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的灭了吃素的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日本武士也不能免俗,可武士们吃什么呢?日本武士是吃素的,

此中有很深的渊源。大约公元 8世纪时,笃信佛教的嵯峨天皇首发“肉食禁令”,此后历任

天皇又多次下诏禁止吃肉,在一道道禁令之下,日本贵族们被迫远离了肉食,养成了食素的

习惯。从平安末期开始,肉食就很少出现在贵族的食谱中,当时吃鱼也被禁止。同时,日本

平民受吃素的僧侣的影响,也逐渐远离了肉食。直到明治维新之后, 1876年明治天皇才下

令解除持续有 1200年之久的“肉食禁令”。禁令尽管被解除了,但是人们自古以来已经养成

的生活习惯无法一朝一夕间改变,明治天皇不得不以身作则带头吃肉,以图改变日本国民的

饮食习惯。

在举国素食的环境下,武士阶层也不能超身世外。最早登上历史舞台的平氏武士,由于

成为国家的实际的统治者,步入了公卿的行列,他们也就理所当然吃上了贵族食品,以素为

主。平氏武士们还经常能吃些远方各国进贡的食品。这些进贡的食品为了保质,往往含盐极

多,难以消化,如咸鱼干、蒸干的玄米等等。此外,平氏武士平素,过着足不出户的生活,

且不爱沐浴、不讲究个人卫生。特别是平氏的女眷,住在深宅大院中,基本不与外界接触,

因此她们多死于结核病。

当时,平氏的对头——源氏的武士,以鸟兽的肉食为主。为了促进消化,他们常常喝味

噌汤、吃梅干等食物。源氏武士在东国大山中,长年不懈地进行武艺锻炼和长途跋涉的修行,

有着强健的体魄。特别在公元 1180年开始的饥荒,主要发生在关西地区,东国却是一片丰

收良景,形势更有利于源氏。在 1185年的源平决战中,平氏军队大败,平氏家族全部投海

自尽,连跟随平氏逃难的安德天皇也葬身鱼腹,年仅 7岁。源氏打败平氏,除了军事上的原

因,双方武士不同饮食造成的体质差异,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战国时代速食的缘起

日本的战国时代,由于战争空前频繁,武士们开始意识到食物、特别是肉食的重要性,

于是开始吃肉。无奈的是,武士们从传统上看不起注重饮食的人,觉得那种行为是被大丈夫

所不齿的,因此吃肉只是偶尔为之,平素仍以谷物、腌菜、海带、紫菜和鱼为主。他们在很

多时候都是在吃“干饭”(一种类似中国年糕一样的食物)、茶泡饭和饭团。

茶泡饭,大致的做法就是把米饭烧熟放凉,吃的时候用热茶冲下去,再加一点盐,并佐

以梅干、海苔等配料。一些有钱的武士,在吃茶泡饭时还会加上一些鱼肉来佐餐。泡饭所用

的茶一般是绿茶,压紧之后切成条状,和饭一起冲泡。茶泡饭充饥尚可,却严重缺乏铁、蛋

白质、维生素等营养元素,但由于制作方便,取材简单,原料也便于携带,吃起来也很节约

时间,因此武士阶层在战斗中,普遍是以茶泡饭为主食。

正因为茶泡饭这类食品的流行,使得古代日本军队不必像古代中国或印度军队那样,在

战斗中携带大量的新鲜食品,这样就不会过度依赖后方的后勤补给。虽然长期缺乏新鲜食品

会导致营养不良,降低士兵的战斗力,但由于日本的战争都是强度不大的战斗,所以茶泡饭

也就凑合了。

战国时代,日本另外一种特色食品寿司粉墨登场。事实上,早在公元 927 年《延喜式》

法典中,就有关于寿司的记载,但当时的寿司指的是一种保存鱼的方法:在鱼身上抹上盐,

用重物压紧,使之自然发酵。当产生酸味后,即可食用,其味甚佳。据说,这种方式是从中

国传去日本的。到了战国时代,寿司成为一种用米饭包着馅,外面再包—层海带的团子。寿

司制作简单,便于携带,是战国时代日本非常重要的一种食品。但这种食物有一个缺点——

