIDG一直接受美军第5特种作战群的指挥。随着CIDG的整编,游骑兵部队的规模几乎扩大了一倍。

1972年复活节,北越动员了庞大的军事力量从三个方向对南越发起攻势,游骑兵部队再一次负起防御的重任。在紧邻非军事区的广治省,南越军的游骑兵、海军陆战队和地方部队在22天的战斗中抵御了北越方面的进攻,北越军损失131辆坦克,阵亡约7000人。在安禄战役中,南越军经过惨烈战斗阻挡了4个有着装甲和炮兵支援的北越师。游骑兵还参与了昆嵩的作战,粉碎了几个师规模的攻势。

在1973到1975年期间,游骑兵部队继续扮演着多样化的战斗角色,执行情报和侦察任务并为南越正规军提供快反支援;此外,他们也继续负担着边界防卫的任务。在战争末期,游骑兵战斗到了最后,有的单位在从北面到西贡的作战中全军覆没,有的单位拒绝服从上级的投降指令继续作战,给北越部队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在西宁省,游骑兵一直战斗到西贡陷落;直到4月30日早晨,才服从命令放下武器。

1975年南越政府垮台后,新政权将原游骑兵的指挥官们视作威胁,因此将他们投入“再教育营“中关押,以进行长期的改造。游骑兵部队最后一任指挥官杜继阶(Đỗ Kế Giai)由于在战争中积极对抗北越,被关押长达17年之久。

南越陆军游骑兵部队简史

4.美军顾问

和南越其他部队的军事顾问相比,南越游骑兵部队的美国顾问带来的经验(也包括少量澳大利亚顾问)发挥着独特的作用;由于任务和部队结构的需要,游骑兵部队的顾问受过更好的培训,也更有经验。军官几乎都有游骑兵资质,并在1966年之后大部分在担任顾问之前都曾在越南服役。而军士也往往是从美军部队中脱颖而出的骨干,其中的很多人是游骑兵课程中的佼佼者,或者是富有经验的步兵、特种部队或陆战队的小队指挥官,一部分还曾在二战或朝鲜战争中服役。对于高级士官而言,在越南服役期间担任游骑兵训练营的顾问是很常见的选择。

根据美国军援司令部的人力资源档案显示,每个顾问小组由八人组成,执行支援任务。按照规定,南越游骑兵营和作战群的高级顾问分别是少校和中校;实际上,一个营级的顾问小组往往包括一名有经验的上尉,一名中尉,两名高级军士和一名无线电操作员,而两到三人组成的战地顾问小组也并非不常见。游骑兵作战群的顾问小组则由一位少校,两名上尉,两到三名军士和无线电操作员组成。。

由于地域、单位和时间上的差异,游骑兵顾问的服役经历也各有差别。作战行动一般以营为单位进行,在有的地区则更小。多个营的行动则由游骑兵作战群指挥部领导。为了提高战术与技术上的熟练度以提高入选的机会,许多游骑兵顾问的预选人员进入军事援助&训练顾问课程和越南语学校学习,但实际作战的需求往往超过了学校提供的知识。理想的情况是有一名通晓英语的越方人员,而每个顾问小组都包含了一名当地翻译,但这些人的能力和可靠程度也各不相同。

顾问的基本作用是为越方行动计划的制定与实施提供建议,同时也在军事行动中给出战术上的参考。顾问会利用一切可用的美军支援,例如炮兵,装甲车,直升机,海军炮火和医疗运送等。此外,顾问会在行动中对一些执行特殊任务的人员提供保护和联络,如前线炮火观察员,前线空中管制员,海军炮兵,训犬员和战地记者等。

尽管小组之间各有差异,所有的顾问都是在各种非同寻常的环境下工作。再一次军事行动中,高机动顾问小组会在几天甚至几周的时间里和南越部队一同行动,条件往往艰苦而简陋。对于游骑兵来说,频繁和高强度的作战是家常便饭。顾问小组对行动计划和敌军情报的往往缺乏具体了解,同时还只能依靠有限的给养存活,通讯生命线通常是一台PRC-25无线电。尽管如此,或者说正是有这些艰苦的条件磨炼,使得游骑兵顾问能熟练地担当重任并完成任务。

5.荣誉

由于作战勇敢,游骑兵部队和士兵从南越和美国政府获得了一系列的荣誉。第42和44游骑兵营被授予南越国家命令绶带,第43游骑兵营被授予军事命令绶带。第21,37,41和52游骑兵营被授予英勇十字绶带。23支游骑兵部队获得了带棕榈叶的越南英勇十字奖章,其中第42游骑兵营获得7次,第44游骑兵营获得6次,第1游骑兵作战群和第43游骑兵营各4次。

美国政府向南越游骑兵部队颁发了11个总统团队嘉奖,其中第39和42游骑兵营各两次,第1游骑兵任务部队,第21,32,41,43,77和91游骑兵营各一次。有许多游骑兵成员获得了美国政府颁发的银星勋章,铜星勋章,陆军嘉奖勋章。

一些美军顾问也获得嘉奖,其中最突出的是三级军士长加里·拉特雷尔,凭借在1970年4月4日到8日的勇敢表现获得荣誉勋章。里维斯·L·米内特上校在朝鲜战争中获得过荣誉勋章,在越战中担任过游骑兵顾问。上士戴维·杜比,1965年在第1骑兵师服役期间获得荣誉勋章,1970年时则以顾问身份在南越第44游骑兵营服役。安德烈·卢卡斯少校曾在1963年期间作为高级顾问服役于第33游骑兵营,1970年作为营指挥官在101空降师服役时获得了一枚荣誉勋章。一级军士长戴维·H·麦克内尼在1962年作为顾问服役于第20特种营,1967年在第4步兵师服役期间获得荣誉勋章。超过20名游骑兵顾问获得过铜十字英勇勋章---仅次于荣誉勋章的嘉奖。到了战争结束时,约有50名美军游骑兵顾问阵亡。

1995年11月11日,在西贡政府倒台后的20年,原美军游骑兵顾问成员和南越游骑兵军人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举行了纪念碑揭幕仪式。碑上刻着,“向南越游骑兵与美军顾问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他们的勇气、奉献与忠诚将被后人所铭记。”

南越陆军游骑兵部队简史

南越陆军游骑兵部队简史

附:南越游骑兵战斗序列(截止至1975年)

1.10个游骑兵作战群,下辖22个营

第1游骑兵群

第2游骑兵群

第3游骑兵群

第4游骑兵群

第5游骑兵群

第6游骑兵群

第7游骑兵群

第8游骑兵群

第9游骑兵群

第81游骑兵群(空降)

2.由民防团和机动突击部队整编的10个作战群,下辖32个边界营

第21游骑兵群

第22游骑兵群

第23游骑兵群

第24游骑兵群

第25游骑兵群

第31游骑兵群

第32游骑兵群

第33游骑兵群

第41游骑兵群

第42游骑兵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