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再来看中苏珍宝岛之战。

1969年1月20日,尼克松宣誓就任美国第37任总统。3月2日,传来了珍宝岛的枪声。中苏关系骤然紧张,濒临战争边缘。在诸多叙述中,有一种说法广为流传。说是珍宝岛冲突爆发后,苏联领导层反应十分强烈。以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等人为首的军方强硬派,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他们力主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当量几百万吨级的核弹头,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同时,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秘密与基辛格会谈,想要获得美国的首肯。尼克松认为西方国家的最大威胁来自苏联,一个强大中国的存在符合西方的战略利益。于是,美国政府把会谈秘密捅给了报社。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一则消息,标题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勃列日涅夫得知美国泄露了苏联的秘密,加上中国已经准备好要打一场核战争,只好不了了之。

这个说法过于夸张离谱,为了一次死伤数十的边境冲突,直接升级到核毁灭中国,这个步骤太快了。而且核武攻击作为国家的最高机密,会征求头号对手美国的许可,令人匪夷所思。事实上,无论是多勃雷宁,还是基辛格,都从来没有承认过此事,也没有在各自的回忆录中叙述过他们曾有这样的会谈。《华盛顿明星报》的报道倒是确有其事,可这是一份没有名气的小报。

真实情况是,从1964年10月中苏边界谈判破裂至珍宝岛事件前夕(69年3月),苏联挑起的边界事端共有 4189起。为了制止事态继续恶化,毛泽东发起了珍宝岛之战。中国在岛上先埋伏了一支部队,对上岛巡逻的苏军边防部队实施了突袭。

珍宝岛之战发生后,当月,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即给毛泽东和周恩来打电话,遭中方的电话接线员拒绝。苏方随后通过外交渠道向中方表达了谈判意愿和建议。中方的答复是正在考虑。一直拖到5月24日,中方才答应举行谈判。6月13日,苏联政府做出回应,建议在莫斯科恢复1964年中断的两国边界谈判。7月10日,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重申苏联政府关于恢复边界谈判的建议,还宣布准备同中国讨论国家关系问题。半个月后,苏联部长会议秘密致函中国国务院,建议回到苏方1964、1965年和1966年提出的关于举行双方最高级会晤的建议上来,会晤可以把意识形态分歧放在一边,讨论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

从这个过程来看,在《华盛顿明星报》报道之前,苏方一直在谋求与中方谈判,而美国当时并不知道这些。即便现在,基辛格在《论中国》一书中,也没有谈到中苏之间曾有过这样一个秘密接触过程。9月11日,中苏双方终于在北京机场实现了周恩来和柯西金的会见。柯西金是在参加胡志明葬礼后,从河内飞回莫斯科,在杜尚别停留时接到莫斯科指令,说中方同意在北京机场与其会面。柯西金马上又从杜尚别飞往北京。这一过程说明,苏方是多么重视与中方领导人的会面。珍宝岛事件出乎苏联领导层的意料,他们急于通过高层接触了解中方的真实意图。如果你留意的话,苏联最初的建议是在莫斯科举行会谈。而周恩来和柯西金的会谈最终是在北京机场举行。中国实际上回绝了苏方在莫斯科举行会谈的建议。

周恩来与柯西金的会面从上午11点持续到下午四点,其间周恩来设便宴招待了柯西金及其一行。双方会谈达成了签订一个关于维持边界现状、防止武装冲突、双方武装力量在边界争议地区脱离接触等四项临时措施的协定,缓和了双方由珍宝岛之战引发的紧张关系。从珍宝岛之战发生到北京机场会谈,苏联锲而不舍地持续了半年的外交努力,所谓苏联要对中方动用核武根本是谣言。问题是:谁制造了这个谣言?

基辛格在《论中国》中写道:

“中苏军队在西伯利亚与中国边境接壤处乌苏里江珍宝岛上的冲突,把尼克松的构想变成了一个机会。要不是苏联驻美大使阿纳托利·多勃雷宁多次来我办公室告状,白宫还不会那么快就注意到了这场冲突。在当时的冷战期间,苏联来向我们报告跟平时的话题——或者说跟任何事情——毫不相干的这么一件事,实为罕事。因此我们的结论是:很可能是苏联先动的手。而且他们在占领捷克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向我们作了这样一个通报,一定别有用心。兰德公司的艾伦·惠廷对中苏边境的冲突写的一份研究报告更证实了我们的怀疑。惠廷的结论是:由于事件发生地点靠近苏联的后勤基地,与中方后勤基地相距甚远,因此侵略者很可能就是苏联。他还说下一步苏联可能要袭击中方的核设施。若中苏战争迫在眉睫,美国政府必须决定自己的立场。我以国家安全顾问的身份,要求进行部门间的审查。

结果表明,我们对冲突直接原因的分析有误,至少对珍宝岛事件的分析有误,但歪打正着,根据错误的分析却作出了正确的判断。近期的历史研究表明,正如多勃雷宁所说,珍宝岛事件的确是中方先动手。中方设了一个圈套,让苏联边境巡逻部队遭到重大伤亡。”

上面第一段引文中需要指出两点:第一,基辛格并没有说多勃雷宁就向中国动用核武器征求美国意见。多勃雷宁根本提也没提。第二,多勃雷宁告诉基辛格,是中方先动手,基辛格不相信。

