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三大人文灾难始末,你了解多少?

一、花园口决堤,“以水代兵”

1937年,徐州会战失败后,日军进逼郑州进而从北路威胁武汉重镇。蒋公发动兰封战役,意图守住豫东门户,但最终战役失败,部队被迫西撤郑州。1938年,开封沦陷,郑州局势越发险峻。

1938年6月1日,蒋公正式做出决堤的决定。为了防止日军提前得到情报,下令对百姓封锁消息。6月9日,国名革命军53军1团奉命决堤。全团官兵知道接受的这个命令一旦实施的后果,他们跪向黄河,放声大哭。上午8时,开始放水。10日,暴雨倾盆,数日不止。似是老天爷也在痛哭。花园口决堤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豫、皖、苏3省44个县市,2.9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水淹没,成为黄泛区。 600余万人民遭受洪水侵袭,加之蝗旱兵祸,9年间共有89万人丧失生命。从军事上,日军约4个师团陷于黄泛区,损失2个师团以上,其沿陇海线两侧进犯武汉的计划被粉碎。据日本军部透露,由于黄河决口,日军夺取武汉的时间推迟了3个月。

二、长沙大火,“焦土政策”

1938年10月日军占领武汉,11月攻陷岳阳。长沙距岳阳130公里,已经处在了日军轰炸机的轰炸范围内,昔日的后方变成了前线,终日枪炮声不绝于耳。战争的阴云笼罩在这座千年古城之上。蒋公在一次军事会议上指出“长沙位于武汉广州之间,正处于敌人南北夹攻之下,易攻难守,因此不必和优势敌人死打硬拼,而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

11月12日上午9时左右,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接到了蒋公的一道密令:“长沙如失陷,务将全城焚毁,望事前妥密准备,勿误!”旋即张治中又接到蒋侍从室副主任林蔚的电话,内容是“对长沙要用焦土政策。”张治中立即召来警备司令酆悌和省保安处长徐权,两人下午4时就拿出了一份“焚城计划”,由长沙警备司令部第二团团长徐昆执行。放火的地点选定天心阁。但由于计划失误,大火提前燃起,火势猛烈蔓延,不久全城起火。百姓从睡梦中惊醒,却无处藏身。

长沙大火,又称文夕大火。这场火灾烧了两天两夜,数千年的古城毁于一旦。全城63%的街巷、房屋被烧。1900余石谷米被烈火吞掉,300万元的绸缎烧成灰土,400颗价值连城的汉印及许多文物珍品荡然无存,3000多人葬身火海。因为这场火灾,长沙与广岛、长崎一起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坏最严重的城市。

三、重庆防空隧道窒息案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为了逼迫蒋公投降,日寇对重庆实施了长达五年的战略轰炸。为了躲避日寇的轰炸,重庆修建了很多的放空洞。大隧道是其中一条,位于市中心稍偏西的一个叫十八梯的地方。

1941年6月5日晚9时左右,日军空袭,仅能容纳四五千人的大隧道里挤进了一万余人。日军空袭长达5个多小时,其间隧道顶上燃起了大火。浓烟涌进隧道,造成了骇人听闻的防空大隧道窒息大惨案,2500余人在此间窒息死亡,伤者无数。

根据国民政府发表的惨案《审查报告》,“六五大隧道惨案”共死亡992人,重伤151人。但舆论一致认为此数字太低。后经民间组织调查认为,死亡超过2500人。由于遇难者太多,当局不得不出动军用汽车和驳船运送尸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