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怀念老师

一般先生 收藏 0 0
导读:怀念老师——(文)念了八年书,老师不少,定超半百,其中,小学不少民办老师。、二年级在本村民国老校,共四村五姓学生,二个老师,民办胡老师教语文,右派曾老师教数学,其中曾老师当时严励,退休及老了以后相互比较客套。三年级到大校,二公里远,班主任钟文焕,很谦和,见他都是面带微笑,仅对他三年级小弟和次年到校低级的儿子板过脸。四年级公办五十多岁语文老师钟文恩叫我朗读篇课文,评说是全年级普通话最标准的个,后被众人叽讽为“娘娘腔”。五年级班主任兼数学老师谢香椿安排我坐在到数第二排,次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上“胡道昌嘴

怀念老师——(文)

念了八年书,老师不少,定超半百,其中,小学不少民办老师。

一、二年级在本村民国老校,共四村五姓学生,二个老师,民办胡老师教语文,右派曾老师教数学,其中曾老师当时严励,退休及老了以后相互比较客套。

三年级到大校,二公里远,班主任钟文焕,很谦和,见他都是面带微笑,仅对他三年级小弟和次年到校低一级的儿子板过脸。

四年级公办五十多岁语文老师钟文恩叫我朗读一篇课文,评说是全年级普通话最标准的一个,后被众人叽讽为“娘娘腔”。

五年级班主任兼数学老师谢香椿安排我坐在到数第二排,一次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上“胡道昌嘴角上挂着一丝冷笑”,后来麻烦同学们对我的称呼改为“一丝冷笑”。语文老师谢远松偏胖,上课有些慢,快考试了,其中“武松打虎”哪课说不学了,并说“一次喝十八碗酒,社会主义国家都会被他吃穷。另有六流故事大王钟起银,教美术,会画粉笔线条井岗山、红樱枪、五角星。外貌象《洪湖赤卫队》张副官一样酷的谢春桥等。以上很多老师曾经都是民办,后全考上中专老头班,且大多后来都成朋友了。校长姓温,外乡的,超胖,当时过五十了,经常开大会,尽表扬王某,前几年江西省里厅长了,表扬咱一次都轮不到,“三好学生”奖状更不管奢望。倒是前年江西一副厅到馆讲起:其实我好友王某只是瑞金人的骄傲,胡老师您是我们全江西人的骄傲。当然此副厅肯定讲美言讨我欢心,王某回瑞金,狗屁父母官肯定屁颠屁颠的。前几年寄过画册回去,人家屁都不放一个,据说后来老大老二都转到别市县再又转吃号饭去了。

初中分配到离家北约五公里的立新中学,先到叶坪初中找杨大庆校长请求接收,同意后再前往立新中学开转学证明,1976年8月某日,证明开出后,国道约五、六公里一路小跑去叶坪小学初中部报到,天气很热,爬到路边树上折了些桉树枝当草帽,唱着《侦察兵》电影“爬高山、越平原,我们是人民的侦察兵……”歌曲,很是自豪。

初中老师基本记不到姓和名了,音乐老师钟爱华教唱歌,其中“洪湖水浪打浪”有一句卷音,说仅胡道昌唱得准确,体育课打兰球、乒乓球我基本不参加,同学们乐得高兴,老师姓名更忘了。永难忘的是我1999年发表于《云南政协报》上的文章、“当了半天小组长”,今年7.15重发微博的杨衍衡老师,教语文,毕业时估计私下掏2元腰包给我发助学金的那位。初中没有美术课、听不进数理化,故可算自学只上美术课,各课本空白处全画画,大场面画得多的是陆海空三军场面,其中标题为“一步跨过大海,解放台湾去”,不曾想,几十年后,我真去解放台湾了,但拿的不是枪杆子,而是笔杆子,用画笔解放了全台湾101个山头、岛屿和景点,国台办出版《宝岛风情》画集、云南省台办出版《美丽台湾》画集。

升高中靠政治、语文,数理化瞎蒙填空得分录取。高中情况有些不对,在山区,三流的,称“仰山中学”,原为中专农校,离家走山路穿森林约十二公里,住校,五天半上学。

高中依然没有美术课,但画画鸟枪换炮了,有一本专业素描本,有中华铅笔,画的毛主席陕北军帽像等惟妙惟肖,比现在很多美院的教授及学生强多了。国庆之际,当初的美女学习委员送来几张白纸,说画黑板报插图,凭想象及电影等记忆画了大场面敲锣打鼓庆祝场景,我水粉块及水彩从未有过,后水平差的他人主动借用。

第二年春节后又该开学了,自知三流高中上大学百分之三百没戏。一个人,路确遥,最让母亲担心雨季林中被雷电误击,开学较久后,正是雷电交加,有俩老师穿山路找到家里劝回学校,我答决考不上。他们说:我们培养你上美院。再答:学校没一个会画的老师,我还是不去了……。十年前还记得一个老师的姓和大概村名,今全忘了,太可惜,经常想,有空回去该请人家喝二杯,没办法,1993年离家,共回去过5次,其中一次间隔十年。

回到家种地,较卖劲,在河滩及山崖开了不少荒地,有些收成卖钱,自己大量购买瓶装广告色、纸张、笔,农闲时及雨季大量画,很远地方的人也来看,后来外乡人公务员曾说:路过你家不渴也进去讨水喝,目的为了赏墙上的画。

村里一同辈人在瑞金师范当主任,教语文,介绍找某老师学艺,记得带了些水果、一、二包香烟。他拿毛笔勾了二根线,再钱内染色为树,约四、五十秒,出门我告知,这种我不学,叫国画。几年后,该老师亲戚建筑老板看上我在玻璃工艺店代售的油画,二百多元购买两幅,并说叫师范某老师他亲戚去看过把关,一面之交,该老师估计不记得胡某找过他,另几年后就因病不在了。

在家门口刻章、一年级外村胡老师也到师范教美术去了,路过时说:小鬼,刻章啊?到时找教你几招,保证你厉害!再一次门口画画,他路过又说:画画啊?小鬼,到时我教你几招,保证你历害!两次了,我想可能他真有什么绝招,登门去了,安排办公室坐下,他再去上课,我翻看学生作业,画得差也难怪,胡老师只批改优、良、差,什么狗屁透视不对全不标注,反而我代改他十多张。想想他这样教书肯定要误人子弟,下课后但还是请他到校外饭店炒了几个菜下水酒,从此,再没理过他了,至于他的两种招数,他更没提起,什么为人师表,骗子!

一般2017.9.1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