很干,因此很容易使武士们口渴。为了解决问题,武士们都携带烤过后的味噌块,上战场时

只要把它溶于汤后便能饮用。这就是味噌汤诞生的过程。

除茶泡饭、寿司、味噌汤外,武士们的饮食里还有一种重要的食物——挂面。挂面,在

室町时代前由中国传入日本。战国时期出现了柴鱼、昆布等调味料,这些调料的出现,增添

了汤汁的美味。提到面条,不能不说说甲斐之虎——武田信玄。武田信玄的甲州军队,所喜

爱的食品就是把像是乌龙面一般的面条和蔬菜一起煮,然后用味噌来调味。这种面是很有营

养的,对体力消耗极大的士兵很有益处。回顾武田军经历的恶战,这种面条在其中也发挥了

威力。

镰仓时代,日本出现了用油及味噌做出的油豆腐,以及乌龙面、豆沙包等用小麦粉所制

成的食物。但这些东西主要的消费者都是寺庙里的僧侣,与武士阶层无缘。

属于武士的奢侈品

在不能吃肉的古代日本,河豚鱼称得上难得的美味,但这东西有剧毒,搞不好会闹出人

命。1592—1598 年,权重一时的丰臣秀吉曾下令侵略朝鲜。收到丰臣秀吉命令的日本武士,

纷纷从各地赶到肥前名护屋城汇合,汇合地必经山口县下关以及北九州一带,此处正是河豚

盛产地。很多武士不知道河豚有毒,贪图美味,纷纷丧命于下关。丰臣秀吉闻听此事,怒发

冲冠地大吼:“想死也要给我死在朝鲜!”于是发出禁令,不准武士们吃河豚。武士们大批死

亡的情况才得以终止。

战国时代,洋酒已登陆日本,但由于价格昂贵,还只是贡品。最受普通武士欢迎的还是

浊酒和清酒。但无论是浊酒还是清酒,度数都不是很高,这也许与当时粮食匮乏有关,这也

使得日本的酒器,一般都很小。毕竟是动荡的时代,想要活命已属不易,哪还有情致豪饮烂

醉。

从“腰兵粮”到“兵粮米”

身为武士,为领主效忠当然义无反顾,领主们也得给手下卖命的武士提供粮食。

战国时期的日本军粮供应分为两种情况:如果是短期战斗,那么不好意思,上至领主下

至士兵,军粮全得自备;只有当战斗旷日持久,领主们才会给手下的军队提供粮食。

日本古代军队在计量军粮时,使用米糒来做计量单位。《大宝令》规定了军粮供应的标

准为每位士兵米糒6 斗,食盐2 升。根据《杂兵物语》记载,一名足轻(临时征召的民兵)

一天的口粮是:水1 升、米6 合、盐1 勺、味噌2 勺;而《笼城守御之卷》中记载,笼城期

间一名足轻一天的口粮是:水1 升、米4.5合、盐1 勺、味噌2 勺。而到了江户后期出现的

《海国兵谈》一书中的记载,每人每天兵粮准备一升米、一撮盐,还有味噌5 勺。

具体到兵粮运输和调配工作的执行,室町时代是利用驮马队,称作“小荷驮”,海上的

运输船则称“小荷驮船”或“荷方船”。输送队的指挥官叫做小荷驮奉行或小荷驮押,一般

由重要的部队长、深受信赖的老臣担任。“小荷驮”在军队出发之前负责将一天所需军粮分

发到每个士兵的手中。在队伍出发之后,“小荷驮队”就尾随在军队后面,直到第二天开拔

之前,又一次分发军粮,周而复始,直到战争结束。

领到军粮的士兵要把食物挂在腰间,因而这种军粮被称之为“腰兵粮”。通常情况下,

“腰兵粮”里面放的是煮熟晒干的干饭、炒米、山芋和味噌等。士兵吃饭时,只需把这些东

西放进用清水煮开的味噌汤里,再加盐一搅和就大功告成了。战国时期,日本人还没有一日

三餐的习惯,这个习惯一直要到江户时代才出现。当时的日本人多是一日两餐,而在战场上,

吃饭时间不固定了,士兵们通常是把一天的口粮分成三四回来食用。

战国时期,普通士兵们吃的都是些麦、粟、稗、芋等粗粮;武士们的伙食要好些,他们

可以吃由糙米和蔬菜一起煮出来的菜饭,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吃到白米;最豪华的军粮由

