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众所周知,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戴笠是一个绕不开的人物,此人创建的军统局,为抗日战争能够赢得胜利,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日本从明治维新就建立了间谍学校,其中玄洋社在1896年就建立了札幌语言学校,实际上就是学习俄语和中文的间谍学校,这所学校主要招收女性学员。如同克格勃女间谍叫做燕子一样,这里毕业的女间谍叫做阿菊。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比如著名的日本女间谍南云造子,她是神户间谍学校毕业的学生,化名“廖雅权”,以失学青年的身份作掩护,打入著名的汤山温泉招待所当服务员。通过拉拢当时的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并和黄浚父子上床,成功骗得了情报,淞沪战役的军事部署计划。

通知日本长江舰队迅速撤离长江,避免了其被我军在江中全歼的命运。并且还获知了在金山卫是中国军队的防御弱点,这个情报,导致日军第10军在金山卫登陆,从侧翼包抄了淞沪战场上数十万中国军队。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但是,不是每一位日间谍都会成功,比如一名叫三井成子的日本女间谍,[face=arial]此人是南造云子徒弟她在策反一名机要秘书的时候,被这位细心的秘书发现后就被军统抓住。

[/face]

[face=arial]成子出生富商之家,高中之时参加日本妇女会(类似慰安妇组织),后被大特务土肥看中,吸纳进入间谍学校学习,毕业之后被土肥派遣到国民党统治区刺探情报。[/face]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face=arial]成子刺探情报的方法与其他日本女间谍一样,都是通过色诱和策反,不料此人在色诱之时,居然碰到了一个硬茬子,此人名李占成,任职绥靖区机要秘书。[/face]

发现李占成三天两头往妓院跑,于是成子走进了李占成的视线,李占成一看成子皮肤白皙亭亭玉立,顿时魂都没了。

第二天两人就滚了床单,在做事过程中,李占成发现成子脚拇指间隙十分大,这不是日本人穿拖鞋象征吗,李占成觉得此人是个间谍,于是把这份重要情报告诉了军统局的人。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第二天李占成约见成子后,被军统局当场逮捕,为了进一步确认成子是否间谍,特意脱鞋看了成子的脚,最终确认此女是日本间谍,为了防止日本人破坏,军统局特务把此人押往重庆白公馆刑讯。

本来此人还挺嘴硬,据不承认自己特务,只道自己曾经在日本留过学,军统局又不傻,都是搞间谍的谁糊弄谁啊,看来不用刑是不会招供了,没想到刑具一搬上来,此人就乖乖招了。

日本女特务宁死不招 戴笠拿出一套刑具:女特务乖乖招供

这套刑具是戴笠的最新发明,戴笠曾说,西方虽然比我们发达,但玩刑讯,我们是他们的祖宗,戴笠这套刑罚是拿中国农村常见的蚂蟥,一只蚂蟥觉得没什么,一百只一千只你怕不怕?看见就恶心。

戴笠用这种刑罚,惩罚过诸多的日本特务,凡是不肯招供的嘴硬的,直接用蚂蟥把你吸成人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个秘书厉害,功色双收!

戴笠这次倒是干了件人事

日,这招还真~特别~


如果能够再恶心再龌龊点的话,把犯人比如现在的贪官扔进池深三米四面直立陡壁、粪水深30厘米的粪坑里,里面满是蛆虫~站着恶心,蹲下更恶心~看你招不招~

楼主那里来的那么多地摊文学:



1,南云造子根本不存在,是个网络文学臆造的人物(把一些真的假的故事套在这个角色头上);



2,所谓玄洋社开办札幌语言学校是什么“特务学校”纯属胡扯。当时日本女性社会地位非常低,根本没有以女性作为间谍战主力这种念头。



所谓“札幌语言学校”(为何不明说那是所“俄语学会”?)培养军事间谍,什么军部规定将校学院和民间学院(女性,即艺伎)各占一半,明摆着是网文瞎掰,要是当时日本将校(陆军军官)和艺伎一起读书,还不要气的切腹自杀?



事实上根据《战前日本军事间谍组织在华活动》等资料,明治维新到抗战前,日本军部(参谋部)的确定点培养大批熟悉中文和俄文的军事间谍,这些人身份是将校,以中文培训为例,日本军事间谍的培训方法是以“参谋部附”身份,在东京帝大等大学补习中文,为其一般6个月,然后以“研究员”身份被派遣中的中国某地实习(主要学习语言和生活方式),一般为其2年后正式成为:驻在(即特务组织负责人)。



20年代,曾有部分研究员向参谋部提出,当时因为对华谍报任务紧张,因大批研究员在中文还没学好的情况下,就被驻在将校(地方特务机关负责人)拉去搞谍报工作,这些研究员指出如果语言没学好,对谍报工作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至少要在当地专心学习满一年后才能展开工作”,但是参谋本部并未同意。



一个基本常识,学习语言最好的环境是当地,日本人在札幌是学不好汉语的,事实上很多日本民间间谍是在上海的“东亚同文馆”学的汉语。



3,收买黄俊的,是日本驻华使馆情报部长须磨(当时是驻南京总领事),而不是子虚乌有的“南造云子”。须磨担任情报部长期间对华搞了大批间谍工作,引发国民政府的不满,因此须磨虽然是“中国通”,但是在国民政府压力下,不能继续在华任职,被调往美国。当时在上海的日本记者曾对此评论“须磨这种人在中国把中日关系搞得那么僵,再派到美国去合适吗?真不知道外务省那些人怎么想的。”(《上海时代》,松本重治留学美国,是YMCA成员,亲美派)。



4,金山卫等地的水文等情报,是日本军事间谍之前在上海活动多年得到的,这和南造云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5,慰安妇,是日本军部设置的军妓,和“妇女会”是两码事。慰安妇一开始是由日本军部发包给一些承包商,雇佣日本妓女到战区充任,承包商以营利为目的,后来认为在现地“征调”(强征慰安妇)成本低,又省事,因此后来大量慰安妇是从占领区骗来甚至抓来的。这就是“强征慰安妇”的战争罪行。



6,土肥原贤二是日本在华特务组织头目之一,属于军事情报系统。当时日本军部的特务组织是直属于陆相的“中野学校”,该学校从未收过一个女学员(事实上倒有一个传授忍术的女教师---不过后来学员发现此人其实是男人假扮的)。



因此所谓三井成子不可能是该校毕业。



7, 所谓脚趾间间隙大,出自美军一份“如何区别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手册。但是这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观点,因为在中国南方,人们也习惯穿夹角的脱鞋(其实日本的木屐就是从中国南方传过去的),因此任何有常识的中国人都清楚根本不可能根据脚趾间间隙大区分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8,蚂蟥是用来做放血治疗的(这是中世纪西方医疗手段),所谓一千只蚂蟥用来逼供---这个臆想太奇葩了。


事实上根据军统人士和曾被捕的地下党回忆的军统刑讯手段中,还真就没有什么“1000只蚂蟥”这种笑话。

戴笠这事干的好。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