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满大地的忠诚——追记韦寿增同志

写满大地的忠诚——追记韦寿增同志

3月25日,国土资源部、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追授韦寿增同志“全国模范国土资源所所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并号召全国国土资源系统干部职工及全自治区党员干部以韦寿增同志为榜样,在创先争优中走在前,做表率。

11年恪尽职守,11年无私奉献,11年坚守清贫。韦寿增同志以对党、对国家、对国土资源事业的无限忠诚,展示了新时期国土资源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精神。他是平凡岗位上一颗闪亮的星,他的平凡中孕育着伟大。怀着对韦寿增同志深深的敬意,本报记者再次奔赴广西靖西,探寻这位“模范所长”、“优秀党员”的足迹。

“苍天有情天垂泪,大地有意地无声,百姓呼喊韦所长,英年早逝痛人心,国土痛失好战友,乡亲痛失好亲人……”

这是在广西百色市靖西县流传的一曲壮族“末伦”,词曲意切情真,旋律婉转低回。清亮的歌声一从壮族老乡的嗓间淌出来,就如同那百转千回的溪河水,久久徜徉在桂西南的青色山峦与秀美田野间。

“末伦”,壮族同胞世代相传的古老曲艺形式,承载着老百姓最真诚质朴的情感。而今,这样一首哀婉动人的歌曲,专为了一位年轻的国土资源所所长——韦寿增而唱。

一年前,这个年仅31岁的壮族小伙,枕着装满资料的文件袋沉沉睡去,累倒在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上,短暂生命里的11年时光,全都挥洒在边陲山乡的沟沟坎坎;而如今,十里八乡曾为他挥泪壮行的父老乡亲,依然惦着他、念着他,把他的故事写成词、谱成曲,用歌声口耳相传。每每唱起,叹唱者声泪俱下,听闻者感伤不已……

韦寿增,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靖西县安宁乡国土资源所原所长,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一位年轻的少数民族干部,始终默默坚守在边疆地区最基层的岗位上。他没有留下什么丰功伟绩,没有说过什么豪言壮语,可为什么就能让那么多人不舍,令那么多人难忘,被那么多人牢牢记在心坎上?

年轻生命的最后一瞬,永远定格在了他无限热爱的岗位上

2010年3月29日的清晨,天空中的墨色还没来得及隐去,韦寿增就早已经准备着出门上班了。

4个多月前,韦寿增从安宁乡国土资源所被抽调到靖西县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负责靖西至那坡段的征地工作。和之前在国土资源所一样,“五加二”、“白加黑”的工作方式,依然是他的生活常态:每天早上6点多钟起来奔赴工地,傍晚七八点才回到家中,匆匆扒拉几口晚饭,马上又接着加班计算数据、填写表格,几乎天天都要忙到第二天凌晨。

可对于这样没日没夜的忙碌,韦寿增和同事们从没有过怨言。在边陲山区土生土长的他们,非常清楚高速公路的修建对于这里的乡亲们意味着什么:多年以来,交通问题一直都是制约边区经济发展的瓶颈。高速公路的修建,已经成为加快边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边疆人民生产生活条件的关键性任务。

出门的时间太早,韦寿增没来得及和妻子赖曼芳说上什么话,只是简单讲了两句:“高速公路就要开工了,征地工作不能跟不上,我们这段时间得抓紧,等忙过这一阵,我再请假好好陪爸几天。你也辛苦了,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因患有严重的胆管结石,54岁的父亲已经卧床了好几个月,但韦寿增因为工作确实太忙,没有办法抽出更多的时间照顾父亲。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踏出家门,竟然就是韦寿增与亲人的生死别离,出门时的这短短几句嘱托,竟成了韦寿增对家人的最后关切。

