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授衔典礼纪实:三位元帅为何没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核心提示:1955年初,为了适应我军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需要,中央军委将建立军衔制度和授予勋章奖章的重任交给了总干部部身上,决定"在1955年内将现役军官的授衔工作进行完毕"。

此时,宋任穷刚以总干部部第一副部长的身份正式上班,甫一就职,即担此重任,几十年后回忆往事时,宋任穷仍觉得那是"一项要求高、难度大、时间紧迫的工作",并将1955 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那两项工作上。

当时,宋任穷住的地方离总干部部部长罗荣桓住处很近,晚上,他经常跑去罗荣桓处汇报工作情况和请示相关问题。按总干部部制订的《评定军衔的工作计划》,"各级军官的军衔经批准后,统应于8 月1 日前办好授予手续,于8月1日命令授予",由于评衔数量太大,军衔授予任务未能在八一前如期完成。

总干部部建议,少将以上军衔,"八一"前授予,校、尉官军衔,"十一"前授予。军委同意分批公布,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直到9月初,授予元帅级和将军级军衔人员的名单才最终拟定,经军委审查批准通过上报给国务院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元帅、将官名单》上,1048名将帅的名字赫然在列,他们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参加分散在各地的授衔仪式,9 月27 日在中南海举行的元帅、将官授衔授勋典礼无疑是最早、最隆重,也是最为人熟知的一次,它不仅揭开了解放军授衔的序幕,也向世人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终于有了自己的元帅和将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参加中南海授衔授勋典礼的人,都会提前收到请柬或通知单。时任59师政委的徐放犹记得,他是在9 月25日收到总政发来三份请柬的,"一份是全国人大办公厅1955 年9 月25 日的请柬,邀请参加27 日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暨授予勋章典礼;

一份是以周恩来名义发来的请柬,订于1955 年9 月27 日下午7 时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庆祝授衔、授勋的酒会和晚会;一份是国防部办公厅的请柬,订于1955 年9月28 日在中南海国务院礼堂,举行国防部部长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校官军衔。"

授衔典礼请柬背后,印有注意事项和相关说明,如授予将官军衔典礼请柬上写着:请你提前于下午一时半到达会场;请理发、修面,着1953年夏季绿毛哔叽军服,戴大檐帽、佩戴军徽及胸章,着1955 年所发黑色松紧口皮靴,进入会场后脱帽;宣读授衔命令时,全体授衔人员应立正;典礼结束后,除大将、上将外,其余授衔人员一律徒步去怀仁堂等。

各地参加授衔的请柬大抵如此:分授衔典礼请柬、庆祝授衔宴会(酒会)请柬和庆祝授衔晚会请柬三类,有些庆祝授衔宴会、晚会请柬背后,还贴心地印有菜谱或节目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官授衔仪式始于1955 年9 月27 日下午2 时30 分,地点在中南海紫光阁国务院礼堂,比元帅授衔提前了两个半小时,当毛泽东在怀仁堂的主席台上为元帅们颁发军衔授予命令状时,台下坐着的将官们早已换上了全新的军衔礼服。清朝,紫光阁为皇帝殿试武进士和检阅侍卫大臣的场所,用来给出生入死的将官授衔再合适不过。

两个多小时授衔,最后还有一个人一直在等

礼堂布置得庄严肃穆,主席台正面为毛泽东的巨幅画像,画像两旁挂有国旗,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陈云、彭德怀、邓小平、邓子恢、贺龙、陈毅、李富春、李先念,国防委员会副主席聂荣臻、程潜、张治中、傅作义、龙云就座于主席台上。

全国人大常委会典礼局局长余心清宣布授衔典礼正式开始,军乐队奏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习仲勋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将官军衔的命令,周恩来上台,将授予大将、上将、中将、少将军衔的命令状,一一授予粟裕、张宗逊、徐立清、解方等在京将官,并握手表示祝贺。十位大将(粟裕、徐海东、黄克诚、陈赓、谭政、萧劲光、张云逸、罗瑞卿、王树声、许光达)中,徐海东因病在大连疗养,未能到场参加。从时间顺序看,粟裕为第一个戴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衔的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于参与授衔的将官人数较多,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才只有一小半人员完成授衔,考虑到如果延长典礼时间,会直接影响之后的其他活动,周恩来担心坐在主席台上的同志们太过疲劳,遂决定增加至每15 人一组上台授衔,后改为20 人一组。

