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万亿巨额债务将引爆全球危机!美联储“缩表”成导火线?

导读:随着美联储政策会议的迫近,市场开始躁动起来,纷纷预测美联储或将宣布缩表。花旗银行分析师指出,鉴于目前资产负债表体积庞大,美联储如果在缩表进程中稍有不慎,恐将导致金融资产价格大动荡。

美联储政策会议正在迫近,市场普遍预测美联储9月不会加息,但有望宣布缩减资产负债表。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目前的资产负债表体积庞大,其规模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增长了约四倍。花旗全球信贷产品首席策略师Matt King指出,美联储若在削减资产负债表的过程中拿捏不好“分寸”,恐将导致金融资产价格发生大动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心缩表变成“黑天鹅”

Matt King认为市场当下面临的真正危机是美联储缩表。尽管今年以来美联储已经两度加息,但货币政策依然相对宽松,这推升了如股票、垃圾债券等风险资产的价格。美联储主席耶伦此前曾表示,美联储内部一致认为缩表将不会对金融条件造成太大影响。投资者目前已经习惯了“央行保底”,似乎不再关心资产的估值问题,以为美联储一定会计划周详,其缩表将给金融市场带来较小的波动,但事实有可能并非如此。

这位分析师解释道,美联储改变资产购买行为,将对金融资产价格产生直接且重大的影响,后果或将十分严重。过去几年,全球央行购买大量资产,导致市场上部分资产供给偏少,相应类型的资产价格开始不顾基本面,毫无理由地疯涨。目前来看,以美联储为首的央行已经将部分资产估值抬升到“天际”高度,如果在退出宽松政策时“操之过急”,股票、债券等估值严重过高的金融资产价格或将大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扒一扒美联储缩表的黑历史

从1920年至今,美联储一共进行6次缩表,每次缩表时间基本上持续1-2年,削减规模为2%-15%,且缩表过程中同时连续降息或加息。就在这近一百年间,美国发生11次不同程度的经济危机。如上图所示,美联储每个缩表周期,都与危机的爆发时间有所重叠,譬如2000年缩表启动不久后,互联网泡沫危机便爆发了。而下图展示了前四轮缩表的特征,以及当时美国经济、金融资产价格的表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过去的情况来看,美联储缩表周期往往与美国经济危机时期重叠。Matt King认为,美联储缩表虽然对美国经济影响程度有限,但意外地加速了经济危机的到来。虽然无人能知接下来历史会否重演,但投资者需要提前做好防范准备。尤其是在特朗普频频导致美元走跌的情况下,投资者在必要时应适当地增持避险资产。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日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六个国际组织负责人举行第二次“1+6”圆桌对话会。会议第一阶段围绕“全球经济形势与经济全球化的未来”主题,主要就全球经济增长、可持续发展、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经济全球化、劳动力市场政策、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等问题深入交流。

《日本经济新闻》9月13日刊发文章称,本次“1+6”圆桌对话会以闭门形式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会议由李克强主持,除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外,世界贸易组织、国际劳工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金融稳定理事会的负责人也出席了会议。

在会后记者会上,李克强介绍了对当前世界经济形势的看法。在谈到中国经济时,他强调指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9%,下半年会继续保持上半年稳中向好的态势。我们有信心保持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表示:“欢迎中国为抑制金融部门风险而做出的努力,但由于经济增长依赖扩大债务,虽然短期风险减少,但中期风险在增加。”作为解决对策,拉加德举例称,可以加大社保支出刺激消费、有效利用市场原理、压缩企业债务、比起增长规模来更重视质量和可持续性等。

金融稳定理事会主席卡尼指出:“我们应该推进从脆弱的‘影子银行’向立足市场的金融转变,中国正在主导这一趋势。”他对中国开始致力于收紧原本宽松的银行间信用拆借、缩小影子银行规模给予积极评价。

埃菲社9月12日报道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12日在第二次“1+6”圆桌对话会后的共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今年二季度GDP增长6.9%,而去年同期增长6.7%,这清楚说明全球增长得到稳固,中国采取了适当政策。拉加德鼓励中国继续结构性改革。“必须更加注重增长的质量和稳定,而不是数量。”拉加德补充说。

文章称,总体而言,拉加德承认全球经济形势正处于过去十年来最好的时刻,但是她警告政治不稳定和保护主义威胁造成的不良影响可以轻易地感受到。

因此,拉加德主张每个国家根据具体情况,通过多边主义和财政、货币和结构性改革,发展更加包容和可持续性的经济。

首次“1+6”圆桌对话会去年7月在北京举行,中国和主要金融机构在会上提出要保护多边主义和全球化。

境外媒体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日说,他对中国经济将保持在今年上半年取得的强劲增长抱有信心。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12日报道,在与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在内的六家全球机构负责人举行圆桌会议后召开的记者会上,李克强称中国经济正在变得更加健康和更可持续。他说,从过去几个月里的趋势来判断,中国经济将继续保持今年上半年的势头,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不会有任何大的改变。