第二段基辛格玩弄了一点文字游戏。前一段末尾他写道他命令调查,第二段一开始他写道,“结果表明……”,给人印象好像经过调查,美国得出了正确的结论。其实不然,他还是诚实地告诉读者:“近期的历史研究表明,正如多勃雷宁所说,珍宝岛事件的确是中方先动手。”基辛格是直到写作《论中国》时,也即2011年左右,才知道中方先动手,“中方设了一个圈套,让苏联边境巡逻部队遭到重大伤亡。”

基辛格接着写道:

“但实际上,中国这一举动的效果适得其反——苏联加紧了在边境上的骚扰,在新疆边境上消灭了中方一个营。”

1969年8月13日,在中国新疆的铁列克提战斗中,中方的主阵地人员几乎全部阵亡,38人牺牲(一说28人),包括3名记者。基辛格不但把这夸大成一个营,而且开始渲染核大战:

“1969 年夏天,中苏可能发生战争的迹象越来越明显。部署在中国边境上的苏联部队增加到了42个师,达100 多万人。苏联的中层官员开始向全世界各国他们相识的同级官员询问,若苏联先发制人,攻击中国核设施,他们各国会如何反应。”(基辛格《论中国》)。

发生边境冲突,苏联增加边防部队很正常。但是说苏联的中层官员向各国同级官员询问对核战的反应就太搞笑了。基辛格这么写是因为他找不到苏联高级官员要对中国打核战的真实言论。说中层官员就可逃避造谣的指责。中层官员千千万,谁会记得哪一个中层官员的姓名?

当时,他自己、也可能是让某个下属把自己造出来的这个谣言抛给了一个小报记者。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登载了苏联要对中国动核外科手术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基辛格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很老练,他知道像《华盛顿邮报》或者《纽约时报》都不会登这种没有可靠消息源的新闻,只有藉藉无名的小报才会干这种搏人眼球的勾当。

接下去,基辛格写了一连串美国政府对中苏可能的冲突和战争的表态,其中以9月5日副国务卿埃利奥特·理查森在美国政治学协会上的表态达到最高层级。然后基辛格总结说:“策划这些措施的主要目的是为对华开放政策作好心理上的铺垫。”

在经过最初的漠视之后,尼克松和基辛格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们实现与中国和解的天赐良机:中国出于对自己遭受苏联攻击的担心,可能会在台湾问题上对美国让步,换取美国的和解以及安全上的帮助。尼克松和基辛格开始寻求与中国更高层次的接触。尼克松和基辛格当时都认为是苏联挑起了冲突。多年之后,当他们得知是中国先动的手,不知还会认为这个机会是天上掉下来的吗?

铁列克提事件是怎么发生的呢?前面叙述了珍宝岛冲突之后,苏联通过秘密外交渠道要求与中国谈判。中国拖了3个月才同意谈判。为什么要拖3个月?是因为在等美国的反应。珍宝岛之战虽然不全是打给美国人看的,但是打了之后美国人一定会看到。毛泽东深知珍宝岛的枪声会吸引全球的关注,所以精心挑选了珍宝岛之战的日期:在尼克松入主白宫之后一个半月。哪知道尼克松和基辛格那么笨,等了三个月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所以只好一边敷衍苏联人,一边继续等。苏联人耐性又等了3个月,中国还是没谈判的具体行动。苏联人火了,想赖还是怎么地?你挑起的冲突,说愿意谈判却没有行动,看来还得给你一下子你才会动,于是在8月13日,在新疆铁列克提给了中国一下子。

这时候,美国才有了反应。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的核战消息出来了。9月5日,美国副国务卿发话:“两个共产党巨人之间在思想意识上的分歧与我们无关。但是,如果他们的争吵升级为严重破坏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事件,我们则不得不深表关切。”毛泽东知道尼克松政府要利用这件事了。于是,9月11日,周恩来同意在北京机场与柯西金会谈。双方达成协议,边境冲突就此缓和下来。之后我们再也没有听到发生新的冲突了。假如珍宝岛事件之后,中国立刻与苏联谈判,在美国还没有反应之前把边境冲突缓和下来,那美国可能永远也不会意识到失去了一次与中国和解的绝佳机会。

前面说过,中国把中苏两国的总理会谈安排在北京机场,等于回绝了苏联要求在莫斯科举行谈判的建议。一般来说,弱国到强国的首都去谈判,给人的印象是弱国怕强国。中国如果去莫斯科谈判,在美国人心中作为对抗苏联的伙伴价值就会掉价,尼克松的北京之行就会在美国民众心中减色不少。所以,毛泽东巧妙地把中苏总理会谈安排在北京机场。基辛格对此写到:

“这样的方式可算不上是对一位总理的热烈欢迎。”

要给美国人的就是这样的印象。

尽管中苏边境局势已经缓和下来,尼克松当局仍按照自己的需要继续渲染中苏之间可能爆发的战争,甚至核大战。中国也配合演出,大挖防空洞。演戏讲究的是逼真,要舍得花本钱。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公开了苏联的全部档案。根本找不到涉及苏联准备向中国实施核攻击的档案资料。叶利钦痛恨苏联,没有必要销毁或者隐藏此类档案,所以,并没有历史证据可以确凿证明苏联当年曾企图对华实施核攻击。姑且存疑吧。当了冤大头的苏联依然看不懂美中两家在玩什么把戏。

就在全世界弥漫着中苏即将大战的诡谲气氛中,巴基斯坦驻华盛顿大使把周恩来的一封亲笔信送到了白宫的椭圆形办公桌上。周恩来在信中表示愿意在北京接待尼克松的特使。于是,1971年7月,尼克松派基辛格秘密飞往北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