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散老红军一个值得我们敬佩的特殊群体

公元2015年6月24日下午,在崇山峻岭的湖南省平江县一山旮旯里,102岁的童麦初老人安详地永远地闭上了他那双被白内障长期困扰的双眼,因85年前的枪伤不能伸直的左上肢定格在他瘦骨嶙峋的身躯旁。老人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失散老红军。

失散老红军一个值得我们敬佩的特殊群体

失散老红军是中国工农红军史上的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是1930年前后参加工农红军,绝大多数是军中的“红小鬼”。他们中有通讯兵、司号员、护理员、侦察兵……。他们多数人因负伤被安置治疗;有的在突围时被打散;有的突发重病被寄住在百姓家养病;还有的被敌人俘虏,1937年国共合作时被释放。都因与部队断了联系而失散。目不识丁的他们最后经历千辛万苦,辗转回到家乡。在白色恐怖的年代,不少的人为不连累家庭而躲进深山。直到1949年解放,他们才回到家里团圆。像普通农民那样,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田、织布、婚娶、生儿育女,不少的人入了党,成为村支书、村长、民兵营长等基层骨干……。

失散老红军一个值得我们敬佩的特殊群体

春去秋来,在半个世纪里,他们默默地生活,平静地劳作,将这段血与火的历史深埋心底。直到1983年党和国家全面拨乱反正,在他们当年的战友,时居不同重要岗位的领导呼吁下,国家启动了寻找、甄别失散老红军工作。凡被确认者即给予失散老红军身份,每年发给一定的经济补助。仅据湖南省民政部门统计,1983年湖南省共有失散老红军3386人,其中平江县有808人。

身份的确定,这是对他们曾经光辉的历史的肯定,是他们价值、尊严的回归,但他们心境依然为门前山塘里的水那样平静,像日夜为伴的大山那样安祥。没有一个人向组织提出个人的要求。尽管他们年事已高,体弱多病,有部分人生活艰难。相反,许多老人认为自己当年没作很多事,现在年纪大了又不能做事了,政府还这么关心,真过意不去。

失散老红军一个值得我们敬佩的特殊群体

寒来暑往,岁月匆匆。随着年龄增大,失散老红军数量逐渐锐减。直至2015年10月,湖南省健在者不足50人,平江县仅有15人。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祖国百业兴盛、生机勃勃的当代建立在结束了半殖民地、封建专制的历史、人民当家作主人的新中国基础之上,而新中国的诞生是无数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失散老红军是这一庞大群体中的一支。他们在腥风血雨中义无反顾投身革命,都有着一段血与火的历史,尤为可贵的是他们具有执着忠诚;信念坚定,功高不居,坚忍包容,甘于清贫的胸襟和情怀。这与当下一些人得到的多了,但满足感少了;工作生活条件好了,但牢骚怨言多了;做了一点事就代价而沽,向组织讨价还价,甚至为一己之利,不择手段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照!伟大与渺小,崇高与浅薄显而易己。

可以预见,不过几年,这些尚存在的风蚀残年的老人将会陆续离去,失散老红军——这一中国红军史上的特殊群体将不复存在,但他们的业绩不朽,他们的精神、情操、人格永存,永远激励着后人为中华民族更加繁荣富强而拼搏奋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生命凋零、精神永存!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