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四大汉奸”之一的马占山为什么抗日

马占山是中国抗战史上争议较多的人物之一。他经历了抗日、投日再抗日的反复,最终走入抗日阵营,所以称之为“抗日英雄”是没错的。但他曾经投日的的确确是事实,有人为之开脱,说他是“诈降”,其实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言之为“诈降”,那么他“诈降”的目的是什么?救人?窃取日军情报?都不是。

有“麻痹敌人”之说,可他通过赵仲仁、韩云阶等汉奸与日本人勾勾搭搭,后来公开与张景惠、藏式毅、熙洽参加所谓的“建国会议”,还一起和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以及板垣、石原等人合影留念,造成了严重恶果。李杜等义军防卫哈尔滨时,他忙于与日本人联络,未按约定派兵增援,导致抗日失败。更严重的是极大打击了抗日士气,导致大批人以他为“榜样”“与日本人合作”:比如说,江桥抗战时,与他合作抗日的武装力量有6旅之众,等他再次举起抗日大旗时,只剩下两个旅了。(参见《马占山绝非“诈降”》 )

在下认为,他的这些反复,正好反映了在当时南京政府“不抵抗政策”之下他作为一名军阀的局限性。

一、从抗日到投日再到抗日,马占山做了什么?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受困于国际压力,不便发动大规模战争,加上张学良安排的人民抵抗,一时无力攻打黑龙江省。于是就暗中许诺大汉奸张海鹏为黑龙江省主席,企图利用之染指黑省。

张学良针锋相对,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主席(也是为了拉拢马占山,使其不投日)。张海鹏恼羞成怒,在日军顾问配合下,向我军进攻。时马占山未到任,谢珂帅军抵抗,打退了张逆的进攻。

10月19日马占山到任后,与日本领事清水过从甚密,并提携汉奸赵仲仁、韩云阶。关东军骄横,马虽“力避冲突”,鬼子不依不饶,谈判未果,马遂在张学良派来的韩家麟帮助下率领义军借洮(洮南)昂(昂昂溪)铁路上的嫩江桥之地利抵抗。马占山亲赴前线指挥,日军以优势炮火和飞机、坦克掩护,形成拉锯。11月12日,日军又从朝鲜调来援兵,加强进攻。我军不支,撤退,19日齐齐哈尔陷落,省会迁移至克山、海伦。

失去省会后,马加紧与日本人联系。12月7日,与板垣征四郎会面。后与大汉奸张景惠商议,由吉祥代理黑龙江省主席。次年1月1日,张景惠在板垣的指使下,在哈尔滨发表"独立宣言",就任黑龙江省省长。1月6日,马占山在哈尔滨会见张景惠,表示愿与张合作。翌日,张景惠发表就任伪省长宣言。

2月16日,马占山赴沈阳,与张景惠、藏式毅、熙洽举行“四巨头”(其实是四大汉奸)会晤。26日,马占山在沈阳与藏式毅商议所谓的“联省自治”,后被日本人改为“建国会议”。23日,马占山返回黑龙江省会齐齐哈尔,次日就任伪黑龙江省主席。

3月7日,日本人委任马占山为伪满军政部长,土肥原邀请马赴长春到任。马在韩家麟将军劝说下,巧妙出走,再次打起抗日大旗。

4月,马联合省内各抗日力量,成立了黑龙江省抗日救国军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他还以黑龙江省政府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的名义发电表示:“与日周旋,虽马革裹尸,亦所不惜。”5月初,他决定联合吉林自卫军进攻哈尔滨。15日,马占山亲自率军向哈尔滨挺进,在日、伪军重点围攻之下,不得不步步退却。6月1日,马占山在海伦会见美国、瑞士记者,揭露伪国内幕,阐述抗战经过及其意义。6月3日,海伦失守。此后,马占山处境愈加困难。7月14日,日军第十四师团和第八师团向马占山发起总攻击战。马占山被围困在绥棱县罗圈甸子一带,与敌血战3昼夜,伤亡惨重,所剩无几,最终冲出重重包围,收集残部,潜入大青山。在深山密林中辗转40余天,历尽千辛万苦,脱离险境,到达龙门。10月、11月间,马占山又与苏炳文合作,谋划攻取齐齐哈尔,均因敌强我弱而未果。至此,马占山看到自己势单力孤,已不能扭转大局。于是,便经甘南前往海拉尔。12月4日,由满洲里乘火车退入苏联。