白米、蔬菜、鱼、贝、鸡肉等组成,但是只有领主或高级武士才有资格吃。

从奈良时代到平安时代初期与中期,日本朝廷并没有一套完整的军粮调度体系和制度,

只能依靠各地方自己征集调度军粮。后来,朝廷对军粮的征集和调配更加重视起来,逐渐废

止了各地征集粮草,而由朝廷旨令制度来规定。到了平安时代末期,源平大战爆发,战争波

及到全国,军粮制度急需改革,此时出现了“兵粮米”的称呼。在源赖朝上奏朝廷的奏折里

写道:军队出征必须保证军兵的军费,首先要保证兵粮的补给,希望朝廷下令全国各大小国

的田地平均每段必须征收5 升的“兵粮米”课税。

平源大战及其后的战乱时期,军粮供应可谓生死攸关。日本南北朝时代,《太平记》中

记载,军队行军时,就在沿途各地征收粮食和金钱,人数不足再拉取农兵抵上,使得百姓苦

不堪言。此处的记述也可以解释楠木正成人数虽少,但都是团结一心同仇敌忾的精锐;镰仓

幕府军虽号称百万,实杂鱼乌合、观望敷衍者居多,加上补给不足,千造城两个月打下来,

只剩下不到十万人……

军粮吃尽之时,武士们只好把各种树的内皮、根和各种草的根、茎叶加入盐再煮沸后食

用充饥。战国时代的细川幽斋(藤孝),在日记中说,作战的时候不仅普通士兵,就连武将

自己也要准备好一日一夜的兵粮米系在腰间,然后再出阵。如果粮食吃尽,就只有吃野草、

啃树皮。幽斋自己就曾体验过田间未长熟的青麦的滋味。据他回忆:“据我的经验,和桑树

的果实比较起来,真是一种特殊的美味呢。”另外日记中还提到:出阵时,最好在棉布上藏

几个梅干,在缺水时,就能望梅止渴了。

战国饮食

吃是人类最重要的活动,只有喂饱了嘴,才能去思考。从中国到日本,多少强大的权力,

都因为无法填满饥饿的嘴巴被推翻。权力首先要建立在嘴巴上,然后才能建立在脑袋上,只

有控制住嘴巴,才能更好的控制住脑袋。战国时代是个物质极大不丰富的时代,原本物产就

不丰富的日本,在这个时代粮食产量更是创造新低。在这个时代,人们究竟在吃些什么呢?

穷人与有钱人的食谱

我们现在来列两道菜谱:

一、小米饭、煮萝卜两块

二、大米饭、两指宽小鱼一条、腌萝卜一小碟、白水煮野菜一盅、酱汤一小碗

有人可以猜出来这两个食谱有什么关系吗?很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两道寒酸的食谱没有

太大区别,感觉上应该是一个人某日的早餐和晚饭的食谱。

实际上,第一个菜谱是战国时期穷人家的早饭和午饭,第二个菜谱则是战国时期富人的

早饭和晚饭。看起来,这两道菜谱一样寒酸,可战国时代的人们的的确确就是吃着这样的东

西一天天的活下来。吃小米饭的农民,做梦都想像贵族们那样吃上大米饭。

战国时代的所有生活都围绕着战争,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是为了打仗,打仗又是为了

