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浪迹江湖133蒙古行纪3四钓色楞格河—狼龙传

昨天发帖,提醒我说超过15000个字发表不了,今天补上后续文章,其实我也是觉得文章太长太啰嗦了哈哈哈。。。
楔子
玛格鼐(汽机主任)先生说有机会组队一起去色楞格河垂钓,而每次都是因为工程忙的缘故耽搁了,这未尝不是一个联谊的好主意。
文子说:“玛格鼐总是跟我说:跟你老板说——再不去,河一旦冰封就钓不了鱼了!”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2017928日,星期四(晴好)
1500分,玛格鼐带化水专工图布荥来宿舍商量礼拜六联谊事宜,正好借机送两人每人一套牛仔装。玛格鼐问:是送我们俩的礼物吗?翻译欧兰说:是的。玛格鼐:其实你送我最大的礼物是把我的学员培训出来了。
据说要去的地方颇为荒蛮,人迹罕至,有大鱼出没,两个机修的师傅每年都驱车此地垂钓,收获颇丰,是钓鱼人的天堂。
计划:
1.距离130公里路程,全是土路(正巧我们的阿尔法被安装借走,留给我们的是一辆雷克萨斯);
2.礼拜五下午下班出发,两辆车;
3.我方人员:老灯、阿荣、罗帅、文子、杰子、司机图拉;
4.我方带饮用水、酒、食物以及我方用渔具、被褥等;
5.对方由玛格鼐带领四人(汽机专工艾尔卡、化水专工图布荥以及一胖一瘦两位机修师傅),带双方用的帐篷以及他们用的渔具等。
玛格鼐看了我方的渔具以及拟饵,认为还是用他们当地的方法最好。当天下班,玛格鼐带了罗帅去了额尔登特市渔具店采买了四个带毛老鼠(形似花栗鼠,草原上到处都是它打的地洞,驱车在草原上,时不时就出现在你的视界里:或奔跑或在洞口附近探头探脑地瞭望者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煞是可爱)以及本地特色的亮片。
2017929日,星期五(夜雨)
带两部抠机及备用电池,提前出发去额尔登特市采买:六大瓶饮料、四桶五公升水、四袋糕点、两公斤火腿、四瓶酒以及两箱方便面。1808分,约定地点集合,把罗帅带的抠机交给玛格鼐车上用,三两公里的行程,过了额维嘿村庄,清一色全是盘山土道,颠簸不已,十分辛苦,唯有漫山遍野的金黄色白桦林秋叶与落叶松的青色交相辉映尚可欣赏。
1830分,盘过一座山丘,下山至敖包处停车祭祀:玛格鼐领汽机专工艾尔卡、化水专工图布荥以及机修两个师傅、图拉绕敖包一圈后回到路边歇脚小桌。玛格鼐打开大瓶伏特加,先倒一杯面向敖包念念有词向天泼出(图拉说这是在祈鱼:祈祷能钓到大鱼)。阿荣亦打开一瓶巴斯特酒,每人半杯,这酒一定要喝光方能彰显诚意,饮尽出发。
1857分,随着天色渐渐黑下来,凹凸不平、九曲十八弯的山路更是颠簸不已。杰子本不擅酒,被车颠覆,忍俊不住,早就拿着塑料袋吐得一塌糊涂;罗帅这点酒应该不算什么的,却也是嗝声连连,虽是尽全力压制,没吐出来,却弄得车内酒气熏天。
第一次联络是玛格鼐主叫:луу——luu(луу狼:踔淖chuo nao-龙:luu如沃)。。。图拉拿起抠机边回复边笑起来:他们说的是——狼呼叫龙(蒙古人自称为狼,称呼我们为龙)。车里弥漫着伤酒的意绪,此时却因玛格鼐的狼龙之说赞叹不已,兴奋起来,一扫阴霾之气。玛格鼐够聪明的。
夜色中,前车熟悉路,而我方司机第一次出行此路,时不时失去前方车辆尾灯的踪影,带来的抠机算是帮了大忙。
2000分,停车方便,饮酒驱寒。车灯下,茂密的野草有些枯干(很少见到这么高、这么浓密的野草,应该是进入保护区了),繁茂的白桦林被金黄色涂染,仰望星空,却未见得繁星点点,喃喃自语:今夜有暴风雨。
