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北宋干掉西夏的几次好机会,被愚蠢的浪费了

北宋对外战争不利,除了先天性的长城防线不在手里,以及该死的不懂军事主导军事——所谓外行指挥内行外,还有就是两线作战,东北和正北是契丹,西北是西夏党项。如果少一个方向,那么也有利得多,毕竟当年大汉可只是面对一个匈奴,而且即使如此也是出去寻找盟友,所以即使是还是历史上那个北宋的制度,仅仅面对一个契丹,也有可能实现收复燕云,最不济不会历史上那么被动,至少没了党项人的来袭。而北宋?不仅北方党项契丹,南方还有现在猴子的祖先。然读历史,就发现,北宋完全有机会灭掉党项,达成北方仅对付一个契丹的效果,然而被北宋封建上层给浪费了。

第一次是,赵匡胤时期的迁都,赵匡胤的迁都目的有几个,其一是把防守开封的当时战斗力强的禁军释放出来,去对付契丹人。其二是减少首都防守开支等经济压力,而且寻找一处有险可守的都城,让后来的没有经过战火的后代,面对外地包围都城的情况下,还多一点信心,更何况迁都洛阳了,首都距离边界更远了,应对时间上也更加充裕。其三,便是西进,重新打通丝绸之路,学秦汉隋唐。。。很可惜,整个宋王朝能力最强最有作为的皇帝,做的这些有利于华夏全体绝大多数人的事情,不被大臣和皇族喜欢,被干掉了。那个时候后来的西夏是北宋的羁縻地,党项人还四分五裂呢,完全可以进驻,代价也最低。

第二次是赵光义时期。这个不多说了,尤其北伐失利后,更应该这样做,一方面重拾军队战斗力,另一方面党项还弱呢。结果还是不干。

第三次,宋真宗时期,尤其是契丹人南下哪一次。如果说赵光义时期,还因为之前自己反对迁都,而政治上难以通过。那么这一次完全可以要求了,大臣谁反对,直接就说你想让整个皇族时刻面对契丹人的威胁吗?而此时虽然党项人比赵匡胤时期强大了,但也不是后来宋仁宗时期强。

第三次,宋徽宗时期,如果说宋神宗时期,因为五路伐夏失利,而丧失了干掉西夏的机会,赵佶的哥哥宋哲宗那个身残志坚(体质不好但心理坚强,跟赵佶完全相反)的人,已经经过多年努力,已经把党项人打的只剩最后一口气了。尤其是西夏在横山大败,往年宋军对党项形成压倒性的时候,契丹人马上介入,意图继续维持三足鼎立局面,然而此次契丹人自己境内麻烦,所以表面上很嚣张,宋辽陷入了关系紧张,边疆上已经开始出现小规模的摩擦了。也仅仅如此而已,因为宋朝朝议的结果,不派贺正旦使,以抗议辽国最近边境上的挑衅,而辽国方面,却按照惯例派出贺正旦使。在大宋不派贺正旦使的情况下,辽国的这个决定是可以看成希望缓和的表示。这说明辽国之前的一系列边境威吓行动,都是虚张声势,他们根本没有开打的决心。完全可以继续乘胜追击,打党项人,只要别是脑残的去分解西军的行为,再过十几年,西夏迁移到中亚去搞正式的“西夏”——类似后来的西辽,完全有可能。结果一把好牌被赵佶这个蠢货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