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水阳是一个千年古镇,顾名思义就是以水而出名。

[原创]]片警琐事

当你站在107华里的金宝圩上极目远眺时,立即映入眼帘的是:圩里除了绿色的树木和散落的村庄,到处都是农民养殖的鱼塘和蟹田,水天一色的自然景观令人心旷神怡。近看那清澈的河水,让垂钓爱好者流连忘返。

[原创]]片警琐事

转眼,我来这个江南水乡即将六个整年。作为一名社区民警,回味这六年的时光,虽经历不少酸甜苦辣,却给我的人生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工作给我的启示:如果说部队是个大熔炉,让我的意志变得刚强;那么社区就是个大舞台,让我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如果说部队是所大所校,把我从一名普通青年,培养成一名部队军官;那么社区就是所大学堂,把我从一名只知干不会写的军队干部,锻炼成一名不仅干也要写的社区民警。当然,说到自己的成长历程,主要离不开部队,关键离不开社区。六年的政治工作,虽说是赶鸭子上架,却给我很大的帮助;六年的社区工作,虽说是岗位平凡,却让我得到了提升。

随着社会制度不断健全,农村医疗、养老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农民的各种诉求在所难免。尤其对于我来说,一个2万余人的社区,占着全镇四分之一的人口,平时社区工作自然少不了,让我有事可做,并不断提供新鲜的素材,觉得有的可写,让一向最怕动笔的我,也渐渐地对写产生了兴趣。在接下来的社区工作中,我想把自己的琐事都一一写下来,待到退休之时再慢慢品尝,一定会回味无穷!

不能失去的信任

2017年10月9日8时27分,正准备下队开展社区工作,当我来到了接警大厅,见值班的民警们拿出了防暴棍和防暴叉,气氛显得十分紧张,其中一个民警说到,等我们一见到他,首先想办法把他干倒。

经了解得知:原来是陆某在家又犯病打人了。提到陆某,所里的老同志无人不知,今年已六十出头,大集体年代当过生产队长,村里人都夸他年轻时长得帅气又能干,不知什么原因患上了精神病。

距陆某家大约一里处,村里有一对中年夫妇办了个养猪场。两年前,陆某偏说猪场里的猪都是他当年养的,便隔三差五找猪场的麻烦,用随身所带的器具砸猪场的门锁,要把自己的猪抓回家。陆某闹一会就走,因此民警每次赶到现场时,陆某早已离去。

随着次数的增多,夫妇俩知道找家属不管用,便给民警施加压力,要求民警必须把陆某送进医院。可陆某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唯一的继儿又不成器,常年在外打工勉强度日,哪里还有钱给继父住院看病,老伴说她家的情况只能依靠政府,像陆某这种情况,水阳镇是大有人在,政府也无能为力,让民警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一天上午,陆某再次跑到了养猪场,这次用刀把猪场老板的胳膊砍伤了,民警接到报警赶到现场时,命令陆某把菜刀放下,陆某不但不从,还对民警进行攻击,民警不得不使用催泪喷雾剂,才成功将其控制。由于家里拿不出钱,民警以流浪者的身份,通过救助站送进了精神病医院。然而治疗不到一个月,陆某的头脑清楚了,医生知道了家庭住址,便将陆某送回了家。

陆某回到家中,因不能坚持服药,不久病情就复发了,水阳所又接到了猪场的报警,民警决定再次将陆某送进医院。这次我一道参与了出警,也是第一次接触陆某。当我们来到猪场,陆某已离开,于是赶往他的家,远远便听到有喊叫声,我们顺着声音寻找,在房后发现了陆某,见陆某空着手,我的心有开始的紧张,一下子变得坦然起来,走上前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陆某客气的应到:“啊哟,你来那!”仿佛跟我十分的熟悉,陆某见到随后赶到的一名民警,顿时沉着脸说:“你跑来干什么?”说着便上前迎向民警,民警连忙拿出了催泪喷雾剂,上下不停地摇晃,做出准备喷射的动作。陆某一见,立即站着不敢动,指出民警说:“那东西能喷啊?我是良民。”我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没想到陆某还挺记仇的。于是,上次出警的民警选择回避,我和孙警与陆某进行周巡。