吃的更好。日本是个水稻生产国,几乎全国的农田都在种植水稻,可大米对一般种植大米的

百姓来讲,却是奢侈品。

在黑泽明的电影《七武士》里,山上的山贼垂涎山下村子里的那点大米,便要在秋收的

时候下山抢米。农民们为了保卫他们的大米,便拿出全村仅有的一点大米去城镇里招募穷武

士来保卫村子,他们能拿的出的招聘唯一条件就是顿顿吃大米饭管够。

虽然不知道那些没出息山贼为什么不换个富裕点的地方去抢,偏偏死盯着这个穷到除了

点大米什么都没有的村子,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个时代大米实在是个稀罕物。后来,村里

的农民也真靠着这顿顿有大米饭吃的条件招募来了七名水准参差不齐的武士,虽然这七名武

士说是为了保一方平安所以不计报酬,但能吃上大米饭对他们多少也是有一定的吸引力,毕

竟在那个时代男人总是饿着肚子的,能吃饱实在是件不可多得的美事。

后来,武士们发现村民们将大米都给了他们吃,自己吃的却是小米饭和野菜,于是便将

自己份额里的大米饭全给了村里的老幼妇孺吃。

说道战国时代日本大米的精贵,有个武田与今川两家合力攻打北条家的松山城的故事特

别有代表性。

武田和今川两家合力攻打北条家位于武藏国的松山城,两军苦战多日,北条军水源被切

断,眼看就要落城。满以为松山城指日可下的联合军,发现松山城的守城官兵居然在城头最

显眼的地方用水洗马,本来饮水都应该成问题的松山城守军,居然还有富裕的水去洗马,这

令攻方非常沮丧。最后,双方和谈成功,松山城被今川家和平接受。后来当胜利方问起洗马

的事才知道,其实当时城里确实已经没有水了,士兵在城头用来洗马的是大米。他们将用盆

装着的大米从马身上倒下去,远远看起来就和用水在冲洗一样。当时的士兵大都是普通农民,

他们在生活里很少接触大米,所以远远看去,就算觉得可疑也不会怀疑伪装成水的物质竟是

大米。

当时的时代日本粮食产量之少,甚至不足以供应全国人吃饱,一般百姓要保证不饿死,

除了捞海产,就算丰年也要上山挖野菜。加上那时候也不讲究什么进出口粮食,各国都是自

己吃饱了算,多出来的粮食就算烂在仓里,喂老鼠喂猪也不会想这出口给外国人换点外汇什

么的。

话头说回来,就是因为大米产量很低,所以这白花花的大米就成了各地领主们特别指定

的主要战略物资。农民在地里劳苦一年种水稻基本上就是在完成一项任务,收下来的大米往

往全都要作为年贡送进领主的城堡,自己只能吃小米饭啃萝卜吃野菜,有的农民甚至一辈子

都没尝过自己种的大米啥味道。

后来日本侵略中国占了东三省,不许一般东北老百姓吃大米饭,吃了就是经济犯。考虑

到当时关东军上上下下大都是日本农民出身,估计当年领主们收走大米不许他们祖先吃的记