时而盘山越岭,时而穿越丛林。
偶尔有被惊吓的野兔在车灯的扫描下,倏地钻入草丛中。。。
2100分之后,不时,车辆趟过一条条小河流,干枯的气息渐渐变得湿润起来,应该是快到了。
2120分,将近色楞格河,遥闻牧羊犬吠声不已,车灯扫过远处闪烁的手电灯光下,几个人站在孤零零的蒙古包旁戒备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玛格鼐、图布荥等人下车问询着什么。。。图拉说:“你们都不要下车。”开了车窗听信儿。图布荥的家原先就在附近,打听的结果是:已搬迁,不知所踪。图布荥俯首走过,灯光的影子里有些落寞。
图拉:网上不是说吗?蒙古学生放假回家,不知道游牧到哪里去了(草原上又没有信号),一个假期没找到返回学校上学去了。
一路上手机信号基本上没显示过,移动的全球通到是时有时无,抵达钓点,连移动的信号也无影无踪。
2150分,抵达色楞格河,总计用时三小时四十分钟。
颠簸一路,早就饿得肚子咕咕直叫,拿出两袋糕点,切两根500克的火腿分食果腹。一打六大瓶可乐,一瓶巴斯特酒(因瓶子颜色是粉色,酒的味道带着清香,所以我称之为粉酒,千万别以为是汾酒)开瓶倒酒后,正要把酒瓶子放在地上,玛格鼐让图拉翻译:酒瓶不能放在地上,以防邪气侵入,底下一定要垫上东西才行。顺手放在可乐瓶袋子上。
玛格鼐、艾尔卡、老雪、文子等人拢起一堆木材,2202分,点起篝火;罗帅、图拉及杰子帮两位机修师傅的忙支帐篷。图布荥拿出铁锅、茶叶、咸盐、新鲜的羊肉等。先烧水煮茶暖身子,再打开酒瓶接着喝酒。。。茶喝完,倒水入锅,将图布荥分解的羊肉纳入,只放咸盐不再添加其它作料。
色楞格河清澈的流水在灯光闪耀下缓缓流淌,心向往之的钓行在未知中显得尤为激动,天依然是黑沉沉的不见星星的踪影,夜雨不失时机地滑落下来。已知超过22点之后鱼儿不会再吃勾,谁知道色楞格河的鱼儿是什么习性?
2300分,早已按捺不住,老雪、罗帅、杰子收拾渔具,却见我的路亚竿断在稍儿部(估计是一路颠簸别断的),罗帅大笑:“哈哈哈让你笑我断竿,自己不也是一样?”这家伙睚眦必报!纯粹“幸灾乐祸的损友”一个哈!只好拿出老高的长竿换上水滴轮,装上老鼠拟饵,冲向岸边开钓路亚。
两个机修师傅也已穿上水叉裤拎着鱼叉以及抄网下水而去,见大用叉,见小抄网伺候(小鱼有用,详见后文)。远远地两盏头灯在水中忽隐忽现。2303分,水中呼啸陶泽儿、陶泽儿(细鳞鲑西式蒙语称Тул陶泽儿,这种鱼在外蒙不属于保护动物),下水没多长时间中得第二条。
2321分,第三条鱼叉中时的欢呼再次打破子夜的宁静,与连续抛投路亚的沉寂形成反差,简直就是:刚道流水太无情,又闻子规啼月夜。三个人的钓兴顿时付诸流水。
文子喊着:雪哥,快来看这条鱼是什么鱼?他们说叫贼尤克儿,英文不知道叫什么。(玛格鼐、艾尔卡两人都会说英语)
跑过去细看那条刚上岸还在鱼叉(五指叉)上的鱼:体线分明,体下四分之一往下部分微红,黑色斑点不规则分布,尾鳍及鱼尾下半部呈绛红色,头部呈现三角与身体呈标准的流线形,下颚微超上颚,典型的地包天儿,一条二三斤的哲罗鲑(西式蒙语Зэвэг贼尤克,英文名TAIMEN)摆在地上。老雪跟艾尔卡说:TAIMEN 。艾尔卡醒过神儿来连连点头:Yea TAIMEN。来了半年多的时间终于见到活着的哲罗鲑,总算了了一桩心愿。哲罗鲑属于世界级保护动物,可惜中了鱼叉只好留下。
旁边摆放着一条二斤左右细鳞鲑,细鳞鲑体线没有哲罗鲑那么分明,由尾部至腮部形成不规则椭圆形绛红色晕,流线体型至头部上侧弯曲弧度明显增大,上颚稍长过下颌。另一条细鳞鲑半斤左右。