据当时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杨永松回忆,在这两个多小时授衔过程中,"虽然时至9月,天气已不太热,但习副总理仍不时地拿出手帕擦汗",好不容易才把命令念完。命令念完后,杨永松由工作人员带领按顺序到礼堂后边换将军服,当他从写着名字的盒子中取出服装时,"看到好漂亮,海蓝的毛料,还在领子、袖子上用金丝线绣了花边,裤子上有红色的布道,穿上后互相观看不禁既高兴又好笑。"旧衣服被放进贴有名字的盒子里,由工作人员送至杨永松乘坐的汽车里,会务组织工作之仔细周到可见一斑。

就在将官授衔快结束时,周恩来敏锐地发现,主席台下,还有一个人--黄火星在孤零零地等待着,原来黄火星只听到了"黄火青"的名字,没听到自己名字,便在那干站着。周恩来估摸要么是念错了,要么是黄火星听错了,赶紧让人重新宣读黄火星的名字,他一人走上主席台前,接受周总理的授衔命令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军乐声中,将官授衔典礼结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位元帅缺席授衔仪式

此时,中南海的另一边--怀仁堂前的广场上,车水马龙,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聂荣臻、徐向前从车里走下来,相互寒暄,身着崭新"五五式"军礼服的将官们,由国务院礼堂向怀仁堂走来。迎接他们的是订于1955 年9 月27 日下午5 时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暨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典礼。

典礼开始前5 分钟,毛泽东身着灰色中山装,乘着黑色吉普车来到怀仁堂前,在随从人员的簇拥下,走到后台休息室与元帅们亲切握手。下午5 时整,余心清宣布典礼开始,军乐队再次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命令,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的彭真宣读。

而后,毛泽东平缓地走到主席台前,将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的命令状,依次授予一行横排列于主席台正中央的朱德、彭德怀、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等7人。十大元帅中的两帅--林彪和刘伯承因病在青岛疗养无法赶赴现场授衔;叶剑英受命担任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习总指挥,于大连进行演习的筹划工作未能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曾为刘伯承、林彪拍过元帅标准像的柳成行回忆,他是在授衔前四天被安排去青岛(并非一些书刊上所说的授衔仪式第二天),给在那里疗养的刘伯承和林彪元帅拍标准像。临走前,《解放军画报》社总编辑王冰对他说:"这次任务来得又急又突然,是因为授衔、授勋的命令今天才下达,国庆节前要见报,还要向全国发稿。上级决定,在外地的元帅要安排专人前去为他们拍摄佩戴勋章的标准像。瞧,这三枚一级勋章刚刚才拿到,你把它带去,拍摄前要给元帅戴上,用完了一定要交回来。"柳成行这才意识到任务的艰巨。

一路上,柳成行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才能把照片拍好,当他到刘伯承家,等刘伯承穿好元帅服从里屋走出来的时候,觉得刘"看上去真是好极了,精神抖擞的样子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我请刘帅坐在一把木椅上,并把带来的三枚一级勋章为他别在胸前。我打开灯光,开始对焦。

从禄莱相机的磨砂玻璃上看,刘帅的表情庄重自然,微闭的嘴唇,略带思考的神情,我心想能把这一表情捕捉住,就是一幅完美的标准像。就在这时,我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按下了快门,当听到'咔嚓'声时,我意识到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拍成了。"很多年过去了,柳成行对当时的细节仍念念不忘。

拍完刘伯承元帅的标准像后,柳成行等人急忙赶往林彪住处,全程拍下来,林彪就问了柳成行一句话,此后,他再也没讲话。对于林彪,柳成行头一回看得这么真切,"他神采奕奕,年轻而又英俊,根本看不出有病的样子。"

始于中南海的全军授衔工作从1955 年9 月27 日一直延续到1956 年下半年才基本结束,军衔制的实施不仅鼓励军官奋发向上,以实际的行动报答国家和人民给予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荣誉和关怀,还大大提高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形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