开始陆某的老伴担心,说老头子肯定不会跟我走的。我让老伴把他的身份证带上,听说早被陆某烧掉了,我顿时有了办法,便告诉陆某,像他这样岁数的老人,每月都能到政府领取钱,由于他没有身份证领不了,需要带他到派出所照相才行。陆某听了,便高高兴兴地跟我上了车,办好了身份证,又十分顺利地送到了医院。因老伴拿不出钱,医生便把我们民警锁在医院的病房里不让走,最后,水阳民政所派人交了住院费,民警这才被放出来。

提到陆某,我们民警感到十分的无赖和委曲。见同事们多少有些紧张,我便说:原来是陆某,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他搞定,什么家伙都不用带的,我叫他到哪,他会跟着我到哪的。听我这么一说,民警小杨笑着说:“是的,听说陆某最听老伍的话,老伍和我们一道去吧!”

我再次来到了陆某的家,陆某和老伴都站在房前,老伴一见到我便说:“警官,上次是你送到医院的,麻烦你这次再把他送到医院去,不送到医院不行,否则会出人命的。”通过老伴,我们了解到刚刚所发生的事:原来老俩口的继儿,也属于贫困户,因房屋不能居住,政府给予2万元钱危房改造,当天是搬家的日子,几个亲戚上门祝贺,继儿连个茶叶都没有,也舍不得花钱去买,非得上父母家拿,被陆某看见了十分生气,捡起一块石头没砸到,便拿起一根木棍,向儿子的头部猛的打去,头躲开了打到肩膀上,一下子将其打倒,躺在家里不能动弹。

于是,我问陆某是怎么回事,开始对我问话,陆某答非所问,民警小杨见状,把我叫到一边悄悄地说:“老伍,看样子不行,我们动手吧。”我便说:如果动手我回避,陆某不同于其他病人,他是一个十分记仇的人,如果就干他这么一次,送进医院不出来行,可他家一分钱都不愿拿,完全依靠政府,每次送进医院,住一、二个月的院肯定出来,等到再犯病报警我们还得送,那我以后肯定不会主动出这个警了,他对我也不信任了,肯定是排斥我,给工作带来不利。每次都像打仗一样把他干倒,铐起来艰难地送进医院,他不服从,我们也不舒服,让他自行跟我走,我们很轻松,又何乐而不为。小杨听了便说:“那就听你的吧。”

我回到陆某的身边,见他气愤地说:“三四十岁的人了,不知道自力更生,还从家里把东西往外拿,能行吗?”我问道:听说不是在外打工吗?陆某说:“打什么工,狗屁,一天到晚在家什么事不干。”我说:“那是不行,咱们到派出所去刮刮。”陆某听了立即答应:好的,我们到派出所刮刮。就这样陆某轻松地让跟我走向警车。

上了车,陆某属于小杨分管的村,小杨一边向所领导汇报,一边联系村干部。小杨通完电话说:“老伍,刘所说你今天有事,让一名辅警协同村干部一道去医院,必须把他铐起来,否则路上不安全。我说:其实我也不想送他去医院,针对陆某的特殊性,主要是为了以后的工作。于是,我亲自给所领导打了个电话,请示还是让我去,工作留在下午回来完成,所领导便答应了我的请示。

有过上次的教训,我说送到医院去至少要准备2000元钱,否则医院不会接收的。我们把车开到了村委会,小杨下车忙着去找村干部备车,一边向所领导汇报关于住院费的事。陆某跟我下了车,主动提出坐下来休息一下。小杨忙完回来,看陆某这么安分守纪,笑着说:“老伍,以前只是看到你写的,今天算是亲眼目睹了,佩服!”我笑着说,事先说得不错吧!这叫“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小杨说:这叫术业有专功,精神病人送多了,总结出了经验。

最终,还是所里先垫付2000元钱,才将陆某成功地送进了医院。进了医院,陆某愉快地换上了住院服,我问他穿上是不是觉得很好看,陆某笑着说:“好看!”便高兴地走进了病房。

坐车返回的路上,老伴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老头子别人的话都不听,他就听你的话,今天如果换成别人,他是不会跟着走的。村干部笑着说:“有伍警官的陪同,他舒服,我们也舒服。”

邹某一向对住院治疗有抵触情绪,通过我多次的上门走访和交流,最终赢得了他的信任,在我的建议下,10月6日上午,在父亲的陪同下,主动去了宣城《爱康医院》接受治疗。对于精神病人,我将不断总结经验,确保一方平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