锅里的羊肉下了连汤面,盛一碗热腾腾的,膻气很重,这才是原汁原味的羊肉汤面,蒙古人喜欢这种味道,我是真心不喜欢,关键是太膻了。

带上来的水桶里装了六七条小鱼,全是细鳞鲑和哲罗鲑鱼苗,瘦子拿出线板子带了大个头儿的铅坠,一只门钩由鱼嘴穿腮而过,勾透尾部身体;一只锚钩挂入鱼嘴中,三个线板子,每支只挂一条鱼。全部甩入河中。罗帅将路亚别再枯树上,挂一条小鱼打进河中。

收拾好被褥,我和罗帅、何欠荣睡在帐篷内;图拉、杰子和文子睡在车里;图布荥不喜欢拥挤(朋友,是这样吗?),从我们这里拿了一条褥子垫底,裹了一件戴帽子的厚棉袄露天睡在篝火旁。就是睡在帐篷里的我,零下六七度的温度暖了好久被窝才迷迷糊糊睡去,而图布荥呢?。。。

2017年09月30日,礼拜六(风雪冰雹垂钓色楞格河)

06时00分,天蒙蒙亮,冻醒,正是钓鱼的好时间段。麻溜儿地起床,帐篷外寒气袭人,活动活动手脚,见图布荥蜷缩在未烬的篝火旁。心中有一丝颤动,忙往火堆里续添木柴,火势渐旺地旺起来,图布荥那双牛皮靴映着的一丝光也渐渐地亮起来。

罗帅跟出来,杰子也在我轻轻地开车后备箱时醒来,看样子都是钓痴。一起收拾渔具,因昨晚拟鼠钓况不佳,罗帅换了铅笔,杰子用了米诺,而我则换成了铅头钩挂一条小活鱼奔向河边的滩头。河水蒸发的水雾弥漫了三个人的身影,三人持竿频繁抛投。06时51分,罗帅大喊:中鱼了。。。划破黎明前的黑暗。丢下竿子,边跑向罗帅,边拍照、录像。流水中溅起水花,鱼儿破水涌起涟漪,近岸,罗帅还想要跑过来帮忙的文子摘他腰间钳鱼器呢,老雪喊着:“别啰嗦,鱼不大,直接拉上岸来。”一条三四斤的哲罗鲑活蹦乱跳在鹅卵石岸,煞是喜人,与之共舞的绿白两色铅笔尤为妖娆。而我也只有拍照的份儿了。

07时14分,罗帅喊声迭起:又中了、又中了。。。一条半斤左右的哲罗鲑直拖上岸来,罗帅将其捧在手中,缓步走向岸边,缓缓放入水中:你太小了,回家吧,叫你爷爷来。鱼儿一摆尾游向慈祥的色楞格河。放生后,罗帅看着黄文艳羡的眼神儿,立刻将手中的鱼竿递过去,并教文子甩竿的方法。甩入河中收线没几秒钟,07时15分,文子大喊:哈哈哈。。。我中鱼了,哈哈。。。我中鱼了,我第一次抛竿就中鱼了,哈哈哈。。。远山回荡着文子激动的笑声,这叫老雪情何以堪!连基本的遛鱼都没看清楚,直接被文子挑出水面,鱼儿兀自在空中舞翩跹。罗帅抓住那条挑起来的鱼说:“是条细鳞鲑!”并坏笑着加杠:老雪,看人家文子,第一次钓路亚,第一次甩竿,连竿子都不会甩,还是我教他怎么甩的,人家就能中鱼,再看看你。。。老雪:“罗帅,你这是神补刀啊!”三人哈哈大笑,笑声远远地回荡在色楞格河的山涧里、白桦林里以及逝者如斯夫的河流里。。。