忆还停留在他们的骨子里,如今自己好不容易混上了能吃大米的身份,便反过来小人得志,

特别仇视农民吃大米。

正如玉米和土豆的传入使中国人口增长,使日本人勉强能吃饱肚子的东西,是萝卜。

萝卜刚被引进到日本时只有指头粗细,经过日本农民的辛勤培育,萝卜终于变成胳膊粗

细。萝卜营养丰富又易于生长,很快就成了农民的主要食物,即便贵族也对萝卜青睐有加,

使之上了贵族的餐桌,而且几乎到了无萝卜不成宴的地步。

即便是有钱人吃大米,穷人吃小米萝卜,山国日本粮食依旧不大够吃。于是在上古的时

候,日本人就形成了一天只吃早饭和午饭两顿饭的习惯,早上到下午要干活,所以一定要吃

饭保持体力,晚上是休息时间,加上那时候人们没多少娱乐,只要早早睡觉肚子就不饿了,

如此便能省下一顿饭的粮食。这样的习惯不光农民在遵守,上至天皇下至武士,几乎成了全

国不成文的规矩,全国上下都在执行不吃晚饭的习惯。只不过,贵族们夜生活比较丰富,所

以他们实在饿的不行,还能找点点心吃吃。

有些条件的日本人吃饭时都是坚持分餐制,每人面前一张小桌,上面摆着三菜一汤一碗

饭,就算开宴会也是这样各吃各的。这些有钱人和穷人食谱最大的区别,就是可以吃到一点

点荤菜。不过,因为不能吃肉,所以有钱人只能在鱼和贝类上做做文章,这已经是他们能吃

到的最奢侈的食品。可奇怪的是,作为岛国的日本,无论贵族还是武士,都不会放开了任意

吃海鲜,他们正餐的荤菜一般只会有一条小到只够吃几口的鱼,或者几片腌渍的贝类。鱼和

贝类基本上不会同时出现,一餐的荤菜只能出现一种。有钱人始终维持着一荤两素一碗汤的

饮食规格,即便是几百年后统一天下的德川幕府将军,一顿饭也只会吃一道荤菜。

之所以维持三菜一汤标准,据说是因为早期日本贵族忌讳四与死谐音,所以不会像中国

人那样搞四菜一汤标准餐。

当然,有钱人偶然也会吃点别的东西换换口味。历史剧《武田信玄》里,北条家统帅北

条氏康就曾经在海边享受着海风,吃大锅炖煮的虾贝等海鲜乱炖。

即便是领主,这样的美味也不是想吃就吃。一般他们在正餐意外想和点小酒什么的,能

下酒的小菜不外乎就是指头细的小咸鱼,或者两块腌萝卜。战国时代的日本人忠实执行着禅

宗“不妄食”的教规,正餐之外很少吃东西,当然也是没条件吃。即便再有钱,正餐时吃的

鱼也只是够一餐吃的,真正的高级鱼和大鱼,只有在婚礼和过年之类的庆典活动时才吃的到。

后来开开创江户时代的德川家康,即使在统一战国乱世后吃的也还是很节俭,连鱼都很

少吃,每天就吃些腌萝卜就米饭。有此他在家里遛弯,看到几个侍女在抱怨,便过去看究竟。

侍女们说:“现在的伙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小菜只有腌萝卜。”

素以待人温和著称的德川家康微笑着说:“好吧,既然你们不爱吃,那就不要吃了。”