当天下午3时左右,在靖西县南坡乡,韦寿增和同事忙碌了大半天后,准备赶往下一个工作点。趁同事回所里拿材料的空隙,感到困倦的韦寿增躺在小面包车的后排座位上,头下枕着一个蓝色文件袋,里面是厚厚的丈量草图,似乎沉沉睡着了——每天起早贪黑,铁打的汉子也难以承受。

然而,20多分钟后,当同事唤他出发时,却发现他已经脸色惨白、昏迷不醒。同事像疯了一样把车发动起来,开足马力,直奔乡卫生院,可30多分钟的紧急抢救,没能挽回韦寿增年轻的生命。这个从不说累的小伙子,最终因劳累过度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再也没能睁开双眼。

“他的确是太忙了,也太累了。”熟悉韦寿增的人都流着泪这样说。

31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没有谁想过他的身体会出问题,他也从没在同事面前叫过一声苦,但因为连续超负荷工作,韦寿增的体力确实严重透支。征地组负责人农汉卿回忆说,2010年1月13日那天,他注意到“韦寿增在丈量土地时,额头直冒虚汗,还不时捂着胸口”,便提醒他如果不舒服,就先回驻地休息。可韦寿增回答说“我还得(行)”,转过身又忙碌起来。

“韦寿增所在小组负责三录村和三南村段的征地工作,在整个路段中面积最大、任务最重,可他却是完成得最快、最好的。”农汉卿说。

如今,南坡乡的征地工作早已顺利结束,就在韦寿增倒下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不久的将来,一条宽敞平整的高速公路会从这里贯通,给乡亲们带去更多致富的机遇,给边区经济发展提供更大的动力。但曾为这一切付出了青春与生命的韦寿增,已经永远看不到那幸福景象了。

600多份郑重的生命答卷,满满承载着一个共产党员对于事业和人民的忠诚

在靖西县高速公路指挥部的资料室里,我们看到了两叠厚厚的征地记录表,表格中字迹工整,鲜有涂改,后面还附有手绘的面积图和测算记录,清清楚楚地记载着村民的征地信息,“丈量人”一栏中赫然写着:韦寿增。

征地现场录入表和测量草图,是韦寿增与同事每天早出晚归收获的成果,也是最重要的征地补偿原始资料。由于是现场录入和测量,录入表中被征地村民的名字、征地面积等有些错漏、修改在所难免。为了方便省事,通常的做法是晚上计算好面积,第二天给村民签字确认时如发现错误,直接在旁边改动,再让当事人摁上手印后就可以上交指挥部了。

但韦寿增却不愿意为了省事而有丝毫马虎,他说:“这是要保存进档案里的原始资料,不仅要让指挥部的领导看得清楚,更重要的是要对被征地的群众负责,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为此,他所负责的图表资料,但凡有一点改动、甚至只是不够整洁的,他都会利用晚上时间,工工整整地重新誊抄一遍,然后再次拿给群众签字摁手印。这样一来,他每归档一张征地现场记录表,不仅要多花半个小时重新誊写,而且还要比其他同事多跑一到两次征地现场,每次来回,最少是80公里山路。

在近4个月的时间里,韦寿增硬是用晚上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把600多份记录表全部整理一遍,然后又挨家挨户去找群众重新确认。单单这项工作,他就比其他同志多花了300多个小时,相当于40个工作日。

这600多份整洁清晰的记录表,宛如一份份郑重的生命答卷,满满承载着一个共产党员对于事业和人民的忠诚。

“韦寿增常常讲,我们做这个工作,绝不能让国家受损失,也绝不能让群众吃一点亏。”黄绍福说,“他是这么说的,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只要是涉及群众利益的事情,他总是特别有耐心。”黄绍福是韦寿增在三南村进行征地丈量工作时的搭档,在与韦寿增的共事过程中,有一件事情让他印象极其深刻。