天色渐渐放亮,细看河水就是河中间位置也就四五十公分的样子,清澈的河水冲刷着布满鹅卵石的河床或急或缓地流淌。看样子鱼儿也能看到我们,跑到对岸深水区去了。

捞起那两条鱼,拍照完成,放生其中那条大的哲罗鲑,只留下一条细鳞鲑。

07时40分,大部人马醒来,昨晚放的线板子收获一条三四斤的山鲶鱼(西式蒙语称桑姆)。

08时00分,玛格鼐招呼大家上车去下一个地方,艾尔卡与图布荥留守营地,余者分成两个团队:玛格鼐带领两位老师傅一车;我方六人一车。三五分钟的林中绕行路程,只见河边有一条深沟,估计有一米多深,与河床相连的地方比较浅,形成河主干溢流向深沟的浅潲子,潲子下游的深沟不见底,约莫有一米多深,这种水域,正是大鱼藏身伺机猎杀的好地方,四五个人打出路亚竿渔猎。08时06分,玛格鼐中得一条三斤左右的哲罗鲑,也是直拖上岸,图拉在前,文子于后,上前帮忙摘钩,见鱼儿未见大伤,玛格鼐建议下,后放生让其回归大自然。

08时24分,驱车再往下一个钓点,于河边的丛林中左冲右突,冰雹不失时机地倾泻而下,点点滴滴敲击着前挡风玻璃,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几分钟的功夫冰雹变成米雪,雪击打着窗外的树叶、野草莎莎作响。此情此景使得两个广东人(文子、阿荣)兴奋不已。

两个机修的老师傅的的确确是这个流域的老钓客,太熟悉此地的钓况。08时31分,至山坡的悬崖边泊车,攀树枝而下,雨雪交加,此水域水位普遍较深,游钓半个小时左右,本以为有大鱼,可惜任谁也没有钓得到。

09时00分,驱车另行钓点,因玛格鼐那部抠机电池没电,拿回来没有及时换电池返回给玛格鼐,左冲右突于风雪中失去前车踪影,迷路于浓密的树林中。没辙,只能自己找地方钓鱼。09时31分,把车泊在离路边(来的路上)不远的沙滩上,以方便另一路人马及时发现我们。雪缓缓滑落,由小变大,逐渐演变成鹅毛大雪。文子、阿荣一生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也不钓鱼,在滩上连连自拍,高兴得手舞足蹈。我和杰子、罗帅自找探头潲子抛竿寻鱼。

此时,偌大的雪花荡漾着飘落寒江,对岸白桦金黄色的叶点缀了秋色与白茫茫的雪色;树林后的山峰覆盖了雪绒。迷离的雪、流淌的河、寂静的白桦林、苍茫的远山接连低垂的天幕!

雪纷华,舞梨花。再不见烟村四五家,密撒堪图画。

圆弧形的浅潲子,上下走遍,也只是杰子的路亚咬了一口,再也不见鱼踪。

10时08分,大雪初霁,驱车回营地,至悬崖边图拉方向感全无,一路驶向宽阔的草原,感觉到不对,正准备停车的时候听得见后方传来汽车喇叭声音,停车,只见玛格鼐等人驱车追上来,急匆匆下车,却不说走错了路,只顾着喊:Big fish ! big one !大物、大物!

10时26分,胖子将鱼拎下车来,唏嘘声一片!果然是米级大物!玛格鼐介绍情况,图拉解说:瘦子钓到一条三斤重的哲罗鲑伤了腮,留下来,另一条钓到后,正在放生,胖子站在河中抛出去的鱼竿中大鱼,好不容易才弄上岸来。只可惜擒获抠腮时用力过猛伤了腮,流血过多,没机会放生了。

与鱼儿合影已毕,我方人员集体合影,与业主方人员集体合影。。。

捧着沉甸甸的米级大物,说不出的感觉。。。从昨晚的秋雨淋漓,到今天的冰雹雨雪交加,总算是在蒙古见到了米级哲罗鲑,不枉此行,遭罪也值了!据玛格鼐说:“就是这两个经常钓鱼的老师傅也有两三年未见过这么大的哲罗鲑了,上个礼拜带着厂长孟赫额尔敦出行钓鱼,也仅仅是钓到了几条三五斤的狗鱼(Цурхай促勒嗨)而已!连哲罗鲑的踪影都没见到。”

话说回来,最起码人家钓到了狗鱼,而我到现在连个鱼毛儿都没钓到。。。

隔窗远望则有:看疏林,噪晚鸦。黄芦掩映清江下,斜揽着钓鱼艖的嗟叹。

10时53分,返回营地,列队检阅:三条哲罗鲑、一条细鳞鲑、一条山鲶鱼。。。

拍照完成,艾尔卡倒酒祝贺,尽管饮尽了此杯酒,老雪大鱼知何处?