二、从抗日到投日再到抗日,马占山的“地盘意识”显露无遗

在马占山抗日到投日再到抗日的过程中,“黑龙江省主席”这个词贯穿始终、发挥了重要作用。

当时东北和全国一样,事实上处于割据状态。马占山、于芷山、张海鹏等军阀各据一地,既防备日本人,也防备其它势力染指。一方面,谁“动了他的奶酪”与谁急,另一方面一直热望获得省主席一类职务、扩大发展空间。

张海鹏企图当“黑龙江省主席”,“动了他的奶酪”,所以他坚决反抗。被日军赶出大城市,争夺“黑龙江省主席”失去主动权(处于海伦等偏远地区,难以号令全省),所以就与日本人合作,企图获得这一职务。日本人将之明升暗降,任命他为“满洲国”军政部长,省主席及军权不保,他遂再举义旗。

三、马占山降日是蒋介石政权“不抵抗政策”的结果

马占山之所以成为汉奸“四巨头”,与他作为军阀的“地盘意识”有直接关系,同时也是蒋介石政权“不抵抗政策”的结果。

我们知道,“九一八事变”后,南京政权不仅没有对日宣战,连经济制裁都没有,中日外交仍处于“友好合作”状态。而有些人不是说了嘛,说南京政府是当时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那么它与其它国家签订的条约、协定就有法律效力。按当时的走向看,南京政府很可能会“出让”一些国家利益,与日本讲和,东北将由日本主导、而行政权力由东北权势人物担任——形势的发展本来如此,日本政府也是这样做的,只是关东军太骄横而作罢。

您想想看,在那样的背景下,马占山如果与日本的关系搞得太僵,将来日本人还同意他出任省主席吗?

最后,说一个问题:有些人拿马占山的抗日攻击张学良,是无理的。其实,即使不考虑“东北易帜”、“西安事变”,仅就“九一八抗战”而言,马占山将军有污点,而张学良没有,所以张学良比马占山做得好

张学良不是没有抵抗,而仅仅是在9月23日前没有公开组织军队以会战形式抵抗而已。独7旅抵抗了,警察的抵抗更是张学良的授意。为什么没有会战?因为地形不利、军力也差得多!

1.就军力看,张学良的嫡系,即使加上平津地区的武装,也只有约十万人。而日军在东北地区有武装约4万,在朝鲜有4万以上,加上海空军,即使国内不增援,日军也明显优势,东北军完全无法与之会战。

马占山他们是可能会抗日的。但他们这些“地盘意识”很强的军阀,恐怕只有在日本人“动了他的奶酪”的情况下才会反抗。让他们到沈阳“勤王”、帮张学良打日本人,可能性几乎为零!

而张海鹏、于芷山等军阀,是张家的仇人,即使不加入日本人一边,“拆(张家的)台”、趁火打劫的可能性也更大。

2.地形不利

马占山的“江桥抗战”,与有“防御门”关系很大。

嫩江是日军进攻齐齐哈尔的一道天然屏障,位于嫩江泰来段的铁路桥长853.2米,高30.6米,距齐齐哈尔市80公里,它既是齐齐哈尔的南大门,也是从洮南北进克服水障的唯一通道。守住之,就守住了黑龙江省。

而“九一八”时沈阳什么情况?4万日军实际上已经在周边包围了沈阳,守哪里?在“不抵抗政策”之下,日军处于主动地位,张学良即使有30万人(何况只有不到1万),能一座楼一座楼守?

而张学良组建义勇军,开展人民战争,更是大功一件(参见《东北抗日义勇军总司令:张学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