2010年春节前,在三南村丈量村民黄先忠的一块1.94亩的甘蔗地时,韦寿增前后一共丈量了4次,来回征地现场的路程总共有300多公里。

第一次测量时,由于地里的甘蔗还没收,没法从地里走尺,只能采取四边形测量法进行测量,结果测得面积为2.14亩;一个星期后,等地里的甘蔗已经收获了一部分,韦寿增准备用更精确的三角测量法进行重新测量,他前去找村民黄先忠一起参与,但黄先忠不在家,于是请村长隆朝昌和组长农汉卿一起核实,测出的面积比第一次测量的少了0.2亩,黄先忠知道面积少了后便提出异议,要求复核,于是在第三次测量的时候,韦寿增把黄先忠找到现场,结果测得的面积与第二次一样,但黄先忠还是不认可,要求等地里的甘蔗全部收完后再次测量;第四次,韦寿增请同事黄绍福和镇干部一起,仔仔细细测量,黄绍福拿笔尺,韦寿增画图,结果和第三次的测量结果完全吻合。黄先忠服了气,他说:“从来没有见过工作这样认真负责的干部,让我心服口服!”

韦寿增常说:“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我知道哪怕是一分一毫,对农民来说都是多么珍贵!”话不出奇,但见心见肝。

“这里危险,让我先上,我是国土所所长,职责所在。”

“那天晚上,韦所长还发着烧,可他硬是一个人,跌跌撞撞着爬到山上去查看地灾险情。要是没有他,只怕我们全村人的性命都保不住。”在安宁乡的那冷村议论屯,张文日望着村子背后的山体滑坡的残留体,至今还心有余悸。

张文日是村里的地灾隐患点监测人,他所说的那一天,是2008年6月1日。因为下起了大雨,议论屯的后山出现了滑坡迹象。当晚10点来钟,还在感冒发烧的韦寿增接到张文日打来的电话后,马上与乡领导连夜往村里赶。

这个叫议论屯的小村子,处在群山环抱的一小块平地上,只有一条弯急路窄的小道与山外相连。夜里行车,尤其得小心,稍不注意便会连人带车滚到山脚下去。

韦寿增赶到村里时,已经是第二天凌晨。

一从车里下来,韦寿增就忙着要爬上山去查看现场。可大家注意到,他已经是满头虚汗,连走路都直打趔趄,再加上天黑雨大、山高坡陡、土石松软,一个人上山,实在太危险。

乡干部和监测员要同韦寿增一起上山,却被他拒绝了:“这里危险,让我先上。一来我是国土所所长,职责所在;二来我有这方面的经验,熟悉地形。”说完,他一个人就直奔滑坡隐患现场。

两个多小时后,一身泥水的韦寿增一瘸一拐地走下山来。没有人知道,在漆黑的夜里,在崎岖的山道,他摔倒过多少次。

韦寿增告诉大家,山上已经裂开了一道大口子,42米长、20厘米宽,近期会有险情。根据他的勘察意见,乡干部决定马上疏散群众。

10天后的深夜,一道巨大的声响惊醒了全村所有的人,3000多立方米泥土夹着滚石倾泻而下,瞬间就把山下的房子砸得稀烂。但由于已提前撤离,山下的24户115位村民,全部安然无恙。望着骇人的景象,乡亲们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连感叹说,要不是小韦,只怕我们都被埋在这山脚下了。

像这样惊心动魄的瞬间,在韦寿增的工作中却并不鲜见。

韦寿增所在的安宁乡虽然人口不多,但面积有近百平方公里,又地处中越边境,山多地形条件复杂,辖区内有多处地质灾害隐患点和矿山。从2002年担任安宁乡国土资源所所长起,他当了整整3年的“光杆司令”。2005年后,安宁乡国土资源所增加了一名工作人员,但他的工作量一点没有减轻。