玛格鼐:“哲罗鲑属于保护动物,能放生的都放生了,这条大哲罗鲑和两条小的伤了不能放生,正好能让你们吃上新鲜的哲罗鲑,请按照你们中国人的做法做这条大哲罗鲑,我喜欢吃你们做鱼的味道。

记得本月中旬曾经在玛格鼐的哥哥那里买了些新鲜的鱼,玛格鼐当天晚上去我们食堂吃了老雪亲自下厨做的清蒸白鱼和阿滨做的红烧细鳞鲑。

玛格鼐继续说:剩下两条小的,我们按照我们的做法来做。老雪喃喃自语:忘记带调料怎么办?玛格鼐听得图拉翻译后说:出来钓鱼怎么能不带调料、不带烧烤设备捏?说的极是。。。也许是上三次垂钓让我失去了钓大鱼的信心也未可知。

瘦子已经下刀开膛米级哲罗鲑,那黄橙橙的鱼卵晶莹剔透,极其诱人。。。等我刮完鱼鳞,切块期间,杰子和罗帅签子叉烤的肥肉、火腿送至嘴边,满口流油。阿荣、文子上来接过我手中的活计。

玛格鼐的个性使然吧,握住我的手,谈起培训事宜,老雪:你的兄弟都是好样的,我曾经在其他国家培训过很多学员,但是这里的培训效果是最好的,关键一点就是你的兄弟吃苦、认学、积极主动。

玛格鼐:能否在你们走之前多给我们培训几堂课?而且能否对我们几个领导进行专门培训一些能够拍板儿的东西。

老雪:没问题,文子给你们培训后我再给你们做专题培训。

握住的手永远都是那么承情。。。这种情谊是是永恒的,毕竟我们远古国出一辙。跟运行人员的感情相处的越深,后面棘手的事情越好处理。。。

罗帅、杰子、图布荥、瘦子等人转身至营区下游游钓。

而我只有干瞪眼的份儿,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做才好吃(没带佐料):拿起刀漫步营区草地挖到几棵婆婆丁,摘了两朵婆婆丁黄花,洗净备用,带来的猪肉火腿让何欠荣切几块肥肉备用。还是刚刚洗完鱼块儿的文子说得好:咱带来了方便面啊,用方便面的调料。。。一切准备就绪,锅里添水没过鱼肉,加入以上几味调料,加盐少许。。。此其时12时14分。

此刻的心早已飞往色楞格河,12时15分,提竿匆匆,还未到钓位,远远地听见罗帅笑声传来:又中一条,老雪你还不来。。。老雪长叹一口气,边跑边录像,整个过程录制完成,一条一斤多的细鳞鲑拧腰身岸边翻滚,曼妙的身段黄中沁着绛红,宛似羞红了的少女。12时18分50秒,还未等摘鱼,遥闻杰子山呼:我中鱼了,我钓到哲罗鲑了。。。罗帅撇下鱼和竿径自奔向远方。结果是:我和文子、图拉给他擦屁股,而杰子为了手机录像,竟耽搁了上岸的过程,导致录像中还未见到美丽的身影即脱钩而去。。。也不知是细鳞亦或是哲罗,更别说杰子当时的心情了。。。罗帅的鱼竿交付图拉看管,我提竿漫步走向下游,罗帅回程取竿再战。

13时30分,罗帅返回中鱼地界儿,其上游,瘦子再中一条二三斤的哲罗鲑,摘钩后由罗帅录影记录放生瞬间。

而我一路走下去,一路甩竿,一路消沉。岸边的石头形形色色,煞是好看,想起那首歌:我愿铺起一条五彩的路,让人们去迎接黎明迎接欢乐。我是一颗小小的石头。。。色楞格河无语东流,唯有对岸白桦林莎莎作响唱和着我的寂寥。杰子:回去吃鱼喽!文子追过来:叫你回去吃鱼,他们说你不在他们不吃。我见覆雪青山含情脉脉,料玛格鼐等朋友应如是,果不其然。再甩几竿,还好碰到一次咬钩却没咬实,只好彻底放弃,悻悻而归。

