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欠大运河、欠隋炀帝杨广一个客观的评价

大运河全称京杭大运河,是中国东部平原上的伟大工程,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创造的一项伟大的水利建筑,为世界上最长的运河,也是世界上开凿最早、规模最大的运河。大运河始建于公元前486年,包括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大运河三部分,全长2700公里,跨越地球10多个纬度,地跨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安徽、江苏、浙江8个省、直辖市,纵贯在中国最富饶的华北大平原上,通达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是中国古代南北交通的大动脉,至今大运河历史延续已2500余年。

也许有人说隋炀帝杨广是569年-618年,距今没有2500年啊。您说的没错。一如秦始皇修长城是把齐长城、赵长城、燕长城加以修整并连接起来一样,隋炀帝杨广的大运河,最早要追述到春秋末期,吴国开凿了胥溪、邗沟、黄沟三条运河。开挖第一锹的是吴王夫差。其后的秦始皇嬴政、汉朝景帝、顺帝,以及南北朝、三国时期,都曾根据自己的需要,开挖过运河。隋炀帝杨广的京杭大运河是在自然的河流和历朝历代的沟渠、运河基础上,沟通、完善并最终实现了京杭大运河,大运输。京杭大运河是繁荣经济的血脉。一如今天的高铁、运20一样,对提高国家富裕和强大,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大运河首先是航运。航运的便利促进商品的流通,也必然促进文化的交流。“远亲不如近邻”根本就是交流的多少。茫茫中华,正是交通的便利,才使得楚国人纪念屈原的粽子,也是北方人的端午节。京杭大运河是国家军事的血脉。都说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华夏一统成为中国人的共识,到21世纪的今天国家颁布了反分裂法。而统一不是口号,统一是行为、行动。诸如秦始皇的驰道、隋炀帝的大运河,对兵力投送、战争速递的价值,和航运一样的重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大运河不仅是繁荣商品流通、繁荣经济的有效手段,也是保障国家统一的利器。

评判一个皇帝的好坏看什么?应该看的是这个皇帝在位期间所作所为,以及这种作为对国家、对后世带来的好处。拿大运河来说,后世的人们享受了1000多年的航运之利,就是用实际行动为大运河点赞了1000多年。拿破仑是法国的英雄,俄罗斯有彼得大帝。法国、俄罗斯记住的是他们对国家的贡献,没人在意他们发动的战争死了多少人。中华有个奇葩的儒家,隋炀帝杨广沟通大运河、创建科举制度这样的丰功伟绩他们看不见,鼠目寸光的腐儒们眼睛就盯着杨广睡了几个女人,吃了多少山珍海味,好像他们当皇帝会一夫一妻、粗茶淡饭一样。实际上,腐儒们的内心更肮脏,裹小脚不仅跟性有关,而且卑鄙下流。伯夷叔齐鄙视周朝、不食周粟,饿死在首阳山上。人们为这种骨气点赞。吐槽大运河、吐槽隋炀帝杨广的,你真有种就别享受大运河带来的航运之利啊。以此推论,一边吐槽大运河、咒骂隋炀帝杨广,一边却享受着大运河的航运之利的,都是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卑鄙小人。

对历史上为这个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人,我们应该记住的是他们的贡献。以实际贡献来说,历史上有几个皇帝能比肩隋炀帝杨广的?所以说,我们欠大运河、欠隋炀帝杨广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杨广因为损害了士大夫集团的利益,所以他被损的一文不值,再参照明朝的东林党人的做法,中国文人的所谓节操就只能呵呵了

23楼 小猪天上飞
杨广修大运河没错,错在高估了当时的民力,用透支民力的方式修运河,造成社会动荡,民不聊生,这算什么功绩?

同样是修运河,明永乐大帝修京杭大运河还五征漠北,七下西洋,还征安南怎么没有把大明朝给折腾死?

永乐和杨广最大的不同在于永乐知道国家有没有这个实力做这个事情。

就和我国建国初期搞两弹一星工程和现在朝鲜玩核武器一样,对比一下就知道差距了。

隋炀帝杨广对于中国历史还是有着巨大贡献的,比如开创科举制度、连通大运河,沟通南北水路交通。

对于您所说:“用透支民力的方式修运河,造成社会动荡,民不聊生,”,把民不聊生、社会动荡的原因全部归罪于修筑大运河,这个观点我并不太同,隋朝后期国力、民力透支是多原因、全方位的。隋炀帝杨广在位期间不仅大兴土木,除了修了大运河,还营建东都、迁都洛阳,而且,隋炀帝还广动刀兵,亲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隋朝后期民变频起是这样多种因素造成的,而把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的原因仅仅归罪于修建大运河这一个因素是不公平的。就如同一个人,他的心肝脾胃肾全出了大毛病,如果这个人死了,那必然是多种病症综合后果造成的,而不能把病人的死因全部归于某一种病因。

假设如果隋炀帝杨广只是搞修建大运河这一项,就未必会超出国力民力的承受能力,而大运河的修建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又是有极大现实和历史意义,那杨广是不是会成为后世眼里的一代明君哪。当然,历史不存在这种假设,对于杨广以及他修建大运河功过的评价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至少对一种事物的全盘否定是不公正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