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巴基斯坦人马松到河间找生意伙伴,没想到手机号因欠费被注销了,无法再进行联系;

因为语言不通,他在北京赵公口汽车站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怎样找到河间;

正巧在车站的河间人王宪法主动上前询问,众多的好心人也纷纷相助,马松终于找到河间朋友——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河间——河间——”9月11日上午,一个大胡子的外国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在北京赵公口汽车站转来转去,神色焦灼。

“河间”这个词引起了河间人王宪法的注意。他到北京办事,正好要坐车回河间,于是走上前去询问。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这个外国人是谁?他要做什么?接下来他又会有怎样的遭遇?

巴基斯坦人马松与朋友失联了,在车站急得团团转

9月11日上午10点多,在河间市行别营乡政府工作的王宪法,在北京办完事后,来到赵公口汽车站准备坐车回河间。听到有人急切地说:“河间,河间……”他走了上去。

“我看他穿着伊斯兰服装,头戴白帽,满嘴大胡子,手里举着一张车票,嘴里念叨着‘河间,河间’,急得满头大汗。但是很明显,他不认识中文,挨着车找过去,人家听不懂他说话,也不让他上车。”在新疆当兵的经历让王宪法对滞留在车站的外国朋友多看了几眼。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王宪法走过去,拍了一下外国朋友,问:“你是新疆人?”

“不,巴基斯坦人。我叫马松·汗。”他操着生硬的中文说着。

“哦,巴基斯坦,马松·汗,我能帮你吗?”王宪法热情地说。

35岁的王宪法是一名退伍军人。军事迷王宪法用新疆味的普通话和偶遇的巴基斯坦朋友聊起天来。“他只能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我能听懂他要去河间行别营乡,一听这不是我家乡吗,就让他跟我走。”

可是看到马松的票,才知道他已经错过那辆车。王宪法带他找到车站管理处,乘务员了解情况后说:“我帮你们协调,让他坐下一辆车走,不用补票了。”

人们用翻译软件,翻译出马松的话

上车落座后,王宪法还是不放心。“他的朋友都联系不上了,孤单一人在异国他乡,手机停机,语言不通,去到河间又找谁呢?”

“我就想,先给我们在新疆的战友打个电话,看看他们是否能沟通。”王宪法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我这有充电宝,给你充上电再打吧。”同车的老乡孙学坤知道情况后,赶紧拿出了充电宝。

电话通了,可是新疆战友和马松也无法沟通。

“这可咋办?”一车人叽叽喳喳地想办法。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在北京工作的河间美女杨影也恰好在这车上,“我手机上有个翻译软件,试试行不行!”

“你叫什么名字?”“你来中国几次了?”“你来河间做什么?”“你怎么联系河间的朋友?”……

一句句中文翻译成乌尔都语,人们大体弄明白了马松·汗遇到的难题。原来,他不是第一次来河间,但只有这次是一个人来的,一个月前临出发,他在国内给河间的朋友发了一条微信。进入中国后,他在广州逗留了一个月,又坐飞机到北京,计划从北京坐车去河间。不成想,久不用的手机号因欠费再打已经被注销,而赖以联系朋友的微信也无法使用。他在北京与河间朋友失联了!

米各庄镇李庄幼儿园老师韩艳云陪母亲去北京看病,也坐在这辆车上返回。一直关注情况进展的她说:“如果有wifi,微信就可以用;我打开设置,可以共享手机流量。”

一番设置后,马松终于登陆微信,看到微信联系人里的导游齐敏申回话,马松开心得笑起来。

两顿没吃饭的马松,坐在餐馆里却不肯用餐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11日下午3点,北京开往河间的长途汽车到达河间汽车站。

王宪法带着懵懂的马松下了车。“他从早晨到现在没吃饭、没喝水,我准备带他先找家饭店吃饭,然后去移动公司补手机卡。”

车站附近正好有家兰州牛肉拉面馆,王宪法领着马松进了饭店。可是,坐在餐桌前的马松说什么都不肯吃东西。任凭王宪法怎么解释劝说,他都不吃。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来自青海的回民老板马启林看了,走过来和他耐心交流,马松放下心来。马松抱住老板笑起来,老板娘则去后厨端来一盘精致的馍馍,马松终于坐下吃饭。

吃完饭,王宪法掏钱结账,老板说什么也不要,“让我们也尽点儿力吧!”

教育局工作人员李玉华和王宪法是好友,从朋友圈看到消息的李玉华一直关注着事情进展。下午三点多,李玉华外出办事途中,正好遇到王宪法领着马松去移动公司。李玉华自告奋勇地当起了司机,“上车吧,我带你们过去!”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忙碌的移动公司营业大厅里排满了人。人们了解情况后,纷纷点头,河间好人真多。一位排在前面的中年男子主动让位,“让外国朋友先办吧!”

终于补上手机卡号,王宪法用马松的手机微信再次联系上导游齐敏申,齐敏申拜托王宪法先把马松安顿好。

知道情况后的酒店老板柳存成打来电话:“我们为巴基斯坦朋友免费提供住宿。”

王宪法考虑到马松的生活便利,在紧挨着一家清真饭店的旅馆为他安排了住宿。

见到要找的朋友,马松说:“都是朋友,这里和家一样。”

齐敏申,西九吉乡东九吉东村人,是马松每次来河间的导游兼司机。

“我们都管他叫马松,马松每次来河间都是通过微信和我联系。我每次就是拉着他去行别营、米各庄等地做生意。”傍晚6点多,齐敏申匆匆从村里赶到宾馆。“听说他手机停机,被好心人送过来,我心里也着急。他在这边没几个认识的人,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必须得让他平平安安的。”

听齐敏申说,马松经常去的是行别营乡前修罗村的王泰祥家,王宪法高兴地说:“这是我包的村啊,我马上联系他!”

接到电话的王泰祥赶紧从村里往河间赶。

晚上7点多,当王泰祥出现在宾馆房间时,马松兴奋地紧紧抱住他,“朋友!朋友!”咧着嘴边笑边用不正宗的中文叫朋友。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王泰祥说,自己是做汽车旧件拆解生意的,和马松已经打了3年交道,马松每次在河间买来的配件都会放在他那,最后由他负责装集装箱发往巴基斯坦。河间成为再制造基地后,来这里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马松这次能够顺利地来到河间,找到我们,多亏了咱河间这些好心人啊!

一名巴基斯坦人在沧州的“奇遇”

马松这次到河间要住一个月左右,买齐货后就回国。面对热情友好的河间人,马松一一握手,说着“朋友!都是朋友!这里和家一样!”

晚上八点,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当马松跟随王泰祥前往附近饭店用餐时,从北京一路护送马松到河间的王宪法等人也终于松了口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xpt2

巴鉄的哥们在中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朋友的。

没错,相互支持,坦诚相见,中巴两国都是一家人。

18楼rbl

为河间府体现的中巴兄弟情谊,点赞!!!

满满的正能量。

去过巴基斯坦的人都说巴铁人民对国人如何如何的好,现在人家来了,也体现一下国人的热心。

9楼滇客

为哥几个点赞!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