从此以后,侍女们作为小菜的腌萝卜就被撤销了,侍女们只能干吃白米饭。

这个故事在表现家康小气的同时,也为我们展示了贵为一国之主者的食谱——米饭和腌

萝卜,凄凉之感油然而生。

战国时代的是日本空前的大混乱时期,粮食产量跌到谷底,武士也经常吃不饱肚子,不

少城主也时常要自己下地种粮食,他们的老婆还会带着一些人上山去挖野菜。

城主活的都那么惨,农民生活就更苦了。在日本,六公四民的税收规格,也就是产出粮

食60%归政府,40%归自己已经成了常态,这还没算地主的那一份地租。有时候,狠心的领

主会把税额订到七公三民,甚至八公二民。岛原农民起义的起因,就是领主在只生产八万石

粮食的土地上收取十万石的地租。

口粮根本不够吃的,为了填饱肚子,农民拣贝壳捞鱼挖野菜,只要是能吃的东西他们都

会找来吃——这还不是在荒年的时候。闭塞的日本穷人并不知道海对岸的中国有一种名为

“观音土”的好东西,那东西吃下去肚子就能胀的一天不用吃东西,虽然偶然胀会死人。

饥饿在整个战国时代都是难以解决的问题,从武士到农民,想吃饱肚子都不是件容易事,

就更不要想吃的好了。如果能顿顿能吃到本篇开头列的两道食谱,恐怕有钱人和穷人都能乐

开了花。

打仗的人吃什么

战国时代的日本,虽然没规定农民不许吃大米饭,可因为大米产量少,于是产出一点也

被领主收走,农民基本上是没机会吃到的。正是因为吃大米饭几乎成了特权阶层的专利,所

以就有了领主为了招兵,派人扛着大米去募兵的事,当兵没别的优待条件,就是能顿顿吃上

大米饭,顺便还能顺便在敌人的领地里抢抢劫什么的来贴补家用。

后者是要活着从战场回来才有价值,但前者对于等闲吃不饱肚子的农民实在是太有吸引

力了,于是便有了许多农民为了尝尝自己种的大米是什么滋味,自愿到前线去拼命。后来的

江户时代有句流传至今的谚语叫“舍命吃河豚”,战国时代去吃粮当兵的农民却是“舍命吃

大米”了。

谁说只有鸟才为食亡?有时候人比动物更会为了两口吃的干舍弃性命的事,还是前仆后

继的。

大米作为战略物资,最重要的用处就是行军打仗时作为军粮食用。

作为山国的日本交通很是不发达,所以要是和中国 JUN 队那样行军打仗还要带着一大

堆的锅碗瓢盆就实在是太麻烦了。山地行军,为了保证机动性,最好就是能不带的东西都不

要带,所以饭团就成了战国时代军粮的主要形式。

饭团最大的优点的是便于携带,食用的时候也方便,用不着什么容器和筷子,拿着就能

吃,而且还不容易馊掉。制作饭团也很简单,就是将大米用手团成团,在手心里反复压实了

就可以。为了使没有味道的饭团吃起来更好吃,有时候里面还要放上一小粒梅子,更高级的

外面则要用切成小块的海苔包起来。

制作饭团的工作多数时候要在战争之前就进行,作为随身干粮的饭团一般是由士兵或者

武士家中的女人来制作。做好后用长条的干粮布包裹起来,按照一个饭团管一顿饭,两个饭

团管一天的标准再用绳子在干粮包外面打上结,最后斜系在士兵或者武士肩上,这样的携带

干粮一般最多只带不超过十天的量。需要食用时,只要拉开绳结,就可取出够一顿饭量的饭

团,这倒真是个方便的设计。这种携带兵粮的布袋名为“腰便”。

除了个人携带的干粮,领主也要制作大量的饭团作为公粮,这项工作经常是领主夫人带

着城里的婢女还有武士家的女人们集体义务劳动去做。实际上,战国时代的领主夫人并不是

件轻松的差事,她不但要照顾丈夫生活,还经常要带领婢女和武士家的女人们上山挖野菜、

捆扎箭杆甚至给砍下来的敌人的人头清洗化妆,不但辛苦和胆大,还要具有相当的组织能力。

可是,作为领主的小妾倒好像很少有参与进这些义务劳动的情况,这大概就是因为黄脸婆具

有天生的家庭责任感,而狐狸精一般只是保持着得过且过的露水夫妻心态吧。