有人曾经这样算过韦寿增的工作量:9个地灾隐患点巡查一遍,要花3天时间;7个采石场巡查一遍,要走两天;3个锰矿采场巡查一遍,要用3天。几项相加,整整要8天才能把这所有的点巡查一遍。可按上级要求,雨季每周都要巡查一遍地灾点。这意味着,韦寿增在7天的时间里要干完8天的活。而除了这些必做的工作外,他还要兼顾乡里的村里的工作,忙起来,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可对于这所有的困苦劳累,韦寿增从不在意,他常常跟同事说:“地灾防治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来不得半点疏忽,哪怕我再忙再累,哪怕山再高再陡,我也一定要到现场掌握真实情况,这样心里才踏实。”

这话,是从他心里淌出来的。

“宁可错看一百遍,也不能漏掉一个点。”

在安宁乡,整个国土所只有“1/3”个办公室——一间不到9平方米的老房子,就是国土所与其他两个单位“共享”的办公场所。

一套老旧的木桌椅,一个满是斑斑锈迹的文件柜,就是韦寿增所有的“办公设备”。墙壁上,贴着一幅“安宁乡开采矿产资源分布图”,这是韦寿增凭着记忆用钢笔亲手绘制的,每一个采石场,每一个锰矿点,都标得很细。

同事说,安宁乡的山山水水、村村屯屯,就像印在他心里一样。

安宁是当地锰矿资源较丰富的乡镇之一,品位高、埋藏浅,如果用专业机械进行采挖,一天就能采出价值10多万元的矿石。因此,打击非法采矿、治理矿业秩序成为国土资源管理工作中的一个重点和难点。

巡查采矿点的时候,只要看到有新土的痕迹出现在路上,不管前面山有多高、坡有多陡,韦寿增都要一路追查下去。有好多次,韦寿增和同事沿着新土的痕迹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却发现那只不过是雨水冲出来的表层土。被雨水“捉弄”的次数一多,再碰到类似的“可疑情况”时,同事有时候也会劝他不要上去了,说那肯定又是雨水做的怪。可韦寿增从不愿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用他的话说,“宁可错看一百遍,也不能漏掉一个点。”

对那些非法采矿点,一旦发现,韦寿增就立即进行查处、封堵,毫不手软。一次,他接到举报,得知有人在古庞村运输非法开采的锰矿,马上带着5名工作人员赶到现场,但业主却找来20多个工人,他们拿着木棍和石头,把韦寿增他们团团围住,情况非常危险,韦寿增像一只护群的头羊,挡在情绪激动的业主面前,先稳住闹事人员的情绪,然后再耐心地做他们的思想工作,经过反复动员、调解,价值近万元的锰矿被卸了下来。

事后,同事问他,你当时难道就不害怕吗?

韦寿增笑笑说:“顾不上那么多。即使怕,也要顶住,绝不能让国家利益受损失。”

仅2009年,在韦寿增的建议和组织下,全乡共出动356人次对非法采矿行为进行全面整治,查封矿洞68个,查封非法采石场15处。经他处理的违法者中,有的是他的熟人甚至是曾经的好朋友,他为此得罪了不少人。

一次,有一个好朋友兴匆匆跑来找韦寿增,动员他一起“合伙”挖锰矿。朋友承诺说,不要你韦寿增出一分钱,也不要你出一分力,只要在执法时留些情面,或者在整治时提前报个信,每个月保证给一万元以上的分红。

韦寿增的回答斩钉截铁:“这种违法的事我不能干!”末了,他不忘嘱上一句:“这事你也不能干,免得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将来要大义灭亲我心里难受。”

韦寿增担任国土资源所所长的8年间,手中的权力,一尘不染。

古庞村每个屯的群众都认得他,在村民眼里,他是大家的好兄弟,好侄子

直到今天,古庞村的五保户老人蔡大同还是不愿意相信韦寿增的离去。

老人常常坐在自家门口,朝着村口看了又看,还时不时问过往的乡亲:“小韦怎么好久不来看我了?他以前来村里,总是带菜、带米来看我,还爬上屋顶帮我修瓦片。是不是他调走了?还是他已经忘了我这个老头子了呀?”