自昨晚至今,雪雨腥风不断,就未见过晴天。知我腿疾(左腿关节炎)要犯,罗帅来接,文子、罗帅三人边走边聊,只觉得腿部酸软,步履沉重。

14时08分,返回营区,艾尔卡、图布荥正在跟阿荣干喝,那瓶酒几乎就喝完了。阿荣:你们再不回,我就躺这儿了,他俩喝我一个。。。再看那锅汤几乎㸆干了,但是焖出的鱼肉的味道却是被玛格鼐和艾尔卡等人竖起大拇哥赞叹不已的,堪堪吃完。图布荥和瘦子把那瓶菜籽油全部倒入锅中,加少许水和盐,将那哲罗鲑鱼块倒进去,这种做法图拉说是叫做煎鱼。半小时功夫,撤火,取筷子品尝,虽然没有其它特殊佐料而且齁咸,却是味道醇美,禁不住多吃了几块。估计回程一路上要备好饮用水了。

喂一块鱼肉给正在忙碌的罗帅,故意让阿荣拍照。。。不过真的有点污。。。哈哈哈

14时33分,胖子说是看中了杰子的那支竿,连水滴轮也想要,问明价格,告诉杰子把竿子与水滴轮一起送与他。竿子与水滴轮钱由我来出。一个男人轻易不张嘴,一旦张了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

玛格鼐说:图拉,问问你们老板,还想不想来了?要不要再来一次?老雪:随缘吧。(一次尽心,怎能再次麻烦人家,这是做人的原则)

16时00分,收拾营区垃圾装袋,做到干干净净,不留痕迹,行为、意识形态不能给咱国人丢脸。取水灭掉篝火中的余火,确认燃烬。两车出发回程。

总计渔获:放生五条哲罗鲑,米级以及另外两条哲罗鲑受伤就地果腹,另外三条细鳞鲑以及山鲶鱼带回,共12条。

16时30分,丰腴草区有间蒙古包,驱车近前问询,终于找对了地方,得知图布荥的家园就在不远处。玛格鼐说:不回去了,在这里打猎好不好?老雪知道是开玩笑,的确是太累了,盛情领了,还是回吧。16时50分,抵达图布荥久违的家园,我也没什么特殊的礼物了,下车拎下两大瓶可乐,送给瘦瘦的小女孩。请进室内时,图布荥的父亲接过图布荥敬来的那杯酒,涂抹着眼泪诉说着什么。。。

主人敬的马奶酒喝一口即可,并非全部喝掉。热乎乎的奶茶没得说要喝光;面包涂抹奶酪油也是一定要吃一块的,味道还算可以。

17时08分,文子想要的骑马竟由玛格鼐牵马坠凳。

主人以及邻居家的小女孩玩得游戏挺有意思,录像为证。

17时30分,告别图布荥一家人,驱车行驶在自然保护区的山路上,两旁牧场茂密丰裕,时而有牧草收割机呈现在眼前,一垛垛打包好的牧草待价而沽。两个放牛的牧人骑着马赶着牛群踯躅而来,夕阳映红了眼前的一切。

19时06分,抵达山泉水处,山间牧地覆盖皑皑白雪,众人踏雪去现场喝泉水并提搂两大瓶带给家人(图拉用饮料瓶装满说是带给老婆的)。这应该是蒙古人的习俗,只要有山泉的地方,他们都会去喝或者带回家中。。。

20时30分,返回铜矿宿舍区(总计用时4小时)。劳顿的感觉顿时袭来,第二天一早醒来,似是而非的梦里搏击米级哲罗鲑。

2017年10月7日,大雪再次席卷额尔登特。两天后,玛格鼐、艾尔卡、图布荥应邀到我们食堂吃饭,玛格鼐说:等有机会我们再组织一次,去另一个地方垂钓。。。

冯延巳有:《归自谣》

寒山碧,江上何人吹玉笛,扁舟远送潇湘客。

芦花千里霜月白。伤行色,来朝便是关山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割草机以及垛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虽然鱼获不是很多,但异国风情很浓烈;在雪中作钓,太有情趣了;

雪哥,那两块石头好有特色哦,带走了吗?

雪哥你这是去工作吗?在这环境清幽景色怡人的地方耍简直就是度假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