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中国入缅远征军命运的一战,指挥犯错杜聿明怒骂,他力挽狂澜!

决定中国入缅远征军命运的一战,指挥犯错杜聿明怒骂,他力挽狂澜!

1942 年5 月,史迪威(右一)带领约100 人从缅甸徒步至印度。图为长途跋涉中的史迪威一行

二战时期,中国派远征军入缅作战为的是保住仰光,保卫中国国际交通线滇缅路,正当中国再三要求入缅作战获得允许不久后,英国竟不地道地放弃了仰光。为此蒋介石非常愤怒,打算令远征军原路返回。但暴走的史迪威坚决反对,他希望中国军队仍留在缅甸继续作战,为了说服蒋,他甚至保证,即使英国军队崩溃,中国远征军仍然可以通过棠吉进入安全地带归国。但是坏消息不断传来...

史迪威并非盲目自信,对于英军,他丝毫不抱任何希望,早在4月13日英国军队在马格威地区防务崩溃时,他就料到英军战线将全面不保。4月16日,史迪威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我想我们不久将会挨一场痛揍……中国军队一直表现良好,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好的武器,我们就无法指望他们创造更好的战果。”令人不解之处在于,既然史迪威的认知与蒋介石基本一致,为什么两人采取的应对措施南辕北辙?更诡异的是,史迪威将他对英军溃败的判断完全向蒋介石保密。

决定中国入缅远征军命运的一战,指挥犯错杜聿明怒骂,他力挽狂澜!

1942 年缅甸战役中,日军坦克在一座临时桥上穿过河流。翻倒在一旁的为英国军队的车辆

棠吉是腊戍的门户,而腊戍则是缅甸北部重要的交通枢纽,当时中国所有的外援物资都要经此转运汽车才能到达国内。一旦此地失守,不仅意味着中国远征军将士归国的正常路径被堵上,同时我国的抗战大动脉滇缅公路也将被日军彻底切断,此地万不可失。棠吉被占领前,杜聿明与史迪威就在该地防御问题上有过争论。当时第5军最精锐的第200师奉史迪威之命抵达乔克巴当,杜聿明及参谋团看到史、罗的部署后极为不安,认为其完全不重视腊戍安危,遂立刻派员赶往皎克西征求罗卓英的意见,提出“可否立即停止二百师之运输并改运棠吉”之建议。史迪威一开始坚持将第200师运到乔克巴当后再运新22师到棠吉,后来在杜聿明等人的坚持下才决定将200师改运棠吉,按这个逻辑,杜聿明认为应该是200师与新22师同时赶赴棠吉防守。但当参谋团来人商讨时,史迪威与罗卓英只承认派200师到棠吉,原先决定调新22师到棠吉之事只字不提,这就造成双方信息不对称。参谋团认为第200师及新22师皆到棠吉,而实则只有200师,此时棠吉失守的消息传来,该师陷入了孤军奋战之境。

4月23日,200师抵达棠吉外围,并于次日发动对棠吉日军的攻势。棠吉地势与平坦的同古不同,城郊多为山岭与密林,城区的街道则建筑华丽,是一座繁盛的缅甸城市。首攻作战中,最先突入城郊的是柳树人的599团第2营,该营很快击退棠吉外围之敌,迅速占领了宝塔山附近之高地。随后,600团第3营于当日傍晚向西北接近棠吉街市,对其形成三面围攻,迫使敌人全部退入城区及宝塔山一带。另一方面,598团亦对市区展开进攻,战斗中,该团第5连连长赵兴梯率部突袭日军警戒阵地,双方血战展开后,赵连长不顾自己身负重伤,奋勇当先击毁日军汽车一辆,并击毙日军十余人。

决定中国入缅远征军命运的一战,指挥犯错杜聿明怒骂,他力挽狂澜!

1942 年,一名远征军中国士兵正在缅甸境内操作机枪

4月25日,599团第2营与据守在宝塔山的敌人发生激战,双方数度争夺阵地,守敌抵抗极为激烈。为减缓2营压力,戴安澜令600团以一部前来夹击增援,并指派副师长高吉人赶至600团指挥所进行督战。同一时刻,598团第3营与600团一部也在棠吉市区与敌陷入苦战,负责防守棠吉市街的日军发现我军进攻部队基本为步兵后,立即调动战车进行火力压制,而我军600团第7连的将士则携带黏性手榴弹,潜入敌人战车附近,成功将两辆战车摧毁。至当日午后,我军已将棠吉市区的敌军扫荡殆尽,所有残敌全部退入宝塔一隅继续顽强抵抗。战斗进行到此时,仍然只有200师在奋战,所谓援军始终不见踪影。

为了早日攻克棠吉,戴安澜调集200师的榴弹炮连对宝塔山进行猛烈射击,炮弹如雨点般打向敌人阵地,一阵炮火覆盖后,戴安澜下令步兵发起冲锋,与固守阵地的日军展开激烈的肉搏。这场攻坚战中,戴安澜身先士卒,亲赴前线指挥部队冲锋,他的随从副官孔德宏在战斗中负伤,卫士樊国祥牺牲,将士们见师长都处于危险的前线,士气高涨,迅速冲破了日军的防御线。日军在我方的猛烈攻势下伤亡过半,剩余的冒死突出重围。棠吉在当晚18时左右即告克复。

决定中国入缅远征军命运的一战,指挥犯错杜聿明怒骂,他力挽狂澜!

戴安澜

此役之后,史迪威给予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很高的评价,称“近代立功异域,扬大汉之声威者殆以戴安澜将军为第一人”。史、罗的确应该感谢200师,正是得益于他们的骁勇善战,在两个指挥系统信息不实的情况下,凭一己之力顺利完成收复棠吉的任务,弥补前期指挥层上的重大失误。若非如此,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也难怪杜聿明多年后仍在回忆录中怒骂史、罗“谓为欺上瞒下,贻误戎机,亦不为过”。但就本质上而言,也不完全是史、罗的全责,指挥系统情报不统一是多头指挥必然造成的后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