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中秋节的味道似乎越来越淡,就像月饼越做越小一样。各种小到一口即可吞下的西式糕点也开始蹭热点,改一个中西结合的名字,后面再牵强地加上“月饼”俩字儿,就开始去忽悠人了。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小时候,生活在豫东一个小村里,一年中,除了过大年,最盼望的大概就是中秋了,因为它和豫东的一种美食紧密相关——芝麻盖大月饼。在那个食物还不丰富的年代,对于小孩子们来说,芝麻盖大月饼的味道值得用大半年的时间去期待,然后用剩下的小半年时间去回味。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这种月饼的制作过程并不复杂,甚至是简单而粗犷,连雕花的模具都不要。青红丝、白糖、各种果仁做馅,外加一张面片,正面粘上厚厚的一层芝麻,背面留白。一个一斤重,整个月饼可着劲儿地透着淳朴,低调地展示了它作为食物的原始本性——充饥。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如果把正面的芝麻啃掉,你甚至认不出它是月饼,和一张大饼没啥区别。即便如此,芝麻盖大月饼仍是孩子们从过年之后就心心念的至尊美味。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中秋前的一个星期左右,村里的烤月饼师傅基本晚上都睡不好觉。一个村只有一个烤月饼的特制平底大锅,土法烤制的月饼必须用急火,一般的木材起火太慢,不能用,要用麦秸或者玉米皮,一点就着,起火快、急,烤出来的月饼成色才好看。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烧火绝对是个技术活儿,一个村也出不了几个烧火的好把式。所以,一到中秋,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灶台后面是成垛的麦秸,周围是排队等着烤月饼的乡亲,从白天烤到晚上,再从晚上烤到白天,等累了,大家伙儿就窝在麦秸堆上喷空儿。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其实,最急的是各家的孩子,白天还好,如果轮到晚上,撑着眼皮也要等着自家的月饼出锅,第一时间吃上一个还烫嘴的大月饼,让芝麻的焦香和青红丝的酸爽混合着冰糖的甜腻在舌尖上翻滚……那一夜,对村里的孩子们来说,大概是除了过年之外最幸福的一晚了。

豫东的芝麻盖大月饼1个1斤 小孩熬一夜等着吃

那些年的孩子渐渐长大,他们从懵懂的童年沿着出村的小路一路奔跑到城市,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在城里吃过的月饼包装也越来越厚,总要揭开几层包装才能看到小小的月饼。月饼的口味也越来越丰富,可在他们嘴里,味道却越来越淡,大概是因为这些月饼没有了故乡的记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