报道称,中国与这些机构的“1+6”对话机制是在2016年确立的,当时北京正艰难地说服世界相信中国经济及其货币并没有处在崩溃的边缘。从那以来,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的GDP在今年上半年增长6.9%,高于2016年全年的6.7%,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自1月以来已升值近6%。

李克强表示,除了重要经济数据有了改善以外,中国经济也正在变得更加健康和更可持续。他还表示,中国的债务状况——这一直是引起外界担忧中国经济稳定的一个原因——总体“可控”。

来访的这六家全球机构首脑都出席了记者会。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记者会上指出,中国在“促进开放贸易”方面发挥了“持续的领导作用”,并表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可望促进世界各地的基础设施投资。他说,李克强总理“拥抱”多边贸易的方式在“已变得极具挑战性的时代显得至关重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意到中国在“一系列广泛领域中的改革进展”。她表示,该组织将继续在促进消费、强化市场作用以及重视增长的质量而非数量方面,为中国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据路透社9月12日报道,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2日说,世界经济正显示出积极迹象,但仍然脆弱,各国应依赖结构性改革而不是量化宽松来支持增长。

李克强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和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等多位全球组织领导人在北京举行会晤后说,各国应维护自由贸易。

李克强在与这些国际组织领导人一起出席联合记者会时说,全球经济中积极因素有所增加,某些方面出现了回暖迹象。他还说,但与此同时,脆弱性仍然存在,不稳定和不确定因素仍在增加。

他说,自由贸易是解决问题的一剂良药。通过自由贸易,世界能够解决艰难复苏中的很多问题,帮助公司转型、给消费者更多选择。

至于中国,李克强说,中国经济将继续维持稳定向好的势头。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6.9%,高于预期,使该国能轻松实现6.5%左右的年度增长目标。李克强说,基于最近数月的增长趋势,经济将继续保持上半年的趋势。

报道称,高杠杆率一直是决策者为控制风险所发动战役的关注焦点。李克强说,中国的杠杆率已稳定下来,甚至有所下降。

李克强还重申了中国关于不诉诸竞争性货币贬值的承诺。

另据香港电台网站9月12日报道,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与六个国际经济组织的代表对话。

出席对话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认为,中国、欧洲、日本,以及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快速经济增长,都有助世界经济回暖。但她指出不能因此而自满,因为一些地方的政策不确定,以及保护主义等因素,都会轻易令复苏脱轨。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亦认同,世界经济复苏仍然脆弱,全球合作变得越来越重要,市场融合有助提升各国的收入及生活水平。他又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助推动基建投资,世银会协助沿线国家发挥发展效益。

当前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风险隐患不容忽视。面对复杂的国内国际经济形势,总结历次国际经济和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进一步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提出了“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和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会议强调,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金融工作会议强调,要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鄂永健表示,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持续为实体经济和人民群众提供支持和服务,国际竞争力也得到大幅提升。当前我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风险隐患仍不容忽视。部分金融机构通过资金多层嵌套实行监管套利,在体系内加杠杆实现快速扩张,同业、资管、表外以及影子银行等相关业务迅速扩张,累积了一定的风险。

专家认为,金融工作会议强调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有利于在前期金融风险综合治理的各项举措的基础上,主动防范和化解风险,切实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维护国家金融安全和稳定。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总结历次国际经济和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进一步强调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是防范金融风险的根本举措。董希淼认为,随着我国金融机构综合化经营趋势加剧,交叉性金融风险产生的可能性加大,分业监管的模式存在沟通成本较大、效率较低的问题,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亟需进一步升级。

这次会议决定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7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召开扩大会议强调,今后一段时间,要按照会议的部署和要求,进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履行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职责,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优化金融供给体系,推进金融市场创新,加快普惠金融发展。进一步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强化宏观审慎管理和逆周期调节,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

董希淼认为,与原有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相比,委员会的职能完整、层级更高,金融监管协调将会是其重要的工作之一。同时,人民银行在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方面的职责得到强化,在金融监管中角色越来越重要。这也顺应了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的趋势。近年来,欧美主要国家普遍提升了中央银行在金融监管中的地位。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会议选择了务实可行、高效集约的方案,在保留并完善现有监管格局的基础上,实现了监管协同机制由虚向实的转变,并强调监管方向从机构监管向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的重心转移。这种渐进有序的监管改革路径既有望解决当前系统性风险管理面临的一些问题,又为后续综合监管引领综合经营的破局预留了空间。

专家认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将继续把防控金融风险作为金融工作重点,不断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推进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微观行为监管与宏观审慎监管有机结合。“应深刻认识到金融领域的防风险、强监管绝不是短期行为,而是在未来一个时期都要加以持续推进的重大工作任务。”鄂永健认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