这些作为公粮的饭团在做好后,要用干净的草席卷起来,用人力拉的大车运送,随时分

发给士兵食用。除了制作好的食物,作为军粮还要准备许多的生米,以备在战争延长时食用。

在大将下令休息后,士兵们就会找块干净的草坪席地而坐,生起火堆,烧上一些热水,

取出一顿饭的份饭在火上烤热食用。有些人喜欢将饭团放在火里烤的焦香,这样吃起来也是

别有风味,后来这种烤饭团还成了日本料理中一种重要的主食形式保留至今。

酸酸的梅子汁渗进米饭中,使饭团吃起来更有滋味,本身就带有海盐咸味的海苔也使吃

饭团的人可以把它当小菜吃。另外,包在饭团外的海苔也起到了包装纸的作用,使食用者无

需直接接触到黏黏的米饭,把手弄脏,这点很能体现日本人在细节方面的用心。

梅子具有一定的防腐作用,且能杀死逐渐变质的饭团里的大肠杆菌和葡萄链球菌,战国

时代的日本人未必知道这点,不过后来的科学证明,梅子放在饭团里着实是益处多多。海苔

具有多种营养,又便于晒干食用,将它作为包装纸和便携式小菜,也着实是很高明的设计。

日本人饭量很小,平时吃饭也只吃到八成饱,一天又只吃两顿饭,两个饭团足够一名士

兵保证一天的体力加上那时作战的范围也不大,多数时候只是在方圆几公里内,最远也不过

百十公里,关西霸主毛利元就和土豪武田家作战时,两家主城只有不到两公里,实际会花在

路程上的时间实在不是很长,所以那些小规模战争经常会在士兵携带的饭团吃完的时候也就

结束了。

丰臣秀吉一生中的两次大规模行军作战,第一次是剿灭明智光秀的西国大回转,一次是

消灭柴田胜家的贱岳大行军,两次作战他为了轻装前进都没携带多少军粮。当时秀吉拿出十

倍米价的金银作为代价,命令路边的百姓商家各自开仓,将家里的大米全都拿出来煮饭,以

在内侧淋了盐水的草袋包裹,用牛马驮着随军前进。一路小跑的JUN 队如果饿了,就伸手

进米袋里抄一把盐水浸透的大米饭就着手吃掉。淋盐水的目的是为了保证米饭不馊掉,渗透

盐水的热腾腾的米饭在饿极了的士兵吃起来居然格外好吃。只是在那个还没有阑尾割除手术

的时代,不知道有多少士兵在边跑边吃饭的过程中得了急性阑尾炎挂掉。

当然,饭团只是为方便携带制作的权宜食物,毕竟没有新煮出来的食物好吃。

一些对食物挑剔的武士不甘心和士兵们同样去吃干巴巴的饭团,他们像上班族那样吃起

了便当盒饭。这些盒饭有饭有菜,而且还是热乎乎现煮出来的,放在精美的漆器饭盒里,自

然比起饭团要好吃的多。

流传至今最有名的战国时代关于便当的故事,莫过于关原之战时“宰相的空便当”的故

事。

当时隶属于西军的吉川广家当时的官位俗称为宰相,暗通东军的他为了阻挡本家毛利军

团下山参加作战,就传令说:“我军正在吃便当,所以无法放贵军通过。”这顿便当吉川军足

足吃了一天,毛利军在后面急的跳脚,到最后都没能赶上作战。后来这个事件就被称为“宰

相的空便当”,用来形容临时不决,犹犹豫豫的人。

自然,在当时“便当”这个词还非专指盒饭,“领便当”在当时更不是不吉利的词。

第四次川中岛合战是战国双雄武田家和上杉家的一次没有结果的大决战。双方出动兵力

总数超过三万,在一场大战动辄几百人的战国时代,绝对是值得大书特书的战略大决战了。

在此次作战中,武田军采用啄木鸟战术,将 JUN 队分为两队,一大部偷袭妻女山的上

杉军本阵,八千JUN 队在八幡原布阵准备给上杉来个包饺子。结果,看穿武田信玄计谋的

上杉谦信提前下山攻打只有八千人的武田本阵,几乎要了武田信玄的脑袋。亏得这八千人拼

了老命扛到援军出现,这才转败为胜。

作战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半打到下午,中间双方都没有时间吃午饭。兵力占 JUN 队劣势

