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惭愧,结婚的日子记不住,可相恋的日子怎么也忘不了。

​王朔别的小说没什么印象了,但对他的《空中小姐》特感亲切---它和我们的恋情有几分相似,总之,一个入伍前就一直被称为叔叔的我,后来被简称为“哎”,后来就有了共同的小窝,就有了今天。

​马上我俩就要升级了,女儿产期将近,不知道那位第三代会在预产期的哪一天会给我们突然的惊喜--不然,我们有可能去了心旷神怡的海岛度假来庆祝我们的九一三。

​上图吧,图中有我的心声。

四十周年记,谨献给魅力的她

四十周年记,谨献给魅力的她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