忘不了韦寿增的,不仅仅是这一位老人。5年前,从韦寿增兼任古庞村的驻村干部开始,他就和村里的每一位乡亲都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古庞村是个边境村,有8个自然屯2100人,山高路远,是安宁乡较远的一个行政村,也是一个特别贫困的村落。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村里人生活得很艰难,大部分家庭都是靠种玉米得些微薄收入。

韦寿增来到这里后的第一件事,就考虑着如何做好产业结构的调整,如何利用好古庞村现有的土地资源,带领乡亲们致富。在提取土样让有关部门进行检测分析后,又经过一番深入细致的市场行情调查,他决定发动古庞村的老百姓种植柑橘。

可一开始,村里人都不相信这个小伙子,有人甚至嘲笑说:“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这块土地该种什么难道你还能比我们更清楚?要是种柑橘,到时候卖不出去,我们不能每天光吃果而不吃饭呀!”

韦寿增听了却不着急,他找到村委会主任,和他商量说:“主任,你来给大家带个头吧!”没想到主任也半信半疑。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韦寿增当场拍着胸脯说:“技术方面包在我身上,果子长出来要是卖不出去的话,你们的损失由我负责!”

村民们终于被打动了。当年,全村破天荒第一次种下了100多亩蜜桔和广柑。从那以后,韦寿增忙完了乡里国土所的工作,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扑在这片果园里,面对面地给村民们传技术,手把手地教他们搞栽培,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

在他的耐心指导下,黄橙橙的果子挂满了枝头,村民得到了丰厚的回报。村民邓邦席感慨地说:“当初,韦所长让我们种柑橘,我还不愿意呢。现在,没想到种果这么赚钱,我们真的好感谢韦所长!”

在古庞村,弄刷、弄因屯因为位置更加偏僻,自然条件更加恶劣,祖祖辈辈走的是“羊肠路”,喝的是“望天水”,生活非常艰苦。为了解决村民们的饮水难问题,韦寿增运用自己从事国土资源管理工作所积累的专业知识,组织村干部进山谷,钻山洞,查找水源。找到水源后,为顺利地让这两个屯的老百姓家家建成水柜,他白天跑县里落实资金,晚上赶四五十公里路回村里和大家商量事情,来回奔波了整整两个多月,直到28户村民全部建好水柜。

水柜全部建好的那天,村民们设了个简单的庆功宴, 80岁的杨阿公斟满一碗土酒,亲手端给韦寿增,动情地对他说:“我的好侄儿,多谢你了,这碗酒是我老人家敬你的!”

韦寿增把村民们当亲人,他走到哪个屯,就把对亲人一样的关心带到那里。念定屯56岁的许朝万因患过一场大病,导致半身几近瘫痪,生活很困难。韦寿增每次到屯里,都会给老人带去米和油等。82岁的五保户老人黄庭波总念叨:“我屋上的瓦片因为下大雨掉下来,屋里漏雨,我急得哭了。小韦对我说,爷爷不要怕,我来帮你做工!”

尽管村里的老人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韦寿增真的走了,走得是那样匆忙,来不及看一眼思念着他的古庞村的乡亲们。

张胜标说:“古庞村每个屯的群众几乎都认得他。在村民眼里,他是大家的好兄弟,好侄子。韦寿增帮扶我们村几年来,村里的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危房改造等工作,村民们都很满意。到现在,村里95%的危房已经改造完毕,建了100多座沼气池,还种下了1.3万棵果树。村里的人均收入从2002年的181元,上升到2009年的2000多元。”

韦寿增熟悉这村里的每一棵树、每一道坎、每一寸土地,熟悉这里的每一个人,他的双脚踏遍了这小山村的山山水水,他的事迹也印在了每一个老乡的心中。

把爷爷、姑婆、父母和患病的妹妹一起接到县城,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然而,这成了韦寿增未了的心愿