的八千武田军一直没有被占绝对优势的上杉军击溃。分析其原因,除了平时的训练和武田信

玄的统帅有方,还有一点不大为人注意的就是,虽然都是百战之师,武田军在体力上没准要

优于上杉军,所以即使没吃午饭也还能坚持。

这秘密就在于,武田信玄平时在BU 队里大力推广食用易于消化的刀削面,常年吃面食。

其实当时的日本还没有真正意义的面条,那东西要到明代大儒朱舜水在大明亡国东渡后

带到日本来。当时所吃的,其实是据说从唐代传来日本的刀削面,时称馎饦面,也有说是乌

冬面的。这东西也很方便,作战休息时,战士们只要抽出刀来,把面团一块块削到锅里煮熟

了,拌着咸菜就能吃。

说起咸菜,据说也是武田信玄大力推广的。当时主要的咸菜品种有萝卜和野菜腌制的。

咸菜很咸,切一小块就能下饭,且携带方便、不易变质,还可以保证士兵能够摄取到维生素,

实在是行军打仗杀人掠地必备。

长期吃刀削面加上咸菜,使武田军的体力要大大优于只吃米饭的上杉军,这样一天作战

下来,饿着肚子的上杉军体力早就不支,估计还有因为低血糖晕倒减员的。人数上不占优势

的武田军却可以凭着早上吃的那碗面坚持下来。

好吧,其实这只是说个笑话,不过武田信玄在 JUN 队里大大推广刀削面和咸菜,也许

真的是这个目的也说不定。现在武田信玄老巢的山梨县,刀削面到现在还是本地名吃,有的

大饭馆门口还会立块牌子,写着“这就是武田信玄力量的缘起啊!”

其实,上杉军也有自己的特色携带军粮,被称为“日之丸便当”。

制作这种日之丸便当很简单,用一种可以装二合五勺(约三百五十公克)名为“面桶”

的容器,装上白米饭中间插上一颗小小的梅子,再整个放进“腰便”里,就是一客便当。虽

然那时候还不管这种军粮叫做便当,但这大概就是最早的便当的由来了。

此外,武田军还以味噌作为军粮的配菜。武田军食用的是以大豆、曲、盐、大豆煮汤发

酵做成的“野战味噌”,又称“白味噌”。“野战味噌”据说不但配饭好吃,而且还能解除疲

劳和治疗胃病。武田的军的“野战味噌”吃了尤其生力气,这大约也是武田军在体力上胜过

上杉军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位将味噌作为军粮使用的人是伊达政宗,他所使用的是“仙台味噌”,这种味噌

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保鲜期长。后来侵略朝鲜时,几乎所有武将所带的味噌都坏掉了,只有伊

达军的“仙台味噌”味道还很新鲜。“仙台味噌”在江户时代成为了伊达家的传统军用味噌,

每年要从仙台藩用船运到江户。但是,驻在江户的仙台藩藩士有三千人之多,运输实在是费

时费力,后来大家一商量,干脆江户就地取材,于大井的别府里自己做“仙台味噌”。伊达

的府邸里成天泛出味噌的味道,于是江户人便称在江户的伊达府邸为“味噌宅邸”。

此外,一生好吃的的伊达政宗还大力开发了多种兵粮,像冻豆腐、纳豆之类也都纳入军

粮之列,给伊达家当兵真是不错,吃军粮都能换着口味的吃。

日本山穷水恶,打仗的时候光吃大米和刀削面肯定消化很快。所以,虽然理论上日本是

佛国,不可以杀生吃畜生肉,但为了保证武士们作战的体力,一般大将也不会特别制止手下

去打野味改善伙食打牙祭。茶泡饭也是很方便的战场食品,只要用热茶一冲,就可以吃到热

乎米饭。

不过,这些都不是主流战场食品,肉类更不是平时能吃的到的美味。全日本上百万在战

场上搏功名的武士与士兵,他们最重要的食物依旧是——饭团。

茶泡饭真好吃

泡饭最初的起源已经不可考,但中国至少在南北朝时南方就已经非常流行吃茶泡饭。

中国的茶泡饭起源于江南渔家,最初可能只是渔民们在船上不方便生火做饭,于是有时

图省事就煮点热茶倒在隔夜剩的冷饭里,这样也算吃上热饭。在当时的中国,即使是普通渔

家,也有喝茶的习惯,加上江南水乡多以船为家,家里所有什物都在船上,不大占地的小茶

炉放在船舱里都可以烧水煮茶,茶泡饭自然就成了很方便的一种食物。

后来,茶泡饭逐渐两极化发展,一些读书人在读书无暇吃饭的情况下,也习惯于用热茶

泡饭吃,甚至成了习惯,有的人还会讲究用什么茶去泡饭更好吃。至于渔家倒是随着时代发

展素质降低逐渐失去喝茶的习惯,茶泡饭堕落成了开水泡饭,不过由于古代南方一些地方管

白水也叫茶,所以白水泡饭也还是顶着茶泡饭的名字。至今,南京、上海一些地方,茶泡饭

还是人们很喜欢的食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