看到韦寿增位于地州乡甘荷村的老屋时,我们沉默了。

这栋已经历了70多年风雨的土屋,是村里最老旧的房子。屋顶和外墙到处是破洞,屋内光线暗沉,地上、床边甚至在蚊帐的顶部,都摆放着用来接雨水的盆子。脚下的木板颤巍巍的,似乎只要稍稍用劲就能踏破。韦寿增的父母、爷爷、姑婆(爷爷未出嫁的姐姐),以及患病生活不能自理的大妹,一直就住在这里。

在很多老百姓的眼里,国土资源所所长虽然算不上什么“官”,可多多少少也有些权力,家里人跟着沾点光,只怕也是常有的事。韦寿增的家人也不是没对他有过一点怨言:“只不过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翻盖房子,你作为一个国土资源所所长,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韦寿增没有回答,只能把对亲人的愧疚压在心底。由于收入有限,家庭的负担又重,他根本拿不出钱来翻修老屋。每逢周末,如果有时间,他还要驾着旧摩托车奔走几十公里回去侍弄老家的3亩烟田——每年卖烤烟的几千元所得,就是这个基层干部惟一的“额外收入”。

韦寿增的内心不苦吗?苦。哪个哥哥不疼妹妹,哪个儿子不愿让家里的父母老人过得幸福快乐一点?但是,当圆满这种亲情就可能要动用手中的权力时,韦寿增退缩了。

拒绝一切用权力谋私利的韦寿增,宁愿自己承受生活的重担。

韦寿增的节俭是出了名的。他的“装备”很寒酸,一辆已经骑了11年的破旧老式摩托车,一身洗得发白的迷彩服,一双绿色胶鞋,就是他留给大家的全部印象。同事都知道他还有个习惯,从不在外面吃早餐,买一碗米粉要花3元,他从来舍不得吃。

2006年,韦寿增贷款8万元,并将种烤烟积攒下来的积蓄全额拿出,东挪西凑,在靖西县城买了块地皮建了个房子,为了节省开支,担水泥扛砖头的重活都是自己做。由于没钱,房子没有装修就住进去了,楼梯扶手一直没钱安装,直到2009年,小孩都3岁了,出于安全考虑,才简单铺了点瓷砖并把楼梯扶手装上。

尽管如此,在韦寿增去世前,房子还有一半没有装修,连最“脸面”的厕所门也没钱买。韦寿增的爱人赖曼芳说:“寿增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大家都接到县城来和我们一起住,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可这个看似简单的“幸福计划”,韦寿增最终都没有实现。

清贫,不是共产党所追求的目标,但是,对于一个手中握有一定权力的共产党人来说,清贫却是一块照得见心底儿的试金石。

如今,桂西南大地上的山峦田野,绿意正浓,乡亲们正憧憬着丰收的喜悦,可韦寿增再也无法回到他工作过的地方守护他日夜牵挂的这片土地了。韦寿增走了,走完了他短暂而充实的一生!韦寿增走了,但他将永远活在很多人的心中!

2010年7月28日,广西靖西县委追授韦寿增同志为靖西县优秀共产党员;2010年8月23日,百色市国土资源局下发了《关于开展向韦寿增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2010年10月21日,广西国土资源厅下发了《关于开展向韦寿增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同一天,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对韦寿增同志事迹作出长篇批示,指出要“大力弘扬韦寿增同志对党、对祖国、对人民、对国土资源事业无限忠诚的公仆精神,激励全系统干部职工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工作激情,立足岗位创先争优,为国土资源事业改革发展作出新的贡献”。2010年12月29日,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追授韦寿增同志为“自治区优秀共产党员”。2011年3月20日,国土资源部追授韦寿增同志为“模范国土资源所所长”。3月25日,国土资源部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在南宁联合召开追授韦寿增同志荣誉称号命名表彰大会暨先进事迹报告会。

一股学习韦寿增同志先进事迹的热潮,正在掀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